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體大當家投手張育綸。圖/宥均提供
人物特寫

逆風中飛翔 張育綸百折不回的棒球人生

「當我站上投手丘時,絕不輕易讓給任何人!」這堅定的語氣正是張育綸對棒球的堅持。 追夢路上他也曾一時失足,差點與夢想擦肩而過。但正因一路上的重重阻礙,教會他不因成功而自滿,也不因失敗而氣餒的人生態度。   初露鋒芒 世界冠軍發跡 乍聽之下,張育綸這名字有些熟悉。沒錯,他正是首屆U12世界盃棒球賽中對墨西哥隊擊出全壘打的中華小將。從小因活潑好動而與棒球結緣,能出國比賽更是意料之外。憶起那場比賽張育綸說:「站上打擊區時壓力很大,直到聽見來自台灣的加油聲,才心無旁鶩與對手對決!」背負球迷的期望,他發揮練習時的身手替球隊建功。這期間張育綸感念已故教練吳映賜鼓勵他:「放手去打,不要愁眉苦臉!」使他能以平常心面對比賽。在國際賽的洗禮下,讓張育綸培養出過人的抗壓性。   適逢貴人 迷途羔羊回頭望 披著國手光環,張育綸順利進入花蓮縣瑞穗國中青少棒隊,跟隨球隊扎實的訓練模式而奠定穩健的球技。國二時在一場與大理國中的比賽中,以完投九局的勇猛姿態率球隊首次挺進八強。 然而,過度的練習導致韌帶斷裂,玩心大發亦令血氣方剛的張育綸頓失打球重心,選擇退隊以逃離現實。「即便天賦異稟卻缺乏鍛鍊,始終會前功盡棄!」校長林國源一席話使他收起當時的輕狂,深思後重新步回正軌。因長達七個月缺乏練習,導致打擊力迅速下滑,但不服輸的他藉每天苦練將落後的追回來。   確立目標 專注一刀 經過多方考量後,張育綸決定留守家鄉的花蓮體中繼續築夢。為克服鋁棒轉戰木棒的不適應,他私下請教舉重校隊的楊淑貞教練。「我請教練打造一份屬於我的菜單,練球之餘就按表操課。」加強重量訓練下,使他長打能力明顯提升,更於2016年關懷盃中擊出三分砲,幫助球隊逆轉勝。 直到高中張育綸仍是投打兼具的二刀流選手,無疑讓他在訓練過程中吃盡苦頭。他道:「先是打擊後是投球,都是練習常態!」投打雙修除了需付出雙倍時間練習,更要能在守備位置上轉換自如。而使他下定決心要專研投手的契機,始於高三時玉山盃上被測出均速皆在一四四公里上下,賽後便獲得球探關注和詢問。他欣喜地說:「生平第一次得到賞識,增添我投球時的信心,也更明白心之所向!」      破繭而出 改變中學習 帶著期望與初衷,張育綸翻山越嶺來到國立體育大學。但計畫總不及變化,前兩年因更改投球動作導致投球失憶症,讓設定大一就要排上先發名單的他,等到大三才有出賽機會。失望與落寞中他尋求心理師協助,諮商過後告訴自己:「不要沉浸於過往的成就,試著往前看!」他勇敢拋開陰霾,從投球姿勢到身體協調性都積極訓練與改善,力求重新開始! 確信的是滴水能穿石,2020年春季聯賽中,張育綸面對來勢洶洶的文化大學繳出大學期間最亮眼的成績單,僅用九十九球完投九局,與隊友們共同收下勝利。他激動地說:「等了三年,終於苦盡甘來!」賽前不與隊友打鬧只為沉澱心情,踏上賽場,正是他放手一搏的時刻!   放飛自我 做自己的王牌 「一生懸命」在日語中代表:將事情做到極致,且全心全意守護自己看重的事物。此話正相應著張育綸對棒球的執著與熱愛。追尋理想的路上,難免崎嶇波折,但保持樂觀的心態學習與失敗共存,正是打棒球帶給他最深的體悟。「我從不和別人比較!」他認為與其羨慕他人的成就,不如審視自身不足之處向前邁進。而論及畢業後規劃,他則放眼職棒舞台,盼有朝一日能成為獨當一面的王牌投手,投出屬於自己的價值!

