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至上  世新球瘋完美傳承。圖/世新大學棒球隊提供
人物特寫

有遺憾非壞事 世新靠球「瘋」傳承棒球魂

108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男二級全國第五名的世新大學,有別於其他傳統棒球學校,校風自由且鼓勵學生多元發展,開設許多運動傳播的相關課程之外,球隊規定三升四的暑假,球員必須到校外實習,增加視野與廣度 。基於種種學業的限制,世新一週僅能花各2天的時間做重量以及練球,在明顯少於其他二級球隊的訓練量下,卻能連3年闖進全國複賽,靠的是團隊合作以及不放棄的硬漢精神。

「別隊都說我們像瘋子,不管落後還是領先,總是可以維持高分貝的音量。」世新球風就是瘋狂,不求個人突出,只求團隊表現,教練郭昶宏表示,即使今年還是差一步前進公開一級,但過程是甜美的,人生總要留點遺憾,才值得回味。執教第8年的郭昶宏教練期許來到世新棒球隊的每個人,找回喜愛棒球的初衷,「不是留下早知道那棒揮大力一點就能贏球的懊悔,而是充斥著和隊友在場上共同吶喊的快樂記憶。」

整學期只輸了一場,但卻是最關鍵的比賽,大四隊長賴冠璋表示有點遺憾之餘,也希望學弟能謹記世新球風,不在意過去的失誤,勇敢面對接下來的挑戰。當球隊陷入低潮時,賴冠璋總是提醒大家,每個人連結起來,圍成一個圈才有辦法抗衡,共同面對困難。

 

最後一場與義守的戰役,新任隊長楊朋諺感傷的說:「那場比賽是我和哥哥12年隊友情誼的休止符,那天打完竟然忍不住哭了。」從小學三年級接觸棒球的楊朋諺提到, 一路上不管遇到什麼困難,總有哥哥楊朋諭的陪伴與支持,如今即將扛起隊長重擔,他會像哥哥一樣做個好榜樣,幫助球隊和學弟們。經過世新三年的洗禮,楊朋諺變得更懂得思考,他說:「 上大學前都是在被安排好的情況下生活,突然要學會自主管理時間很不習慣,但也很感謝這個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高中沒打過甲組的畢業生方硯履,承認自己實力不比其他隊友強,他說:「以前他們在練球,我在唸書,但我比他們更懂得思考,練球時間一樣,要怎麼比別人更有效率,一直是我課題。」剛加入世新棒球隊的時候,跑步跟不上大家,教練告訴他:「沒關係!慢慢來,繼續加油。」方硯履意會到,不必在乎能從團隊中得到什麼,只求能為球隊做出什麼貢獻。

相信團隊至上的世新棒球男孩們,不管面對未來的比賽,多麽強勁的對手,甚至是人生的考驗或選擇,都能將硬漢精神應用其中,蹲的越低,跳得越高。

 

 

柔道好手張巍逞多次獲得全大運金牌,同時也是國家隊教練。攝/高勝嶔
人物特寫

「人只要有目標,就會一直努力」張巍逞的柔道體悟

柔道場上揮舞著汗水,一眼望過去,有位五官深邃,炯炯有神的雙眼與亞洲人少見的落塞鬍,他是張巍逞。目前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競技運動學系研究所二年級,同時也是國訓中心專任教練。

柔道萌芽,從求饒到堅毅
憶起摔柔道的起源,小時候與弟弟玩遊戲時翻出一個空罐子,裡頭全是爸爸年經時摔柔道的獎牌。他吵吵鬧鬧的向媽媽說:「我也要練柔道!」因而開啟柔道人生。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他笑笑地說:「我以前超小隻。」未發育完全的身材,使張巍逞在從前的練習中吃盡苦頭,卻也得到許多寶貴教誨。從前壓制練習時被學長使用關節技,疼痛使他拍地求饒,教練恨鐵不成鋼怒斥,「為什麼要拍地求饒,不會想辦法嗎?」教練的話深深烙印在他腦中。至今比賽被壓制時,咬緊牙根也必須脫逃贏得勝利。

相較於球類運動,技擊競技選手滿身是傷已是常態。伸出傷痕累累的雙手,他笑道:「你看,整雙手都是傷。」掙脫扭轉導致的關節變粗、緊抓道服而滿手是繭,傷痕是張巍逞苦練的勳章,卻也是痛苦的寫照。這也是巍逞媽媽一直不敢看他比賽的原因,「看到他被別人摔,眼淚就馬上落下。」媽媽心疼說道,內心全是對巍逞的擔憂。

逆風成長,困境中生存
高中成績優異的他,畢業後選擇就讀國立體育大學。但父親突如其來的中風,家庭經濟急需支撐,使他不得不放棄柔道投入警察考試。然而匆促準備下,警察落榜了。

