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忠諺在大專棒球聯賽投出三振,熱血吶喊。攝/李佳蓉
人物特寫

球隊支柱轉換跑道 林忠諺的情蒐下半場

在109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來自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一般組棒球隊的林忠諺,帶領球隊取得第二名好成績,回想當初剛進到球隊的菜鳥,在今年大專賽場上不但穩固游擊的中線守備,同時也是緊要關頭站上投手丘的終結者,早已成為球隊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 棒球隊訓練五年 感受到競爭激烈 「體驗過棒球隊的訓練才知道,棒球圈的競爭激烈,真的不是那麼容易。」雖然林忠諺從小就在福林國小、陽明國中這樣的棒球強權學校訓練,不過升上大學後並未繼續以打棒球為主,反而往棒球情蒐這條路前進。 國小時林忠諺常與爸爸同在電視機前看職棒,便越看越有興趣,於是在國小五年級從麗山國小轉學至福林國小接受正規訓練,也開啟他為期五年的棒球之路。林忠諺小時候只要一聽到練球就滿心期待,每到禮拜六,隊友都想放假好好休息時,唯獨林忠諺興致勃勃地準備練球,他也笑稱自己是不折不扣的「練球狂」。 不同的棒球認知 使自我懷疑萌生 進到陽明高中國中部後,除了練球模式的改變、體能訓練的增加,不再只是像國小開心打球,而是開始認真以職棒作為目標練球。高強度的訓練下,也讓林忠諺開始反思自己未來是否真的適合打球,他說:「國小那種對棒球純粹、輕鬆的熱情,是把球打出去會很興奮,但到了國中比較需要開始認真處理每一球,一有閃失其實壓力會蠻大的,有時候也會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夠格。」 輾轉一般組球隊 心態成長多 大學來到臺體大棒球隊一般組,林忠諺加入球隊第一年就打進大專聯賽決賽,他認為自己十分幸運,在菜鳥階段就可以跟學長們一起打進決賽的舞台,「有時候我都會想著那年打進決賽會不會是我大學唯一被大家看見的機會。」林忠諺表示剛開始加入球隊時,在比賽中往往對於隊友的失誤感到不耐煩,甚至會當場破口大罵。升上大三後,他的心態更成熟,在「換位思考」的部分特別琢磨,不再對隊友亂發脾氣,也變得對自己隊友更有信心,同時也能理解他們的心境。他說:「意識到自己要帶領球隊後,會為隊友多想一點,理解他們也不是故意失誤,多鼓勵他們才是贏球的關鍵。」    轉往情蒐發展 曾為球員更能掌握細節 認知到棒球圈的競爭激烈,林忠諺升上大學後不再專攻棒球,反倒轉往棒球情蒐發展。選擇就讀臺體大的運動資訊與傳播學系後,從新聞上看到黃致豪教授在棒球的Trackman或Rapsodo上開發,受過專業訓練經驗的他,對於情蒐較能掌握場上球員的動作細節,也能夠瞭解球員的心態變化,於是開始鑽研情蒐技術,在不同的三級比賽中,協助球探記錄投手的投球轉速、轉軸與垂直速並剪輯球員動作影片,針對出手點和習慣的小動作加以觀察分析。 林忠諺有時還是會羨慕學長或同屆步入職棒生涯,但他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反倒對自己能夠體驗兩種求學方式感到幸運。他認為自己仍然以自己的方式愛著棒球,依舊對自己喜歡的事物保持認真,林忠諺說:「在一般組打球、做情蒐分析對我來說是快樂的,也讓我覺得我並沒有離開棒球這個圈子。」