輔大守門員賴柏綸。圖/賴柏綸提供
人物特寫

不再被埋沒的賴柏綸 成就苦盡甘來的足球夢

「沒有奇蹟,只有累積,這句話就像是我大學四年的寫照一樣。」 109學年度UFA大專足球聯賽四強交叉賽,輔仁大學與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一路廝殺到了PK賽,在決勝時刻,輔大守門員跳了出來替球隊檔下關鍵射門,帶領輔大前進冠軍賽,他是賴柏綸,用15年一步一腳印寫下了自己的足球故事。 回溯到國小時期,賴柏綸最初對籃球比較有興趣,但是礙於當時安和國小沒有籃球隊,因此輾轉加入了學校的足球隊,為賴柏綸的足球故事揭開序幕。 「我當時只知道自己很喜歡防守,就跑去跟教練說我想當守門員。」小六時,賴柏綸跟教練毛遂自薦想當守門員,結果練了半個學期就因為能力不足被換掉。小學畢業後,賴柏綸透過電視轉播迷上了當時的曼聯門將德赫亞,看到他在場上守門的英姿,再次燃起了守門魂,升上國中後,賴柏綸再度與當時清水國中的教練提到他想當守門員,然而國一的時候在國中聯賽竟然被黎明國中單場踢進了十球,因此下學期又被調離了守門員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沒天份,現在回想還是覺得小時候真的守的很差勁。」賴柏綸的身材在國三時出現變化,一年之內突然長高了10公分,直升清水高中後被教練指名為球隊重點栽培的守門員,高二站穩球隊的先發,並且在高三那年跟著隊友們一起重返四強舞台,賴柏綸也在高中聯賽結束後入選U19亞青培訓名單,熬了多年的努力逐漸展露頭角,賴柏綸坦言,剛入選U19大名單時自信心暴增,沒想到集訓時又遇到了難題,雖然賴柏綸從小二開始踢球,但他是上了高中才開始接受守門員的正規訓練,所以在U19集訓時完全跟不上訓練強度,每天沉浸在高壓的環境甚至讓賴柏綸差點成為足球逃兵,但是在教練的開導下,他轉變心態回到球場奔馳,最後成功入選U19正選名單。 有了亞青的經驗,賴柏倫帶著自信前往輔仁大學,「談起輔仁大學足球隊守門員,外界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國家隊門神黃秋霖」,賴柏綸從入學時就以黃秋霖為目標,期許自己能夠超越他。 回想起大一剛進來的時候滿身拼勁,一心只想挑戰學長的位子,可是實際跟著黃秋霖一起訓練後,才了解到自己與成人國家隊的差距,賴柏綸就這樣看著學長的背影度過了菜鳥球季,也在板凳席上跟著學長們共享了106學年度的冠軍。 「賴柏綸你怎麼這麼遜!」這是黃秋霖最常跟賴柏綸說的話,賴柏綸提到跟著黃秋霖一起訓練的那三年,黃秋霖都會不斷地用言語刺激他,看著學長防守都守得很簡單,同樣的事情輪到他卻漏洞百出,這樣的環境下逼得賴柏綸快速成長,「秋霖每天都把我嗆爆,每次練習都要我挑戰自己的極限。」 歷經第一年的洗禮,賴柏綸逐漸適應大專層級的強度,一心期待能在大二這年有所表現,卻迎來了足球生涯最大的挑戰,「有一段時間秋霖受傷,教練讓我連續擔任好幾場的先發球員,可是自己卻在比賽中出現了低級失誤,立刻被換下場。」努力了這麼久,還是沒把握住機會。 看著同屆的隊友們逐漸成為球隊核心,賴柏綸卻只能扮演啦啦隊的角色,他說:「那段時間自己常常練到意志消沉,不是怪教練都不讓我上場,而是氣自己為什麼沒辦法讓教練對我有信心。」其實「小黑」洪慶懷教練始終沒有放棄過賴柏綸,小黑教練時不時會私下找賴柏綸聊聊,商討如何解決問題。 「既然我沒辦發當先發球員,那我更應該把自己準備好,在球隊需要我的時候挺身而出。」在賴柏綸心中,小黑教練就像是心輔官一樣,嚴肅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溫暖的心,不放棄每一個球員,「適時的批評,讓我更想要表現給教練看,很感謝小黑教練沒有放棄我,才能讓我在低潮時沒有迷失自己。」 「賴柏綸明年就要靠你了!」108學年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後,小黑教練傳了這段話給賴柏綸,隨著黃秋霖在108學年結束後畢業離隊,輔大守門員的重責大任就落到了賴柏綸身上。 累積了三年的能量,賴柏綸終於在大學的最後一年破繭而出,從一個好高騖遠的天兵,蛻變成獨當一面的男人,「這舞台對我來說是多麼難能可貴,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更珍惜現在的一切。」賴柏綸在這個球季證明自己,屢屢擋下關鍵球,與輔大相隔一年後再闖UFA冠軍戰。 109學年度的最後一場比賽,輔大在主場迎戰了勁敵臺北市立大學,這場冠軍戰兩隊勢均力敵,拚完120分鐘仍然沒分出高下,比賽來到了每一球都至關勝利的PK點球大戰,與對手一對一的對峙更考驗了守門員的能力,賴柏綸在這緊張的時刻,硬生生擋下了北市大的第一球,當下賴柏綸更是興奮的振奮雙臂,雖然輔大最後還是與冠軍擦身而過,可是這段奇妙的大學足球旅程也深深的烙印在賴柏綸心中。 從剛進入大學時的自大,待在板凳時的沉寂,到九轉功成的綻放,賴柏綸或許不是場上最好的球員,但他一定是最惜福的選手。時光飛逝,一轉眼賴柏綸也即將畢業離開大專賽場,他想感謝小黑教練對他的不離不棄,邱奕文教練的傳承紀律,林信宇教練的耳提面命,因為來到輔大,才能遇到這群像家人一般的教練團,成就了現在的賴柏綸。 人生不怕沒有機會,只怕機會來了沒有準備好,比賽還沒結束,一定還有翻轉的希望,現在的賴柏綸,不會再錯過機會,持續累積能量,迎接奇蹟的下半場。

