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瑋阡穿上國立體大球衣出賽。圖/翁瑋阡提供
人物特寫

教練我想打棒球 木球國手翁瑋阡的棒球夢

「其實我小時候就超想打棒球的,只是一直都沒機會」,就讀國立體育大學的翁瑋阡與棒球的緣分,這一錯身就是好幾年。她現為木球、棒球雙棲選手,曾代表中華隊拿過木球世界盃韓國濟州島混雙第一,而她一直到大學才終於一圓棒球夢。「哇!我終於可以打棒球了,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第一次買下自己手套時那份悸動還深深的放在她心底。 「打棒球是一種憧憬吧!」翁瑋阡直言自己喜歡棒球的原因就是看了「棒球大聯盟」這部動畫,深深地被主角茂野吾郎的熱血影響著,又剛好一次的校外教學抽中了棒球,促成她喜歡棒球的機緣。 大學剛踏入棒球界的翁瑋阡,一點底子都沒有,她說:「剛開始練習真的很辛苦,但透過學姊耐心地指導,漸漸地我看到自己的成長,那種開心很難去形容。」她從小就接觸木球,每天要在木球上重複好幾次的揮桿動作,或許是這樣,讓她在剛接觸棒球時,也能不厭其煩的練習著,「用木球的精神去學習棒球, 練習是不會騙人的,自己不足就多去加強自己,調整心態、能力,每一道都是新的開始。」 「個人運動跟團體運動真的差距很多,木球一個失誤並不會造成太大損失,但在團隊項目中,所做的每個判斷都可能影響勝負,打棒球也讓我感受到所謂的團隊合作。」另外,因為木球的揮桿動作影響了她慣用的右邊打擊姿勢,於是她開始挑戰用左打,「沒辦法,每次揮棒都往下揮,打不到球,揮木球的動作已經變成身體記憶的一部份了,而且每次打完棒球再去打木球,就變成木球也打不好,所以就要想辦法來解決這個令我困擾的問題。」因為喜歡,翁瑋阡付出全部的努力,忍受各種挫折。 「大場面固然緊張,但若沒好好展現自己實力就下場,很討厭。」翁瑋阡很珍惜上場的每個時刻。她在國體才練習一年,但因為隊內沒有太多人選,她便擔當起隊長一職,「喜歡跟一群擁有共同理念的人,一起練習一起進步的感覺,或許走的慢,但跟她們一起,就會走得很開心,雖然偶而意見會分歧,但贏球一起笑,輸球也一起承擔。」帶領團隊也讓她在處理事情能力上有所成長,自信變多了! 「在這條路上幫過我的每個人,教練、學姐、學妹,有她們的支持與鼓勵,讓我渡過許多艱難的時刻,謝謝大家當我最好的依靠 。」她感性地謝謝她在棒球路上遇到的每一個人。

文化大學203公分的大一巨投林振瑋。圖/球球提供
人物特寫

球星舅舅一路相助 203公分巨投林振瑋的旅外夢

身高203公分、球速最快可達150公里的文化大學一年級巨投林振瑋,不僅在隊伍中顯得鶴立雞群,他的背景也不容小覷。身為郭泓志的姪子,林振瑋受到舅舅影響,加上自己對棒球充滿興趣,於是從國小就加入校隊,國中、高中也跟隨郭泓志的腳步,陸續就讀建興國中、傳統棒球名校南英商工。然而,他在三級棒球時期並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高一球速不到120公里,高三時雖能投到140公里,但體力、續航力都不夠,未能扛下陣中王牌投手的位置。 來到注重重量訓練的文化大學,林振瑋除了平日球隊4到5小時的練習與重訓之外,假日有時也會待在學校自主訓練,隊上體能教練、舅舅郭泓志也為林振偉安排好菜單,一次兩份課表按表操練,林振偉不喊累,他表示,這些課表要為了提升肌耐力,並且減少受傷發生的風險,自己當初會選擇就讀文化也是想增強肌力,為挑戰下一個階段做好準備。 這些努力讓他短時間內有大幅度的進步,109學年度梅花旗冠軍賽,教練特別安排他上場先發,本場比賽也成為林振瑋到目前為止的棒球路上最印象深刻的一場,他說:「一開始其實很緊張,還好後來隊友們打擊火力支援,後面投起來就比較輕鬆,這也是升上大學後第一個賽事,又剛好在冠軍賽先發,感覺很不一樣。」最終文化大學在林振偉的好投帶領下,以7:0擊敗臺灣體大,奪下梅花旗二連霸。林振瑋主投4.2局無失分,只被敲出1支安打,本場更飆出生涯最快球速150公里,優異的表現讓這位大一菜鳥拿下大會最有價值球員獎。 文化大學長久以來在大專棒球佔有一席之地,更培養出多位職棒好手,包含目前效力於紅襪隊的旅外好手劉致榮,林振瑋興奮說道:「想跟他一樣挑戰大聯盟!」以旅外為目標的林振瑋,在練習之餘,也會去網路上看些國外影集、聽英文歌來學習英文。技術方面,林振偉認為最需要加強的就是控球,因此在投球時都會特別注意動作的控制,「舅舅告訴我,在場上不要害怕,盡量拿出最好的表現。」林振瑋說,已經吸引國內外球探關注的他,也許在不遠的將來,也將踏上舅舅曾經的舞台,希望能將他的心意傳承下去,在大聯盟的投手丘上發光發熱。

