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徐宏宜有個僧侶的特別身份。攝/徐暐喆
人物特寫

柔道僧侶徐宏宜 結合宗教和柔道的獨特見解

本屆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柔道一般組戰場上,不難注意到一位留著俐落平頭的選手,特殊的髮型、場上應對有道的舉止均有如寺廟的僧侶,他是輔仁大學宗教學系三年級的徐宏宜,平常除了上課和學習最喜歡的柔道之外,空閒時間還會去寺院參與佛事,是個不折不扣的斜槓青年。 談到起初接觸柔道的機緣,徐宏宜表示,國中時本想學跆拳道,但教練認為身材太矮小,才改而投入柔道訓練,在還沒接觸宗教前,總覺得柔道是個蠻力取勝的運動,沒想到這運動講求的內涵,以及對柔道的領悟、理解是永無止境的,讓他「一試成主顧」、越練越有心得和樂趣,一學就是七年,如今也還在一般組的賽場活躍。 「柔道的精神不是用蠻力摔贏對手,而是在較量中達到心靈和一的狀態、享受比賽。」徐宏宜對於柔道有一套自己獨特的見解,因此,即便他在本屆第五量級賽事敗部落敗、無緣獎牌,但對於柔道的熱忱又再次得到提升和新的體會學習,還是給予自己肯定的答案。   談起宗教和學習柔道相互的影響,徐宏宜分析:「兩者一動一靜,我也是人,比賽難免會有情緒,但宗教、禪學帶給我的安定感,是比賽裡很重要的一部分。」他提到除了落後的心境調適,在領先時,依然有助讓自己沉住氣,不將太多的情緒放在場上。 至於平時在上課、訓練、佛事間怎麼拿捏分配,徐宏宜的答案也很特別,他認為自己不是在三者之間求取均衡比例,因早晚都要處理佛事,自然而然會壓縮到其他的時間,並非在每天規律的作息顧及三者就好,而是在能力範圍能做到好的事,才叫做取得平衡。 針對全大運的目標和表現,徐宏宜也表示,自己的目標是升段,很可惜今年無法達成自己的預設,不過他也珍惜幾戰下來的經驗增值,轉念「當作一種修行」,過程即便痛苦,但為了嘗到甜美果實一切都值得,期許明年會更好,回去再加強鍛鍊身心,以新的週期與自己較量、再次迎來與對手的對決。

于大為男雙首戰。攝/黃靖玟.JPG
人物特寫

輔大醫學生于大為拚戰九屆 靠網球磨出堅韌

連續參與九屆全大運的于大為,小二開始接觸網球,從此與網球結下不解之緣,雖然喜愛網球,但也並未放棄學習,中興大學畢業以後,繼續攻讀輔仁大學醫學系,因此成了全大運「常客」。 于大為過去都參加團體賽,本屆轉項至一般男子雙打,和他搭檔的是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醫師陳正文,兩人於去年陳正文就讀輔大在學專班時認識,今年全大運是第一次搭檔。   「于陳配」首輪就展現極好配合默契,輕鬆擊敗對手,賽後提及兩人首次搭配,陳正文則笑說:「我的年紀都能當大為的爸爸了,還能一起配全大運雙打真好。」 于大為是裁判們指名最特別、印象最深刻的選手,他的搭檔陳正文也頻頻誇他真的很強,因為工作忙碌極少有時間可以練球,更多時候是靠著從小打球的習慣及手感來應戰,對此,于大為則酷酷地說:「穩穩地打,就行。」 鮮為人知的是,于大為曾在12歲那年衝上青少年組全國排名第一,達成了自己的里程碑,但也差點因為一場突發性的腦炎不能再打網球,談及這些經歷,于大為依舊維持一貫淡定:「我能腦子正常的活過來已經很感恩。」 回憶起國小刻苦的訓練,于大為帶著些許無奈笑容說道:「對一個國小生而言,你覺得體能訓練應該跑幾圈操場?」「30圈!」現在回想,還是會因為被操得兇而害怕網球,即使心想就此逃離,身體卻很誠實,罷工兩週後又回到球場繼續練習。 而後重考數年終於如願進入醫學系,備考期間身心靈都超載的情況下,親朋好友的質疑一度壓得于大為喘不過氣,憶及不被看好的過往,于大為也僅表示,「痛苦都是比較出來的,我已經相對幸運了。」累的時候,就回想以前國小訓練,或是場上比賽不輕言放棄的自己,再艱苦都挺過去了,讀書想休息還可以停下腳步調整,「有什麼困難的」。正是運動和求學路上峰迴路轉的種種,造就了他無比堅韌的性格。 靠著對網球的熱愛和堅持,于大為才能一直走到現在,輾轉來到了第20個年頭,回顧9年全大運之旅,自己從熱血沸騰的網球少年到逐漸有更多事情佔據生活,平常碰球機會不多,賽前賽期才能好好練球、享受自己最愛的運動,這次也是因疫情爭取到傷勢恢復時間,才能安心出賽,他語帶惋惜表示,「明年就是參加全大運的第10年,也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參加了。」 雖然大學唸了10年,但于大為對未來還有很多憧憬,想遵循志向從醫,退休後自己開咖啡廳,不變的是,網球會一直是長伴生活的休閒娛樂,在未來也計畫投入推動基層網球發展,希望跟他一樣從小就在網球薰陶下成長的球員,能夠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