網前強迫取分是李承融的比賽武器。圖/李承融提供
人物特寫

交大網球奇才 李承融的奇幻之旅

場上總是霸氣怒吼,球路變化多端,國立陽明交通大學李承融成為這些年全大運網球一般男子組難以忽視的選手之一。沒有受過正規訓練的他,是如何打出屬於自己的網球之路? 多元發展的體育路 李承融小時候身體很差,為了健康,他和媽媽常一起在客廳打羽球,羽球也因此成為他的啟蒙運動。國小同時加入羽球隊和田徑隊,一直到高中,李承融才真正踏入網球的世界,網球也默默成為他未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誤打誤撞遇上網球 國小練了六年的羽球,問到怎麼會在高中突然接觸網球,「哦!是要陪我退休的爸爸一起打啦!」李承融爽朗地回答。意外的開始後,他並沒有進入校隊訓練,而是週末在河濱公園自己練球,高二第一次參加Adidas盃就得名,讓他的網球天賦慢慢顯露出來。 網球能在短時間就打得這麼好,李承融認為過去羽球和田徑的經驗有一定的關聯,但各有利弊。好處是練田徑讓他的腳程更快,在網球場需要大範圍的跑動時,移動速度可以很快;壞處則是羽球和網球手腕的運動方式不同,小時候練羽球的習慣會影響到打網球時的握拍,不過他也從中尋求解決之道,靠著靈活的腳步和快速反應,網前強迫取分成為他叱吒球場的武器。 網球成為人生的一部分 「我的網球生涯中,爸媽和我大學教練都是我的貴人。」從高中到研究所的比賽, 爸媽幾乎場場出席為他加油。也是因為爸爸,李承融在大學抉擇要進入羽球還是網球校隊時,最後選擇了網球。 進入球隊後,李承融遇見另一位貴人,他的大學網球教練張嘉雄。回想大學的練球時光,除了一週三天早上六點訓練,假日還得繼續練球。練完球教練時常會和球員一起吃飯,額外進行戰術探討,連假還會外出尋找場地進行訓練,慢慢培養出革命情感,也讓李承融更加熱愛打球,希望能在全大運拿牌。 提到最難忘的回憶,一次是大二那年全大運網球團體賽金牌戰,拿下金牌點大家一起衝進球場慶祝的時刻;另一次是大四時混雙最後一場打贏當年男、女單金牌組合,這都是李承融十分閃耀和難以忘懷的美好回憶。 進入交大後的新考驗 研究所進入交大後,課業壓力更繁重,李承融坦言第一個學期花了很多時間適應,調整上課專注度後,情況獲得許多改善。雖然念碩班這兩年很忙碌,李承融同樣加入交大網球校隊,「打網球對我而言是放鬆的一種方式」,進入球隊後也交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球技也因為能和體資生一起練球,練球時間雖然減少,但仍維持在一定強度,目前也是交大網球隊的第一單。 充滿驚喜的未來旅程 求學階段即將結束,李承融表示畢業後應該會進入台積電或聯發科等科技業工作,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未來能進入像是Babolat、Wilson等知名球拍公司,結合研究所就讀的熱流組專業,利用流體力學分析球拍,改善擊球的彈力、風阻等等,設計出更完美的球拍。雖然只是一個夢想,但對於總是勇於突破未知的他,也是一件說不定的事!

臺灣大學跆拳道隊長孫楚媛。攝/張庭毓
人物特寫

全大運最終戰不留遺憾 臺大孫楚媛的跆拳之路

「在經歷滿坑滿谷的挫敗後仍留了下來,回過頭來會感激那個始終沒有放棄的自己。」110年全國大專院校運動會跆拳道項目,一次集滿金銀銅三個獎牌來自國立臺灣大學的孫楚媛,憶起十六年的跆拳道生涯,笑著如此說道。 大一練習對打時不慎摔斷前十字韌帶,開刀後因復健進度落後,直至隔年全大運仍尚未痊癒,歷經一年四個月才正式回到道場練習。在全大運前三年中,個人品勢除了大二那年因傷棄權,總是一輪遊從未進過複賽,第四年皇天終於不負苦心人,一路過關斬將闖進決賽拿下第七名,不過孫楚媛卻對自己所打出的決賽內容不甚滿意,懊惱地說:「也許是因為第一次打PK賽,內心真的很慌亂,對當天的表現還是會感到可惜。」所幸她能夠迅速調整心態、拋開低落情緒,專注接下來的雙人和團體賽事,加上隊友也發揮穩定,最終取得雙人銀牌、女團銅牌的好成績。 而在53公斤級對打賽事中奪得金牌的她,由於兩年前的傷帶給她心裡極大恐懼,好一陣子都不相信自己的身體,甚至賽前一次正式的對打練習都沒有的情況下,對於這個結果也是喜出望外,尤其是讓她印象深刻、難以言喻的金牌戰:「分數跳到101的時候,聽到樓上隊友們喊著『臺北101!』,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那種奮力攻擊、如此熱血的感受,帶給我最純粹的快樂。」 跆拳道於孫楚媛而言和學業同等重要,同時也是紓緩壓力的管道,並透露能去練習就是她每個禮拜最開心與期待的事,努力過程中所帶來的喜悅與成就感,更使她樂在其中。然而過去一年的瓶頸期,也曾使她感到茫然,並意識到自己陷入迴圈找不到前進的出口:「踏出舒適圈、有新環境刺激,才有機會突破困境。」這也是為什麼她選擇到品勢國手教練李晟綱門下進行訓練,「是他幫助我突破成績,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最大幅的進步,給予我滿滿肯定和鼓勵!」 最後一次全大運劃下美好句號,意料之外的豐收也讓孫楚媛毫無遺憾地走向尾聲:「千言萬語都說不清楚跆拳道在我生命中有多重的份量。也讓我發現,當你如此熱愛一件事情時,再忙碌都能為它留下時間。」目前就讀護理系的她指出,接下來會進醫院實習,有時間的話也許會參加全國運動會。回顧這十六年看待跆拳道的心態,她認為當自己用更從容的態度去看待它的時候,才能真正享受練習與比賽,並提到:「盡可能從容,但不接受有半途而廢的理由。」最後也感謝在這段重返賽場的過程中給予她幫助與鼓勵的每一個人。

