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聖儒代表聖方濟大學(University of St. Francis)出賽。圖/丁聖儒提供
人物特寫

勇往直前不設限 丁聖儒的籃球之旅

來自松山高中、目前就讀美國聖方濟大學(University of St. Francis)的「小丁」丁聖儒,高中畢業後旅美四年,今年三月賽季結束後因疫情返臺,隨即披上中原大學戰袍,征戰108學年度大專籃球聯賽公開二級賽事,被媒體稱「開外掛」,最終也順利幫助中原大學重返四強、奪下季軍,明年將睽違17年再闖UBA公開一級戰場。

談起與籃球的相遇,兄長丁士凱影響至深,從小當哥哥的跟屁蟲,丁聖儒說:「哥哥打什麼我就打什麼,他一開始打棒球我就打棒球,後來改打籃球我就改打籃球。」哥哥帶他一頭栽進籃球的世界,而自身的籃球天分也讓他萌生熱情,想要力求進步。丁聖儒國中時加入大成國中籃球隊,正式開啟籃球正規訓練,100學年度更和陳建銘、姜廣謙聯手幫助大成國中拿下隊史最佳的第三名,讓原先反對他打球的媽媽也逐漸讓步。

高中進入「綠色神盾」松山高中,高一即登錄12人名單,足見黃萬隆教練對他寄予厚望,高二那年和許軒瑜、高國豪共同幫助松山拿下隊史第四座冠軍。升高三的暑假,丁聖儒參加NIKE ALL TAIWAN CAMP,獲得外籍教練的高度讚賞,不但拿下臺灣區訓練營MVP,最後更入選亞洲區訓練營明星賽,當時許多外籍教練建議他未來可以到美國打球,使他意識到自己未來有了「出國打球」的選擇。

高三時丁聖儒成為球隊隊長,肩負挑戰衛冕的重任,一路連勝卻在最後冠軍戰失利,敗給南山高中屈居亞軍,也成為他生涯最難忘的一場比賽。因此,當兩年後看見松山學弟成功達成二連霸,丁聖儒甚至自嘲自己「斷開四連霸」,他說:「很開心學弟能二連霸,回頭看當然有點遺憾,那年沒有好好把握。」但連霸失敗並沒有打擊他的信心,賽季結束後,丁聖儒深思許久,儘管不確定出國是否是正確的選擇,但他抱持著:「既然我能有這個機會,why not?」的態度,最終毅然決然踏上旅美征途。

在語言學校和社區大學磨練三年後,原一度考慮回臺就學的丁聖儒,先將學籍移至與達欣合作的中原大學,而後獲得NAIA聖方濟大學(University of St. Francis)獎學金,選擇繼續留美打拼,整個賽季出賽28場,繳出場均9.1分、2.2籃板、4.1助攻的表現,因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使他在三月賽季結束後便提早返臺,也意外獻上UBA處女秀。

由於臺美球風差異甚大,丁聖儒坦言剛回臺的前半個月,自己完全跟不上節奏,花了很長時間加強體能來適應中原的快速球風,最終也順利幫助球隊在八強戰以83:58力退臺灣大學,取得明年一級舞台的門票。

一路走來,除了高三的衛冕失利,丁聖儒似乎沒有遇過什麼挫折,但這些都是他克服每個階段挑戰才走過來的。國高中時期因身材劣勢一度找不到定位、失去信心,他便加強自己的速度來增加優勢,旅美後除了適應國外生活,球場上與國際好手競爭,也得在課業和籃球間取得平衡。他說:「我不覺得我有特別順遂,每個階段都有門檻要去突破,而我就是盡力去達成它。」

丁聖儒目前雖仍在打學生籃球,但也樂於挑戰不同身分,今年暑假他接受黃萬隆教練的邀請,八月返美前的空檔,將和許多松山校友共同擔任「神盾勇士培訓營」的教練,累積不同角色的經驗,同時也回饋自身所學。化身「小丁教練」的他說:「我傳授我知道的給別人,也可以藉此學到一些原本沒有發現的事情,都是一種教學相長。」

 

從遇見籃球開始,每一天的行程都依籃球規劃,沒有籃球甚至不知如何生活,這就是他對籃球的熱情與堅持,「籃球對我來說,應該就是全部了吧。」丁聖儒笑說。明年畢業後,丁聖儒期許自己能持續在籃球場上奮鬥,儘管不知未來如何,但他永遠不給自己設限,總是想辦法突破眼前的關卡,當年在籃球交叉路口選擇筆直前進的男孩,經歷旅美的淬鍊,搖身一變進化成目標堅定的戰士,丁聖儒的籃球路,還在繼續。

