「撐竿跳許家班」的第三代鳥人許德敬。圖 /許德敬提供

「撐竿跳許家班」的第三代鳥人許德敬。圖 /許德敬提供

人物特寫

撐竿跳

「許家班」三代傳人許德敬 樂觀自律「撐」起自己的一片天

瀏覽次數

632

「我要成為我心中嚮往的樣子,不因出生在撐竿跳世家就成為爺爺或爸爸,我想跳出我自己的一片天。」就讀於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許德敬,訓練撐竿跳已多年,在110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田徑撐竿跳項目中再次突破自我,長竿一蹬跳破個人生涯最佳的5公尺21,成功達標世大運參賽資格,成為該賽會中最受矚目的金牌得主。

撐竿跳三代同堂  廣為人知的許家班

就讀臺灣體大碩一的許德敬,出身在「撐竿跳許家班」世家,其原因是爺爺許振芳擁有「臺灣撐竿跳之父」的美譽;爸爸許弘恩也曾於全大運中勇奪兩面金牌,而家中第三代的許德敬在升國中之際,抱持試水溫的心態,參與由爺爺舉辦的撐竿跳人才培訓計畫,隨後不僅對撐竿跳「一試成主顧」,後續更在全中運國中以4公尺52破大會紀錄摘金、高中三年也豪奪2金,且大學四年在田徑各大賽會屢屢摘牌,被外界視為撐竿跳界的明日之星。

面對外界討論成為「許家班」第三代鳥人是否倍感壓力,許德敬神情自然、堅定地表示:「為什麼會感到有壓力,我就是我,我不會因為父親或爺爺就覺得要達到怎樣的目標,是自己要努力達到想要的成績,說不定在突破自己的過程中,突然間就超越他們了。」

菜鳥國際賽初試啼聲  三溫暖般的世中運

許德敬國中接受正規訓練後,父親許弘恩也陸續安排賽事讓他持續突破自我。回顧起選手生涯首次的國際賽是位於日本的「西田秋品盃」,那場賽會除了新鮮感,也使他開始觀察國外選手如何完成每次試跳,「我喜歡從比賽去觀察每個職業選手他們怎麼跳,並把自己觀察到的優點都吸收進來。」

另一個令他感受深刻的賽事,是他首次代表臺灣出賽位於土耳其的「2016年世界盃中學運動會」,他表示能夠入選非常開心,又因首次出賽不給自己太大壓力,他說:「去之前沒有預設目標是第幾名回來,但就是想要去見識世界水準,有機會去就是跟他拚了!」

這趟旅程除身披國家隊戰袍很有意義外,其過程的插曲也使他印象深刻。從臺灣到土耳其歷時17小時的舟車勞頓,在當地又因飲食習慣不同,而水土不服讓他備感不適。歷經數日調整後,比賽前日土耳其當地竟發生政變,迫使比賽再延五天,他坦言首次比賽真的是無奇不有、樂趣無窮。

「出發前我準備了五根跳竿,一下飛機拿竿子時竟發現斷四根,只剩下完全沒練習過、硬度最高的竿子。」面對在當地10日又僅剩一支跳竿的窘境,他在賽前與自己對話,「這是我高中首場世界賽,又坐17小時的飛機來到這裡,就算只剩一支完全沒碰過的跳竿,怎麼可以說不跳就不跳!」或許因賽前建立的信心,使他當日狀況極佳,不熟悉的跳竿於練習時就迅速適應,正式比賽更帶起氣勢,最後以4公尺70成為世中運該項首位奪金的選手。「我想應該是在熱身、比賽時,因為狀態很好,給自己建立很大的信心,最後才能成功摘下金牌。」回顧當時,他面露開心地表示,這場賽事對他而言就像洗三溫暖般波折,也是在這種逆境下才能激發潛能,他很開心最後是好結果。

許德敬征戰國際賽經驗豐富,在該項國際賽中奪金。

許德敬征戰國際賽經驗豐富,在該項國際賽中奪金。 圖 / 許德敬提供

 

好馬須遇好伯樂   樂觀正向造就沉穩

許德敬從國中至目前大學階段已訓練多年,他表示這些年透過參與大、小賽事,他的力量、竿子磅數皆持續穩定成長中,其主因不僅是擁有好伯樂父親替他規劃安排,更重要的是他的「自律」才能造就穩定進步,他說:「重量的提升都由我父親安排,我的部分就是把該訓練的技巧、動作做得更加純熟,我不像其他人比較常去社交,我反而更喜歡擁有自己的時間適量休息,這些都是有連帶關係的。」「其實大學有段時間會因對自己要求高變得有壓力,但我後來發現這樣的心態不太正確,給自己太大壓力反而會跳得不理想,所以現在都是告訴自己『訓練時做好準備,上場時平心以對』。」

夢想清單逐步完成   竭盡所能做到最好

許德敬於訓練撐竿跳前,其實也曾從事扯鈴、網球等不同運動種類,而網球直到現在,仍是他訓練撐竿跳之餘的第二專長,且有不斐的實力,問及是否有機會能夠在全大運跨項參加,他則表示如有機會願意嘗試,但目前仍以撐竿跳為主要拚戰項目。「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撐竿跳享受跳成功的快感,打網球就是享受贏球氛圍,夢想清單有很多,完成一個是一個,接下來還有世大運、奧運等目標等待我去完成,目前就是依循著自己的步調,盡可能地去完成每一個夢想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