陳昶亨到日本就讀福岡第一高校。圖/陳昶亨提供
人物特寫

日本「野球」新觀念 陳昶亨的留學路上不只是棒球

就讀桃園棒球名校新明國中時,因為經常與日本學校進行比賽,加上甲子園熱潮,當時年僅15歲、即將畢業的陳昶亨心裡想著:「會不會去那邊的發展會比較好一點?」如果在日本讀高中,可以較快適應環境,將來有機會進入日職,也不會被列為外籍球員。「但其實說真的,國中畢業,也不可能想很多,剛好有這個機會就去試。」陳昶亨說。 畢業後,陳昶亨並沒有馬上到日本高中打球,而是在新竹成德高中讀了半年後才展開他的日本留學生涯,就讀的是棒球好手陽岱鋼、張奕的母校—福岡第一高校。來到異國,首先要克服的就是語言障礙,陳昶亨在出國前完全沒有學過日文,前半年都處於完全聽不懂的狀態,但這也不全然是件壞事,他解釋:「因為教練罵你,你聽不懂反而就不會那麼在意,只想著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平常學校上課,老師也都是日本人,陳昶亨只能靠自己努力,從最基本的日文開始學起、練習會話,到現在,他的日文能力已經有日文檢定N1的程度。 日本與台灣球隊訓練選手的方式相差甚遠,在日本進行土法煉鋼式的訓練,而且很重視禮儀,陳昶亨提到,日本球隊會把訓練時間拉很長,不太有效率,感覺每天都在做同樣的事,加上休息時間很少,幾乎沒有周休二日,久了會覺得很累、很厭煩。陳昶亨表示,身為一個日本的棒球留學生,在心理建設方面要很強大,有些選手到了日本,發覺學不到東西,球技還一直退步,加上語言不通造成的心理壓力,種種因素下,導致他們沒有動力繼續向前,就會萌生放棄的念頭。 陳昶亨本身也一直都有後悔的感覺,不過他說:「都去了,要回台灣也來不及,就只能繼續前進。我還算可以適應,所以就繼續撐下去,不想讓人家看不起。但其實球隊也是很靠實力說話,你的能力比他們好,他們就不太會欺負你。」 身為旅日學生棒球員,陳昶亨分析,台灣青少棒選手在國中畢業後到日本打球,從技術層面看來,其實是比較吃香的,台灣選手從國中就開始被灌輸許多棒球知識,因此在觀念上會比較清楚,日本則是到國中為止仍然以課業為重,到高中開始才會學到更細節的技術。訓練方面,也是台灣略勝一籌,台灣會用較科學的訓練方式並且吸收不同國家的觀念,日本則比較保守,大多遵循前輩的方式,一代接一代,因此較難有進步的空間。 而陳昶亨認為,日本的做法讓他懂得自己去安排時間,可以很清楚知道該做的事、需要改進的地方,他說:「大部分還是要靠自己去改變,台灣的教練會告訴你要做的事,但就會變得太制式化。」 日本高中棒球的最高殿堂—甲子園,是許多留日球員最嚮往的地方,陳昶亨當然也不例外,然而,福岡第一高校所在的地區就有多達133支隊伍要搶一張甲子園門票,其競爭力遠遠大過於台灣青棒,福岡第一雖也曾三度進軍甲子園,可惜陳昶亨在高中三年期間皆未能如願到達最高殿堂,他表示,高一、高二時自己得失心比較重,會很在意比賽結果,也感到失落、難過,但到了高三反而沒那麼在意。因為球隊數量多,加上單淘汰的賽制,並不是說實力好就一定會晉級,運氣或其他因素都會影響比賽的勝負,陳昶亨說:「其實也不會感到遺憾,因為大家都盡力了,就當作是很好的經驗吧。」 陳昶亨也提到,在日本,多數青棒球員會把打棒球這件事當作人生的一個過程,並非像台灣高中選手會將棒球當成是未來的職業目標。日本棒球的競爭力很強,教練會評估選手的狀況,選手們也大概明白自己的實力到哪,如果不算特別突出,可能高中畢業後就選擇不繼續打球了。 若是如此,他們會開始去多方發展、找個一技之長,讓自己以後有比較好的出路,陳昶亨說:「他們大部分不會想著要靠打球維生,可能會想打職棒,但這只是他們的夢想,而不是人生的目標。」 因此,陳昶亨在福岡第一高校期間,平常除了練球,學業也是很重要的一環。陳昶亨也說道,雖然球隊還是與普通班有所區隔,但為了方便管理,上課時間和普通班是一樣的,通常上課到下午3點半,放學後要練球到晚上8、9點。接近考試的日子,球員們練完球、吃完飯後就開始唸書,一路讀到半夜3、4點,隔天再早起考試,有時大家會聚在吃飯的餐廳一起讀書,陳昶亨說:「大部分的球員都滿在意成績的,有些甚至可以拚到校排前一、二名。 」 高校時期一年只放十天假,也就代表陳昶亨一年只會在台灣待不到十天,且由於日本是過國曆新年,春節團圓時刻他也總是缺席,但還好在日本還算適應,他開玩笑地說:「回家反而覺得不太自在。」也因為家裡支持且經濟狀況允許,加上有大學對他釋出不錯的條件,陳昶亨從福岡第一高校畢業後,選擇繼續留在日本就讀日本經濟大學攻讀經濟系。 陳昶亨不想侷限在棒球圈,他相信,能夠拿到國外大學的文憑,不管將來是在日本或是回台灣,就算沒有繼續走棒球路,至少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他說道:「如果之後沒辦法順利進入日本職棒,我會想回台灣,但可能就不打球了,而是往其他方面試試看,趁現在還年輕、還有機會發展別的事情就多學一點。」 去年到現在因為疫情,陳昶亨目前還未能回到日本,只能透過遠距教學上課,而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閒著,還是會回母校新明國中和學弟一起練球,並維持每天重訓。上個月他也為拖了好久的手傷進行手術,雖然疫情延緩之日遙遙無期,卻正好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好好休養。在不久的將來,陳昶亨也許會跟隨學長的腳步,在日職的球場上大展身手,或者在別的領域發光發熱,無論如何,這幾年留日的經驗都會成為養分,促使他繼續朝未來邁進。