臺灣大學隊長趙品鈞在弟弟趙庭緯籃球路上扮演重要角色。圖片/趙庭緯提供
人物特寫

築夢踏實 兄弟之情助長追夢者趙庭緯

「無論哪一方面,哥哥對我來說是目標、角逐的對象,更是我心中的偶像。」108學年度UBA大專籃球聯賽一般男預賽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對決弘光科技大學一役,彰師趙庭緯繳出18分7籃板2抄截,預賽扮演球隊進攻要角幫助彰師木鐸籃球隊拿下勝利。他能擁有優異得分能力全是源於國立臺灣大學男二級隊長趙品鈞。

膚色黝黑、身高181公分,來自國立彰化師範大學三年級、擁有泰雅族血統的趙庭緯,在家中是老么,從國小田徑、國中棒球、到高中大學籃球都是追隨哥哥趙品鈞的腳步成長,趙品鈞也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角色。升高中的盛夏之際,朋友邀約兩兄弟一同鬥牛,讓趙弟弟體會到籃球「破網」的快感,使他與籃球結下不解之緣。

成長之路,相約武陵球場磨練

趙庭緯、趙品鈞兩兄弟自高中後分道揚鑣,選擇具有乙組籃球校隊的武陵高中及桃園高中試圖找出自己的舞台。趙庭緯曾短暫加入桃園高中籃球隊,因渴望更高強度、更系統化的訓練,他也積極找尋更多訓練機會。弟弟對籃球的熱愛,趙品鈞看在眼裡,也在他無助之時伸出手,邀請他跨校訓練。「當我想要學更多技巧的時候,我哥會留下來和我在室外全黑的球場一起討論、鑽研。」兄弟倆對於籃球的堅持與喜愛並未因外在因素停止,反而加深兩人更深層的情誼。

「感謝武陵高中籃球隊不把我當外人看讓我跟著練習,武陵高中的練球環境也讓我更加渴望進步。」自律而充滿競爭力的環境使趙庭緯成為武陵球隊的「另類球員」,一同接受正式訓練,雖不能跟球隊一起「南征北討」參加比賽,但受武陵高中團隊氛圍感染的他,很多比賽也會到場邊加油。「那時我哥在北區複賽投進準三分準絕殺後,我高興地叫了出來。」他回憶起武陵進北區複賽的心情,就像是自己贏下比賽般興奮,也由於這份「團隊感」,更渴望下段旅程的籃球路。

傷痛中成長,一展大將之風的彰師主將

剛入大學之際,對校隊充滿憧憬的趙庭緯參加籃球隊考核並順利入選,準備一圓籃球夢的他卻在比賽不慎摔傷脊椎,大一賽季因此報銷。「那時候才知道自己有多愛籃球,看著其他人在場上奔馳,而我就只能在旁邊看,真的很痛苦。」趙庭緯深感受傷最難以忍受不是生理痛苦,而是心理上經歷的復健期,必須壓抑自己渴望打球的心。「有次真的受不了上場偷打,最後連夜坐高鐵回北部物理治療。」他體會到身體健康的重要性,最後決定暫時退隊。養傷期間,他透過哥哥比賽的影片持續鑽研,奠定他大二球技爆發的契機。

經歷傷痛的趙庭緯在校內系際盃中東山再起,出色的表現使他入選校內明星賽並獲明星賽最佳球員,日後受球隊學長招攬再次進入球隊,這次他學會保護自己,更珍惜上場機會。「再次回到球場時,其實還是會對受傷有陰影,但你必須去克服它,不然你會永遠停在那不會進步。」遠在臺北的哥哥也扮演精神導師,鼓勵他堅持下去。不願放棄熱愛的籃球,加上哥哥的全力支持,傷癒復出的趙庭緯更加努力訓練,不僅練球最早到場完成課表,練球完續留練投。勤奮認真的態度也讓他在大二賽季中多次攻下雙位數分數,逐漸站穩球隊核心進攻手的角色。

延續哥哥意志,盼新學年再創佳績

大三賽季,趙庭緯將球隊得以進軍複賽歸功於大學啟蒙教練吳宣平、林翰均對他的重用,同時優秀的表現讓到場支持的哥哥趙品鈞現身說法,「小時候我們感情很不好,長大後發現他其實把我當成目標在追逐。在籃球場上也會互相切磋、交流,閒暇之時我會把技巧、觀念與他分享,或許也因此我們感情、球技才會越來越好,他對我來說就是不可或缺的家人。」弟弟的重要性對趙品鈞來說不言而喻,趙庭緯的成長路上也充滿哥哥的痕跡,從國中展開旅途、高中跨校練習、最後大學分享交流經驗,一路上受哥哥幫助許多,在他需要時伸出雙手拉拔他,並在築夢過程鼓勵他勇往直前。畢業季剛過,兩兄弟將在未來的路上各奔西東,帶領臺大男籃連續三年叩關八強的趙品鈞未來打算出國研讀,而趙庭緯大學生涯最後一個賽季也希望連同哥哥的份一起,領導球隊打出佳績。