吳鎮宇在舞台上展現魅力,散發正能量。照片提供/吳鎮宇
人物特寫

無意間成熱愛 吳鎮宇扯鈴帶出正能量

「希望你們看完我的表演,對待自己喜歡的事物時,也可以不要放棄!」扯鈴翻騰空中,棍與線快速交織——每逢假日,就會看到熟悉的身影出沒在各個舞台。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吳鎮宇總在周末時東南西北奔波表演,為的就是希望藉由自己喜愛的扯鈴傳遞給觀眾,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物就是要認真對待、堅持不懈。 扯鈴本非首選 卻意外從中獲得成就感 一開始吳鎮宇本意並非直指扯鈴,在國中時因自己第一志願的「POP海報社」落選,輾轉加入了「扯鈴社」,卻意外被扯鈴的酷炫動作吸引,進而想要學習更多動作。因為扯鈴讓全校的同學認識自己,吳鎮宇也慢慢意識到透過扯鈴能夠給予自己不凡的成就感,他回憶道:「有一次高中校慶表演,收到大家的掌聲與鼓勵,才開啟了我對表演的熱愛。」 體驗到表演的快樂後,吳鎮宇在大學開始接觸更多元的表演機會,加入了扯鈴團隊「鈴極限表演團」。以往吳鎮宇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公園訓練,常常覺得隻身一人很孤單,不過在加入團隊後有了一起前進的夥伴,多了一份歸屬感的他也對自己的訓練目標更明確、更深入,不再是單純覺得動作很帥才練習,而是為了表演的編排增加動作的多樣化。 表演大不易 從編排細修到各處奔波 吳鎮宇提到表演流程分為三個大項目:「聚眾」、「主秀」、「打賞」。第一步的「聚眾」是以拋鈴或做能夠吸引到觀眾的方式,讓觀眾感到新奇而聚集,當觀眾聚集得差不多,表演者就可以開始進行第二步的「主演」,最後就是「打賞」。 吳鎮宇認為表演最困難的地方是吸引觀眾,而如何讓觀眾有連結感則全靠表演的編排。「雖然編排看起來只花上兩個月,但其實中間還是會去作微調和修改。」對於一場表演的編排,吳鎮宇仍然會針對每次表演觀眾所帶來的反應進行改良,他說:「即使有些表演很多年前就編排好了,我到現在還是不斷會做修改。」    到各地演出通勤需要東奔西跑,身體上不免會出現疲倦,但吳鎮宇認為只要往好處想,就不會顯得那麼疲憊。他說:「我能夠為觀眾帶來愉悅,我自己也能夠得到成就感和心靈上的富裕,所以我覺得很開心,因為我沒有被疲勞打敗而偏離我原本的初衷。」 為社會貢獻正能量 吳鎮宇不停「鈴極限」 原本只是想扯鈴耍帥的吳鎮宇,受到觀眾掌聲與歡呼的洗禮後,開始慢慢步入表演的世界,也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表演可以為觀眾帶來不只是愉悅,也能吸收到正能量的氛圍。他希望大家都能對自己喜愛的事物認真,不要因為膽怯而輕言放棄自己所愛,在未來吳鎮宇也會繼續用自己所愛的扯鈴為社會帶來更多正能量。

從小就具打球天賦,林岳谷期盼能獲得球團信賴。攝/大專體總
人物特寫

挑戰最高層級再也不是夢 林岳谷化目標為前進的動力

從5歲開始林岳谷跟著表哥古森一起拿著報紙和球棒玩起棒球,漸漸玩出興趣來,而國小參加棒球育樂營後開始正式加入校隊,第一次接觸正規訓練的林岳谷吃了不少苦頭,常常萌生想放棄的念頭。到了小學五年級,進球隊不到半年的他,有次球隊要上台北比賽,原本以為自己的經驗還不夠準備放假回家的他,意外被教練一起帶去比賽,當時連暗號都看不懂的林岳谷,在某一場比賽被四壞保送後,自己選擇盜壘卻意外地成功,令教練也拿他沒輒。 在2014年竹塹盃少年棒球錦標賽冠軍戰,當時還是投手身分的林岳谷,即便手受傷,還是被教練派上去投球,邊哭邊投投滿六局,最後意外地拿下優秀選手獎,這也是他第一次在比賽中拿到個人獎項。 高中選擇從台東北上到了穀保家商就讀,一開始林岳谷被分配到鋁棒組,直到高二才轉成木棒,令他最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打黑豹旗,在四強戰平手的情況下,教練派他替補上場,最後打出中左外野深遠安打,帶有一分打點,讓穀保順利拿下勝利,晉級冠軍戰,他表示第一次打黑豹旗,就有打職棒總冠軍戰的感覺,第一次享受拿到冠軍大家一起灑水慶祝的氛圍,到現在還歷歷在目,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高二打完玉山盃之後,進入U18中華青棒培訓隊,最後不幸落選未進入24人的名單,對於當時的他打擊很大,在集訓結束後,回到學校練球卻再也沒有動力,消極了幾天,直到後來和教練通過電話,教練告訴他得失心不要這麼重,往後的比賽還有很多,不要因為這次挫敗就放棄練習。 高中畢業後進入國立體大,剛開始進去的成績不怎麼亮眼,在比賽遇到低潮打不好時情緒也會有很大的起伏,經過一年的調整下,今年大專聯賽的狀況相對穩定,不會有大起大落的表現,他自己也在賽季開始前在筆記本裡寫下自己的目標,打擊率3成以上,守備零失誤和三支全壘打,最後林岳谷達成了絕大部分,也期望明年的成績無論打擊或是守備都能夠比今年更好。 對他來說,打棒球讓他變得成熟、獨立,因為高中就獨自到台北讀書,遇到什麼困難都要自己想辦法處理,而不是靠父母幫忙,也因為打球讓他有目標、有想法有前進的動力,林岳谷說:「高中之前挑戰職棒可能是一個夢想,而現在卻將它視為目標,想要挑戰更高層級。」