輔大田徑一般組郭兆庭。圖/郭兆庭提供
人物特寫

要做就做到最好 郭兆庭永不放棄的田徑路

「要做就做到最好,不然我就不要了。」目前就讀輔仁大學四年級的郭兆庭一度將田徑視如噩夢,令她厭倦不已,當初轉身離開時,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回到場上。如今,她靠著毅力及不輸人的好勝心再次踏上賽道,找回田徑在她生命中的意義。 郭兆庭從國小四年級時開始接觸田徑,國中雖就讀普通班,但她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課後仍不辭辛苦與體育班一起練習,「我覺得田徑這個運動是百分之百操之在己的,你付出多少就會回報你多少。」 然而,隨著隊友們對田徑感到倦怠,郭兆庭對田徑的熱情也逐漸被消磨,疲於練習,國中畢業決定離開田徑。 大學時,熟識的學長與教練相繼上門詢問郭兆庭有沒有意願參加全大運,她發覺自己似乎還有站上頒獎台的可能,決定參賽。雖然心裡排斥練習,但好勝心強的她,不敢不做準備就上場,靠著自主訓練在107學年全大運跳遠項目拿到銅牌,隔年收穫三級跳遠銅牌及400公尺銀牌。 「那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還可以跑,我以為成績會退步很多,沒想到反而進步了,也讓我找回以往的自信。」與昔日隊友相遇的喜悅、賽場上熱血的歡呼聲,讓她賽後下定決心重返田徑。 郭兆庭今年開始跟著校隊一起練習,身為隊上唯一的一般組選手,教練將她與他人一視同仁,給予她相同嚴苛的課表,大家也十分照顧她,讓以往總是自己孤軍奮戰的她,多了許多力量,成績因此有了突破性的成長。 三月登場的大專田徑錦標賽,郭兆庭拿下400公尺及800公尺雙金的好成績,400公尺成績甚至只差0.05秒就可以突破全大運大會紀錄。已準備要大展身手,送給自己一個漂亮的成績單當畢業禮物的郭兆庭,怎料今年全大運受疫情影響延賽,令她沮喪不已。 回首一路走來的自己,郭兆庭感謝自己選擇了這條不歸路,雖然過程偶爾食之無味,但讓她成長許多、認識了可貴的戰友,「因為田徑讓我對自己更有自信,也帶給我很多很難忘的回憶」,縱使未來將卸下選手身份,郭兆庭會繼續帶著場上永不放棄的精神,在人生的賽場上堅持下去。