「我什麼都沒有了。」警察落榜、被迫放棄柔道,失去重心和目標讓巍逞難以接受,多次與媽媽爭吵,他終於放下顧忌,吐露出對柔道的喜愛與無法割捨。理解兒子對柔道的熱愛後,巍逞媽媽只有與天下母親一樣的心願,「巍逞開心就好,我只希望他開心。」

得到家人支持,加上國立體育大學扎實訓練使他體能與力量大幅進步,「國高中總是想放棄,大學後卻享受辛苦。」他一直把自己屢戰屢敗的曾漢捷學長作為目標,終於在102年全國原住民族運動會決賽時,以刻苦訓練出的體能,回憶深刻的提醒著張巍逞, 「如果你想要贏一個人,你就必須做到他做不到的事。」

國體教練吳家倫看見他的心境轉變,「他剛來國體的時候常常跟我說想回家,現在的他轉變很大。」大一時練習完獨自收操、戴耳機隻身在一旁吃飯,適應國體的生活後漸漸露出開朗的個性,成為隊上的開心果;從前比賽急躁,現在則成熟冷靜,與當初當入學的他相差甚大。

幫助家計,圓夢當教練
處於選手巔峰時期的他考取研究所失利,準備放棄選手身分之際,國訓中心柔道教練劉文等伸出援手讓張巍逞進入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就讀,同時擔任國訓中心專任教練,保有選手身分外也多份資助家計的薪水。 「巍逞很孝順,從不跟家裡拿錢,比賽獎金也都拿回家裡。」媽媽欣慰的說。

歷經家庭波折、選手生涯的重大轉變,「人只要有目標,就會一直努力。」張巍逞堅定地說,「夢想是回到母校東大附中當教練」,忙碌的他偶爾回家時會到學校幫忙訓練,將自己所學技巧與國際賽經歷傳承給學弟妹,同時也期盼自己再拚一次亞運,為臺灣抱回一面獎牌。

 

國立體大網球選手許育修,現為我國職業好手。 (圖/海碩整合行銷提供)
人物特寫

孤單之路的蛻變 許育修的大滿貫轉捩點

來自彰化縣員林市的許育修,曾拿下澳洲、溫布頓、 美國網球公開賽,三座大滿貫青少年男子雙打冠軍,去年也為國立體育大學奪得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公開組男雙金牌及混雙銀牌,是臺灣指日可待的年輕男將。

網球結緣,源自母親的支持
許育修說 : 「『修醬』是阿嬤在我小時候幫我取的。」因阿嬤接觸網球,以玩樂心態加入彰化縣北斗國小網球社,和網球結下不解之緣。最初家人不太支持他打球,希望他能把書念好,然而從小好動的修醬喜歡打球勝過讀書,媽媽得知他的想法後轉為支持,希望能藉網球得到更好的出路,隨即轉到彰化縣花壇國小、國中接受正規專項訓練。

而媽媽在他的網球生涯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除了承擔網球訓練的高額費用外,修醬說 : 「媽媽在場的時候幫我做很多事情,像是洗衣服、買補充品。」媽媽總是為他打理場邊瑣事,他提及 : 「很感謝媽媽從我開始打球就陪著我四處比賽。」讓他在訓練比賽更無後顧之憂。

與孤獨相處,一個人的網球路
網球職業選手年齡層較廣,13歲到35歲不等,高水準選手對球的經驗、專注度及處理球的技巧相較青少年來的高 。起初抱持玩樂心態的許育修,相較同齡選手晚入行,導致小五到國一期間成績不顯,但從小就習慣把每件事做到最好的他不服輸,「因為我起步比較晚,那時候比較認真的練球想要達到同年齡的水平」,認真努力的態度讓他在ITF(國際網球總會)青少年排名闖進世界前五後的職業之路想法更趨成熟,不僅降低場上的失誤率,心理層面也越趨進步。

在網球世界越走越遠,陪伴他的只有張孝雍教練,許育修感嘆 : 「網球之路是孤單的」,沒有龐大的隊友、家人。身為彈性修讀生雖有較多時間安排訓練,但時常在國外比賽,平時少有機會和朋友一起吃飯,與家人的相處更是寥寥無幾, 「我幾乎沒有跟家人出去玩,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在比澳網那年剛好碰到臺灣的過年,所有的臺灣選手一起在澳洲的晚上圍爐吃年夜飯。」雖然有一起努力的夥伴,但出國比賽基本上都是一個人。