羅振峰在108學年度打出大學代表作,平均上場26.9分鐘可以攻下16.5分,得分排行全聯賽第3。圖/羅振峰提供
人物特寫

「太極」精神融會貫通 高師大羅振峰的養氣之路

108學年度UBA大專籃球聯賽男一級國立高雄師範大學羅振鋒經過四年洗禮,一場場比賽中展現出看板球員的潛力,2019年12月22日對上德霖一舉攻下23分、17籃板,更在預賽完成四度「雙十」成績,在學生運動生涯最後一年成為球隊的得分利器。

身高191公分、主打前鋒的羅振峰在男一級戰場上打出身價,預賽平均上場26.9分鐘、平均攻下16.5分,平均得分排名全聯賽第3,僅次於輔大曾祥鈞、康寧林柏豪。在球隊中扮演進攻要角的他,高中以前與籃球的接觸僅與朋友的鬥牛。

羅振峰出身田徑選手,練習之餘會到附近籃球場打鬥牛,比起自我突破的田徑,更嚮往「團隊」競爭運動的他,畢業後因優異身高及體能條件得以一償夙願,被薦選到HBL甲組勁旅青年高中籃球隊,就此展開籃球生涯。

鬥牛輾轉球隊   一戰成名

「剛到青年時,我球都運不好,連上籃都不會。」缺乏球隊訓練、動作指導使得羅振峰剛入隊時嚐盡苦頭。幸虧當時隊友花時間陪伴他加強基本動作,教頭卜美可同樣無比耐心的拉拔教導,教練用心栽培以及隊友支持使他剛入青年受益良多。隔年,新任教頭徐國宏走馬上任,起初羅振峰對卜美可教練的離開及訓練方式改變無法適應,甚至整隊罷練,所幸徐國宏教練善於與球員「溝通」,使羅振峰從反抗轉而打開心房,放下叛逆與成見,為日後的一鳴驚人繼續奠定基礎。

「當時別人在球場上練球,而我在練習基本動作,我不想落後大家,所以要比大家更努力一點。」額外增加社會組比賽機會加上休假的鬥牛時光是羅振峰籃球生涯的重要養分,步步累積經驗使他在隔年逐漸嶄露頭角,高二暑假入選「GDS夢踐美國」選拔,從數十名高中菁英球員中破繭而出,與田浩、簡廷兆、關達祐一同經歷兩個月移地訓練。


接受更高強度的鍛鍊,特殊經驗讓羅振峰的視野更加寬闊,GDS美式訓練追求體能極限,球風追求個人能力及進攻效率,「在那邊把握度不夠你就會沒球權,防守也沒有優勢,你只能透過更多自我訓練爭取上場時間,也因此培養出很多進攻手段。」羅振峰沒有簡廷兆剽悍、田浩奔放球風,但他默默耕耘、紮實磨練,從一而終的堅持也讓他回臺後「沉默中爆發」,104學年度HBL複賽中籃下放進致勝球,成功絕殺當年3連勝強權能仁家商,回應教練徐國宏的期待打出高中生涯代表作。

鐵杵成針,高師太極龜「忍耐」精神 

在高師徐耀輝教練的招攬下,羅振峰也跟隨許多青年學長步伐選擇踏上修行之路,但選擇簡單,堅持卻相當困難。高師田徑隊式體能訓練讓羅振峰吃不消,甚至一度萌生退意,但徐耀輝教練愛才給羅振峰適應空間,「當時『做一休一』的訓練模式是讓我最有印象、最深刻的,幾周後,讓我從原本10趟只跑一半到最後變成能夠跑滿全部。」教練的調整讓他在逐步成長中,不經意地將太極的堅毅不拔刻在骨子中。

然而,「球傳給振峰,他不會處理球,沒有用。」大一的八強複賽,徐耀輝教練暫停期間在全隊面前直指羅振峰得分能力不顯,讓沒能把握機會的羅振峰倍感挫折,狠狠重擊他的一番話也成為大學時期的轉捩點。羅振峰力求改變現況,每天中午體育館報到練投,休假期間,羅振峰不忘持續提升實力,社會組聯賽也是他球技躍進的關鍵因素,「社會組比賽相對放鬆,一來增加球感,二來可以與不同層級的人學習。」社會組聯賽有更高強度的球員,與之對抗汲取經驗同時加速在UBA比賽中更早進入狀態,108學年度可以發現羅振峰時常在第一節攻下雙位數,脫胎換骨的轉變清晰可見。

伴隨球技成熟,心境也更上一層,大三大四的羅振峰不只顧慮自己,在球隊扮演領導者也是他的職責所在,每當高師進攻當機,都能看見羅振峰突破僵局的身影,已然不是當年教練口中的無用之兵。雖108學年度高師確定無緣8強,但羅振峰展現出當家球員潛力,在人才濟濟的一級賽場上平均攻下16.5分,三分球命中率達41.5%,更有四場完成「雙十」表現,得分之餘也一手撐起面臨戰力重整的高師,「只是做好該做的事,身為學長就該做好學弟們的榜樣,該得分時就必須跳出來,穩定的幫助球隊贏球才是我該做的事。」

