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烜為臺灣少數的跳繩大專運動員,目前已代表臺灣征戰多國。圖/曾國烜提供

曾國烜為臺灣少數的跳繩大專運動員,目前已代表臺灣征戰多國。圖/曾國烜提供

人物特寫

跳繩

開創跳繩新世紀 男「繩」曾國烜從未想過放棄

瀏覽次數

482

SSU特派員 許淳婷

臺北 報導

「快點!阿國要比賽了!」當他要踏上比賽場時,你能聽到兩側的觀眾席蠢蠢欲動,小朋友拉著彼此想擠到最前排欣賞;教練們放下手邊工作想看看這次又有什麼新花樣;家長無不拿出手機錄影,回家勉勵自己的孩子希望能成為下一個他。而他,是就讀臺北市立大學的曾國烜,也是臺灣碩果僅存的大專跳繩運動員。

國小三年級時,媽媽要曾國烜選擇一個社團加入,剛好哥哥的同學是跳繩隊的隊員,他便抱持著試試看的態度加入了跳繩隊。剛接觸到跳繩的曾國烜對於一切都感到新鮮有趣,也漸漸喜歡上跳繩這項運動。到了四年級,他開始有代表學校比賽的機會,因為他接觸的早,鮮少有同樣水準的同齡同學,大多是跟著學長姐一同比賽與競爭,比其他同學較早累積實戰經驗的曾國烜也在五年級後稱霸整個臺北市。

直升上弘道國中沒多久,學校的跳繩隊獲選入臺北市青少年民俗訪問團,曾國烜開始接觸到舞蹈、武術、體操等融入於表演中的元素,同時在公演前還有為期20多天的集訓期,這段日子隊員須全數住在學校不能回家,家人亦不可探望,對於曾國烜與他的家人來說,是第一次長時間的分離,待公演結束,他還記得媽媽對他說:「你這麼一個小朋友,儘管這一路來有很多人幫助你,但我知道接下來一定很辛苦,你自己若選擇堅持,我會支持你,只是我會覺得很捨不得。」

有了家人的支持,曾國烜帶著跳繩繼續前行,在高中時他接觸到來自香港的跳繩國際賽制與技術,儘管是同樣的項目,但對當時的曾國烜而言卻像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他又好像變回小學三年級那個剛接觸跳繩的孩子,對於一切都抱持著好奇心充斥熱情。他開始調整自己的動作編排,將挑戰性較高的動作替換為穩定成功的招式,降低自己的失誤率,提升自己無論於表演或是比賽時的穩定度,最後終於在107年全民運動會拿下冠軍。

跳繩運動在臺灣並不如國外來的風行,儘管政府將之列為民俗體育,在體育課時也都會學習,但眾人對跳繩的印象大多停留於多迴旋,對於花式動作鮮少接觸,這使曾國烜推行跳繩的過程相當艱辛,甚至因為臺灣賽制與國際賽制的不同,導致許多年長的裁判並未接觸來自國外的新穎技術而有了「看不懂」現在年輕選手動作的情況。有時已經拿出了最厲害的招式,但觀眾因不理解、沒接觸認為只是雕蟲小技的狀況也屢見不鮮讓他有些灰心。儘管如此,曾國烜還是想不斷的去突破,除了到各學校、運動中心進行推廣活動,也將自己所學傳授給更多的學生,企圖讓更多人能夠從事跳繩運動、了解跳繩運動。「其實我國小的時候,就想要成為跳繩教練了!」抱持著這份想像,曾國烜完成了幼時的憧憬,甚至因為跳繩而去了許多國家,為自己開拓更遼闊的視野。

曾國烜除了參與各式比賽,也擔任臺灣的花式跳繩推廣者。攝/許淳婷

曾國烜除了參與各式比賽,也擔任臺灣的花式跳繩推廣者。攝/許淳婷

曾國烜國小的啟蒙教練楊尊全教練雖已高齡80歲,但他長期指導跳繩至今的智慧與經驗對於身為菜鳥教練的曾國烜也仍然受用,甚至看見恩師年屆耄耋仍投身於跳繩教育,讓他更有了堅持與努力的目標。來自澳門的Jacky教練是曾國烜大學後才與其他同好請來的跳繩老師,Jacky教練帶來了澳門的專業跳繩訓練方式,引導他們如何去思考一個跳繩動作的執行,自己去體驗、思考該如何完成這個動作,給予他們全新的跳繩思維。「跳繩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道理。」

從小跳繩跳到大的曾國烜,可說是與跳繩一同長大,對於他而言,因為跳繩才讓他有了與他人不同的人生經歷及體會,跳繩陪伴他度過許多困惑、迷惘的日子;也帶領他到過許多不同的國家、登上不同的舞台,但至此曾國烜並不滿足,好強的他除了想再次拿下全民運冠軍外,也希望未來能夠在臺灣跳繩史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一個角色,帶領臺灣未來的選手一同進軍世界於國際立足,證明臺灣的跳繩實力也證明跳繩是一項有趣且變化萬千的運動項目。

「我要跳到我不能跳為止,我要跳到我真的沒有能力參與比賽或是完全跟不上時代時我才甘願退出,就算我的競爭力不再充沛,我也要拿起跳繩跳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