大滿貫洗禮,職業選手的轉捩點
在孤單之路前行,許育修一度陷入更深的瓶頸,有段時間發覺自己根本不渴望打球,每天在做的只是例行公事,甚至認為失去打球的意義,直到拿下三大滿貫冠軍。憶起大滿貫的驚險時刻,「應該是溫網的四強還有美網決賽,溫網四強在比數很接近之下打到延長賽10:8才贏 ;美網決賽在第三盤也打的很接近,對手也有賽末點,但最後追回來贏得勝利!」,在網球最高殿堂奪勝,修醬心情有所轉變 : 「拿下冠軍之後會讓我覺得,我可能不只這樣而已,我還能再往上爬,為什麼我不再多做嘗試 ?」

受過大滿貫洗禮後,許育修更加投入、不懼疲憊,他提及,「訓練雖然辛苦,但我能將訓練的東西發揮在場上,而且贏下勝利,獲得成就感就會很開心。」經驗累積、刻苦鍛鍊讓他了解在與不同國籍、性質及強度的選手交手時的打法和戰術也要隨之調整,這樣的比賽模式不但帶給他在球場上的樂趣,也造就他成為全面性的選手。

出國和回家,夢想征戰永不停歇
但比起國外,修醬更喜歡在臺灣比賽,有種為自己家鄉打拼的感覺。 他談到,去年台塑盃有機會連霸,恰巧碰到近期連兩戰落敗的中國好手,尤其是在主場比賽就更想贏球。他說 :「我喜歡在比賽時有觀眾在看我的感覺,為我加油、鼓掌。」希望除了華國三太子盃及海碩盃外,臺灣能舉辦、轉播更多國際性比賽,讓民眾深入了解網球,進場感受現場的氣氛。

超過十年的網球生涯,許育修笑說 :「網球教會我冷靜和樂觀。」也讓修醬成為一個內斂沉穩,獨立成熟的選手。一路走下來,修醬已學會與孤單共存,網球早與他密不可分,「我會一直打球,直到我不能再打下去為止。」 他是修醬,許育修,不因挫折而放棄的網球王子,正朝著世界前300的夢想邁進。

北市大柔道選手王永瀚。圖/王永瀚提供
人物特寫

克服心結再戰自我 王永瀚的柔道之路

立體的五官,留著一頭神似韓國花美男俐落的短捲髮,嬌小的個頭卻有著精壯的體格,在場上靈活的移動著,他是年僅19歲的柔道小將王永瀚,曾在108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奪下男子66公斤級的銅牌,現為東京奧運柔道培訓隊成員之一,目前就讀臺北市立大學技擊運動學系二年級,對於柔道,有著不輸給任何人的熱情。

●緣起─因緣際會

王永瀚在小學四年級時,於姊姊工作的地方,因緣際會下參加了警察局開放國小生參加警局開設兒童柔道班的課程,這開啟了他與柔道的緣分。王永瀚於小四、小五時期是以社團性質參加,一週練習一次,直到小六後就停止了,但並未因此就切斷他與柔道的連結。

國小畢業後,王永瀚就讀離家近的高雄市中庄國中,中庄國中的體育班當時有在招收柔道項目。之前雖然以玩票性質在學習柔道,王永瀚如願於國中開始接受柔道正規訓練,首次參與比賽是國一下學期的全國比賽,當時的他雖體重過輕,仍傾盡全力在賽中奮力一搏,最後的賽果不如預期,卻也因為落敗,讓他深刻感受到「不喜歡輸的感覺」,他告訴自己回去要勤加訓練。

然而,正當他要重整旗鼓時,在一次實戰訓練中,王永瀚不慎被在旁訓練的人壓到左小腿導致脛骨斷裂。王永瀚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復健,在準備重回賽場的時光中,他回憶:「那次的受傷讓我學會動更多的頭腦去思考。」再回到柔道場上的他,對柔道有了更多不同的想法,因為受傷過,他更能專注於細節中。

王永瀚高中進入高雄市文山高中體育班,他表示,國中時的練習多在於柔道的基礎訓練及老師傳授的觀念,升上高中後的王永瀚反而更清楚自己在訓練上需要什麼,他把自己對於柔道的想法勇於和老師分享,才能讓自己更為突破。

●追夢─築夢踏實

高中時期,王永瀚逐漸「摔」出亮眼的成績,在全國中正盃柔道錦標賽中,擊敗當時的勁敵臺東體中選手劉威利拿下金牌。路途看似順遂,但並非如此,兩人再度於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的決賽碰頭,這次王永瀚並未延續氣勢拿下冠軍,他笑說:「柔道比賽就是有輸有贏,再強的人也未必會一直贏。」
王永瀚未因此失去鬥志,他以加倍努力回應這次的挫敗,並在下一次的賽會中獲選2017年亞洲青少年柔道錦標賽的代表國手。初次入選國手,王永瀚藏不住內心的喜悅,雖然最終只獲得第五名,但歷經比賽的洗禮後,他感受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仍有許多不足的地方需要加強,對這樣的成績他有些失落,但王永瀚說:「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就沒有遺憾。」

