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一球擊命」拋開高中陰霾 寒河江智也的台日棒球夢

高中夏季甲子園的東京地方預賽第一輪,比賽來到最後一個半局兩出局,球隊2:0落後二壘有人的情況下,打擊區上最後一位上場打擊的打者是高三球員寒河江智也。在單敗淘汰的賽制下,寒河江智也承擔了全隊打進甲子園夢想的最後一線希望。打擊出去,球飛往中外野方向,接殺出局。結束了高中生涯,此後決定出國留學的寒河江,在日本學習了一年的中文後,選擇來到台灣的國立交通大學資工系就讀,他也進入了交大一般組的棒球校隊,他的棒球生涯開始了新的一頁。 ●台灣棒球生涯的起點 身為一般組傳統強權的交大,是冠軍賽的常客。今年大四的寒河江智也在交大棒球隊的頭兩年,球隊就拿下了一般組冠軍的二連霸。他更在第二年擔任球隊的冠軍戰先發投手,完投五局率隊拿下冠軍,也獲得大會的投手獎,目前擔任隊上的第四棒,是交大投打兩面的絕對主力球員。大學的棒球路看似一帆風順,卻在去年的決賽階段,輸給了國立體育大學,寒河江智也在該場比賽表現不理想,承擔了敗戰投手。跌了一跤的交大和寒河江智也在今年捲土重來,重新回到去年失利的決賽戰場階段,這回站在他們眼前的對手是嘉南藥理大學,比賽又來到最後一個半局的兩人出局,交大落後一分,壘上一三壘有人。或許是棒球之神要給寒河江再一次挑戰自己的機會,打擊區上打擊的球員,又輪到了這位日本留學生。 ●棒球之神的挑戰 寒河江智也走上打擊區,只見他低著頭用手摸著眼睛沈思。「那個時候站上打擊區,想起高中被淘汰的時候,其實真的快哭了。但轉念一想,這一次一定要擊出安打。」智也這一次相中一顆偏高的直球,打擊出去,球同樣飛往中右外野方向,但小白球扎實地掉落在兩個野手中間的空檔,他頭也不回地全力衝刺,兩個跑者回來得分,他最後安全站上了三壘,是一支帶有兩分打點的清壘三壘安打!休息室的氣氛邁向最高點,他也向三壘指導區的教練興奮擊掌。這一次他不再是最後一位出局者了。寒河江智也更在下個半局上場擔任救援投手關門成功,帶領球隊拿下勝利,繼續在今年朝冠軍獎盃邁進。 ●台日棒球的差異 從國小就開始打棒球的寒河江智也,談到日本和台灣棒球的差異,他表示,日本的高中棒球以社團為主,幾乎每天下課就是在練習,為的就是一個打甲子園的青春夢想。而來到台灣雖然身處異鄉,但練球時間卻縮短為一個禮拜四天,因此並不會讓他感到特別辛苦。隊友喜歡以「Tomoya」(智也)稱呼他,他也說:「很謝謝隊友這麼歡迎我這個日本人,讓我每次練球都很開心。」而他最喜歡的選手是日職廣島東洋鯉魚的外野強打鈴木誠也,「我一直模仿他的打擊動作,是我最欣賞的職業球員。」 ●來自日本的傳承 目前隊上也有另一位接受日本野球教育的台灣人,他是大一新人張祐恩,現在也成為了球隊倚重的投手兼第三棒,他與寒河江智也組成的中心打線,是交大的攻擊重心。談到寒河江這位賢拜,他說:「最想學習學長在投球時,不被場上狀況影響的心態,這是我最不足的地方。」而在攻擊方面,他提到就是想辦法上壘再交給寒河江學長,因為很信任賢拜的打擊功力。在對上嘉藥的比賽中,就是張祐恩先擊出關鍵安打延續攻勢,才有寒河江智也振奮人心的「一球擊命」。 「我想再拿一座冠軍!」已經是大四學長的寒河江智也篤定地說著。這位離鄉背井的日本留學生,將為他的學生棒球生涯,擊出最後一支致勝安打。