張祐菘在場上總是大聲喊聲,充滿自信。攝/黃子晏
人物特寫

保持前三名的努力 張祐菘自我實現的軟網路

場上霸氣十足、氣勢凜然,場下待人親切、彬彬有禮,現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張祐菘,五月初攜手兄長張祐瑄在111全大運軟網抱回男雙及隊史睽違已久的男團金牌,今年入選杭州亞運國手的他,生涯走過不少跌宕波折,但他將每一個考驗化為成長的養分,面對挑戰從不輕易言懼。 虎父無犬子 從小踏入軟網世界 父親張貴棋曾是軟網選手,在耳濡目染之下,張祐菘和哥哥自小和軟網結緣,父親在場上總是十分嚴厲,讓小小年紀的他備感壓力,國小畢業時一度萌生放棄的念頭,沒想到爸爸得知此事後並無反對,只對他說「自己選擇好就好」但才短短一週,張祐菘便自願回球場報到,他笑說:「實在太無聊了,只好回來繼續打。」 遇上貴人提拔 走出落選低潮 國中畢業後,張祐菘全家從新竹搬至臺中,並進入興大附農就讀,在教練蔡和岑和林鼎鈞的指導下,心理和技術層面都有所提升。2018年,高二的他參與雅加達亞運選拔失利,心情十分鬱悶,看著同齡的好手陳郁勳成功入選代表隊,讓他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他可以,我卻做不到?」感到人生無望、心灰意冷的他,不願擔任陪練員觸景傷情,想離開國訓中心,但在此時他碰上兩個貴人拉了他一把,將他從深淵救出。 目前於臺灣體大任教的莊艷惠教授,當時在了解張祐菘的心理狀態後,告訴他:「你不是他,不需要去跟別人比較,如果你和自己比,每天都能保持前三名的認真和付出,那一定可以站上頒獎台。」長年擔任亞運代表隊運動心理師的莊教授還和張祐菘立下約定:「希望能跟你一起去杭州亞運。」被深深激勵到的他,從那時開始便將這個承諾銘記在心,無論是隔年選上世錦賽國手、或是今年入選亞運代表隊,張祐菘都不忘告訴老師,他兌現了「自我實現」的約定。 那時除了心理層面的輔導,國訓中心的教練賴立煌也給了他很多的幫助,當時他力勸張祐菘留下來,透過每天聊天,傳承自身的經驗和技術,讓他儘管是擔任陪練員的角色,依然在集訓期間收穫良多。為了答謝教練當時的付出,張祐菘在訓練之餘,也應邀前往教練目前任教的學校和選手們分享自身經驗,將這份正能量的循環傳遞下去。    用實力證明自己 入選成人國手圓父親的夢 揮別亞運選拔的低潮,2019年張祐菘迎來生涯重要的轉折,先是108全中運團體賽中,宛如今年111全大運男團金牌戰的翻版,在落後一點的情況下,背水一戰扛下第二點單打,擊敗已有亞運國手資歷的陳郁勳,率領興大附農最終逆轉奪金。這場比賽對張祐菘來說非常重要,「前一年我救火失敗,一年後終於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這一勝不僅向老師證明他的努力,同時也用好表現告訴大家,儘管對方是亞運國手,他也有足以抗衡的實力。 緊接而來的世錦賽選拔,賽前抱著「我是要去選上的」的決心,張祐菘卻意外掉入敗部,接下來的每場比賽都不能輸,但他並不害怕,抱著每一場都是最後一場的心情奮戰,連續贏下7場比賽,拿下最後一張國手門票。在場邊觀戰的父親立刻衝上場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並且流下感動的眼淚,張祐菘表示爸爸將自己的夢想寄託在孩子身上,第一次看他如此激動,當下的場面非常令人動容。後來他接連選上亞錦賽和亞運國手,父親卻再也沒有過多表示,讓他笑說:「怎麼可以差那麼多!」 為拚佳績太努力 大賽前遭遇嚴重傷勢 然而,選上國手僅是挑戰的開始,當時為了備戰全運會和世錦賽,張祐菘絲毫不給自己喘息的空間,每週訓練7天不休息,持續練了一個月,卻在全運會前兩天傳來嚴重扭傷的噩耗,連走路都無法走,但他不願服輸,憑藉頑強的意志力出戰團體賽,幾乎只靠單腳的力量,為團隊贏下好幾場勝利。不過受到傷勢影響,隨後登場的世錦賽雖獲男團銅牌,但單打賽事僅在八強止步。有了這次經驗,張祐菘領悟到健康的重要,「有健康的身體才有機會去享受比賽」後續的訓練內容也做了大幅度的調整。 全力備戰亞運單打 對延期樂觀其成 有趣的是,連同杭州亞運在內,連續三場國際賽選拔張祐菘皆以單打身分入選,加上去年在110全運會斬獲男單金牌,讓人誤以為他一路以來都專攻單打,對此他也表示意外,笑說:「從小都練雙打居多,結果雙打從來沒選上。」即將肩負亞運國手的責任,讓過往較不重視單打訓練的他,逐漸有了想提升單打實力的決心,因此面對杭州亞運延期,他樂觀其成,認為自己有了更多時間備戰。 和哥哥正式拆夥 兄弟情永遠不散 這次選上亞運代表隊,對張祐菘來說固然開心,但同時卻也是他和手足分道揚鑣的開始,和哥哥張祐瑄僅相差一歲,在軟網賽場上從小就是雙打搭檔,但因張祐瑄另有生涯規劃,在全大運前兩人便決定拆夥,各自和新夥伴練球,沒想到全大運時兄弟檔「臨時合體」出征雙打,反倒得心應手,一舉拿下睽違兩年的金牌,對此張祐菘透露「以前搭檔很久,無形中有不能輸的壓力,現在都沒有了,打起來反而很歡樂。」雖然以金牌劃下完美句點,但張祐菘說:「心中有個小遺憾,就是沒能帶他(哥哥)選上代表隊,儘管未來不再是場上搭檔,但我們還是兄弟,我一定會支持他的決定。」 鎖定亞運舞台 盼在歷史留名 「我有一個白板,我會把今年的目標寫在上面,去年寫了全運會金牌、全大運金牌、亞運金牌。」已經達成前兩個目標的張祐菘,現在全心瞄準延期一年的亞運盛會,對自己要求甚高的他,期許未來能在國際賽中打出名堂,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球衣都是紅土很帥!」文化王牌陳翊瑄說,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很喜歡。攝/大專體總
人物特寫