展望未來,太極精髓永伴人生

羅振峰也帶著熱鐵烙膚的「太極精隨」走向未來,畢業之際,臺藝與義守紛紛徵詢他是否就讀研究所意願,同時高雄台塑企業也向他揮手,就連近期話題性十足的寶島夢想家青年隊也有詢問羅振峰是否參與選拔,但力求穩定的他希望先完成兵役,未來期盼能夠投入具有「社會甲組聯賽」球隊的企業,帶著最熟悉的籃球展開新旅途。

從「做一休一」磨練出的「忍耐」到大三大四逐漸培養的「沉穩」,羅振峰將四年的蛻變視為「太極精髓」。面臨挑戰冷靜不害怕,學會忍耐堅持並自我突破,最後於球場、於人生終能活用自如。

世大運水球熱潮退 隊長張楊鴻經驗傳承。圖/張楊鴻提供
人物特寫

世大運隊長張楊鴻 經驗傳承助水球推廣

2017年世大運,因為一張照片使得水球項目大受矚目,三年過去,水球熱潮退去,當時的球員多畢業進入職場,擔任游泳教練等相關工作,僅剩兩名球員還在學;其中一位為當年擔任世大運隊長的張楊鴻,目前就讀臺北市立大學運動器材科技研究所,光環退去後他仍常回到隊上帶領學弟妹,分享實際經驗。

張楊鴻從小練游泳,高中時發現自己的游泳成績停滯,但依舊希望能繼續水域相關的運動,剛好在高中階段也有接觸過水球,因此產生興趣,進而決定轉換跑道嘗試。

一開始面對運動模式的轉變,張楊鴻花上比其他人更多的時間練習,當大家都在訓練傳接球時,自己光最基礎的基本功踩水就花了一年的時間;另外從個人項目轉換至團體項目,不論是戰術運用還是團隊默契等,都是很大的挑戰;尤其戰術方面,張楊鴻說:「在真正接觸前,只有看籃球、足球的經驗,當自己真的加入團體時,不習慣做戰術,也很常因做錯被罵,起初因此感到非常挫折。」

水球運動在比賽不能踩地,所以過程中所有的移動都必須運用游泳進行,張楊鴻因為游泳底子扎實,剛進水球隊時被稱為遙控車,擔任前鋒負責接應球,將球導給攻擊手,經驗跟觀念累積後,漸漸轉變成全能的選手。

談到大學的練球模式,張楊鴻表示,教練給予大家很大的空間發展,隊上練習氣氛也很融洽、歡樂。許多畢業的學長姊也都會回水球隊,帶領學弟妹,分享經驗、戰術及技巧。

臺灣每年僅有兩場全國賽事,分別為總統盃及全國運動會,在總統盃賽事中,張楊鴻所屬的北市大水球隊多次拿下第一;全國運動會,則因北市大隊員大多都是來自各縣市的主力球員,所屬隊別不同,無法同隊出賽,因此北市大水球隊一年僅有一次的機會一起比賽,格外珍貴。

  

目前臺灣大學僅有臺北市立大學一所學校擁有水球隊,下學年度開始也不再補進新生,對於高中的選手及大學端水球都有很大的影響,但張楊鴻及北市大水球隊的成員們不受影響,還是時常到國小、國中、高中的校隊及社團推廣水球運動,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參與水球這項運動,讓臺灣的水球能更加蓬勃發展。

團隊至上  世新球瘋完美傳承。圖/世新大學棒球隊提供
人物特寫

有遺憾非壞事 世新靠球「瘋」傳承棒球魂

108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男二級全國第五名的世新大學,有別於其他傳統棒球學校,校風自由且鼓勵學生多元發展,開設許多運動傳播的相關課程之外,球隊規定三升四的暑假,球員必須到校外實習,增加視野與廣度 。基於種種學業的限制,世新一週僅能花各2天的時間做重量以及練球,在明顯少於其他二級球隊的訓練量下,卻能連3年闖進全國複賽,靠的是團隊合作以及不放棄的硬漢精神。

「別隊都說我們像瘋子,不管落後還是領先,總是可以維持高分貝的音量。」世新球風就是瘋狂,不求個人突出,只求團隊表現,教練郭昶宏表示,即使今年還是差一步前進公開一級,但過程是甜美的,人生總要留點遺憾,才值得回味。執教第8年的郭昶宏教練期許來到世新棒球隊的每個人,找回喜愛棒球的初衷,「不是留下早知道那棒揮大力一點就能贏球的懊悔,而是充斥著和隊友在場上共同吶喊的快樂記憶。」