人物特寫

靜宜蒙面俠鄭景中 絕不放手的棒球夢

106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一般組賽事,近期於北部社子島球場熱血開打,紅土飛揚的球場上,一位戴著特製黑色面罩奮鬥的球員看起來特別醒目,引來場邊不少的關注。畢竟籃球場上怕鼻子骨折,而戴面具的球員還算常見,但在棒球場上卻十分少見。這樣蒙面俠的裝扮,宛如漫威系列電影的英雄人物親臨球場,感覺帥氣又吸睛。然而酷炫面罩的背後,其實有著一段辛酸刻苦卻不放棄夢想的棒球故事。 「面罩後的辛酸」 這位戴面戰士是來自靜宜大學棒球隊三年級的鄭景中,兩年前夏天的一場意外,讓他與面罩結上了緣分。那年暑假,為了在即將到來的中區人言盃賽事中,爭取大學生涯首度先發的機會,他總會早起和同屆的戰友一起自主訓練,然而就在賽事準備開打的前幾天,命運之神卻對他開了個大玩笑。這天他一如往常地與朋友早起訓練,一記隊友的回傳球,落地後不規則彈跳的直接朝他的臉上飛去,下顎的牙齒當場噴出兩顆,另外兩顆門牙則有碎裂的情況,鮮血染紅青草地,場面相當血腥。提及那段往事,鄭景中坦言,回想起來還是相當恐怖,沒想到到醫院時,醫生居然調侃他說:「第一次看到牙齒被打掉的這麼完整。」讓他忐忑的心情瞬間放鬆不少。   「打噴牙齒顛倒勇」 「心裡想著是先發泡湯了,而不是牙齒怎麼了。」他說這是意外發生當下的第一個念頭,畢竟看見兩顆牙齒從自己眼前劃過,就知道沒救了,但對於一年來的努力無法得到應有的回報,他坦言比沒了牙齒還來的難過與不甘心。而這一球確實差點擊碎了他的棒球夢,也打亂了他的生活,下顎的傷口讓他連進食都相當困難,只能喝流質的食物,生活十分不便,完整療程更需要花費六萬元以上裝置假牙,讓他在經濟的負擔上也沉重。幾次的回診後醫生告知他復原需要半年的時間,而這也代表著他將錯過即將到來的大專聯賽賽場。 這次的挫折並沒有將他擊倒,一心想回到球場的他,開始細心的照料自己的傷勢,並持續做一些簡單的訓練維持體能。或許是那股想要重返球場的決心使然,他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就再度重回球場,雖然錯過大專聯賽,但能再度踏上自己最喜愛的球場,他比誰都來得快樂與珍惜。為了避免二度傷害與克服心中的陰影,他選擇開始戴上特製的面罩奮戰,或許是經過大傷病的洗禮,再加上面罩的保護,他的心理素質增強許多,在球場上也變得更賣命。隊友孟人平就說:「景中牙齒被打掉後,球技反而變更好了。」這豈不是打噴牙齒顛倒勇的代表! 「高中的遺憾是前進的動力」 會有如此堅強的毅力與決心,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是來自高中時的一個遺憾。當年就讀屏東高中的他,因為隊上好手如雲而苦無上場機會,加上課業壓力重,所以打了一年半就離開了球隊,他覺得這是高中最後悔的一個決定。因此上了大學後,他告訴自己要好好珍惜最後四年的打球時光,就算坐四年的板凳,也要好好享受這樣的過程。正因為這樣的堅持與信念,才支持著曾經被擊倒的他,再次勇敢站起來,持續著追尋夢想的腳步。 「遍體鱗傷也要享受四年的棒球夢」 雖然嘴上的傷痕將成為這一生永遠的印記,而噴飛的牙齒也將隨著回憶埋藏在熱血的青春裡,但這些都將成為他堅持理想與勇敢前行的動力。受訪時他便笑著說:「或許就是因為經歷差點無法打球的意外,才讓我更珍惜現在每分每秒與棒球相處的時光。」並開玩笑地說:「我的青春窮的的只剩下棒球了。」如今他就像是一隻浴火鳳凰,並未被傷痕擊倒,反而是克服逆境勇敢高飛。青草地上的血跡不會白流,這位用生命打球的少年,將戴上他那充滿故事的面罩,持續在大專棒球聯賽賽場上寫下屬於自己青春的動人詩篇。