國體左投宮象謙。圖/宮象謙提供
人物特寫

為了自己 國體左投宮象謙跨越低潮勇往直前

109年大專盃棒球聯賽對上大同學院,以先發六局7次三振拿下當日勝投的宮象謙,畢業於棒球名校南英工商,目前就讀國立體育大學三年級,是少數的左投手。宮象謙說:「從小家人都很支持我打棒球,小時候不是跟著家人看球賽,就是一起去河濱公園打棒球。」這讓他對棒球產生極大的興趣,國小三年級從臺北市興隆國小轉學至臺北市東園國小加入少棒隊,開啟他的棒球旅程。 宮象謙的啟蒙教練是東園國小少棒隊教練范悅圓,范教練在他還是小球員時,時常給他動作上的補強、心靈上的輔助,並跟他說:「比賽是掌握在自己手上,不要急、慢慢來。」他一直堅信著教練給他的信念,不畏懼踏上這條棒球路。 談起最印象深刻的比賽,他說是105年玉山盃全國青棒錦標賽,那是他在高中的第二場比賽。第二局時,面對臺南市落後臺中市的情況下,臺南市教練何信賢毅然決然換上宮象謙,他也不負眾望,壓制對手,讓臺南市逆轉奪勝,問到他當下的心情,宮象謙說:「實在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興奮,也謝謝教練當時願意相信我。」而後高中階段的比賽,宮象謙都是隊上的主力投手,也順利踏進了大學棒球的殿堂。 在大學的這段期間,宮象謙的狀況不是很穩定,也有疑似投球失憶症的情況發生,在這段期間中,他不斷地問自己:「我真的適合這條路嗎?也不知道每天上球場練球的意義,壓力很大,卻也提不起勁。」在慢慢找回練球節奏後,他會與教練討論投球動作可以如何做改善,也會尋求心態上的調整,晚上總是複習著自己當天的投球影片,準備新的一天。而宮象謙也在近期重回隊上主力的行列,在12月17日對上大同學院的比賽中,六局僅被敲出4支安打,拿下7次三振的好投,終場國立體大以5:4奪勝。他,是這場比賽的大功臣。   問起這段時間他最感謝的人,他笑稱:「我女朋友。」他解釋道:「在這段我都不相信我自己的日子裡,是她在我最低潮時,還會鼓勵我,讓我轉換想法,給我心靈上的支持,不再一直否定自己。可能也是因為我們都是運動員吧,那種想突破、想找尋出口的心,又急又無可奈何的狀況下,是她給我很大的幫助。」 三月,即將迎來109年大專盃棒球聯賽複賽,宮象謙希望自己能像初賽一樣發揮,努力壓制打者並製造出局數,幫助球隊拿下一場、一場的勝利,也期許國立體大能勇奪此次的冠軍。