臺北市大蔣宗錡打擊手感火燙。圖/許小諺提供
人物特寫

成功並非偶然 蔣宗錡且行且珍惜的棒球路

「越努力越幸運!」是蔣宗錡最能感同身受的話。對於不乏國手資歷,常入選代表隊的他來說,打棒球學到的不僅是技術,還有對人生有更深的見解,運動員不怕苦的身影,在蔣宗錡身上更是清晰可見。 人小志氣高 國手之路初長成 「一切都是從跟爸爸看職棒開始。」蔣宗錡說棒球原本僅是父子倆的休閒時光,竟促成他棒球路的開端,三年級決定轉學至龜山國小展開球隊生活。他虛心受教且跟隨教練腳步,從小就埋下穩扎穩打的棒球底子。 2011年小馬聯盟野馬級世界少棒錦標賽,先由桃園聯隊取得代表權,再闖進亞洲區分組賽,最終擊敗美國隊獲得冠軍殊榮,身為中華小將一員,蔣宗錡說:「很興奮!」有幸參與國際賽,讓他立下要在棒球圈發光發熱的誓言。他感謝李政達總教練,有他自始至終的陪伴,無疑成為球員們心中最大的定心丸。 吃得苦中苦 品學兼優成楷模 小學畢業後因還想與昔日隊友並肩作戰,便相約到新明國中續前緣。隊友間彼此熟悉且擁有絕佳的默契,國二時也讓他們再度勇奪LLB世界青少棒錦標賽冠軍。而勝利並非偶然,他手心上布滿的厚繭是努力不懈最好的證明。 「不只球要打好,書也要讀,最重要的要學會做人!」來自教練黃湋志的叮嚀,蔣宗錡很感謝住校時常能聽見教練的耳提面命,讓離家生活的他感到無比暖心。同時銘記教練的話,打球之餘也專心讀書,更獲得陳偉殷棒球獎學金,實踐敦品勵學的最佳典範。 力爭上游 低潮中積極轉念 高中來到平鎮追夢,但高一鮮少有出賽機會,對自尊心強的他來說很是落寞,幸虧有學長戴源廷的關心平復他焦躁的心。蔣宗錡笑說:「我們從國小到高中都同所學校,晚間的夜訓也是他特地陪我訓練!」於是,他決定反轉心中的失落,將心思放在練習的瞬間。終於在高三最後一年的木棒聯賽中,以五成打擊率排名大會第三。他藏不住喜悅地說:「努力那麼久,總算實至名歸了!」 談及印象最深刻的比賽是2016年LLB世界青棒錦標賽,最後以6:2擊退地主美國隊。蔣宗錡談到:「雖然身材上不及對手,但團結是我們最大的武器!」即使拿下冠軍,仍提醒自己要保持謙遜並更加茁壯。「爸媽很尊重我的決定,也時常給我鼓勵!」家人的支持,則是他堅持下去最大的動力。   勇敢追夢 皇天不負苦心人 在張滄彬老師的推薦下,蔣宗錡和隊友們來到好手如雲的臺北市立大學。初至北市大為求身體素質穩定,私下尋求體能教練幫助他增加重量和爆發力。「利用科學化數據,能讓我更有效提升力量。」訓練後讓蔣宗錡在長打能力上有明顯突破,加上時常與成棒隊進行友誼賽,使他在高強度的比賽中發現自己的不足。 睽違21年,北市大在109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中勇奪金盃。蔣宗錡憶起八強複賽時曾面臨淘汰邊緣,身為副隊長他決定挺身而出。「成功不一定會帶來快樂,但快樂會帶來成功!」這番話是場及時雨,點燃大家心中的希望之火,率隊挺進決賽。冠軍賽前廖文男教練提點:「只要不留下遺憾就行了,盡情揮灑吧!」他帶著平常心打擊,以四打席三安打的亮眼表現,摘下勝利果實。蔣宗錡興奮地說:「能與隊友們攜手達成願望,絕對是最好的畢業禮物!」 大學期間頻繁的賽季讓蔣宗錡一度無從調適,操之過急而在比賽中自亂陣腳。他記得林加祐學長曾說:「賽場上有多少能力發揮多少,掌握好你能掌握的即可!」決定調整好心態,重新出發。努力最終開花結果,在2021年春季聯賽中拿下個人打擊獎第一名。打擊結果進步他表示:「看見心態與球技上有穩定的提升,說明了努力是不會背叛自己的!」 心懷感激 盼展翅高飛 「感恩之心是不斷進步的泉源。」此話長久烙印在蔣宗錡心中。球並不會打一輩子,做人成功才是根本!他感謝年幼時期到現在每位教練的諄諄教誨,及每場比賽共患難的隊友們造就他如今的表現。也談到畢業後想投身中華職棒,希望能實現從小到大的夢想並保有熱情。「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蔣宗錡認為棒球教會他在任何事上都不能輕易放棄,而困難的出現是為激發更棒的自己。藉這股韌性,期許他在未來的棒球生涯中,也能如星火燎原般持續閃耀!