人物特寫

依靠PU跑道而生 靜宜證明自我

UBL大專棒球聯賽一般組複賽即將在三月於北部社子島球場開戰,為爭取榮譽、搶下佳績,各隊都卯足了全力投入備戰。來自中部的靜宜大學棒球隊也不例外,甫開學就展開集訓與晨訓的最後衝刺。今(106)年是靜宜大學繼去(105)年後,連續第二年闖入UBL一般組的複賽圈,小組賽他們以三戰全勝之姿晉級排名賽,現階段的目標則是在複賽中出線,締造近年的最佳成績。而在這輝煌戰績的背後,貧乏的資源不但沒成為他們的阻力,反而成了他們向前邁進的動力,這種全力以赴而不怨天尤人的精神,是這支球隊最寶貴的地方。 「阻力當動力,創造社團球隊生命力」 對於靜宜棒球隊來說,平時練球的場地放眼望去是一片紅色,然而卻不是你我所想像的紅土,而是操場PU跑道旁的紅色水泥地。小小的空間裡,別說是打一場練習賽了,連打擊練習或整體守備練習都無法執行。然而隊員們對於這塊不起眼的腹地卻是相當呵護,因為這對連操場草皮都不能踏上的他們來說,是目前校內唯一還可以碰棒球的地方。場地上無數的汗水與淚水交織灌溉,才成就了靜宜棒球隊逐漸站穩步伐的成果。隊長林建翔坦言,場地的限制真的對練球帶來不小的麻煩,尤其守備上每個人無法站在比賽場上的固定位子,導致隊員們空間感不佳,也使得球隊在守備上失誤總是較多,配合的默契也不是很理想。不過他也表示,雖然有著這樣的劣勢,但他和隊員們的想法很一致,那就是:事在人為。他們並沒有把這樣的限制當成無法進步的藉口,而是透過更頻繁的練習或是租借偏遠地區的場地練球做彌補,試圖在有限的資源下創造無限的可能。 相較於校內公開一級的女排隊,或是其他的校隊,靜宜棒球隊始終因校方基於危險理由不支持,加上經費與場地的問題,一路走來跌跌撞撞相當坎坷,不但僅能以社團名義存在,還因人數問題數度面臨廢社危機。即將畢業的前隊長王錦千就說:「我大一時球隊只有十三個人,每場比賽都要為人數不夠而煩惱,看著球隊一步一步從逆境壯大到現在這樣,真的很感動,希望這次複賽能有好表現,讓球隊往更好的方向邁進。」正是這種一群人一起想變好的信念驅使著,讓靜宜棒球隊就算歷經挫折,卻還是持續的成長,這樣逆境求生的正面教材,確實也給了其他許多同樣辛苦的社團球隊滿滿的正能量。 「自己的資源自己爭」 由於學校對校隊不重視,對於球隊來說每年的社團評鑑成了爭取經費與資源的關鍵。負責這部分事務的隊員鄭景中就表示,每年的社評就像是一場戰爭,甚至比打球賽來的重要!因為社評掌握著球隊球未來發展的命脈,做不好有可能連社辦都會被沒收。而他也讚賞球隊經長與經理群的貢獻,他說:「這幾年社評表現的好,經理的幫忙很重要,好的球隊就是這樣,後勤很給力,大家能團結一心,自然球隊就運作的順暢。」 「沒有寒假只有寒風」 今年寒假靜宜棒球隊整隊留在台中寒訓,儘管大肚山上的寒風吹來寒意甚濃,但依舊吹不熄他們那對於複賽晉級的熱血鬥志。而他們也透過中區人言盃的賽事以賽代訓,調整狀況,儘管賽事期間台中都處於十度以下的低溫,但他們在場上的熱情喊聲卻絲毫沒間斷過。隊長林建翔表示,現在球隊的鬥志與寒冷的天氣呈現對比,球隊在賽事中的缺失他們回去將會盡快修正,期盼複賽前調整到最佳的狀態。 「機關槍打線全力搶勝」 靜宜以強攻聞名,而且棒棒都有上壘能力,機關槍打線常帶給對手不小麻煩,中心打線大二的任以軒更是有將小白球扛出牆的能力,,球隊小組賽更是在三場比賽中就狂灌三十五分。副隊長孟人平說:「今年有學弟銜接上來,火力明顯提升。」而小組賽加排名賽狀態火燙打擊率超過三成的蔡翔伊則被隊長點名是關鍵人物,受訪時他謙虛表示,因為大一和大二時都有傷在身,所以都練打擊居多,看見自己的成長很開心,希望接下來的比賽能繼續幫助球隊。 「靜宜沙胖誓言燃燒小宇宙」 相較於兇悍的打線,投手方面則是靜宜最大的隱憂。陣中僅有日本來的渡邊夏樹和綽號靜宜沙胖的蘇子翔兩位投手,其中大五延畢的蘇子翔是身經百戰的主力投手,身材長相像沙胖的他,實力也不馬虎,極品的曲球是迷惑打者的決勝武器,今年是他大專盃的最後舞台,他的表現也將成為靜宜能走多遠的關鍵。受訪時他便表示,雖然身上有傷,但今年是最後一年不想錯過,將燃燒自己的小宇宙,盡力為球隊搶下勝利。 「拚一個尊嚴與未來」 或許對於靜宜大學棒球隊這群不因現實而低頭的野球勇士來說,除了贏球,更重要的是要爭一個尊嚴,在不被看好又資源匱乏下證明自己的價值。將要畢業的蘇子翔就說:「我們爭的不只是勝利,而是棒球隊走下去與壯大的一口氣,希望我們能把球風與價值打出來,讓球隊未來的發展更順遂。」 靜宜大學棒球隊將在3月12日與3月14日於複賽中分別交手僑光科大與高苑科大,力圖敘寫這段醜小鴨傳奇。歡迎蒞臨社子島球場,一同見證這群可望證明自己的逆境鬥士,他們的精彩表現吧。