開南大學終結者詹曜銘。 圖/木永可名提供
人物特寫

「一球入魂」堅守信念 詹曜銘的棒球旅程

108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冠軍戰,九局下半,再拿三個出局數,開南大學就能封王。站在投手丘上的是身高190公分的詹曜銘,第一球出手,球速直逼150公里,讓打者各個猝不及防,最後振臂一揮,漂亮地三振對手。在歡聲雷動的慶祝下,開南奪得隊史第二座冠軍獎盃,也讓詹曜銘的表現備受矚目。 一個人的防摔墊 vs.一群人的紅土球場 「其實我是踢跆拳道長大的。」詹曜銘笑說,從小體力過人,又出生於跆拳道世家,踢跆拳道自然而然地是最適合的選擇。然而一次練習中無意踢傷對手,心裡十分害怕,他說:「同學摀者臉倒在地上,我也嚇哭了!才驚覺好像下手太重了。」從此,他發誓再也不踢跆拳道。 原以為就此和運動沾不上邊,偶然在分組比賽的體育課上,從樂樂棒球中發掘興趣。他記憶猶新地說:「最後一個打席,對手擊出強襲球被我安穩地接殺,賽後被簇擁歡呼的感覺,前所未有。」比起一個人踢跆拳道,他更享受有同伴一起打棒球,五年級時爸爸便將他轉至土城國小少棒隊。 確立目標 姍姍來遲的投手丘 國小畢業後,詹曜銘加入二重國中青少棒隊接受正規訓練,由於起步晚,體能和耐力上總不及隊友,只能藉夜訓強化基本功。國中畢業時已達185公分,身高優勢促成投手之路,卻因投球時缺乏自信,學長們常開玩笑地說:「多好的身高都被你浪費了!」直到國三一場台日交流賽,首次以先發的身分上場,他說:「以前沒能站上投手丘,現在我要勇往直前。」對這個階段的他來說,且行且珍惜是最重要的。 飄洋過海遠赴日 追逐夢想殿堂 談及高中去向,詹曜銘道:「謝謝蔡爸,讓我有機會去日本打球!」原先預定進入穀保家商棒球隊,所幸在爸媽的牽線下,認識到同於光星高校打球的學長蔡鉦宇,透過蔡爸介紹,他滿懷「球不會打一輩子,我要出國闖蕩」的抱負到日本求學。果不其然,赴日後即面臨語言不通的障礙,他無奈地說:「不懂裝懂是我唯一能做的,結果常會錯意,被學長們嘲笑。」因不想再淪為笑柄,著手利用零碎時間背單字和模仿隊友說話去學習。起初排擠狀況嚴重,孤立無援的他以身體不適為由缺席練球,在教練的質問下才坦承。得到協助後,他毅然覺決然地說:「身處異鄉不能總依靠人,我要更加茁壯,讓大家另眼相看。」每日刻苦耐勞的讀書、練球,總算在一年後能流利地說著日文,共同在場上練習,而他過人的骨氣正是克服困境的最佳寫照。 素有最高校野球殿堂之稱的甲子園,是所有日本高中球員的夢想。但實力不及隊友,詹曜銘最終沒被列入先發名單上,對此他嘆息道:「奮鬥三年只為在球隊佔有一席之地,得知無法入選時,就像心上被開一槍般難耐。」但一會他又搖搖頭地說:「無論上場與否,踏進球場我們就是一家人,心都要緊繫。」他決定拋開陰霾,發揮球隊最重視的團隊精神,齊力高聲呼喊。 回顧高中生涯,休假仍無止盡練習日子裡,造就他吃苦當吃補的人生觀。為求紀律,「是、好、我知道」是日本球員們習慣性答覆教練的代表詞。如此高壓的環境下,能堅持住的動力是手機上一通通越洋電話,「再撐一下就回來了,加油喔!」是媽媽最常告訴他的,他笑說:「這句話我聽了三年!」,在他心中,無緣出征甲子園固然惋惜,但爸媽能如期參加高中畢業典禮,便為他孤軍奮戰的生活畫下完美句點。 初生之犢不畏虎 大專聯賽試煉 因在日本時缺少豐富的比賽經驗和肩膀受傷,詹曜銘返台後萌生放棄打球的念頭。直到穀保家商周宗志教練一句話點醒了他:「你回來就給我拼,要不就繼續留在日本!」教練的話使他頓悟: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沒試過之前,沒理由認輸。藉周教練的鼓勵下,來到旅日球員眾多的開南大學就讀。 剛到開南時球速並不理想,在郭李建夫教練帶領下逐漸回升。108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冠軍戰最後半局,終結任務交由詹曜銘,他以速球正面對決,無失分下順利關門,拿下冠軍。他坦言:「教練都敢用我,隊友們也奮力守備,絕對不能丟臉!」賽後他感謝郭李教練信任及峻暘學長展現出「英雄惜英雄」的氣度,讓僅是大一菜鳥的他有機會亮相,替自己投球時增添信心。     首披中華隊戰袍 亞大棒培訓隊 經過大專聯賽的洗禮,詹曜銘緊接入選2020年未來之星對抗賽,從各大專院校選手中脫穎而出,成為亞大棒培訓隊一員。乘著難能可貴的機會,與旅外好手相互較勁,他表示:「初期共同訓練時,發現自己程度上有落差,之後抓住空檔我都會積極發問。」向前輩們討教,使他明白問題在於控球的穩定度,他加倍練習變化球,也在賽前靜坐舒緩身心,確保上場時的最佳狀態。 賽期中依然是後援的角色,常背負守住勝利的重責大任,當他面對打擊經驗豐富的選手時,總想起鄭宗哲曾告訴他:「催下去才知道是好是壞,但不催就沒機會。」憑這股衝勁打敗心魔,奮力投出每一球,被敲安打也不氣餒,因正視恐懼,才有再戰的勇氣。他說:「保持謙虛和學習失敗,因為比我強的大有人在。」是培訓隊時期深刻的體悟。 穩固軍心 創造價值 「練習時用120分的力,比賽時就能有80分的效果。」出自棒球名人王貞治,也是詹曜銘謹記在心的箴言。希望將在日本習得的棒球態度深植心中,只是微不足道的練習,仍要全力以赴,面對更艱難的挑戰才能得心應手。目前大二的他,期許未來能站穩先發,多累積比賽經驗,再次代表中華隊出征,更以日職為目標,盼能向上邁進。至始至終感謝家人、教練的教導與陪伴,他堅定地說:「我的棒球路,未完,待續!」