元智大學黃柏翰,為元智校男排隊長。圖/黃柏翰提供
人物特寫

握緊機會向前行 黃柏翰熱血排球之旅

就讀元智大學電機工程學系三年級的黃柏翰,是元智校男排的隊長。 黃柏翰從小對各式球類有極大的興趣,在國小四年級時,加入東園國小棒球隊,接受正規的棒球專業訓練;升上國中後,與國小同一批隊友,一起加入培英國中棒球隊,有鑑於黃柏翰與家人討論後,覺得自己的身材在體育路上沒有太大的優勢,所以轉而以讀書為主,打球為輔,而後進入新竹市立建功高中就讀。 黃柏翰會接觸排球的契機是2015年在電視上看到亞洲排球俱樂部錦標賽的轉播,當年是中華隊逆轉奪冠的一年,令黃柏翰印象深刻,同時他也覺得打排球很帥、很好玩,進入高中後,就加入了排球社。 黃柏翰在高中,遇見兩位貴人──蕭文亭教練與李佳翰教練。蕭文亭教練告訴他:「剛開始接觸排球就是不要急,好好把基本功練好,不要打得花俏」,也讓黃柏翰在基本功上有很大的進步;李佳翰教練則是給黃柏翰技術上的指導與心理層面的鼓勵,黃柏翰說:「在我當隊長這一年,有問題我都會詢問佳翰教練,他也很熱心地給我建議,就連到現在都還會主動問我近況。他們都不是以教練為主業,但也因為有他們無私奉獻,才有今天的我。」 甫進入大學階段的黃柏翰,接續高中排球社的底子,大一即加入元智大學排球校隊,第一年多以學習的角色,吸收學長的技術,球隊在108學年度UVL大專排球聯賽一般男生組決賽拿下隊史最佳第七名的成績。從預賽到決賽的過程中,黃柏翰印象最深刻的比賽是在決賽中,對上國立政治大學的比賽,雖然最後沒有拿下勝利,但黃柏翰說:「真的是打得很爽的一場球。我到現在都對那天比賽的幾顆球印象很深,那天打起來的感覺特別專注,對我而言,比分、輸贏並不是重點,重點是當下的我們為了同一個目標努力。」 黃柏翰在大三時,接下元智校男排隊長的身分,這時的他,不僅是一位球員,還身兼隊長與校內排球教練二職,黃柏翰說:「我們沒有正式教練,變成需要大家提升自我要求的能力,因為在邊練習的情況下,我比較沒辦法看見每個人的狀況,在動作修正或是訓練上,會增加難度,而大家也會給我一些回饋,在訓練或是比賽上,讓我可以做得更好。也很謝謝之前劉文鈞教練,特別來學校幫我們訓練,甚至會帶我出去比校外社會組的比賽,讓我看到更不一樣的世界。」 今年即將褪下隊長身分的黃柏翰,問起大學最後一年的目標,他說:「希望最後一年UVL可以再次進入決賽,大學的結束,不等於排球的結束,我還是會繼續打球。因為排球,讓我認識更多喜歡排球的人,對打排球的人來說『球還沒落地,不管怎樣,都不要放棄每個可以繼續下去的機會。』這也是我一直傳遞給球隊的觀念,希望接下來學弟們可以好好把握上場的機會,大學是最後一個可以隨心所欲打球的階段,有機會就多出去看看,不要侷限住自己的無限可能。」 黃柏翰憑著熱愛排球的心,一路打了六年的球,就像他在場上自由球員的角色,穩定每顆對手打過來的第一顆球,不慌、不輕易放棄的精神,造就現在的黃柏翰。