人物特寫

整合與提升 輔仁大學總教練葉志仙

「這個投手你們有遇過嗎?過來仔細看。」對選手的提醒厚實地在休息室內迴盪,聲音的主人是大專棒球傳統勁旅的指導者,輔仁大學棒球隊總教練葉志仙。 近年來,輔大棒球隊諸多前所未有的挑戰接踵而來,上屆大專聯賽,由於學校支援世大運足球賽事,硬生生地壓迫到了練習的場地,首次面臨跌出公開一級的險境,此外,從去年開始,冠名多年的企業也決定終止贊助。 對於無法預期的現實,葉志仙總教練說道:「沒有贊助的話,選手願不願意來?因為我們學費大概是所有體育系裡面最貴的;再來就是很多學校有招生問題,會大量招棒球選手,並給主力選手有一些學雜費上面的優惠。我們沒有招生的壓力,現在球隊的重點就是質的問題。」 葉志仙總教練坦言選手在經驗上稍嫌不足,並道:「選手在進到大學前,彼此都很熟悉,都知道對方的實力,因此信心會比較弱一點;在整個陣容上,較大的困境就是投手群,投手的表現無法那麼地全面,所以要繼續加油,需要更多的訓練。」 注意對手也是一項不可遺漏的細節,「因為下一棒打者在上場前必須要去熟悉投手的投球,不能到了打擊區才在熟悉,要先備戰,在旁邊就要研究對方投手的球路、特質特性、控球好不好,第一個球習慣投什麼球。」葉志仙總教練如此談到。 對於陣中有捕手潘柏全及內野手黃柏豪兩位選手,兩位都曾先後前往美國參加獨立聯盟的比賽,葉志仙總教練則提出他的看法:「對個人而言,當然是很好的經驗,透過不同的環境訓練,對成長是有幫助,但對團隊來講,因為棒球是團隊運動,還是要跟大家一起訓練,才有團隊戰力。」 葉志仙總教練帶領母校球隊已十餘年,在這之前亦曾多次擔任國家隊總教練,被問到率領國家隊與大學球隊的差異,則答道: 「當然就是選手個人能力的問題,因為國手在整體上經驗較豐富,所以主要在做整合,但在一般學校的隊伍,或是個別的隊伍,除了團隊要整合,也要帶幫助選手將技術提升。」 這兩項工作在資源較國家隊少的狀況下就顯得格外重要,當吳和諺、周德賢兩位教練在一、三壘擔任跑壘指導員時,身為總教練的葉志仙除了要盯住場上的動靜,並不時地提醒選手,還得顧及接下來的投手調度,輪到守備則隨時留意投手的用球量與牛棚準備狀況。如本次大專聯賽第二場預賽,先發投手張佑丞在最後一局遇上亂流,當下葉志仙總教練喊了暫停後,仍把投手留在場上,最後由張佑丞飆出一記漂亮地三振,幫助球隊拿下首勝。   葉志仙總教練說:「接下來沒有比他更好的選手,沒有更換的理由,比賽不是按照公式,而是看狀況;只剩下一局,再加上事先有跟他溝通過,選手認為自己沒問題,就讓他把比賽投完。」 輔大棒球隊目前雖以低年級選手為主力,戰績尚未表現出來,但葉志仙總教練依然認為選手都相當有潛力,只要再多增長經驗,絕對會有更亮眼的表現。 「我希望每一個選手都能提升各方面的能力,選手到我們學校來,當然就有機會。」葉志仙教練堅定地說道。