穩定實力發揮 陳翊瑄放手一搏挑戰職棒夢

110學年度UBL大專院校棒球聯賽預賽,由強敵國立體大對決文化大學,兩隊一路糾纏文化在第10局突破僵局制以一分領先,最後一個半局派出陳翊瑄出來關門,在滿壘無人出局高壓的情況下,陳翊瑄用2個內野滾地球和1次三振順利化解失分危機,拿下勝投。平常都以先發上陣的他,在這場比賽卻以救援身分上場並穩定陣腳化解危機,對他來說是一場很印象深刻的比賽。 憶起高中時期,如果當時沒有撐下來,選擇放棄,或許就沒有現在的文化王牌投手陳翊瑄了... 因為哥哥的關係,讓原本要去參加籃球隊的陳翊瑄,因緣際會之下加入了棒球隊,開始他的棒球之路,高中原本在仰德高中就讀,但因為練球的模式和環境不如所想,當時陳翊瑄就主動向教練提議想轉到大理高中,也期望可以更努力拿到代表權成為國手,當時與總教練鄭幸生談過之後,教練也同意他的想法,最後也順利地轉進了大理高中。 到大理高中後,因為手痛的問題,沒辦法馬上應戰,在這期間也練過游擊,但都沒有當投手的協調性好,教練也要他好好當投手投球,他表示當下的心態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就按照著教練吩咐去做,到了高三也順利選進U18中華培訓隊,完成短期的目標。 在U18中華培訓隊期間,遇到許多實力比自己高出一階的選手,與他們交流下,心態上有很大的收穫,即使在場上遇到狀況,也不慌張,學習找到自己的節奏,從容地面對打者。 上了大學,進到文化之後,常常能在大專的賽事看到陳翊瑄先發的身影,與高中不同的是,大學多了自主性,除了球隊的課表之外,自己了解自己缺乏什麼需要加強,就會利用其他時間做自主練習。 大一結束後,進入U23培訓隊,當時陳翊瑄的球速僅剩140公里,培訓隊結束後他向目前擔任樂天球探的學長馬熙傑請教投球機制的問題,在他的調整之下,球速提升到最快速147公里,陳翊瑄說:「如果當時沒有學長的指導,或許不會成就今年的他。」 今年因為中華職棒多了第六隊,多了一個機會能夠挑戰,陳翊瑄認為自己也準備得差不多,想放手一搏去挑戰看看一直以來嚮往的職棒舞台。