輔大守門員賴柏綸。圖/賴柏綸提供
人物特寫

不再被埋沒的賴柏綸 成就苦盡甘來的足球夢

「沒有奇蹟,只有累積,這句話就像是我大學四年的寫照一樣。」 109學年度UFA大專足球聯賽四強交叉賽,輔仁大學與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一路廝殺到了PK賽,在決勝時刻,輔大守門員跳了出來替球隊檔下關鍵射門,帶領輔大前進冠軍賽,他是賴柏綸,用15年一步一腳印寫下了自己的足球故事。 回溯到國小時期,賴柏綸最初對籃球比較有興趣,但是礙於當時安和國小沒有籃球隊,因此輾轉加入了學校的足球隊,為賴柏綸的足球故事揭開序幕。 「我當時只知道自己很喜歡防守,就跑去跟教練說我想當守門員。」小六時,賴柏綸跟教練毛遂自薦想當守門員,結果練了半個學期就因為能力不足被換掉。小學畢業後,賴柏綸透過電視轉播迷上了當時的曼聯門將德赫亞,看到他在場上守門的英姿,再次燃起了守門魂,升上國中後,賴柏綸再度與當時清水國中的教練提到他想當守門員,然而國一的時候在國中聯賽竟然被黎明國中單場踢進了十球,因此下學期又被調離了守門員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沒天份,現在回想還是覺得小時候真的守的很差勁。」賴柏綸的身材在國三時出現變化,一年之內突然長高了10公分,直升清水高中後被教練指名為球隊重點栽培的守門員,高二站穩球隊的先發,並且在高三那年跟著隊友們一起重返四強舞台,賴柏綸也在高中聯賽結束後入選U19亞青培訓名單,熬了多年的努力逐漸展露頭角,賴柏綸坦言,剛入選U19大名單時自信心暴增,沒想到集訓時又遇到了難題,雖然賴柏綸從小二開始踢球,但他是上了高中才開始接受守門員的正規訓練,所以在U19集訓時完全跟不上訓練強度,每天沉浸在高壓的環境甚至讓賴柏綸差點成為足球逃兵,但是在教練的開導下,他轉變心態回到球場奔馳,最後成功入選U19正選名單。 有了亞青的經驗,賴柏倫帶著自信前往輔仁大學,「談起輔仁大學足球隊守門員,外界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國家隊門神黃秋霖」,賴柏綸從入學時就以黃秋霖為目標,期許自己能夠超越他。 回想起大一剛進來的時候滿身拼勁,一心只想挑戰學長的位子,可是實際跟著黃秋霖一起訓練後,才了解到自己與成人國家隊的差距,賴柏綸就這樣看著學長的背影度過了菜鳥球季,也在板凳席上跟著學長們共享了106學年度的冠軍。 「賴柏綸你怎麼這麼遜!」這是黃秋霖最常跟賴柏綸說的話,賴柏綸提到跟著黃秋霖一起訓練的那三年,黃秋霖都會不斷地用言語刺激他,看著學長防守都守得很簡單,同樣的事情輪到他卻漏洞百出,這樣的環境下逼得賴柏綸快速成長,「秋霖每天都把我嗆爆,每次練習都要我挑戰自己的極限。」 歷經第一年的洗禮,賴柏綸逐漸適應大專層級的強度,一心期待能在大二這年有所表現,卻迎來了足球生涯最大的挑戰,「有一段時間秋霖受傷,教練讓我連續擔任好幾場的先發球員,可是自己卻在比賽中出現了低級失誤,立刻被換下場。」努力了這麼久,還是沒把握住機會。 看著同屆的隊友們逐漸成為球隊核心,賴柏綸卻只能扮演啦啦隊的角色,他說:「那段時間自己常常練到意志消沉,不是怪教練都不讓我上場,而是氣自己為什麼沒辦法讓教練對我有信心。」其實「小黑」洪慶懷教練始終沒有放棄過賴柏綸,小黑教練時不時會私下找賴柏綸聊聊,商討如何解決問題。 「既然我沒辦發當先發球員,那我更應該把自己準備好,在球隊需要我的時候挺身而出。」在賴柏綸心中,小黑教練就像是心輔官一樣,嚴肅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溫暖的心,不放棄每一個球員,「適時的批評,讓我更想要表現給教練看,很感謝小黑教練沒有放棄我,才能讓我在低潮時沒有迷失自己。」 「賴柏綸明年就要靠你了!」108學年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後,小黑教練傳了這段話給賴柏綸,隨著黃秋霖在108學年結束後畢業離隊,輔大守門員的重責大任就落到了賴柏綸身上。 累積了三年的能量,賴柏綸終於在大學的最後一年破繭而出,從一個好高騖遠的天兵,蛻變成獨當一面的男人,「這舞台對我來說是多麼難能可貴,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更珍惜現在的一切。」賴柏綸在這個球季證明自己,屢屢擋下關鍵球,與輔大相隔一年後再闖UFA冠軍戰。 109學年度的最後一場比賽,輔大在主場迎戰了勁敵臺北市立大學,這場冠軍戰兩隊勢均力敵,拚完120分鐘仍然沒分出高下,比賽來到了每一球都至關勝利的PK點球大戰,與對手一對一的對峙更考驗了守門員的能力,賴柏綸在這緊張的時刻,硬生生擋下了北市大的第一球,當下賴柏綸更是興奮的振奮雙臂,雖然輔大最後還是與冠軍擦身而過,可是這段奇妙的大學足球旅程也深深的烙印在賴柏綸心中。 從剛進入大學時的自大,待在板凳時的沉寂,到九轉功成的綻放,賴柏綸或許不是場上最好的球員,但他一定是最惜福的選手。時光飛逝,一轉眼賴柏綸也即將畢業離開大專賽場,他想感謝小黑教練對他的不離不棄,邱奕文教練的傳承紀律,林信宇教練的耳提面命,因為來到輔大,才能遇到這群像家人一般的教練團,成就了現在的賴柏綸。 人生不怕沒有機會,只怕機會來了沒有準備好,比賽還沒結束,一定還有翻轉的希望,現在的賴柏綸,不會再錯過機會,持續累積能量,迎接奇蹟的下半場。