●轉折─浪子回頭

升上大學之際,王永瀚起初選擇就讀家鄉高雄的樹德科技大學,許多關心他的師長都勸他繼續修練柔道,而王永瀚有感於當初在代表隊集訓時,奶奶的辭世對他衝擊甚大,於是高中畢業後,他並未投入傳統名校,想多陪伴在家人身邊。

在樹德科大的日子裡,王永瀚練習柔道的時間相對減少,他當作給自己的休息,隨著時間日子逝去,他彷彿失去了方向和目標,也過得不開心,直到他代表樹德參加全大運拿下銅牌時,讓他有了想再重新回到柔道場上再超越自己的念頭,他說:「那次的比賽對他而言是一個轉折點,讓我知道我還能更好!」

憶起在樹德沈澱一年,王永瀚道:「我才知道其實自己內心真正渴望的是繼續練柔道!」為此,他更感謝的是,國中教練李儒芬老師,李老師告訴王永瀚,家人想要的不單單是他的陪伴,陪在身邊並不代表是孝順,家人希望的是他能為自己的夢想努力、打拚,那才會是家人所期望的。這一席話將王永瀚的心結解開,透過高中教練張丙松老師的幫助,他毅然決然下定決心轉學至北市大,再續柔道前緣。

●重生─挑戰自己

柔道帶給王永瀚的改變,除了擁有強壯的體格外,從中亦能獲得榮耀及成就感,最重要的是他學會禮節和尊重,且將柔道上吃苦耐勞的精神及態度,用以面對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種種。

重新再回到競技路上的王永瀚,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及師長的鼓勵,現在的他,很喜歡,也十分珍惜現在與柔道環環相扣的生活。王永瀚從國中成為柔道選手開始,一直以這樣的心態告誡自己:「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穫,付出得多不代表得到的結果會多美滿,但若不努力不付出,最後只會一無所有與後悔。」所以王永瀚不做讓自己悔恨的事,即便是他休息一年再回到道場上的決定,那都是他走過的青春與曾經,他坦然地道:「唯有失去過,才會知道自己最渴望及最重視的是什麼。」

一路至今,王永瀚感謝家人的支持與陪伴,讓他能無後顧之憂地追逐夢想,他把握「重生」的機會,珍惜所有,把握當下,對於目標,他道:「希望自己能不斷突破,一步一腳印走進國際舞臺!」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一個與你、我一樣的追夢者。他是王永瀚,他在柔道場上的一舉一動,都展現著他為柔道全神貫注、傾注全力的熱忱與熱愛,而你的目光再也無法從他努力的身影上離開。
 

臺體大柔道選手楊勇緯。圖/楊勇緯提供
人物特寫

摔不死的排灣勇士楊勇緯 「享受當下」

擁有深邃的輪廓配上迷人的雙眼,外型陽光且舉手投足散發著獨具明星氣質,他是柔道選手楊勇緯,目前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四年級,曾在2017年台北世大運奪下第五名的佳績及全大運寫下三連霸的紀錄,現今在世界柔道男子60公斤量級排名第十,持續朝東京奧運邁進。

●啟蒙─展翅高飛

楊勇緯的柔道生涯起步甚早,兒時因母親曾是柔道選手然在哥哥楊俊霆小三時進入當時台中市后里國小體育班就讀,當時媽媽都會帶著哥哥和他一起到道館練習,楊勇緯笑說:「那時候在一旁看著媽媽這樣陪著哥哥練習,覺得很厲害然後柔道是很酷很好玩的!」這也開啟了他的柔道之路,升上小三後也隨著哥哥的腳步進入后里國小柔道隊,起初在學習柔道時楊勇緯幾乎都在學柔道最基本的護身倒法,直到即將升小四的時候,才有正式開始比較實戰的對摔練習。而人生中的第一場比賽對楊勇緯而言是挫折的,他回憶:「當時第一場比賽就輸了,難過得嚎啕大哭時,教練告訴他沒有什麼好哭的!回去再練就好。」果真好勝心就此被激發出來,小四之後拿到第一面柔道金牌,進而愛上競逐金牌的感覺。

國小畢業後進入臺中市立后里國中柔道隊,國中時期的楊勇緯也歷經一段不同於過往比賽落敗的挫折,楊勇緯表示,自己是好勝心很強的人,當時覺得不認真練習就會被別人超越,直到國三時全中運前夕,因為訓練時受傷,當時他還不甚清楚運動傷害的概念,即使受傷了也繼續訓練,只怕練習減少了就被超越,但也導致賽果不如預期,深感挫折的楊勇緯花了一段時間重新沉澱,他找出自己落敗的原因,也嘗試整理出不同的比賽面向,他笑說:「當自己想通之後,那些挫折都不算是挫折了,也讓自己在這段過程中學到更多。」