團隊至上  世新球瘋完美傳承。圖/世新大學棒球隊提供
人物特寫

有遺憾非壞事 世新靠球「瘋」傳承棒球魂

108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男二級全國第五名的世新大學,有別於其他傳統棒球學校,校風自由且鼓勵學生多元發展,開設許多運動傳播的相關課程之外,球隊規定三升四的暑假,球員必須到校外實習,增加視野與廣度 。基於種種學業的限制,世新一週僅能花各2天的時間做重量以及練球,在明顯少於其他二級球隊的訓練量下,卻能連3年闖進全國複賽,靠的是團隊合作以及不放棄的硬漢精神。 「別隊都說我們像瘋子,不管落後還是領先,總是可以維持高分貝的音量。」世新球風就是瘋狂,不求個人突出,只求團隊表現,教練郭昶宏表示,即使今年還是差一步前進公開一級,但過程是甜美的,人生總要留點遺憾,才值得回味。執教第8年的郭昶宏教練期許來到世新棒球隊的每個人,找回喜愛棒球的初衷,「不是留下早知道那棒揮大力一點就能贏球的懊悔,而是充斥著和隊友在場上共同吶喊的快樂記憶。」 整學期只輸了一場,但卻是最關鍵的比賽,大四隊長賴冠璋表示有點遺憾之餘,也希望學弟能謹記世新球風,不在意過去的失誤,勇敢面對接下來的挑戰。當球隊陷入低潮時,賴冠璋總是提醒大家,每個人連結起來,圍成一個圈才有辦法抗衡,共同面對困難。   最後一場與義守的戰役,新任隊長楊朋諺感傷的說:「那場比賽是我和哥哥12年隊友情誼的休止符,那天打完竟然忍不住哭了。」從小學三年級接觸棒球的楊朋諺提到, 一路上不管遇到什麼困難,總有哥哥楊朋諭的陪伴與支持,如今即將扛起隊長重擔,他會像哥哥一樣做個好榜樣,幫助球隊和學弟們。經過世新三年的洗禮,楊朋諺變得更懂得思考,他說:「 上大學前都是在被安排好的情況下生活,突然要學會自主管理時間很不習慣,但也很感謝這個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高中沒打過甲組的畢業生方硯履,承認自己實力不比其他隊友強,他說:「以前他們在練球,我在唸書,但我比他們更懂得思考,練球時間一樣,要怎麼比別人更有效率,一直是我課題。」剛加入世新棒球隊的時候,跑步跟不上大家,教練告訴他:「沒關係!慢慢來,繼續加油。」方硯履意會到,不必在乎能從團隊中得到什麼,只求能為球隊做出什麼貢獻。 相信團隊至上的世新棒球男孩們,不管面對未來的比賽,多麽強勁的對手,甚至是人生的考驗或選擇,都能將硬漢精神應用其中,蹲的越低,跳得越高。