周琦雅為天主教輔仁大學一般組排球隊長。圖/周琦雅提供
人物特寫

從未離開過 輔大隊長周琦雅的排球路

「我原本大學只想要再打一年的球!」天主教輔仁大學一般組女排的隊長周琦雅笑著說道,原本設定大學只要加入球隊一年,但一晃眼,她在隊上的日子也進入第三年,雖好幾度想離開排球卻還是一路堅持到現在,而說到真正讓她愛上排球的原因,要回溯到國中時被球隊的喊聲所吸引,才開啟了她至今為止的排球路。 周琦雅從國小開始打排球,但那時她總是愛練不練的,因為本身也有學爵士鼓,所以在升國中時曾經猶豫要選擇音樂班還是體育班,後來跟隨雙胞胎弟弟到體育班就讀。談到真正開始熱愛排球的原因,她提到是在國中時,「當時沒有站在場邊看學姊練球,但是在場外光聽聲音,就可以感覺到整個團隊的力量,讓人想要融入這個團隊,體驗看看那種大家一起很累的感覺。」她後來靠著排球升上高中,原本打算高中畢業後要卸下球衣,在大學選社團時原本想繼續打鼓,但最後還是選擇加入排球隊。 周琦雅在大一就加入球隊,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身邊的隊友不再是專長生,大家幾乎都是熱愛排球或是喜歡打球的一般生,在球場上的經驗有落差,她偶爾在場上想提醒隊友該注意什麼,但身為剛進去的學妹,也不好意思出太多聲音。她笑說:「我當初真的花了很久的時間去調適,國中時大家打球很緊繃,高中時就是快樂打球,大學就好像兩者的綜合,雖然大家都是因為打球很快樂才加入,不過比賽時大家會變得很積極,但我又很怕太嚴厲會讓大家失去喜歡排球的初衷。」後來,她逐漸找到兩者間的平衡,讓大家在開心打球之餘也能保有對比賽的欲望,也會適時的給予隊友建議,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大家。在大一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後,原以為自己頂多接任副隊長,沒想到老師卻宣布她是下一任的隊長,在驚訝之餘伴隨來的不是太多的高興,她開始思考自己可以為球隊做些什麼,不過她也笑著說道:「雖然原本真的很想打完大一就退隊去做其他事情,但都當隊長了總不能這樣退出吧。」 回顧自己第一年當隊長的表現,周琦雅認為自己有帶著隊上每個人都開始有企圖心,因為她會不斷地提醒隊友們要去找到自己的目標,當大家為了想達成目標去努力,就會積極的想要有好表現。談到今年是第二年當隊長,她的目標是希望能增進球隊每個人之間的交流,除了快樂打球之外, 可以藉由互相提醒或給予建議,讓彼此的球技表現的更細膩,「最重要的是能成為彼此的支柱,像是在低潮的時候,能有個人陪著一起找到出口就會覺得很溫暖。」她也期許自己可以更有能力撐起球隊,讓大家在場上能盡情發揮,就算失誤了也沒關係,還有她作為大家的後盾,讓球隊在必要時能拿下關鍵的一分,「這是我想進步的最大動力和目標!」   而周琦雅提到,很感謝隊友們包容她許多,不管是脾氣還是個性,熟悉大家後,她也磨掉了自己的稜角,整個人變得開朗許多,「覺得隊友們都是很善良的人,完全可以付出真心的對待彼此,相處沒有負擔,也沒有不能說的事情。」她也特別感謝同屆的隊友們,大家不只是隊友還是好朋友,也成為了她生活重心的一部份,從大一到現在一路扶持著她,體貼的照顧她每個情緒,「『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的我』,這句話我能夠深深的體會。」 回顧國中時的自己,她特別感謝國中時教練的教導,接受了那時充滿瑕疵的她,在她最叛逆差點走歪、不想好好當學生的時候把她拉回正軌,教練教會她的不只有球技,更讓她體悟到很多做人處事的道理,「國中三年自己彷彿從內到外被改造了一遍,因為有他、有這個球隊,我現在才能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她也接受教練的提議考取教練證,目前在母校積穗國中排球隊擔任助理教練,希望可以回饋給球隊。提到回母校擔任助教的原因她說:「回到積穗就想像當初教練照顧我一樣照顧學弟妹,給予他們各個方面的幫助,與其說是助教的角色,更想和他們當朋友,會去聽他們的想法、了解他們的行為,無論是好壞對錯,在我面前他們不必當個一百分的孩子,只希望自己能盡最大的力量,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不要誤入迷途。」 大專排球聯賽復賽即將在四月初登場,談到下個階段的目標,周琦雅表示,希望大家可以把平常在學校練的東西發揮出來,大家在場上的連結性可以更強,除了求穩以外,能做更多的突破。如果順利闖進決賽,希望可以建立起大家的信心跟企圖心,進到八強。球隊和去年相比陣容上沒有太大的變動,期望周琦雅今年可以和隊友攜手突破去年第13名,爭取更好的成績。