周楷叡為台灣少數法式滾球運動員。圖/周楷叡提供
人物特寫

不求比他人幸運 周楷叡用努力讓夢滾動

「我一開始真的超討厭滾球的!」 屏氣凝神,將目光放遠於目標球,屈膝、手擺,小銀球畫出一道完美的弧線,最後落地成功停在Jack旁得分。法式滾球從2006年正式引進臺灣,在國內還算是推廣、發展中的新興運動,「靜態、無聊、老人運動」是大多人對於這項運動的刻板印象,但對就讀臺北市立大學的周楷叡而言,滾球卻是他人生不可或缺的存在。 談起接觸滾球的起源,周楷叡的故事真的算是非常特別。多數運動員在轉項目時,大多是因為成績不如預期或是傷勢而被迫轉項,但對周楷叡而言卻只是為了要升學。國中時周楷叡是一名卡巴迪選手,然而卡巴迪卻沒有門路讓他可以升高中,他告訴卡巴迪的呂忠信教練自己還想作為一位選手、還想練體育,呂教練只好帶著他多方嘗試不同項目的練習,最後建議他選擇以體育績優生的身分進入永春高中法式滾球隊,除了練球外,也希望他可以在普通班讀書兼顧學業。當時的周楷叡就這樣糊里糊塗的採納教練的建議,他表示當時自己雖然對滾球毫無興趣,但覺得反正這間學校離家比較近又是普通班,如果真的不喜歡滾球頂多就是退隊回去找教練練卡巴迪,最後他以獨招最後一名的身分正式與滾球結緣。 「卡巴迪是一個很動態的運動,但法式滾球相較之下屬於非常靜態的,一開始沒有比賽的情況下只單純接受基本功的訓練,我完全沒辦法感受到它的魅力。」身為完全沒有基礎的周楷叡,起初只能接受很單純的投擲訓練,相對於原先在卡巴迪世界中的如魚得水,在滾球世界中可是碰了不少壁。不服輸的他為了不辜負呂教練的期待,儘管在滾球練習中受挫仍每天準時到球場練習,甚至秉持著Kobe Bryant的黑曼巴精神比其他人都早到球場開始訓練,也不斷地在空閒時間加練,每比別人多練一天,他就覺得自己好像追上大家一點點,加上學長姐所營造的團隊歸屬感,讓周楷叡開始喜歡練習,也漸漸在練習、比賽的過程中發現滾球的樂趣。 「滾球的每一個動作看起來都很簡單,但就是因為它的簡單,讓每次出手都格外重要,稍有誤差都可能成為勝負的關鍵。」滾球的規則很簡單,大致來說,就是誰的球越靠近Jack就可以獲取分數,誰先搶到13分就贏了。這就像是周楷叡的滾球人生,在高中生涯儘管比賽屢屢挫敗,看著他人得分自己卻總是位居落後,但到了大學儘管面對許多外界娛樂的誘惑,仍持續努力將差距追進。每天下課,他留在球場上練習的時間比在家裡還多;每比完一場比賽,他一定去詢問對手是怎麼訓練的。最後這位沒人看好的滾球小子,竟然在2018年選上了全民運動會臺北市的法式滾球代表隊,甚至在同年選上世界盃滾球錦標賽的國手,這些成就與驕傲都是他始料未及的,但高興之餘卻也迎接了滾球生涯中最深刻的一次挫敗。 以前的失敗都歸因於自己還沒有能力,但當周楷叡練就一身好球藝並站上世界頂尖舞台時,卻在一次的失誤中重重的摔了下來。那是一場攸關晉級的重要戰役,由中華隊迎戰大溪地,周楷叡手上是兩隊最後一顆球,只要他將球丟進得分圈,這場比賽就宣告中華隊獲得勝利,締造中華隊的隊史最佳紀錄,然而就是這顆球、這一次致命的出手擊中了Jack,並將之帶離原先的位置,讓已經到手的四分銳減為一分,也因此錯失了勝利的機會,最終吞下敗仗。比賽後,一位隊友不但沒有給予他鼓勵或是建議,反而告訴他:「你們這些小朋友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你們難道真的相信我們會得冠軍嗎?」聽完這句話加上先前的比賽失誤,讓周楷叡陷入了低潮,甚至一度不想去球場練習,最後是靠著眾人的鼓勵與支持,才讓他重振旗鼓、整頓好受傷的心繼續站在滾球場上。 「我從來就不認同越努力越幸運這句話,我認為真正的越努力不是為了讓事情出乎預料,而是讓每件事都在預料之內。」周楷叡感謝自己在練球過程中的偏執與認份,讓自己準備好每次的機會與挑戰,也期許自己在未來能夠繼續努力,成為臺灣滾球界著名的一號人物。