高中進入臺中市私立新民高級中學,再度與哥哥同隊一起訓練,剛上高中時楊勇緯有些許的不適應,在力量與技術上都感受到與學長們的差距,楊勇緯說:「還好有哥哥陪他一起練習及競爭,我的實力才慢慢的成長提升。」在高三時楊勇緯就與哥哥一同入選世大運培訓隊,在當時到國家訓練中心集訓的他是隊上年紀最小的,對他而言無非是高中時期最深刻的回憶。

●築夢─享受當下

升上大學後,楊勇緯沒有特別設立目標,不局限自己而是告訴自己每一年要比一年突破現在的成績,只要持續突破就是好事。然而在2017年的亞洲青年柔道錦標賽中,楊勇緯一舉為我國奪下睽違18年的首面男子金牌,而後更在2018年的雅加達亞運鍍銅,對楊勇緯來說,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亞青鍍金後他獨自前往日本訓練提升自我,不斷寫下屬於自己的柔道故事。2019年夏季在日本東京的武道館,正是東京奧運柔道項目比賽場館中,楊勇緯擊敗世界排名第一的俄羅斯選手,最終獲得世錦賽第七名。王者的對決總是精彩,這場勝利對他而言莫非是另一種肯定,不斷的向自己挑戰突破。

楊勇緯的座右銘是「享受,享受當下!」享受不論是在生活上、訓練及比賽,享受這些所有的時刻,他說:「感謝因為柔道而讓這些產生,我也是因而存在的。」他表示柔道與生活是非常相近的,自己生活的樣貌是會在比賽中也呈現出來的,比賽中所發生的,也能從生活中檢討與反省,而這些更養成楊勇緯的自律,他秉持著享受當下的精神,把握每一次的訓練的全心投入及比賽的全力以赴,讓他一步一步擁有今日的成就,除了絕對的努力,他更是還有顆不服輸的心。

●柔道─與家人最深的鏈結

家人是楊勇緯在柔道之路上最強大的支柱及後盾,從小不論是大大小小的賽事,只要是在國內,父母一定會到場幫楊勇緯加油,在每次要出國比賽前,楊勇緯說:「爸媽在目送我啟程出發前,都會跟我比二頭肌的手勢,我就明白他們是在幫我加油。」最後,楊勇緯最為感謝的人是他的哥哥楊俊霆,在柔道項目中陪練員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楊勇緯說:「很感謝我的哥哥成為我的陪練員,默默地付出且幫助我。」哥哥楊俊霆是屬於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但最大希望還想讓弟弟站上頒獎台,他選擇放下身段並陪著弟弟一同度過每一個時刻。

楊勇緯把每次的挫敗當作是下一次成長的養分,他正用自己的方式讓世界看見台灣柔道,往夢想追去的人,追逐夢想可貴的是有人與你一起分享這個夢想!我們一起為排灣勇士楊勇緯加油,摔不死那就再來吧!

文化大學戴宜庭。圖/戴宜庭提供
人物特寫

戴宜庭「保持信念」 做自己能做的

來自女籃強權臺南永仁高中的戴宜庭,曾入選過U16亞青國手,現為中國文化大學女籃的隊長,於107、108學年度UBA賽事蟬聯籃板后,本學年度將是她出戰學生籃球的最後一年,去年的挫敗使戴宜庭更加堅定,她將一步一步帶領文化女籃,重返小巨蛋。

目前研二的戴宜庭,國小時期其實是打手球的,在畢業之際,父親希望她升上國中能轉換跑道去打籃球,戴宜庭笑說:「既然都是球類運動也沒有想太多,做就對了!」當時在父親主動與新北市海山國中的姜憶蓮教練聯繫下,戴宜庭進入海山開啟他的籃球之路,接受正規的籃球訓練。由於是不同領域出身,起初接受籃球訓練讓她吃足苦頭,也因為規則上的不同,戴宜庭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適應籃球這項運動。

國中畢業後戴宜庭毅然決然至台南永仁高中就讀,不畏懼獨自離家,在永仁展開嶄新籃球生涯的戴宜庭,沒有對新環境的不適應,反而很快地融入永仁團隊,戴宜庭說:「國小時期的手球訓練的艱辛,是提前幫助她適應當時在永仁的生活的一大助力。」戴宜庭感激地說:「高中時期時超傑教練及劉娉娉師母在她的生活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也很謝謝他們!」她表示自己其實是屬於較為缺乏自信的人,回憶時教練曾對她說過「妳就是射手!上場就是不畏懼的果斷出手。」也很感謝當時的隊友陳薇安對她的鼓勵,能有永仁六金釵的封號是整個團隊的努力。