目前就讀天主教輔仁大學二年級的江權修,是跆拳道隊的好手。圖/江權修提供
人物特寫

無法成為頂尖也絕不放棄 江權修的跆拳道之路

「我知道我在這個項目無法成為最頂尖的選手,但我還是很喜歡跆拳道!」他是目前就讀天主教輔仁大學體育學系競技組二年級跆拳道隊的江權修,身高188公分,在賽場上有著絕對的身高優勢,然而,剛開始接觸跆拳道的契機竟然是因為國小時太矮小被同學欺負。 談到小學開始接觸跆拳道的原因,江權修笑著說:「因為小時候太矮總是被欺負,回家跟媽媽說想練跆拳道,隔天媽媽就帶著我去家裡附近的道館,也就此開始了我的跆拳道之路。」雖是誤打誤撞開始練跆拳道,不過他可說是一接觸就愛上,也一路靠著跆拳道升學。高中時,他就讀跆拳道強校萬芳高中,高一曾參加世界青少年跆拳道錦標賽國手選拔,獲得前八名的好成績,可惜在複選落敗,無緣晉級決選,不過那次的選拔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升大學時,江權修認為自己在跆拳道裡無法成為最頂尖的選手,曾經猶豫要不要卸下選手的身分,選擇其他科系就讀,但思考許久,他想不到自己還有什麼比跆拳道更熱愛的事物,因此選擇為了跆拳道繼續努力,並期許自己在大學如果有機會參加全大運,要取得前三名的成績。 談到選擇輔大的原因,江權修說道:「比起去人才濟濟的學校,不如選擇其他讓自己有更多空間發揮的地方,而且我也很喜歡輔大的教練團隊。」他在大一時取得參加全大運的資格,這應證了他的決定沒有錯,且順利在第一年全大運達成目標,拿到第二量級第三名,不過他謙虛的說:「要不是因為籤運好,也沒辦法順利達成自己的目標,不過拿到第三名也沒有太多的高興,因為得到更多的是深刻體會到跟頂尖選手的差距。」 回顧跆拳道生涯影響自己最深的人,江權修第一個想到的是道館的啟蒙教練,他表示,小時候教練教的大多是技術,漸漸長大後,他從教練身上學到的是越來越多待人處事的道理,不論遇到任何困難,教練都會給予建議,幫助他解決問題。當初在猶豫是否要轉換跑道時,江權修也因為教練一句話:「如果連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都堅持不了,那你大概之後做什麼事情也只是三分鐘熱度」,才讓他下定決心大學繼續練跆拳道。此外,他也很感謝家人一路上支持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得到一些成績也讓家人覺得很欣慰。 江權修未來希望可以成為專任教練,將自己所學回饋給後輩,他說:「很開心上了大學後,除了練習和上課之餘多了很多自己的時間,讓我可以有其他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課餘時間,他在教練的防身術課上擔任助教,或是回道館指導學弟妹們,一邊累積經驗為自己做準備,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回饋給教練們,感謝他們一路以來的栽培。對於即將迎來第二年的全大運,江權修表示,因為在第一年就達到自己的目標,所以目前還沒設定好目標,「但我在努力的同時,那些頂尖的人也一樣在努力,所以我也會繼續的努力下去!」