110學年大專排球聯賽球員熱身。照片提供/李權紘
人物特寫

盡人事聽天命 「權」由老天安「排」

中原大學締造新猷勇奪110學年度UVL公開一級男子組冠軍,抱回隊史首座金盃。球員們各個表現亮眼,其中大二的李權紘引起眾人的關注。儘管不是每場都有上場的機會,仍把握每次能表現的機會。在場下的熱情也絲毫不輸給加油團,身為團隊氣氛擔當,李權紘私下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一面。 從沒想過會成為運動員到真心愛上排球 由於先天體型因素,李權紘從小就不敢嘗試運動,在一次因緣巧合下,被國中的校隊教練看中潛能,當時李權紘仍絲毫沒有打算走上排球這條道路。直到教練說服了李權紘的父母親:「既然不愛讀書就去打球吧!」正式加入球隊後漸漸喜歡上這種高強度的訓練方式。 樂天知命,故不憂 談及排球路上面臨的挫折,李權紘提到,高一放假與朋友相約打球,結果意外傷了膝蓋,傷口的疼痛,加上當時沒能如願選上亞青國手,讓李權紘一度萌生了想放棄繼續的念頭。不過,只要一想到隊友對高中排球聯賽八強的渴望,自己又身為隊上主力球員,有責任帶領大家共同前進。儘管在畢業前夕最終止步於八強,但能達到名列八強的目標對李權紘來說高中生涯已經不留遺憾了。 第二個令他印象深刻的挫折發生在剛進大學時,教練希望他可以從副攻手轉成大砲手,但李權紘認為自己接球能力較差、發揮不好,導致上場機會減少,這兩年的大專決賽也很遺憾沒能場場都跟隊友一起奮鬥。儘管他總是展現出嘻嘻哈哈的一面,但私下也難免會有失落,面對挫敗雖然會難過,但李權紘在面對這些負面情緒時總是告訴自己:「該努力的部分做到了就問心無愧,一切還是聽從上天的安排。」 除了大專賽場,李權紘談到在企聯的表現時他表示,對於自己的表現還算滿意認為自己上場時刻都有盡力把握住,但也還有很多進步空間,希望可以更好。他也非常感謝表現不好時有學長林政瑋及黃仁威開導,此外,自己平時也會藉由唱歌來排解壓力,因此才能較快調適好。   面對質疑自己個性不正經的言論,李權紘說:「懂你的人自然會理解你,對我來說那就是我盡力表現的狀態而且享受非常當下,這樣的表現能使我更全心全意投入在比賽之中!」 順其自然,隨遇而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自大專聯賽冠後的休賽期間,李權紘不忘持續自我訓練,他認為,既然技術不夠,那就從體能方面彌補,期望自己能夠更進步,增加上場的機會。最後,對於未來目標,現階段他只想把球打好然後順利畢業,順其自然,但如果沒能往排球方面發展,他就會往大學讀的專業發展,以工業與系統工程為主,平時的他也會去跟一些社會人士切磋球技,對李權紘來說排球也是一個讓他拓展人際、結識人脈的跳板。