戴宜庭的座右銘是網球名將費德勒曾說過的:「只要你相信,你就能走下去。」而戴宜庭也確實貫徹,保持信念,並一直鼓勵自己不論是在球場上,或是待人處事上持續前進,今夏過後戴宜庭也將從文大畢業,回憶起從大學時期至碩班六年的UBA時光,最難以忘懷的還是去年度文化的落敗,戴宜庭說:「從哪裡跌倒就從那再站起來!」訪問尾聲,戴宜庭堅定地說:「努力打好每一場球,一步一步穩紮穩打替球隊帶回勝利是目前最重要的,也要把握當下,並且珍惜場上時光。」

成功大學中鋒陳亭安。圖/陳亭安提供
人物特寫

中鋒守護神陳亭安 「成功」無畏無懼

來自女籃強權臺南永仁高中的陳亭安,曾入選過U18亞青國手,畢業後透過運動績優甄試,考取國立成功大學並延續籃球生涯,更在107學年度賽事中締造「大三元」紀錄,成為UBA史上第六人,本學年度將是陳亭安出戰學生籃球的最後一年,成大雖無進到最終的複賽,但她一路走來顯得無畏無懼,反而更加享受比賽舞台。

今年大四的陳亭安,國小時期並未接受正規的籃球訓練,因緣際會下在國小畢業時透過當時彰化春上國小的鄭亘宏教練介紹下,進入到臺南永仁國中就讀,也成為她籃球生涯的轉捩點。

在永仁展開嶄新籃球生涯的陳亭安並沒有想太多,就是一步一步來,慢慢的在打籃球過程中找到成就感。「打籃球讓我認識了很多好朋友,我很感謝!」陳亭安坦言從沒想過這項運動對她的影響,像是可以成為國手環遊世界各地,甚至是進入名校成大就讀,一路走來她還是無法想像籃球為她帶來豐富的收穫。

高中畢業後陳亭安毅然決然不再走運動競技這條路,她表示籃球並不是打一輩子的,然而籃球職業生涯也不會很長,在家人的支持下,她決定轉換生涯規劃,進入成大資訊工程學系就讀,學習一技之長及吸收更多學術上的新知。雖然不走競技但還是能繼續打球,拓展出不同的方向,在課業上她也很感謝系上的學姐及同儕們給予協助,而現在於球隊的訓練量與高中時期相比並沒有這麼多,教練反而注重的是選手的自律及自發性,對陳亭安來說更是不同的體會。

籃球之路上最為感謝的人,陳亭安說:「謝謝時超傑教練及劉娉娉師母在這一路上給予我的鼓勵及支持 !」時教練在高中時期就告訴陳亭安,自己要能「把握機會」記住教練的提醒,陳亭安不論在任何時刻都很珍惜訓練及在場上的機會。今夏過後陳亭安也將從成大畢業,回憶起這四年的UBA時光,與隊友一起奮戰的每一刻,令陳亭安感到很開心也十分感動,訪問尾聲,陳亭安感性的說:「希望成大籃球隊的學妹們要更相信自己,堅定地走下去!」未來將籃球當成生活中的興趣,陳亭安會以自己的方式持續關愛這項運動。
 

初生之犢不畏虎 世新男足潛力無窮。圖/世新大學足球校隊提供
人物特寫

初生之犢不畏虎 世新男足潛力無窮

世新大學男子足球校隊為108學年度成立,成軍第一年便在公開二級預賽A組取得分組第一挺進複賽,有望成為本屆大黑馬。世新總教練Johnni Nielsen興奮地說:「預賽表現超乎預期,團隊之間也有了更深的連結與凝聚力。」

世新大學為F.C. Vikings 五級體系中的一級,從太平國小、重慶國中、大理高中、世新大學、北市大同足球隊,是台灣少數擁有完整體系的臺北市五級球隊。總教練Johnni Nielsen為丹麥人,將歐洲球風融入台灣體制,陣中幾名主力為日本留學生,多元國家的組合,與本土球員激發出許多不一樣的火花。

「日本注重團隊合作,臺灣則是個人技巧與能力。」日籍留學生柴田悠吏表示能來台踢足球是寶貴的經驗,很喜歡寶島的生活與文化,也期盼複賽能與隊友一路過關斬將,踢進公開一級。

擔任最後防線的世新門將洪偉翔坦言:「很意外拿到分組第一,團隊士氣大增,夥伴之間的感情也更緊密。」他也表示,本身就很喜歡日本文化,與日籍隊友一拍即合,和教練也有三年師徒之情,語言上沒有太大的問題,反而更勇於開口說英文。