葉子然是臺灣體大一年級內野手,出生於新竹縣五峰鄉。攝/木永可名
人物特寫

不偶然的再見安打 臺體內野新生葉子然

2019年12月7日的嘉義棒球場UBL大專棒球聯賽,面臨淘汰邊緣的臺灣體大面對美和科大,九局下半、滿壘、3比4落後,輪到第8棒的葉子然打擊,這位身材不起眼的大一內野手不以打擊見長,壓力大可想而知,此時他調整呼吸,選擇一顆偏高直球做攻擊,形成一支不規則彈跳的再見安打,當下葉子然開心舉手慶祝,他說:「終於換我當英雄了!」 「你必須相信自己,因為強大的自信,能克服來自內心的惡魔。」這是葉子然常常給自己的話。葉子然出生在新竹縣五峰鄉的原住民部落,爸爸是泰雅族人,媽媽則是阿美族和太魯閣族混血。小學時,葉子然個性好動,搭上王建民旋風以及在哥哥加入棒球隊下,自然很快與縫線球結下了不解之緣。 父母的支持下,葉子然加入上館國小少棒隊,但年幼無知的他,在一次練習時與隊上沈琮華教練發生衝突,教練揚言要葉子然退隊。葉子然的班導師陳素貞前去和沈教練溝通,陳素貞說:「一個月內要改變葉子然。」葉子然憶起:「素貞老師是最照顧我的班導,那時候四點放學,老師要我留在學校等她下班,中間安靜寫作業專心做事,就是這段時間把品行和耐心培養起來的。」葉子然語重心長地說:「老師都沒有放棄我了,我怎麼能放棄自己,素貞老師可以說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貴人。」 心智更成熟的葉子然,告別培養興趣為主的少棒,離鄉背井到密集訓練的關西國中,剛進入打底階段的葉子然「空有身材,沒有技術」,第一週放假回家就和父母哭著說要轉學,媽媽則告訴他:「把教練當成爸爸看待就好。」國一上學期,葉子然練習時右腳骨折需休息三個月,只能在旁看著隊友訓練,他自責:「為什麼別人在練球,我在這裡受傷。」隨著傷痛復原,關西國中在2014年臺北國際城市青少棒錦標賽取到第二名,學長爭相被媒體報導,當時在一旁看的葉子然說:「學長都可以做到,未來自己也想要試試看。」 夢想種子深埋土壤,幫助葉子然發芽的是穀保家商周宗志教練,傳統強權穀保戰果豐碩,「打棒球往上就要追求最好的」這是葉子然給自己的要求。然而,撞牆期隨之而來,葉子然在場上無法回應教練及家人的期許,層層壓力逼得自己喘不過氣,更在某次比賽發生失誤後,被教練換下場時眼淚再也止不住,周宗志當時和葉子然說:「我們是運動員,不能在比賽中哭。」這段時間也是葉子然每天最不想練球,對棒球最反感、最糾結的時候。 即使並非一帆風順的旅程,總有改變契機。高二的王貞治盃全國青棒錦標賽,葉子然順利入選球隊18人名單,當時周宗志和他說:「這次比賽是你的期末考,打得好上木棒,打不好留二軍(鋁棒)。」對於最後一次機會,當時教練的話葉子然還記憶猶新,讓他看見運動競技成績為重的殘酷現實。果不其然教練沒看走眼,坐了幾場板凳後,葉子然在對上臺南市隊時獲得機會,走上去打擊時壓力雖大也順利把握,這場期末考,葉子然通過了! 到了高三,周宗志欽點葉子然當副隊長,當時隊內打三場分組比賽,葉子然負責帶領一隊,另一隊由另外兩位副隊長帶領,葉子然告訴隊員:「輸了大家一起懲罰,但重點是在比賽要學到東西。」氣勢、氣氛都優於其他兩隊下順利取得三連勝,周宗志對葉子然說:「這三場當中你領導下大家很團結,帶得很好,你就當隊長吧。」隊長身為球員與教練間的橋梁,讓葉子然了解除自己外,也要顧及所有人。 接下重擔的葉子然,先在8月臺中市金龍盃全國青棒菁英賽獲得美技獎,緊接11月的黑豹旗冠軍戰穀保家商對上平鎮高中比賽中,四局上半一二壘有人時,排在後段棒次的葉子然一棒揮出2分打點二壘安打,踏上壘包時不忘以手勢對著休息室慶祝,搭配著吶喊讓壓力釋放,最終穀保以6比1擊敗平鎮,順利拿下冠軍,也成為葉子然高中極為重要的一刻。 經歷多年北部淬礪,葉子然選擇來到中部的臺灣體大披上藍白戰袍,大學棒球隊少了集中管理,需要是更高的自我要求,「因為層級更高,要讓自己眼光更擴大。」大一時期就有許多上場機會,與教練和學長們的感情都很好,葉子然提及:「從高中到現在,自我要求都沒有變,從學長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心理層面抗壓、球場上的互動。」 確信的是,荊棘之路上必定會有更強大的對手,葉子然將目標放在中華職棒選秀上,正如他所言道的:「打棒球影響最大的是,訓練中大家為了追求更好而為同個目標奮鬥,在球場上該放、該野、該收斂時,球場上所學也都能運用在未來或是出社會,學運動不只是學運動,更重要的是,學到做人處事。」