賽場上的盧永峻。攝/黃佩瑄
人物特寫

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盧永峻的足球哲學

107學年度UFA大專足球聯賽一般男子組預賽,輔仁大學以全勝之姿拿下複賽門票,陣中就讀大三、來自澳門的盧永峻,已有八年踢球資歷,進入校隊後也很快就站穩先發,但他追求足球夢想的過程,卻不是如此順遂。 2006年的世界盃足球賽,為盧永峻開啟了一條尋夢路,他說:「那時看著電視,就覺得足球好帥、看起來很好玩。」當時才八歲的盧永峻,至此喜歡上足球,開始接觸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國小時懵懵懂懂,他看到哪個球員比較帥、盤帶比較厲害就喜歡上了,他說:「我會關注的球隊就是阿森納足球俱樂部,看比賽時會特別注意球員的技術,比賽結束後再去看不同的評論、了解他們的戰術。」 長期接觸足球賽事,讓盧永峻萌生了想自己下場踢球的渴望,幸運的是,他就讀的學校擁有全澳門最大的足球場,盧永峻說:「我們國小可以直升初中和高中,加上足球體系發展得很不錯,所以國小參加完足球興趣班後,國二那年就跑去校隊了。」進入校隊後,盧永峻從頭學起,投入非常多心力與時間在足球上,也因為隊上總教練是國家代表隊的高層,因此整個校隊還能到代表隊中受訓,兩方激盪下,他的球技不斷進步。 高中畢業後,盧永峻選擇離開家鄉來到輔大,並再次加入足球校隊。「足球」對盧永峻而言,已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沒有足球的日子特別難熬,他說:「做其他事情時腦中都是足球,我還是覺得踢球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 有了先前踢球的資歷,盧永峻順利通過甄選,成為十八人正選名單的其中一人,從大一就扛起先發的位置,現在更是球隊的主力球員之一。在賽場上總有穩定輸出的盧永峻,很難看得出來他高中時曾經有過一段低潮期,他說:「那時有一陣子一直當候補,上場的時間很少,就覺得自己實力是不是很差,大概有一年的時間沒有先發,在場邊坐板凳很無趣,常常覺得自己是不是很廢。」 那段難熬的日子,曾讓盧永峻懷疑過自己的能力,不過他並沒有一直自怨自艾,而是思考自己的問題在哪,也發現自己最缺乏的是「自信」。找到問題後,盧永峻開始改變心態,以往的他想太多,踢起來常綁手綁腳,之後他學會放膽去踢,結果越踢越好,他說:「最大的成長是比以前更勇敢了,就算技術層面不比對手厲害,但勇氣夠了還是有機會贏下來。」 追夢的路途不簡單,一次次的跌倒,反而讓盧永峻越挫越勇。大一有次比賽被敵隊踩了一腳,盧永峻表示,當時他的腳背已經痛到不行,還是硬著頭皮把剩下幾場踢完,但代價就是之後一個月生不如死的推拿治療。 如果盧永峻沒有隱瞞自己受傷的事實,他可以不用那麼痛苦,甚至一度恐懼自己無法再踢球,不過也因為挺過傷痛,讓他可以堅定地說:「逞強嗎?其實沒有,我就是想踢,如果時間倒轉,我還是會選擇踢下去。足球是影響我人生的一大哲學,如果足球踢得好,我覺得我的人生就會好。」不論未來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盧永峻將會秉持這貫徹生命的信念,踢出自己的足球夢。