李承風突破低潮,向職棒之路邁進。圖/丁勤紜提供
人物特寫

「也許我不是最好的」 李承風突破逆境挑戰棒球殿堂

「我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我也不差!」剛升上大三,急著想做個成熟的球員,卻在去年第一場梅花旗以0.2局失2分下場,對於當時的李承風打擊很大,但他不因為這點挫折就放棄努力,透過和許多前輩、教練們溝通,慢慢地調適,這是他當時告訴自己的話。 就讀文化大學大三的李承風,小時候看著哥哥打球,也跟著一起玩,玩出興趣,在國小時就加入棒球隊訓練,到了高中進入穀保家商,在前兩年接受較多的野手訓練,但投手的訓練也同時一起進行,一直到高三專職投手後,球速也有明顯的進步,「球速想要進步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每天練球都要盡全力地去催。」是穀保周宗志教練時常提醒他的。 因傷休養 迷失最佳狀態 在大二時參加古巴對抗賽,當時的球速、控球和變化球都在最好的狀態,之後卻在入選中華培訓隊去打爆米花聯盟前夕,因為左腳髂腰肌拉傷,影響到下半身的訓練,導致李承風有整整一個月沒辦法投球,休息一陣子後,到了大專聯賽複賽,第一場對上嘉義大學就吞了敗投,即使後面的比賽拿下勝投,但他對於自己的控球及球速都不太滿意,這段日子來回受傷好些時間,讓李承風陷入低迷,在傷後復出後,內心也特別著急,急著想要找回之前的樣子。 受學長鼓勵 找回信心繼續向前 在去年的2020爆米花棒球聯盟,李承風再次入選中華培訓隊,某次比賽看到旅美投手鄭浩均先發,在休息室的他,就在隊友林凱威旁邊脫口而出「你們都好強喔!」目前同樣也正在旅美的林凱威聽到就說:「你如果永遠都只覺得別人很厲害,那你就只會一直待在他們的後面,因為你只是在後方想著別人怎麼那麼厲害,不是想著如何追上或是超越對方。」這段話瞬間點醒了他,在這次爆米花聯盟裡獲得很大成長,而後也努力找尋方法讓自己越來越進步、越來越穩定。 文化大學是以訓練重量訓練出名的,平時除了重訓之外,李承風也一直在專精於投球上的技術訓練,平時教練團的指導加上自己不斷的摸索,使他在今年大專聯賽時投出個人最快速度146公里,平均球速也能維持在142公里的成績。 棒球之餘 藉由攝影放鬆身心 說起棒球以外的興趣,李承風熱愛攝影,「當自己拍了一張很滿意的照片,心情就會很好,就算我去了某個地方,拍的照片不如預期,但走了一趟自己喜歡的行程,還是會很開心,這算是自己的一個放鬆的方式。」李承風總利用假日時光,到處走走,一邊看著美麗的景色,一邊用相機捕捉最美的畫面;也想讓大家看看除了棒球以外的他,更創立攝影帳號,不時會放上自己拍的作品分享給大家看。 穩扎穩打積極備戰 目標職棒 準備升上大四的李承風,仍積極準備各項訓練,不會因為還有一年的時間,就認為一切都能夠慢慢來,他也相信努力精進自己,並把握每一個機會,未來的道路一定會越來越好,希望可以透過扎實的訓練和場上穩重的表現,讓自己能夠前往更高層級的殿堂,挑戰職棒。

王泠勻代表東吳女子籃球隊參加今年度UBA。圖/王泠勻提供
人物特寫

斜槓才女 王泠勻不放棄的校隊夢

「教練我想打籃球 。」這句來自日本經典動畫灌籃高手的語錄,勾勒出無數球員們的心聲,這句話不僅適用於男生,在臺灣也越來越多女生喜愛籃球,但在夢想的道路中,並非每個人都是一蹴可幾,同時因為課業壓力或現實層面考量,而就此放棄籃球。 目前就讀於東吳大學社工所碩一的王泠勻,除了學生的身分外,目前也在醫院擔任精神科社工,協助院內處理家庭及經濟議題,與深度的個案分析,同時也是東吳女子籃球隊的一員,代表學校出征今年度UBA大專籃球聯賽一般女子組的比賽。 王泠勻其實從小便與運動建立緣分,從她有記憶以來,舞蹈便是她的專長,小學時也曾接觸排球與直排輪,至於籃球,則緣自於高中時一場美麗的邂逅,她憶起當年在選擇社團時,不假思索地選擇籃球社,正式上課時才發現到全班60位同學,居然只有一位女生,沒有退路的她,只好開始慢慢認識籃球,並且與男生一同訓練籃球的基本動作,一段時間後甚至成為了籃球隊的球經,升到大學後,本想加入籃球隊的她,由於課業及社團沉重的壓力,迫使她只好忍痛割愛這個難得的機會,但為了延續自己的籃球夢,她選擇加入系隊,在大三時擔任隊長一職,同時更加了解球場上的戰術與觀念,並且率隊稱霸大社盃籃球賽。 「大學畢業後,我每周固定會去街頭籃球場打球。」王泠勻在這段時間不只磨練自己的球技,同時也結交許多過往待過校隊的球友,在與他們的交流中,逐漸發現自己對校隊的渴望。工作一段時間後,剛好因為職務的輪調,使她得以報考東吳社工所,確定考上後,第一件事情便是把校隊的申請單送到總教練的手中,也終於達成了她長久以來的夢想。 進入校隊後,王泠勻表示,雖然達成夢想很開心,但由於自認為並非天才型的球員,加上校隊的訓練是以往系隊的三倍重,同時她與一般學生籃球員不同的是,白天她還必須工作與兼顧研究所的課程,因此在初期進球隊時,常常晚上練球時感到力不從心。但她始終沒有放棄籃球,因為她深信作為一個運動員,對於自己熱愛的事情就不該輕言放棄,而她也笑談如何有效地兼顧三者,她認為:「犧牲玩樂的時間是必須的。」且將打球與練球視為一種嚴謹的消遣,由於她本身的工作對心理負擔較大,透過打球可以平衡心靈,同時成為宣洩情緒的窗口,一舉兩得。 憶起這段追夢的過程,王泠勻說:「最感謝我們的總教練-吳慧芳。」畢業後,王泠勻蠻常回到母校看學妹們打球,在炎熱地太陽下教練也會親自到場邊,不吝設地給予支持與鼓勵,因為教練認為「女生打籃球是全世界最美麗的風景」,這股熱情重新點燃她想進入女籃的決心。