整學期只輸了一場,但卻是最關鍵的比賽,大四隊長賴冠璋表示有點遺憾之餘,也希望學弟能謹記世新球風,不在意過去的失誤,勇敢面對接下來的挑戰。當球隊陷入低潮時,賴冠璋總是提醒大家,每個人連結起來,圍成一個圈才有辦法抗衡,共同面對困難。

 

最後一場與義守的戰役,新任隊長楊朋諺感傷的說:「那場比賽是我和哥哥12年隊友情誼的休止符,那天打完竟然忍不住哭了。」從小學三年級接觸棒球的楊朋諺提到, 一路上不管遇到什麼困難,總有哥哥楊朋諭的陪伴與支持,如今即將扛起隊長重擔,他會像哥哥一樣做個好榜樣,幫助球隊和學弟們。經過世新三年的洗禮,楊朋諺變得更懂得思考,他說:「 上大學前都是在被安排好的情況下生活,突然要學會自主管理時間很不習慣,但也很感謝這個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好。」

 高中沒打過甲組的畢業生方硯履,承認自己實力不比其他隊友強,他說:「以前他們在練球,我在唸書,但我比他們更懂得思考,練球時間一樣,要怎麼比別人更有效率,一直是我課題。」剛加入世新棒球隊的時候,跑步跟不上大家,教練告訴他:「沒關係!慢慢來,繼續加油。」方硯履意會到,不必在乎能從團隊中得到什麼,只求能為球隊做出什麼貢獻。

相信團隊至上的世新棒球男孩們,不管面對未來的比賽,多麽強勁的對手,甚至是人生的考驗或選擇,都能將硬漢精神應用其中,蹲的越低,跳得越高。

 

 

柔道好手張巍逞多次獲得全大運金牌,同時也是國家隊教練。攝/高勝嶔
人物特寫

「人只要有目標,就會一直努力」張巍逞的柔道體悟

柔道場上揮舞著汗水,一眼望過去,有位五官深邃,炯炯有神的雙眼與亞洲人少見的落塞鬍,他是張巍逞。目前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競技運動學系研究所二年級,同時也是國訓中心專任教練。

柔道萌芽,從求饒到堅毅
憶起摔柔道的起源,小時候與弟弟玩遊戲時翻出一個空罐子,裡頭全是爸爸年經時摔柔道的獎牌。他吵吵鬧鬧的向媽媽說:「我也要練柔道!」因而開啟柔道人生。

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他笑笑地說:「我以前超小隻。」未發育完全的身材,使張巍逞在從前的練習中吃盡苦頭,卻也得到許多寶貴教誨。從前壓制練習時被學長使用關節技,疼痛使他拍地求饒,教練恨鐵不成鋼怒斥,「為什麼要拍地求饒,不會想辦法嗎?」教練的話深深烙印在他腦中。至今比賽被壓制時,咬緊牙根也必須脫逃贏得勝利。

相較於球類運動,技擊競技選手滿身是傷已是常態。伸出傷痕累累的雙手,他笑道:「你看,整雙手都是傷。」掙脫扭轉導致的關節變粗、緊抓道服而滿手是繭,傷痕是張巍逞苦練的勳章,卻也是痛苦的寫照。這也是巍逞媽媽一直不敢看他比賽的原因,「看到他被別人摔,眼淚就馬上落下。」媽媽心疼說道,內心全是對巍逞的擔憂。

逆風成長,困境中生存
高中成績優異的他,畢業後選擇就讀國立體育大學。但父親突如其來的中風,家庭經濟急需支撐,使他不得不放棄柔道投入警察考試。然而匆促準備下,警察落榜了。

「我什麼都沒有了。」警察落榜、被迫放棄柔道,失去重心和目標讓巍逞難以接受,多次與媽媽爭吵,他終於放下顧忌,吐露出對柔道的喜愛與無法割捨。理解兒子對柔道的熱愛後,巍逞媽媽只有與天下母親一樣的心願,「巍逞開心就好,我只希望他開心。」

得到家人支持,加上國立體育大學扎實訓練使他體能與力量大幅進步,「國高中總是想放棄,大學後卻享受辛苦。」他一直把自己屢戰屢敗的曾漢捷學長作為目標,終於在102年全國原住民族運動會決賽時,以刻苦訓練出的體能,回憶深刻的提醒著張巍逞, 「如果你想要贏一個人,你就必須做到他做不到的事。」

國體教練吳家倫看見他的心境轉變,「他剛來國體的時候常常跟我說想回家,現在的他轉變很大。」大一時練習完獨自收操、戴耳機隻身在一旁吃飯,適應國體的生活後漸漸露出開朗的個性,成為隊上的開心果;從前比賽急躁,現在則成熟冷靜,與當初當入學的他相差甚大。

