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體大陳澤元四強戰演出逆轉,興奮地脫下面罩大聲吶喊。攝/張博涵
人物特寫

擊劍偏執狂陳澤元身兼三職 全大運賽場邊打劍邊執教

「我一直很固執地在做我喜歡的事。」國立體大陳澤元今(9)於111年全大運公開男生組擊劍鈍劍個人賽大殺四方,決賽先後擊敗國體大學弟郭均祐與北市大學黃子傑摘金。目前將重心放在擊劍教學和推廣的他說:「今天很享受比賽,在打劍時找到開心的感覺。」 陳澤元今在四強戰逆轉自家學弟、上屆銅牌郭均祐,以15:14驚險晉級。金牌戰對上北市大黃子傑,他多次閃過對手刺擊並全程握有領先,終以15:10獲勝。然而他在奪金瞬間還沒來得及慶祝,就立即跳上隔壁劍道的教練席指導臺灣大學一般組選手,將身分由選手切換為教練。   陳澤元在國內外已累積豐富的教學經驗,但他始終認為教學並非易事,「我當選手只需要為自己負責,但在帶校隊的時候責任會很重,因為這攸關他們的校譽,還有看著選手和自己付出這麼多心力,會特別希望能有好的結果。」而他除擔任臺大擊劍隊教練,也在兩年前創辦「繁星擊劍學院」,同步輔導學員的課業與劍術。 清晨訓練、下午教劍、晚上又當CEO,陳澤元天天行程滿檔卻樂此不疲,「雖然辛苦但我也覺得很好玩,在工作、教課、練習的時候都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事實上礙於時間安排,陳澤元原先打算在兩年前創業後全心投入工作,但他始終放不下手上那把劍,「我一直不想承認退役這件事情,因為我覺得我還可以打。」 他補充,以往看著學長持續打比賽,都會感到開心,因為能有機會跟那些優秀的前輩交流,「我現在是希望能夠撐到後面的人把我打下來,我當然不想輸,但這樣就代表臺灣的擊劍變得更強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在前人的努力下,臺灣擊劍人口與整體實力顯著成長,陳澤元相當樂見自己的學弟及學生們表現得愈來愈突出,例如已在國際間嶄露頭角的陳致傑,以及國內奪牌常客郭均祐、岳哲豪、謝承晏等。未來他也將持續貫徹自身理念,努力為年輕選手創造更多學習機會。

政大蕭晨嵐(左)在全大運大顯身手,兩度參賽共摘下一金一銀。圖/蕭晨嵐提供
人物特寫

戰敗經驗中成長 「左撇子劍客」蕭晨嵐挑戰自我

「擊劍使我的心理素質更加成熟,在比賽中只要一沒耐心,就算劍術再好,都可能被翻轉。」國立政治大學的蕭晨嵐回顧兩年的擊劍生涯,認為自己從中有許多成長,而今(110)年的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般女生組銳劍個人金牌戰的失利,更替她上了一課。 尋求衛冕的蕭晨嵐,一路挺進金牌戰,對決銘傳大學上官子娟。雙方戰到第三回合,蕭晨嵐以13:11領先對手,眼看再下兩城就能衛冕金牌,此時蕭晨嵐出手突然變得急躁讓對手縮小差距,正規時間結束14:14進入1分鐘Lucky Point 環節。加時1分鐘,蕭晨嵐握有Lucky Point 優勢,最後因求勝心切,自己跳出場失分,將金牌拱手讓人,鎩羽而歸。 「今年的賽事內容不像去年高潮迭起,而是一直保持領先狀態,心態也變得比較鬆懈。當下只覺得差一步就贏了,想趕快結束比賽的心也讓出手變得倉促。」 蕭晨嵐在109年全大運以黑馬之姿奪下金牌,且幾乎場場都是逆轉勝,展現自己居於劣勢時強韌的心理素質。今年二度挑戰全大運,背負衛冕金牌壓力,淘汰賽中一路順遂,皆以大比分差獲勝並挺進決賽,卻在最後一刻敗給自己。「我在領先時心態太自大了,導致吞下敗仗。但我自己清楚我的劍術、身體狀態比去年更好,這次輸在心理素質,這場敗仗也讓我知道自己缺乏什麼。」 蕭晨嵐的擊劍之路雖不算長,但已創下許多輝煌的戰績,其中同為政大的學長黃立言功不可沒。「自從我進入擊劍隊後,他就一直拉拔我,他是我的啟蒙兼指導教練。」蕭晨嵐坦言自己訓練時常常想偷懶,但黃立言會不斷關心她的訓練進度,甚至就算已在臺中就業,還是每個週末從臺中上來臺北陪蕭晨嵐打劍。 「其實我有一陣子擊劍陷入低潮,2019全國排名賽慘遭滑鐵盧,循環賽一場都沒贏就回家了,那時黃立言去當兵,沒人陪我練劍,平時的訓練又沒辦法看到成果,讓我開始迷惘。」然而在當兵的黃立言得知蕭晨嵐的狀態,便藉由訊息給予鼓勵,放假時也空出時間陪蕭晨嵐打劍,漸漸地將她的狀態調整回來。「他不太會說讓我當頭棒喝的話,但他一直在我身邊,就是因為他這麼用心地熱愛這項運動,我也會被他鼓勵到,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 身為一名左撇子劍手,蕭晨嵐擁有別於他人的優勢。因右手持劍的選手相對多,若她們不常與左撇子選手對打,便沒辦法用肌肉記憶應對左撇子選手,世界排名中前段班的選手也有多數為左撇子。憑著左手持劍優勢及日漸進步的劍術,許多前輩建議蕭晨嵐轉戰公開組,甚至挑戰國手。 「目前想往公開組邁進,明年會是我認真打劍的最後一年,我想把目標放得更遠,去挑戰自己。」蕭晨嵐有志往公開組拼戰,而國手方面她則希望順其自然。就讀法律系的她,未來想進入法律領域,她表示,目前臺灣的體育生態沒辦法供給選手足夠的資源,大部分擊劍國手平常都有自己的副業,因此要不要參與選拔的變數很大。而現今臺灣的擊劍俱樂部及協會發展愈來愈興盛,各個年齡層的劍手都能找到對手打劍,因此不必擔心沒有劍打。「反正只要黃立言還在,我就會繼續打劍。」蕭晨嵐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