成軍第一年就身負隊長重任的陳亭皓表示,球隊目前調整的不錯,寒假一直處於備戰狀態,期許球隊能有更好的表現,踢出精彩好球,雖然我們組成多元,但大家目標一致,齊心協力往大專盃冠軍邁進。

總教練Johnni Nielsen表明目前因學校沒有足球的練習場地,必須長途跋涉到輔仁大學或是百齡橋下,雖然過程艱辛,但球員都很甘願吃苦,共同努力。另外,Johnni Nielsen教練也指出球隊並非全部體保生,有些為一般生,球員除了打球外,功課也要兼顧,因此團隊戰力仍須加強以及整合,才能在下一階段力抗強敵,踢出好表現。

面對接下來的複賽,世新男足蓄勢待發,沒有壓力,也沒有前人留下的紀錄,只為自己寫下歷史,更為球隊締造隊史最佳,用雙腿踢出屬於世新男足的新里程碑。

歐塔斐(紅衣)將在本年度賽事結束後畢業。圖/歐塔斐提供
人物特寫

大學生涯倒數計時 南華歐塔斐展留台決心

南華大學足球隊成軍邁入第四年,如今陣中七名創隊元老將畢業,這群巴西如來之子勢必全力衝擊108學年度UFA大專足球聯賽金盃,做為畢業前送給自己的大禮,「最後一年了,我願意毫無保留付出爭冠,這是唯一目標!」大四的歐塔斐說。

能來台灣就學、踢著最喜愛的足球,歐塔斐想都沒想過。「其實我兒時的目標是到日本踢球。」他靦腆笑著,認為每年球隊補進新的成員,也會碰到相異的對手,面對各年度的挑戰,自己會在不同階段設立目標,嘗試一步步達成。正因如此,才能在離鄉背井下,尋得堅持奮鬥下去的動力。

首年來台,南華大學「七壯士」克服種種困境,包含訓練設備及場地等都還未完善的狀況下,球隊頂著嘉義的艷陽訓練,參加105學年度大專五人制足球錦標賽一般男子組便奪冠,讓歐塔斐至今仍記憶猶新。「在替補席上幾乎沒人可替換下,我們能順利告捷,甚至奪冠,實在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本年度UFA南華明顯陷入苦戰,歐塔斐身為陣中老大哥常鼓勵大家,比賽總是這樣風水輪流轉,輸球是無可避免的,「沒有人天天贏!」。他提到,惟有更加勤奮練習才能反敗為勝,因此直至寒假全體隊員仍留校訓練,提升戰力。足球是項11人運動,雖然全隊同來自巴西,但個人有個人的想法,若疏於溝通可能產生誤解進而出現失誤,如何於場上維持對話,是南華目前須面對的課題。

「目前我就是想著好好完成我最後一個大學賽季。」然完成學業後,未來將何去何從,不僅讓每位大學畢業生苦惱不已,也讓歐塔斐思考甚久。他炯炯有神地說:「我未來打算在台灣延續足球生涯,以加入台企甲球隊為目標,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聯盟列強的一員。」如此,他便能於畢業後返回母校協助其他球員訓練,更能發揮所學,在台灣各地用中文指導兒童踢足球,推廣這項他最熱衷的運動。



回憶起生活在台灣的這三年半,歐塔斐自認使人生有了很大轉變。在語言部分,除母語葡萄牙語外,他現在能流暢以中、英文和他人交談:在社交部分,他結識許多關心他的人,交到許多知心好友,也有女友相伴:更重要的是「我整個人的內在更是有了大幅改變」歐塔斐解釋,自己比起以往成熟許多,來到台灣是個完全正確的選擇,實在想不到形容詞來描述在台灣生活的喜悅。

對歐塔斐來說,他將團隊擺在個人之上,一切以球隊為優先考量。「我從不為自己設限,只要教練需要我,不論擺在進攻或防守角色,我都願意嘗試。」也許距離夢想還有一段路要走,但他希望未來能成為如自己偶像─現效力法甲巴黎聖日耳曼的內馬爾一樣,擁有出色球技且具影響力,將熱愛足球的那顆種子散播到各處。

 

葉子然是臺灣體大一年級內野手,出生於新竹縣五峰鄉。攝/木永可名
人物特寫

不偶然的再見安打 臺體內野新生葉子然

2019年12月7日的嘉義棒球場UBL大專棒球聯賽,面臨淘汰邊緣的臺灣體大面對美和科大,九局下半、滿壘、3比4落後,輪到第8棒的葉子然打擊,這位身材不起眼的大一內野手不以打擊見長,壓力大可想而知,此時他調整呼吸,選擇一顆偏高直球做攻擊,形成一支不規則彈跳的再見安打,當下葉子然開心舉手慶祝,他說:「終於換我當英雄了!」