幫助家計,圓夢當教練
處於選手巔峰時期的他考取研究所失利,準備放棄選手身分之際,國訓中心柔道教練劉文等伸出援手讓張巍逞進入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就讀,同時擔任國訓中心專任教練,保有選手身分外也多份資助家計的薪水。 「巍逞很孝順,從不跟家裡拿錢,比賽獎金也都拿回家裡。」媽媽欣慰的說。

歷經家庭波折、選手生涯的重大轉變,「人只要有目標,就會一直努力。」張巍逞堅定地說,「夢想是回到母校東大附中當教練」,忙碌的他偶爾回家時會到學校幫忙訓練,將自己所學技巧與國際賽經歷傳承給學弟妹,同時也期盼自己再拚一次亞運,為臺灣抱回一面獎牌。

 

國立體大網球選手許育修,現為我國職業好手。 (圖/海碩整合行銷提供)
人物特寫

孤單之路的蛻變 許育修的大滿貫轉捩點

來自彰化縣員林市的許育修,曾拿下澳洲、溫布頓、 美國網球公開賽,三座大滿貫青少年男子雙打冠軍,去年也為國立體育大學奪得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公開組男雙金牌及混雙銀牌,是臺灣指日可待的年輕男將。

網球結緣,源自母親的支持
許育修說 : 「『修醬』是阿嬤在我小時候幫我取的。」因阿嬤接觸網球,以玩樂心態加入彰化縣北斗國小網球社,和網球結下不解之緣。最初家人不太支持他打球,希望他能把書念好,然而從小好動的修醬喜歡打球勝過讀書,媽媽得知他的想法後轉為支持,希望能藉網球得到更好的出路,隨即轉到彰化縣花壇國小、國中接受正規專項訓練。

而媽媽在他的網球生涯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除了承擔網球訓練的高額費用外,修醬說 : 「媽媽在場的時候幫我做很多事情,像是洗衣服、買補充品。」媽媽總是為他打理場邊瑣事,他提及 : 「很感謝媽媽從我開始打球就陪著我四處比賽。」讓他在訓練比賽更無後顧之憂。

與孤獨相處,一個人的網球路
網球職業選手年齡層較廣,13歲到35歲不等,高水準選手對球的經驗、專注度及處理球的技巧相較青少年來的高 。起初抱持玩樂心態的許育修,相較同齡選手晚入行,導致小五到國一期間成績不顯,但從小就習慣把每件事做到最好的他不服輸,「因為我起步比較晚,那時候比較認真的練球想要達到同年齡的水平」,認真努力的態度讓他在ITF(國際網球總會)青少年排名闖進世界前五後的職業之路想法更趨成熟,不僅降低場上的失誤率,心理層面也越趨進步。

在網球世界越走越遠,陪伴他的只有張孝雍教練,許育修感嘆 : 「網球之路是孤單的」,沒有龐大的隊友、家人。身為彈性修讀生雖有較多時間安排訓練,但時常在國外比賽,平時少有機會和朋友一起吃飯,與家人的相處更是寥寥無幾, 「我幾乎沒有跟家人出去玩,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在比澳網那年剛好碰到臺灣的過年,所有的臺灣選手一起在澳洲的晚上圍爐吃年夜飯。」雖然有一起努力的夥伴,但出國比賽基本上都是一個人。

大滿貫洗禮,職業選手的轉捩點
在孤單之路前行,許育修一度陷入更深的瓶頸,有段時間發覺自己根本不渴望打球,每天在做的只是例行公事,甚至認為失去打球的意義,直到拿下三大滿貫冠軍。憶起大滿貫的驚險時刻,「應該是溫網的四強還有美網決賽,溫網四強在比數很接近之下打到延長賽10:8才贏 ;美網決賽在第三盤也打的很接近,對手也有賽末點,但最後追回來贏得勝利!」,在網球最高殿堂奪勝,修醬心情有所轉變 : 「拿下冠軍之後會讓我覺得,我可能不只這樣而已,我還能再往上爬,為什麼我不再多做嘗試 ?」

受過大滿貫洗禮後,許育修更加投入、不懼疲憊,他提及,「訓練雖然辛苦,但我能將訓練的東西發揮在場上,而且贏下勝利,獲得成就感就會很開心。」經驗累積、刻苦鍛鍊讓他了解在與不同國籍、性質及強度的選手交手時的打法和戰術也要隨之調整,這樣的比賽模式不但帶給他在球場上的樂趣,也造就他成為全面性的選手。

出國和回家,夢想征戰永不停歇
但比起國外,修醬更喜歡在臺灣比賽,有種為自己家鄉打拼的感覺。 他談到,去年台塑盃有機會連霸,恰巧碰到近期連兩戰落敗的中國好手,尤其是在主場比賽就更想贏球。他說 :「我喜歡在比賽時有觀眾在看我的感覺,為我加油、鼓掌。」希望除了華國三太子盃及海碩盃外,臺灣能舉辦、轉播更多國際性比賽,讓民眾深入了解網球,進場感受現場的氣氛。