陳儷勻老師數十年如一日,她不但是輔仁大學一般組女排的總教練,更是輔大十多年來排球運動的重要推手。
人物特寫

輔大排球推手 陳儷勻老師與她的夢

輔仁大學中美堂內排球鞋與地板的磨擦聲響,早被夜色壟罩。一面紀錄比分,一面留意校隊選手狀況,陳儷勻老師數十年如一日,她不但是輔仁大學一般組女排的總教練,更是輔大十多年來排球運動的重要推手。 「體育系畢業後留校服務,由學生轉變為老師,因為排球而得到這份工作,所以打從助教開始,就想為我們的學校做點事。」又一次在記錄板上添上一筆後,陳儷勻老師娓娓道出她成立「幸福排球家園」這個夢想的初衷。 「這個平台讓同學能把自己系上所學,運用到自己喜歡的運動上,應美系可以畫出努力的身影、中文系把汗與淚化作文字、廣告系把球隊宣傳出去。畢業了,在工作之餘,想運動沒有伴,或是職場上遇上瓶頸,卻沒有傾訴的對象,都可以回到這個家。」陳儷勻老師說道。 「當我們什麼都沒有的時後,怨天尤人也沒有用,要去改變思維,要去創新。」縱然學校場地不足,陳儷勻老師仍秉持畢業時的想法,從無到有,促成校園排球盃賽、院際盃錦標賽、校友盃、明星賽等大大小小的賽事。並道:「十幾年,在資源有限的情形下,覺得能做的都一定要做,引領學生站上舞台。」 場邊鳴起換場的哨音後,又說:「像是裁判,也是從零開始學,透過實務、課程學習,進一步展現自己,就有機會去考證照,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上百位學生考到裁判執照,這些同學都是一般生喔!」陳儷勻老師藏不住她心中的喜悅。 甲級球員出身的陳儷勻老師,深知競技組與一般生的差異,「一般生技術是一回事,場上反應又是另一回事。」她選擇讓校隊以賽代訓的方式來累積經驗。 「我希望我帶的球隊是讓全校同學,都認為有這支球隊存在的價值,因為有你才會有有我們,透過排球,大家感染彼此。」陳儷勻老師眼神堅定,且散發著溫暖與力道。 「來跟老師一起拍張照。」她向學生們喊道。陳儷勻老師的夢想實現了嗎? 誰也不知道,此刻鏡頭裡只有滿滿的笑,如此而已。

人物特寫

達成夢想 永遠不只一種方式 輔大紀豪

「我認爲被教練信任是給自己最大的後盾,當球隊達到了,球員與教練又互相信任,這個效果是1+1=100,往往會創造奇蹟。」輔大紀豪說這是高中教練給他最大的啟發。小學開始練田徑,小六那年代表臺北市參加全國跳高比賽。國中時因為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毅然決然走上籃球路。除了高中闖入HBL甲組16強,大一也以體優生的身分加入輔大公開一級籃球隊,對他來說是另一層級的新挑戰。球隊中有許多耀眼的一級球星,要跟上大家的腳步,勢必要付出加倍努力。越是在這種強度下,越加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也有了努力追趕的決心。 紀豪轉打籃球的動機很簡單,就是熱忱。國小國中常跟朋友到球場切磋球技,當時就讀的國中沒設立籃球隊,就這樣找了有熱忱的教練組起了球隊。國中的籃球路不算順利,家中要求他以功課為主,只有假日才能出去比賽。國中基測成績不理想,卻成為他籃球路上的轉捩點。 高中以體優生的身分考上成功高中,不是打籃球出生的他,沒有受過正統籃球訓練,基本功與學長學弟制,讓他剛進校隊時吃盡苦頭。紀豪表示,高中最深刻的一次訓練是升旗時全隊背著人跑樓梯,當時教練問他們要不要在畢業之前拚一次,每天的勤練、苦撐,總算進了HBL甲組16強。對他來說,或許會想自己如果再更強,能不能走更遠。或許在甲組強權球隊眼中,一支從乙組升上來的球隊不算什麼,卻是他們努力好幾年的成果。與乙組隊友拚搏的過程,他也表示,很感謝當初在他忐忑不安時推他一把的高中隊友,因為有他們,才讓他高中青春不留白。 大學進入輔大公開一級籃球隊,紀豪表示,最大的不同是層級變高,增加了很多以前沒接觸過的訓練,高中戰術是死的,但現在戰術要視場上情況而定,更加靈活。練了一年校隊後,他看到自己的不足,退出了校隊。雖然退出輔大校隊對他而言相當遺憾,但他也藉此找到另一種能實現夢想的方式。將自己回饋給基層籃球,現在的他在永和國小教球。他也表示,看到小朋友開心打球,也找回當初剛接觸籃球的悸動,和當初毅然決然踏上籃球路的初衷。 平常在螢幕上光鮮亮麗打球的球員,其實堅持在這條路上十分辛苦,練球時間就占了大半,兼顧起課業更是困難。身為體優生的他,對這個身分感觸更深,他表示,千萬不要抱著僥倖的態度面對這一切,當條件沒比別人好,又沒付出加倍的訓練,結果往往會令人失望,為了夢想,是要有所犧牲的。 從追著籃球跑到與籃球並肩行。紀豪表示,籃球路上遇到的每位教練、隊友,都是恩師,要學習得太多了,接下來每次的新挑戰,都要像面對練球的精神,全力以赴每件事。