彭政閔(中)於9月29日引退。圖為資料照片/出席首屆全國大專校院系際盃棒球爭霸賽記者會
人物特寫

彭政閔引退後的人生 昔日戰友蕭任汶給建言

同樣都是獅子座寶寶,約定每年8月要安排一個星期一聚餐敘舊,在餐桌上,前兄弟象投手蕭任汶鼓勵即將卸下球員身份的彭政閔,如果當教練就盡力協助球隊與後輩,但假使有機緣,能做更多回饋社會的事,以他累積的影響力跟知名度,一定可以發揮得很好。 中信兄弟的彭政閔即將在本週日(9/29)引退,也代表二代象所有成員要正式從棒球場上謝幕,恰恰身為二代象最後離開戰場的球員,未來是否轉任教練還沒有說白,但勾勒「恰恰教練」執教的畫面,蕭任汶則說:「很難想像!」,倒不是因為身份上的轉換,而是他建議要當教練,也需要先看對象是誰、用什麼樣的方式對對方最好,在相處中懂得「教學相長」,若只有單向教學就可惜了。 二代象主力球員除了「黃金三劍客」彭政閔、陳致遠、蔡豐安以外,包括林明憲、王金勇、李志傑、陳瑞振、馮勝賢以及蕭任汶等,其中蕭任汶從2007年開始,前後累積教練資歷達12年,各種級別球隊都待過,包括職業、國中、高中,目前在義守大學擔任總教練,帶領學生在大專棒球聯賽努力。 而彭政閔從高中畢業後,就直接進到業餘成棒甲組,沒有參與到大專棒球聯賽,反倒是2018年的一次機會與大專球員有了連結,他在出席首屆全國大專校院系際盃棒球爭霸賽記者會時,給予系隊忠言:「棒球比賽是團隊運動,努力的成果是辛苦和淚水的累積,希望大家好好享受比賽!」,而許多球員也在他的渲染下,深受激勵。 回首二代象曾經的輝煌、過程與失敗等等,蕭任汶感到相當榮幸能跟隊友以及球迷度過這個時期。身為一個退休前輩,他給予彭政閔最深摯的祝福:「退休後是另外一個人生階段,多做新嘗試,勇敢去做!」