超過十年的網球生涯,許育修笑說 :「網球教會我冷靜和樂觀。」也讓修醬成為一個內斂沉穩,獨立成熟的選手。一路走下來,修醬已學會與孤單共存,網球早與他密不可分,「我會一直打球,直到我不能再打下去為止。」 他是修醬,許育修,不因挫折而放棄的網球王子,正朝著世界前300的夢想邁進。

北市大柔道選手王永瀚。圖/王永瀚提供
人物特寫

克服心結再戰自我 王永瀚的柔道之路

立體的五官,留著一頭神似韓國花美男俐落的短捲髮,嬌小的個頭卻有著精壯的體格,在場上靈活的移動著,他是年僅19歲的柔道小將王永瀚,曾在108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奪下男子66公斤級的銅牌,現為東京奧運柔道培訓隊成員之一,目前就讀臺北市立大學技擊運動學系二年級,對於柔道,有著不輸給任何人的熱情。

●緣起─因緣際會

王永瀚在小學四年級時,於姊姊工作的地方,因緣際會下參加了警察局開放國小生參加警局開設兒童柔道班的課程,這開啟了他與柔道的緣分。王永瀚於小四、小五時期是以社團性質參加,一週練習一次,直到小六後就停止了,但並未因此就切斷他與柔道的連結。

國小畢業後,王永瀚就讀離家近的高雄市中庄國中,中庄國中的體育班當時有在招收柔道項目。之前雖然以玩票性質在學習柔道,王永瀚如願於國中開始接受柔道正規訓練,首次參與比賽是國一下學期的全國比賽,當時的他雖體重過輕,仍傾盡全力在賽中奮力一搏,最後的賽果不如預期,卻也因為落敗,讓他深刻感受到「不喜歡輸的感覺」,他告訴自己回去要勤加訓練。

然而,正當他要重整旗鼓時,在一次實戰訓練中,王永瀚不慎被在旁訓練的人壓到左小腿導致脛骨斷裂。王永瀚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復健,在準備重回賽場的時光中,他回憶:「那次的受傷讓我學會動更多的頭腦去思考。」再回到柔道場上的他,對柔道有了更多不同的想法,因為受傷過,他更能專注於細節中。

王永瀚高中進入高雄市文山高中體育班,他表示,國中時的練習多在於柔道的基礎訓練及老師傳授的觀念,升上高中後的王永瀚反而更清楚自己在訓練上需要什麼,他把自己對於柔道的想法勇於和老師分享,才能讓自己更為突破。

●追夢─築夢踏實

高中時期,王永瀚逐漸「摔」出亮眼的成績,在全國中正盃柔道錦標賽中,擊敗當時的勁敵臺東體中選手劉威利拿下金牌。路途看似順遂,但並非如此,兩人再度於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的決賽碰頭,這次王永瀚並未延續氣勢拿下冠軍,他笑說:「柔道比賽就是有輸有贏,再強的人也未必會一直贏。」
王永瀚未因此失去鬥志,他以加倍努力回應這次的挫敗,並在下一次的賽會中獲選2017年亞洲青少年柔道錦標賽的代表國手。初次入選國手,王永瀚藏不住內心的喜悅,雖然最終只獲得第五名,但歷經比賽的洗禮後,他感受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仍有許多不足的地方需要加強,對這樣的成績他有些失落,但王永瀚說:「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就沒有遺憾。」

●轉折─浪子回頭

升上大學之際,王永瀚起初選擇就讀家鄉高雄的樹德科技大學,許多關心他的師長都勸他繼續修練柔道,而王永瀚有感於當初在代表隊集訓時,奶奶的辭世對他衝擊甚大,於是高中畢業後,他並未投入傳統名校,想多陪伴在家人身邊。

在樹德科大的日子裡,王永瀚練習柔道的時間相對減少,他當作給自己的休息,隨著時間日子逝去,他彷彿失去了方向和目標,也過得不開心,直到他代表樹德參加全大運拿下銅牌時,讓他有了想再重新回到柔道場上再超越自己的念頭,他說:「那次的比賽對他而言是一個轉折點,讓我知道我還能更好!」

憶起在樹德沈澱一年,王永瀚道:「我才知道其實自己內心真正渴望的是繼續練柔道!」為此,他更感謝的是,國中教練李儒芬老師,李老師告訴王永瀚,家人想要的不單單是他的陪伴,陪在身邊並不代表是孝順,家人希望的是他能為自己的夢想努力、打拚,那才會是家人所期望的。這一席話將王永瀚的心結解開,透過高中教練張丙松老師的幫助,他毅然決然下定決心轉學至北市大,再續柔道前緣。

●重生─挑戰自己

柔道帶給王永瀚的改變,除了擁有強壯的體格外,從中亦能獲得榮耀及成就感,最重要的是他學會禮節和尊重,且將柔道上吃苦耐勞的精神及態度,用以面對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種種。