國北教大王子昀表現出彩,獲獎無數。攝/孫紀涵
人物特寫

鈴與線交織的扯鈴人生 國北教大王子昀追夢之旅未完待續

「我想把最初的那份熱忱延續下去,並帶給更多人。」今年就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體育學系三年級的王子昀獲獎無數,身為學校扯鈴代表隊一員的他,無論是國內的教育盃、中正盃或是青年盃,或是世界級的亞洲盃、東京國際賽,他都榜上有名,而這些光鮮亮麗的成績背後,起源於他在幼稚園便對扯鈴一見傾心,並在小學一年級因緣際會之下開啟了他的扯鈴人生。 鋒芒初露 情定扯鈴 成長於開明的家庭中,王子昀自幼跟隨著爸媽觀賞許多藝文表演,也讓好動的他學習多種才藝。隨著年齡成長,王子昀的志向日益鮮明,小學六年級首次參與甲組比賽時便拿下中正盃個人、團體雙料冠軍的佳績。扯鈴項目的分組方式與普遍認知中的公開組、一般組不同,甲組為花式套路競賽,而乙組為固定招式競賽;參與甲組比賽的同學除了有較高的水平,更有自行發揮的空間。此次的好成績讓王子昀在扯鈴項目獲得許多成就感和喜悅,更成為他確定要持續鑽研扯鈴的契機。 「爬上頂峰前,必先置身谷底」 初露頭角便展獲佳績,但各方給予的肯定卻讓當時的王子昀迷失自我,更相繼於後續的比賽失利。那時的他懷抱著「沒有拿到第一名,比賽就沒有意義」的自負心態,甚至與啟蒙教練發生衝突,而成績也如老師所言不盡理想。因為嘗過傲視群雄的甜頭,跌落深淵時更感到十分挫敗。非扯鈴名校出身,王子昀就讀注重升學的私校,國中部的課業更加重了他的壓力,曾經的戰友也一一離去,回歸「正常」的學生生活,即使曾經向爸媽提出轉學到扯鈴強校——弘道國中的請求,他們也希望兒子能完成國中學業,並以此為條件,讓他高中再自行選擇方向。多重打擊下,王子昀一度懷疑是否要繼續堅持所愛。 不畏艱辛 逆流而上 即使經歷自我懷疑,王子昀仍不因此輕言放棄,除了比賽,他不畏艱辛地參加劇場演出,更請益多位教練,期望能精益求精。擁有國小時自傲致敗的前車之鑑,他調整心態,升上國二後的他首次前往日本比賽,便一舉拿下東京國際賽第三名的殊榮。「自滿的同時,也有許多人同時在努力」,有了先前的教訓,王子昀回臺後繼續謹慎的備賽,隔年更將目標直指冠軍頭銜,最終也如願拔得頭籌,堅定他考取臺北市華江高中民俗體育代表隊的信念。此時仍是國中生的王子昀無論是技術或是心智層面,皆已躍升國際級選手。 不斷蛻變 淬鍊經驗 北市華江高中於近年網羅許多民俗體育好手,王子昀亦為其中一員。進入華江後,他深受仰慕的前輩們影響,並在學長姐的幫助下技術更上層樓,也在陪同學長選擇大學時,開啟了對國北教大的認識。 國北在他心中,是扯鈴選手的大學第一志願。國北教大體育學系除了專項練習外,平日術科課程也不輕鬆,紮實的教學安排讓學生沒有混水摸魚的空間,但收穫也非常多。順利進入國北後,王子昀亦於大三承接隊長一職,這個角色對他來說並不陌生,高中時也曾有帶隊經驗,當時他嚴以律己嚴以待人,更無法理解為何大家無法同等的投入。如今他對這個角色有了新的理解,「與其說隊長是團隊的頭,更像是團隊中的協調者」,他理解每個人的生活比重有不同的分配,在管理上做出調整,並記取高中教訓,以團隊和諧為主帶領大家。 父母教練支持為成長養分 一晃眼王子昀的選手生涯已十多年,而爸媽的支持從不間斷。「我早上起床常常看到我媽睡在書桌前」,王媽媽攻讀傳播碩士時勤學苦讀的精神深深影響著他,使他養成早起練習的習慣,也在表演方面給予許多建議,而王爸爸也於工作空閒時關心兒子,「不像其他家長一樣出現在賽場,但他們用另一種方式支持我」。國小的啟蒙教練賴老師將所學全數交予學生,帶領學生從無到有,並引發他們學習的興趣,這樣無私奉獻的精神讓王子昀非常欽佩,更是他現在的教學目標。 破蛹成蝶 飛向天際 今年即將邁入大學的第四年,也是學生身份的最後一年,與許多同儕相同,王子昀有許多教課經驗,大二時更成為弘道國中扯鈴隊的指導教練,一圓過去無緣進入弘道的夢。如今以另一種身份加入,他發現自己更適合以過來人的身份帶領有企圖心的後輩,過程中發現與其對學生嚴厲,不如讓他們經歷錯誤後再給予建議,交由學生自行吸收、反饋,更能使他們成長。 除了教育,王子昀也不忘幼時對表演的嚮往。他從高二開始考取街頭藝人證照,臺中和高雄的考照之路十分順利,也在當地有過多場街頭演出,然而在臺北市連續兩年在零失誤的好表現下,都無法得到評審的青睞,甚至讓一路比賽至今的他懷疑何謂標準,後來他領悟「技術和藝術的評判標準本來就不同」,練習困難的技巧與呈現的效果不一定相同,更是他在兩次考證經驗中最大的收穫。而大學後因臺北市文化局改制,終於順利在臺北街頭將表演展現給觀眾。 「我一直都不是走在順風的路上,付出不一定會成功,但只要有付出,最後都會化作成長的養分」,王子昀曾經不被看好,歷經風雨,一路走到現在,如今他的想法也有所改變,不再一昧追求名次和勝利的喜悅,懷抱著熱愛扯鈴的初心繼續前行。現在身兼學生、選手、教練、表演者多職,他表示扯鈴在臺灣多年來都定位模糊,但因為尚未被開發,因此有更多發展的可能性,「表演者不可能從事一輩子,但表演可以」,王子昀在扯鈴與體育、教學、表演之間探索,並為後輩開路。「每個階段都留有遺憾,因為不完美,所以更想做的更好。」他期許未來能為扯鈴發展貢獻一己之力,把扯鈴帶給自己的喜悅分享給更多人。 提到扯鈴,王子昀的臉上始終掛著笑容,「大家能把我和扯鈴聯想在一起,我就很開心了。」

高雄大學方國瀚。攝/大專體總
人物特寫

投手丘上的職棒夢 高雄大學方國瀚

國立高雄大學方國瀚,在本屆110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男二級的比賽中,共先發3次,奪下1次勝投,替球隊貢獻了13局的投球局數。方國瀚雖從小開始打球,但卻在高二時,因傷從傳統強權美和高中轉學至社團性質的道明中學,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棒球,在大學時又重返了公開組舞台。 方國瀚因父親喜歡壘球,小時候常常帶他去打球,因而喜歡上棒球,他在國小時加入了中正國小少棒隊,在2013年曾代表中華隊,前往日本參加IBA-boys世界軟式少棒錦標賽。因球隊人數不夠,常常都要負擔長局數的投球,疲勞過度的情況下,埋下了傷痛的種子。國中時他加入了青少棒強權的忠孝國中,並在2016年,拿下國中棒球聯賽硬式組全國第一,但受到手肘和肩膀的傷勢影響,在國中階段,主要都是以野手身份上場。 高中時,因考量高雄在地學校競爭激烈,恐怕無太多表現的空間,因此選擇美和高中,但手肘肩膀的傷勢不斷復發,父親認為與其這樣一直反覆無上場空間,不如去讀書,雖然方國瀚當下有些無法接受,畢竟從少棒一路打上來並不容易,他不想就此放棄,奈何苦無打出成績的當下,還是聽從父親的建議,在即將升高二時,降轉至道明中學。 到了道明中學,方國瀚不想放棄自己多年來的興趣,於是加入社團性質的道明中學棒球隊,在南區高中棒球聯賽中,先是以百分百的打擊率獲得打擊王,後也拿下勝投王、三振王,更連續兩屆斬獲全壘打王,投打俱佳的表現,在乙組可謂大殺四方,讓他有了信心繼續往大學公開舞台邁進。 在報考高雄大學棒球專項時,教練就被其驚艷到,沒想到一個社團出來的球員,能有這麼好的表現,於是他就加入了高雄大學,也因高雄大學離家近、又是國立大學,成功說服父親讓他繼續打球。由於舊傷在身,教練團希望在大一、大二時讓他好好養傷,雖將其定位在先發,但不會讓他負擔過多的局數。在此屆的比賽中,他認為最可惜的部分是專注度不足,先發投手需要長時間的專注,如果一個閃神,可能就會被對手抓住機會,而此次有幾球就因為這樣而被敲安打。 不同於高中多是自主訓練,升上大學有專業的訓練後,方國瀚的肌力、技術都有所提升,球速也從過去的132公里提升到141公里,現在他即將升大三,他希望能開始為球隊貢獻更多局數,更希望能在畢業前,帶領球隊回到公開一級的舞台。而他最大的目標,就是能夠打職棒,「大三、大四我都會去選,畢業後我會給自己再一年的時間去挑戰。」方國瀚表示,儘管家人不太支持他在大學畢業後繼續打球,但他仍想用大學這段期間證明自己,實現他的職棒夢。