人物特寫

獨立自主 嘉大棒球展現潛力

嘉義大學已經擁有了公開一級的棒球隊,對於喜歡打棒球的一般生來說,進到由體保生組成的公開組棒球隊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為了能朝棒球夢更進一步,嘉大終於在101年創立了一般組棒球隊,打破了只有體保生能打校隊的限制,讓擁有棒球熱情的同學們能一同進來練球。學長們建立帶隊傳統,並且在沒有教練的環境下,依舊打下不少好成績,可以看出嘉大球員們的實力與自制力。在今(106)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預賽一般組以2勝1敗作收,順利晉級複賽。 嘉大一般組棒球隊僅創立五年,戰績就十分亮眼,在104年度與106年度大專聯賽雙雙進入複賽;於104年暑假中正大學旭球盃中,隊員林聖恩拿下此盃賽的打擊MVP;並在105年飛躍盃嘉大棒球以7:9兩分之差敗給公開二級的高雄師範大學棒球隊,此役比數相當接近,不難見證嘉大棒球的韌性與潛力。 隊長潘政毓表示:「未來球隊人數若能再更多,最好能多到分成兩隊打隊內賽。」如此一來便能有更多比賽練習經驗,使球隊練球更有效率,不必再依賴與他校進行友誼賽。隊長潘政毓希望球隊每位隊員打擊和守備能力都能訓練到公開級的水準,若能把握場上基本功,他相信前進大專聯賽16強不是困難。 嘉大棒球一直都沒有教練在帶隊,以往都是身為幹部的學長們在支撐球隊,傳承可以說是嘉大棒球很重要的一個環節。「希望往後我們能夠讓球隊更有活力更有凝聚力!」副隊長盧羽倫這樣說,如果一支球隊能有堅強的凝聚力,隊員們彼此就是彼此的靠山,再累再苦的練球及賽程,都能一路挺過去,創下更多歷史佳績。 有些比賽,例如飛躍盃,規定必須要有教練到場才能報名比賽,由於嘉大棒球沒有教練的關係,導致他們需要花時間找有教練證的人來幫忙站教練的位子,隊長潘政毓說:「鼓勵有意願參加教練講習的隊員去報名,將來就能球員兼教練。」這樣的方式能避免嘉大棒球丟失往後打盃賽的機會,也能增加球員的多元性。 聊到球隊發生的趣事,隊長潘政毓就笑著說:「有次我們假借練球的名義,秘密籌劃幫前隊長慶生,趁他出去裝水時我們躲在社辦,然後再拿蛋糕出來給他驚喜,最後再用刮鬍泡伺候。」可以看出隊員們不只在球場上打拼,私下的感情也能很親近,這就是隊員們對於這球隊歸屬感的來源,像是一個大家庭般充滿了歡笑。 「隊上有個碩班大學長是文化大學棒球隊畢業的吳宗翰學長,打擊及外野守備能力都很強,他今(106)年預賽和排名賽打擊率高達8成89,也打了隊史首轟,是今年打進複賽的一大功臣。」隊長潘政毓這樣述說了隊上的傳奇人物,大哥級的吳宗翰也常常利用之前在文化棒球的打球經驗,來給予隊員們正確的觀念,從幫助隊員調整打擊姿勢,到傳承球場上的應變經驗,吳宗翰都不吝的交給隊員們,是嘉大棒球如魚得水的關鍵人物。 「希望三月份的大專聯賽複賽能打好!」這是嘉大棒球近期的目標,在沒有教練的督促下,隊員們更是提高自我要求,持續在大專棒球路上揮出屬於他們的努力。