胡伯璿曾經在黑豹旗飆130速球,技驚四座。圖/胡伯璿提供
人物特寫

素人投手飆出130速球 高雄大學胡伯璿挑戰公開組

高雄大學胡伯璿,目前是棒球校隊一員,守備位置投手,彰化人。與一般選手不同的是,胡伯璿並非從小即是科班球員,現在大二的他,甚至兩年前都還在社團球隊打球。國中時,在社區球隊打了三年,畢業之後考上彰化高中,並參加同樣屬於社團性質的校隊,但是高中畢業之後,他卻考上甲組的高雄大學校隊。 一次偶然的機會,胡伯璿在電視上看到中華職棒總冠軍賽,當年兄弟象拿下總冠軍,球員們興高采烈地拋起教練,在那當下,胡伯璿心裡滿是感動,這份感動也開啟了他的棒球之路。 進入國中之前,胡伯璿起初原本心屬科班,但無奈受限於家人,他們認為小孩要好好念書,但是對棒球情有獨鍾的伯璿沒有放棄,升上國中之後,他每天照三餐拜託家人讓他參加一支名為「H2」的社區球隊,最後,在胡伯璿的苦苦哀求下,家人終於妥協。 國中三年都在H2打球的伯璿,升上高中那年,心裡依舊懷著科班夢,不過成績不錯的他,依舊擔心家人不允許,因此再三思考之後,他決定前往彰化高中就讀,那裡不僅有棒球隊,也有認識的學長,雖然球隊僅是社團性質,不過對於想打球的他,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升上高中後,胡伯璿心裡已經沒有挑戰甲組的念頭,一來是認為自己已經過了追夢的年紀,再加上課業壓力等等,他漸漸地覺得自己沒機會了,但其實伯璿內心還是懷抱著甲組夢,加上升上高中後,課業成績表現得不盡理想,若依靠學科成績,擔心上不了國立大學,因此他決定為了自己,放手一搏。 為了準備考甲組球隊,伯璿那陣子常常沒有參加學校晚自習,都在操場跑步,早上上課之前也會找學弟出來丟球,然後會拍自己投球的影片請教練幫忙分析,期間更是三天兩頭的從彰化跑到苗栗麻煩教練指導他投球。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最終胡伯璿如願以償的考上屬於公開組的高雄大學。 談到甲乙組訓練方式的差異,胡伯璿表示,其實差距最大的地方是「質量」。以往在高中社團,大多都只能自己亂練;進入到高雄大學之後,第一個月還算能跟得上訓練,不過之後身體漸漸地出現狀況,阿基里斯腱發炎、側腹疼痛等等。至於「量」的部分,以往社團球隊一週只需練一到兩天,現在則是系統化訓練,訓練量也差距不小。     今年暑假,胡伯璿將於到華盛頓的棒球訓練中心Driveline Baseball深造,為的就是提升自己的球技。談到未來夢想,胡伯璿表示,最終還是希望挑戰從小到大的目標-打職棒。 胡伯璿也提到,非科班出生跟科班出生的選手,都有著相同的目標,但是很多人都會給社團選手扣上一個追夢人的帽子,但對他來說,他覺得追逐目標是更合適的形容詞。胡伯璿還說道:「平常想要的很多,但是確立的目標卻沒幾個,當你確立目標之後,所付出的努力,那才是價值的所在。」 其實,胡伯璿的經歷又何嘗不是大部分臺灣小孩的縮影,心裡有著夢想,但是迫於家人的要求之下,只能選擇讀書一途,不能選擇自己想走的路,久而久之,便與自己的夢想漸行漸遠。 胡伯璿是極其特殊的例子,最終靠著自己對棒球堅定不移的毅力,仍然步上通往目標的道路,但不是所有孩子們都能像他如此幸運,也值得思考現今社會上教育氛圍,是否限制了孩子們的發展。

目前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一年級,大一新秀林奕丞。攝/徐旻鈺
人物特寫

臺體側投林奕丞 用心「穩」先發!

107年大專棒球聯賽複賽在臺體大棒球場開打,13日臺體與大同之戰,臺體大一側投林奕丞,精簡完投九局,助臺體朝「進四強、爭第一」之路邁進;臺體教練林宗毅讚揚:「投球丘上的表現沈穩,一點都不像是大一菜鳥,很有未來性。」 林奕丞目前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一年級,靠著「側投」詭異球路在投手丘上尋找自我定位,曾入選2017年玉山盃青棒賽明星球員的他,更藉此特色以菜鳥之姿站穩大學聯賽先發。 就讀中山國中二年級時,柯良宗教練發現若以正投方式他實力無法出眾,於是建議他換「側投」,林奕丞說:「中間適應期蠻短的,正轉側動作沒特別改,教練要我用自己最好出力的方式去丟,感覺就酸的位子好像不同了。」 除了球路令人猜不透,「心理素質」是林奕丞的壓箱寶,由於個人特質不易隨賽況緊張,但比較亢奮,高中曾投不好,被教練要求到休息室多多思考,林奕丞領悟到:「要投好,心要穩,狀況才會穩,把享受比賽當成壓力釋放的方式。」 遇到低潮,林奕丞習慣上Youtube找解答,他說:「以前自己比賽的影片很有用,從中思考現在發生的不足,再去了解以前是如何改進的。」他也認為留些壓力、時間給自己也是良藥。 有了教練信任以及隊友幫助外,「家人」的扶持,對於林奕丞是最感謝的,尤其是爸爸,林奕丞興奮的說:「小時候,藉由玩傳接球培養我去喜愛棒球,到加入球隊後,以先發之姿站在投手丘上。爸爸去年因為車禍受傷需要靠拐杖走路,他知道當天我先發,到場為我加油,我知道有他在,也讓我更安心。」 由於剛升大一,對於未來林奕丞沒有太多想像,近期的目標是希望入選中華隊,目前把握每場機會,走一步算一步,不辜負家人支持他走棒球這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