曾欣培(左)傷後重返道場參賽。照片/曾欣培提供
人物特寫

請勿懶惰的信念 曾欣培與傷共處60日奇蹟重生

「沒有人能阻止我想要去的地方。」就讀國立體大的曾欣培在左膝少一條韌帶之下,帶傷征戰5月中旬舉辦的111年全大運跆拳品勢公開女子組團體賽,奇蹟奪下銅牌,雖與賽前設定的金牌擦肩而過,但這面獎牌對於四年級的曾欣培來說更是意義非凡。 三月初,一場惡夢降臨在曾欣培身上,在努力許久的世錦賽、亞錦賽國家代表隊選拔賽中,曾欣培在第一項個人賽不慎傷到膝蓋,直接倒在賽場上,傷勢嚴重到無法起身,必須出動擔架。回憶當時的狀況,曾欣培說:「當下覺得膝蓋卡卡的,接續幾個動作後小腿開始跟不上身體,原本想撐完這回合,但小腿真的不能動了,最終還是倒下。」   個人賽受傷後,曾欣培憑藉強大的意志力,簡單治療與貼紮後,繼續參與接下來的團體賽,她坦言:「這個比賽真的準備非常久,也非常有信心能選上國手,這也是支持自己跆拳的目標,當下心情很低落,但仍盡可能幫助隊友。」最終隊友也非常爭氣順利入選國家代表隊,對她來說已經是最大的安慰。   品勢是一項膝蓋重度負荷的運動,曾欣培身旁許多隊友都動過膝蓋手術,嚴重可能導致生涯受影響,在選拔賽結束後,曾欣培做了核磁共振(MRI)檢查,診斷結果為左膝ACL(前十字韌帶)斷裂,除了國手選拔落空,她將面臨的是遙遙無期的復健。 為了參加由自己學校主辦的全大運,曾欣培決定先治療及復健,並沒有立即動刀。「我認為我可以,所以不想撐著拐杖。」她說到每天長達七小時的治療讓曾欣培飽受折磨,再正常不過的屈膝動作對她來說簡直要命一般,曾欣培說:「那幾週真的很難熬,朋友打過來給我都在大哭,不過也還好有大家的鼓勵,自己才能撐過那段時間。」 曾欣培的努力最終迎來好結果,在抽出膝蓋的積水之後,終於重返道場訓練,眼看賽程越接近,曾欣培的心也更加忐忑。最終,她在受傷後第60天完成比賽,並奪下銅牌,賽後她難掩喜悅說:「是否奪牌已經不重要,自己在這60天來的努力並沒有白費,能重新站上道場真的為自己感到驕傲,或許是10年跆拳生涯以來最具意義的一戰,也很謝謝這段期間幫助過自己的人、教練以及防護員。」 全大運結束後,曾欣培決定安排動刀,預計八月開始將暫離道場一段時間,而近期也剛好完成大學四年學業,未來將繼續攻讀研究所,曾欣培說:「只要我還能踢,我都不會放棄,學校教練及醫療的資源讓自己很想繼續留下來,加上國手夢並未熄滅,因此才做出這個決定。」曾欣培的跆拳故事,也將繼續延續下去。