人物特寫

整合與提升 輔仁大學總教練葉志仙

「這個投手你們有遇過嗎?過來仔細看。」對選手的提醒厚實地在休息室內迴盪,聲音的主人是大專棒球傳統勁旅的指導者,輔仁大學棒球隊總教練葉志仙。 近年來,輔大棒球隊諸多前所未有的挑戰接踵而來,上屆大專聯賽,由於學校支援世大運足球賽事,硬生生地壓迫到了練習的場地,首次面臨跌出公開一級的險境,此外,從去年開始,冠名多年的企業也決定終止贊助。 對於無法預期的現實,葉志仙總教練說道:「沒有贊助的話,選手願不願意來?因為我們學費大概是所有體育系裡面最貴的;再來就是很多學校有招生問題,會大量招棒球選手,並給主力選手有一些學雜費上面的優惠。我們沒有招生的壓力,現在球隊的重點就是質的問題。」 葉志仙總教練坦言選手在經驗上稍嫌不足,並道:「選手在進到大學前,彼此都很熟悉,都知道對方的實力,因此信心會比較弱一點;在整個陣容上,較大的困境就是投手群,投手的表現無法那麼地全面,所以要繼續加油,需要更多的訓練。」 注意對手也是一項不可遺漏的細節,「因為下一棒打者在上場前必須要去熟悉投手的投球,不能到了打擊區才在熟悉,要先備戰,在旁邊就要研究對方投手的球路、特質特性、控球好不好,第一個球習慣投什麼球。」葉志仙總教練如此談到。 對於陣中有捕手潘柏全及內野手黃柏豪兩位選手,兩位都曾先後前往美國參加獨立聯盟的比賽,葉志仙總教練則提出他的看法:「對個人而言,當然是很好的經驗,透過不同的環境訓練,對成長是有幫助,但對團隊來講,因為棒球是團隊運動,還是要跟大家一起訓練,才有團隊戰力。」 葉志仙總教練帶領母校球隊已十餘年,在這之前亦曾多次擔任國家隊總教練,被問到率領國家隊與大學球隊的差異,則答道: 「當然就是選手個人能力的問題,因為國手在整體上經驗較豐富,所以主要在做整合,但在一般學校的隊伍,或是個別的隊伍,除了團隊要整合,也要帶幫助選手將技術提升。」 這兩項工作在資源較國家隊少的狀況下就顯得格外重要,當吳和諺、周德賢兩位教練在一、三壘擔任跑壘指導員時,身為總教練的葉志仙除了要盯住場上的動靜,並不時地提醒選手,還得顧及接下來的投手調度,輪到守備則隨時留意投手的用球量與牛棚準備狀況。如本次大專聯賽第二場預賽,先發投手張佑丞在最後一局遇上亂流,當下葉志仙總教練喊了暫停後,仍把投手留在場上,最後由張佑丞飆出一記漂亮地三振,幫助球隊拿下首勝。   葉志仙總教練說:「接下來沒有比他更好的選手,沒有更換的理由,比賽不是按照公式,而是看狀況;只剩下一局,再加上事先有跟他溝通過,選手認為自己沒問題,就讓他把比賽投完。」 輔大棒球隊目前雖以低年級選手為主力,戰績尚未表現出來,但葉志仙總教練依然認為選手都相當有潛力,只要再多增長經驗,絕對會有更亮眼的表現。 「我希望每一個選手都能提升各方面的能力,選手到我們學校來,當然就有機會。」葉志仙教練堅定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