「你必須相信自己,因為強大的自信,能克服來自內心的惡魔。」這是葉子然常常給自己的話。葉子然出生在新竹縣五峰鄉的原住民部落,爸爸是泰雅族人,媽媽則是阿美族和太魯閣族混血。小學時,葉子然個性好動,搭上王建民旋風以及在哥哥加入棒球隊下,自然很快與縫線球結下了不解之緣。

父母的支持下,葉子然加入上館國小少棒隊,但年幼無知的他,在一次練習時與隊上沈琮華教練發生衝突,教練揚言要葉子然退隊。葉子然的班導師陳素貞前去和沈教練溝通,陳素貞說:「一個月內要改變葉子然。」葉子然憶起:「素貞老師是最照顧我的班導,那時候四點放學,老師要我留在學校等她下班,中間安靜寫作業專心做事,就是這段時間把品行和耐心培養起來的。」葉子然語重心長地說:「老師都沒有放棄我了,我怎麼能放棄自己,素貞老師可以說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貴人。」

心智更成熟的葉子然,告別培養興趣為主的少棒,離鄉背井到密集訓練的關西國中,剛進入打底階段的葉子然「空有身材,沒有技術」,第一週放假回家就和父母哭著說要轉學,媽媽則告訴他:「把教練當成爸爸看待就好。」國一上學期,葉子然練習時右腳骨折需休息三個月,只能在旁看著隊友訓練,他自責:「為什麼別人在練球,我在這裡受傷。」隨著傷痛復原,關西國中在2014年臺北國際城市青少棒錦標賽取到第二名,學長爭相被媒體報導,當時在一旁看的葉子然說:「學長都可以做到,未來自己也想要試試看。」

夢想種子深埋土壤,幫助葉子然發芽的是穀保家商周宗志教練,傳統強權穀保戰果豐碩,「打棒球往上就要追求最好的」這是葉子然給自己的要求。然而,撞牆期隨之而來,葉子然在場上無法回應教練及家人的期許,層層壓力逼得自己喘不過氣,更在某次比賽發生失誤後,被教練換下場時眼淚再也止不住,周宗志當時和葉子然說:「我們是運動員,不能在比賽中哭。」這段時間也是葉子然每天最不想練球,對棒球最反感、最糾結的時候。

即使並非一帆風順的旅程,總有改變契機。高二的王貞治盃全國青棒錦標賽,葉子然順利入選球隊18人名單,當時周宗志和他說:「這次比賽是你的期末考,打得好上木棒,打不好留二軍(鋁棒)。」對於最後一次機會,當時教練的話葉子然還記憶猶新,讓他看見運動競技成績為重的殘酷現實。果不其然教練沒看走眼,坐了幾場板凳後,葉子然在對上臺南市隊時獲得機會,走上去打擊時壓力雖大也順利把握,這場期末考,葉子然通過了!

到了高三,周宗志欽點葉子然當副隊長,當時隊內打三場分組比賽,葉子然負責帶領一隊,另一隊由另外兩位副隊長帶領,葉子然告訴隊員:「輸了大家一起懲罰,但重點是在比賽要學到東西。」氣勢、氣氛都優於其他兩隊下順利取得三連勝,周宗志對葉子然說:「這三場當中你領導下大家很團結,帶得很好,你就當隊長吧。」隊長身為球員與教練間的橋梁,讓葉子然了解除自己外,也要顧及所有人。

接下重擔的葉子然,先在8月臺中市金龍盃全國青棒菁英賽獲得美技獎,緊接11月的黑豹旗冠軍戰穀保家商對上平鎮高中比賽中,四局上半一二壘有人時,排在後段棒次的葉子然一棒揮出2分打點二壘安打,踏上壘包時不忘以手勢對著休息室慶祝,搭配著吶喊讓壓力釋放,最終穀保以6比1擊敗平鎮,順利拿下冠軍,也成為葉子然高中極為重要的一刻。

經歷多年北部淬礪,葉子然選擇來到中部的臺灣體大披上藍白戰袍,大學棒球隊少了集中管理,需要是更高的自我要求,「因為層級更高,要讓自己眼光更擴大。」大一時期就有許多上場機會,與教練和學長們的感情都很好,葉子然提及:「從高中到現在,自我要求都沒有變,從學長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心理層面抗壓、球場上的互動。」

確信的是,荊棘之路上必定會有更強大的對手,葉子然將目標放在中華職棒選秀上,正如他所言道的:「打棒球影響最大的是,訓練中大家為了追求更好而為同個目標奮鬥,在球場上該放、該野、該收斂時,球場上所學也都能運用在未來或是出社會,學運動不只是學運動,更重要的是,學到做人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