曾英率領成大闖入全國賽。攝/潘君綺
人物特寫

跨越大專聯賽三層級 曾英的「執籃路」

「如果把大專聯賽三個層級形容成賽車比賽,在甲一就是看不到車尾燈,甲二就是我看的到車尾燈,而且我知道有一天我追得上他,在一般組我可以跟他並駕齊驅,甚至可以開始思考戰略如何攻擊對方。」在國立臺灣大學經歷過公開一二級,延續至國立成功大學讀研究所,建立起一般組女籃連結的曾英這麼評斷各層級的比賽。 非科班出身 無畏挑戰報考北一女球隊 自從小五被同學找去打球後,曾英就對籃球樂此不疲,有好一段時間除了讀書,剩餘的時間就是與朋友在球場上奔馳。就讀籃球名校七賢國中的她僅是一般生,多少耳聞籃球隊創下的佳績,與朋友玩票性質的打著籃球,竟也逐漸燃燒心中的小宇宙。 「當時就想說去考考北一女的籃球隊。」考完基測後,曾英對家人提出了想法,因緣際會下也參與七賢籃球隊兩個禮拜的訓練。然對於非科班出身的曾英,要與一群體保生競爭仍太困難,落榜並不意外,所幸基測成績還能讓她上高雄女中。 以讀書為重的高雄女中,在曾英進去的幾年前,校隊的運作就已停止,唯一能接觸籃球的就是「籃球社」。而讓曾英看見曙光的是每年以校為名義參加高雄體促盃的比賽,高一看著學姊參加,高二當上幹部,滿懷期待去滿懷期待去詢問原教練是否有意願再帶隊,卻被拒絕,曾英的沮喪與不解也達到最高點,所幸隨著球社訓練,也奠定不少籃球的觀念與基礎,到了高三下定決心讀書時,教練答應帶隊了,在課業與籃球之間掙扎的她,仍選擇了完成自己小小的夢想。很幸運的,那年除了在體促盃拿到亞軍,學測也成功申請上臺灣大學,早就瞄準臺大女籃的她,學測考完也不閒著,找到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校女籃提前適應所謂校隊的訓練。 黃金時間一分鐘 把簡單的事情做到最好 加入臺大校女籃後,曾英的籃球視野隨之變寬,見識與體保生的差距,大一那年,球隊還在二級,面臨傷兵潮也讓她獲得不少上場機會。大二補進體保生許硯筑、葉芷伶和許庭瑜,以及原本就在隊上的康韡嘉和李慶雅,曾英的上場時間被壓縮,也讓曾英在心態上有些消極,體能隨著賽期那幾天沒有練球而下降,「記得有一場,教練突然讓我打了15分鐘,我下來後喘得要死,那場打完我就下定決心,不管有沒有上場,都要做好準備。」因此,沒有上場比賽的那幾天,檢討完曾英會去間歇跑維持體能。臺大女籃不負眾望拿到隊史首冠,挺進公開一級。 「上場後只給你一分鐘,搞清楚場上發生狀況,一切都快到無法思考,所以只能把最簡單的事情做到最好。」球隊升上一級,身為一般生的曾英體驗越級打怪,然要打怪也要有機會上場,臺大在一級的環境中掙扎生存,調度自然也越保守。偶爾上場的一分鐘,戲稱為「垃圾時間」,對曾英來說卻是寶貴的「黃金時間」,練習與上場時間不成正比,更讓讓曾英興起放棄的念頭。 「有時候想自己是不是沒有資格繼續待著了,但是回頭想起高中,是多麼想要在這裡,在這裡練球是多開心的事,對我來說會加入球隊,從來就不是因為比賽,是因為喜歡練球、喜歡進步。」曾英在臺大校女籃待滿了四年,自主訓練和晨投也不馬虎。兩年的一級體驗上場時間38分鐘,不到一場40分鐘比賽的時間,也帶點在一級未完成field goal的遺憾,曾英仍帶著熱情前往下一個階段。 秉持理念 創立成大一般組 「我想要在一個可以讓我進步的層級。」得知考上成大研究所的那刻,曾英與臺大隊友徐婕庭便開啟了「創立一般組」的道路,兩人利用各種管道聯絡到成大公開一級林欣仕教練,並下臺南與其討論想法。然找齊球員與教練仍是一條艱辛的道路,開學第一週兩人到成大球場當起球探,好不容易在大專盃報名截止日湊齊隊員,且找到願意帶隊的教練。 雖然近兩年的成績都是全國首輪遊,然秉持著「希望讓每個肯努力肯為籃球付出 的人都能有機會上場」,曾英與徐婕庭身為隊上大學姐,努力做到讓每個球員都能在場上享受籃球的魅力,隊上也從第一年倚重兩人得分,到今年得分能夠多點開花,才是在成大創立一般組最大的收獲。 「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曾英人生的每一個選擇,總伴隨著籃球的熱愛與執著,她近似瘋狂的投入籃球,而看著她深陷其中的朋友,正也親眼見證了她的「執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