江尚謙於夢想家青年隊選拔賽表現優異,意外入選夢想家青年隊。 圖 / 江尚謙提供
人物特寫

淬鍊後的乙組新星江尚謙 投入選秀圓從小到大的職籃夢

「投入選秀成為職業球員並不是因為這幾年的籃球熱,它是我從小到大的目標,一直追逐的夢想。」就讀於亞洲大學的江尚謙,出身自高中乙級、大學公開二級球隊,在2020年夢想家青年隊選拔賽,不僅擊敗眾多一線球員脫穎而出入選,大三大四更連續兩年帶領亞洲大學問鼎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二級16強決賽,在今年的畢業暑假,正積極地準備投入選秀前的加強訓練。 板凳上走完高中最後一哩路   高中就讀乙組學校葳格高中的江尚謙,高三最後一場賽事因與教練詹明仁有小爭執,導致下半場皆在板凳席中度過最後一場賽事,遺憾收尾。「我從那次事情學到蠻多的,那時可能太過執著想贏下比賽,教練暫停提醒我要相信隊友,當時分數落後有點情緒就反駁頂撞他,後來想想如果當時能不衝動一點,應該還有機會打得更好!」 但江尚謙也清楚了解,詹明仁、林泰興教練都是望子成龍,希望他能夠從事件中磨練心智,變得更沉穩,且高中這三年兩位教練給予他很多球場外的教育,他說:「如果只是一般生,大家可能都因熱愛籃球會想著打好籃球,但兩位教練給予我很多品德、做人的理念價值,在品德教育這塊特別要求,所以那次事件後,其實我在情緒控管這塊獲得蠻多的收穫。」 而兩位教練正如他所言對他相當看重,也從中牽線幫助他認識到亞洲大學教練林彥廷,並表示正值高中時期就與林彥廷教練有所聯繫,「高三有蠻多問題就會向教練(林彥廷)討教,那時正值猶豫就讀哪所大學時,考量眾多因素後,最後選擇到幫助我很多的林彥廷教練麾下打球,就一直維持到現在了。」 初入大學強度升級  社會隊「助攻」成長    「剛開始有點難以適應大學階段的強度,無論是身高、碰撞能力等都比我更好,當時對我的衝擊真的蠻大的。」在大學首場賽事代表亞大出戰臺南應用大學盃,因尚未完全適應球隊而打得不理想,賽後跑到場外痛哭,「那時自己的得失心比較重,所以那場打不好後自己就有點崩潰,幸好當時亞大學長都很照顧我,給我很多鼓勵讓我面對大學第一場比賽。」來到大學後,他說明因葳格高中與寶麗金球隊有著建教合作關係,因緣際會下進到社會隊裡提升球技,「在寶麗金裡面也有許多職業前輩願意教我,在寶麗金中真的讓我球技提升很多。」 乙級新星破繭而出   客隊入選夢想家青年隊 「那時候寶麗金的球員名單出來我自己也大吃一驚,因為隊上還有更多職業的好手,我沒有想過我會在那份名單中。」江尚謙表示,寶麗金的領隊陳厚谷、袁偵智對於追逐籃球夢的學生球員照顧有加,「那時厚谷哥還特地私訊我,告訴我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要我好好把握,我當然是全力以赴,珍惜這個難得的經驗。」而他也不負兩位貴人的信任,在夢青選拔賽中展現強悍防守及控球角色,「站上球場就沒在管一級或是二級的對手,能夠和這些一線球員同場較勁,是我一直以來的目標,或許這對一級球員而言,是一場小比賽,但對我來說可能就是一場生涯代表作的比賽。」賽後他以非選拔名單的客隊身分,成功入選夢想家青年隊。 即便入選夢想家青年隊,身為陣中唯一的乙組球員,未曾接受一級強度的訓練,讓他直言真的挫折感蠻大的,「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在乙級訓練,根本沒有在最頂尖的環境訓練過,跟阿吉(林俊吉)學長及其他隊員一同訓練,讓我覺得不足的地方真的有很多。」所幸,在夢青裡的隊員皆相處融洽,願意互相學習成長,這兩年在夢青裡獲得的經驗值,幫助他汲取許多經驗值,也是幫助他成為亞大籃球隊領袖的關鍵之一。 球場上磨出來的鬥志  盼續寫職業籃球的夢 這兩年亞洲大學的大專聯賽成績逐步提升,108學年度僅在複賽止步,但109、110學年度連續兩年進軍16強,而這兩年恰巧是加入夢想家青年隊後的江尚謙成為隊長之時,他坦言過去的自己因得失心較重,會覺得輸球是一件大事,常常輸球就會難過一陣子。但經歷過去的這些波折,他現在蛻變成擁有強悍心理素質的球員,他說:「這四年在亞洲練下來我覺得自己成長最多的,就是在「心理素質」這塊,不管是面對一級、二級的球員,現在的我站到場上就是展現鬥志;無論是面臨挫折,我也學會快速收拾情緒,來日在戰。」 隨著110學年度大專聯賽結束,近期的江尚謙正持續精進身體素質,體重也從賽季初的67公斤逐步上升到73公斤,看的出來肌力提升不少,他說:「投入選秀成為職籃球員,是我從小到大的夢想,我知道我的經歷不比其他球員來的豐富,但只要有機會,我會用行動去證明我可以做到並且努力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