人物特寫

三商虎勝投王領軍 康明杉帶領嘉藥向前邁進

「什麼因為太久沒投球,才丟保送,我十幾年沒投球了,昨天投兩局也才一個保送!」 嘉南藥理大學與成功大學之戰,嘉藥第五任投手蔡奇軒在沒有解決任何人退場後,被康明杉總教練笑著調侃一番,康明杉總教練結束16日於天母棒球場舉辦的龍虎傳奇明星賽後,隔天馬不停蹄地帶領著子弟兵們迎戰106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公開二級C組的最後一場預賽。 相較起文化大學、輔仁大學等傳統勁旅,屬於後起之秀的嘉南藥理大學在大專棒球是略顯青澀的面孔,但嘉藥棒球隊在各賽事都是其他學校不容輕忽的對手,帶領這支球隊的正是職棒生涯留下七十九勝(兩聯盟合計)的前三商虎王牌康明杉,三商虎時期不僅是球隊的中流砥柱,演出的六十二場勝投,也是隊史最多,步出職棒舞台後,扎根於基層棒球,並多次擔任國家隊教練,自嘉藥棒球隊成立以來就執掌兵符至今。 然而至104學年度以降,這支新生代球隊從公開一級跌落到公開二級,康明杉總教練提出他對球隊降級的看法: 「今年是第三年,大專體總的賽制一直有在更改,原本是公開一級共有十六隊,名次落到第末兩名就可能降級,但還是可以跟公開二級的前兩名再交手一次,真正確定後兩名才降級,但從大前年開始,末兩名就直接降級,第一年是我們和萬能科技大學,現在幾乎每一年就是有兩隊要下來。」 接著又道:「很多棒球名校也面臨到這個問題,在很有機會被降級的情形之下,我想這個分級,首先我們面臨的是,或許學校會有一點不諒解,定位是組成甲組球隊,那為什麼降到乙組球隊;事實上,目前大學隊伍有二十四支左右的球隊在棒球協會登記是甲組的,棒球協會並沒有分組,因為大專體總有球隊數量的限制,所以公開一級只有十六隊,其餘有八隊會在公開二級,每一年公開二級都有球隊在力爭上游,反而在公開一級的球隊每一年都會有兩隊會下來,哪支球隊都有可能,會輪到誰都很難講。」 「教練難為啦!」談到球隊現況康明杉感嘆道: 「實力比較強的球隊都有提供所謂的獎學金,或是補助金,包括選手的營養金之類的,有這種優惠措施,原則上,比較能取得高中優秀選手,那我們這邊一直以來沒有辦法有這種條件之下,整體戰力、實力都有折扣,我也只能告誡選手靠後天的努力來前進。」 嘉藥棒球隊雖然是較年輕的球隊,不過在職棒場上,如Lamigo桃猿的郭修維、中信兄弟的黃鈞聲與富邦悍將的黃勝雄都是在此孕育出的優秀選手。 但康明杉總教練認為目前陣中還尚未有能挑戰職棒的選手,他提到: 「以投手部分來說,要到達職業水準的話,基本上是球速,因為當初黃勝雄在大學就能投到一百五十公里,所以他具備已經進職棒的條件,目前我們隊上的投手是還沒有達到那個水準,因為球速是進職棒的一個標準,我想至少要有一百四十公里以上的球速,才有機會。」 康明杉總教練在進入三商棒球隊體系前,曾有過日本社會人球隊經驗,因為有過這樣的經驗,也常提供給選手做為參考,並表示:「帶球隊的話,就是把我所有的棒球經歷,全部都帶給選手,以訓練方面來講,日本選手練習份量是很重的,比如說體能訓練,舉五十公尺衝刺來說,自己的親身經歷的是五十趟起跳,但是在臺灣,絕對不可能有那麼多分量,最多十趟、二十趟就已經是蠻重的一個份量。」 然而為何日本光是在五十公尺衝刺的衝刺上就超過台灣那麼多,康明杉總教練提到: 「我想這個這個關係到服從性,還有包括競爭性的問題,再加上日本還有與我們不一樣的教育環境;每個選手對棒球的觀念都是從小培養,因為現在資訊太豐富,現在基層選手很多會有一種迷失,認為「日本是訓練量很多、美國是訓練量很少,份量是不重的,比較注重科學化的數據」,與日本式的訓練會有兩極化的比較,一旦有了這個迷失,從小選手時就會有保護作用,「我不能訓練過量、我不能投球過量、我不能什麼如何如何」,所以慢慢地一直到成棒以後,要給選手很大份量,也不能接受。」 在康明杉總教練的細心指導下,今年嘉藥棒球隊以兩勝一和的戰績挺進複賽,他謙虛地說道: 「我想可以打入複賽的這幾支球隊,大家都耳熟能詳,互相都蠻熟悉,我的看法是說大家都有機會,沒有任何一個教練有絕對的把握,因為現在公開二的這些球隊,實力相當。」 「明年晉級公開一級,這是確定的目標。」到了明年三月,就可以見識到,嘉藥棒球隊在虎隊王牌的領軍之下,一步步重返昔日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