重新再回到競技路上的王永瀚,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及師長的鼓勵,現在的他,很喜歡,也十分珍惜現在與柔道環環相扣的生活。王永瀚從國中成為柔道選手開始,一直以這樣的心態告誡自己:「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穫,付出得多不代表得到的結果會多美滿,但若不努力不付出,最後只會一無所有與後悔。」所以王永瀚不做讓自己悔恨的事,即便是他休息一年再回到道場上的決定,那都是他走過的青春與曾經,他坦然地道:「唯有失去過,才會知道自己最渴望及最重視的是什麼。」

一路至今,王永瀚感謝家人的支持與陪伴,讓他能無後顧之憂地追逐夢想,他把握「重生」的機會,珍惜所有,把握當下,對於目標,他道:「希望自己能不斷突破,一步一腳印走進國際舞臺!」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一個與你、我一樣的追夢者。他是王永瀚,他在柔道場上的一舉一動,都展現著他為柔道全神貫注、傾注全力的熱忱與熱愛,而你的目光再也無法從他努力的身影上離開。
 

臺體大柔道選手楊勇緯。圖/楊勇緯提供
人物特寫

摔不死的排灣勇士楊勇緯 「享受當下」

擁有深邃的輪廓配上迷人的雙眼,外型陽光且舉手投足散發著獨具明星氣質,他是柔道選手楊勇緯,目前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四年級,曾在2017年台北世大運奪下第五名的佳績及全大運寫下三連霸的紀錄,現今在世界柔道男子60公斤量級排名第十,持續朝東京奧運邁進。

●啟蒙─展翅高飛

楊勇緯的柔道生涯起步甚早,兒時因母親曾是柔道選手然在哥哥楊俊霆小三時進入當時台中市后里國小體育班就讀,當時媽媽都會帶著哥哥和他一起到道館練習,楊勇緯笑說:「那時候在一旁看著媽媽這樣陪著哥哥練習,覺得很厲害然後柔道是很酷很好玩的!」這也開啟了他的柔道之路,升上小三後也隨著哥哥的腳步進入后里國小柔道隊,起初在學習柔道時楊勇緯幾乎都在學柔道最基本的護身倒法,直到即將升小四的時候,才有正式開始比較實戰的對摔練習。而人生中的第一場比賽對楊勇緯而言是挫折的,他回憶:「當時第一場比賽就輸了,難過得嚎啕大哭時,教練告訴他沒有什麼好哭的!回去再練就好。」果真好勝心就此被激發出來,小四之後拿到第一面柔道金牌,進而愛上競逐金牌的感覺。

國小畢業後進入臺中市立后里國中柔道隊,國中時期的楊勇緯也歷經一段不同於過往比賽落敗的挫折,楊勇緯表示,自己是好勝心很強的人,當時覺得不認真練習就會被別人超越,直到國三時全中運前夕,因為訓練時受傷,當時他還不甚清楚運動傷害的概念,即使受傷了也繼續訓練,只怕練習減少了就被超越,但也導致賽果不如預期,深感挫折的楊勇緯花了一段時間重新沉澱,他找出自己落敗的原因,也嘗試整理出不同的比賽面向,他笑說:「當自己想通之後,那些挫折都不算是挫折了,也讓自己在這段過程中學到更多。」

高中進入臺中市私立新民高級中學,再度與哥哥同隊一起訓練,剛上高中時楊勇緯有些許的不適應,在力量與技術上都感受到與學長們的差距,楊勇緯說:「還好有哥哥陪他一起練習及競爭,我的實力才慢慢的成長提升。」在高三時楊勇緯就與哥哥一同入選世大運培訓隊,在當時到國家訓練中心集訓的他是隊上年紀最小的,對他而言無非是高中時期最深刻的回憶。

●築夢─享受當下

升上大學後,楊勇緯沒有特別設立目標,不局限自己而是告訴自己每一年要比一年突破現在的成績,只要持續突破就是好事。然而在2017年的亞洲青年柔道錦標賽中,楊勇緯一舉為我國奪下睽違18年的首面男子金牌,而後更在2018年的雅加達亞運鍍銅,對楊勇緯來說,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亞青鍍金後他獨自前往日本訓練提升自我,不斷寫下屬於自己的柔道故事。2019年夏季在日本東京的武道館,正是東京奧運柔道項目比賽場館中,楊勇緯擊敗世界排名第一的俄羅斯選手,最終獲得世錦賽第七名。王者的對決總是精彩,這場勝利對他而言莫非是另一種肯定,不斷的向自己挑戰突破。

楊勇緯的座右銘是「享受,享受當下!」享受不論是在生活上、訓練及比賽,享受這些所有的時刻,他說:「感謝因為柔道而讓這些產生,我也是因而存在的。」他表示柔道與生活是非常相近的,自己生活的樣貌是會在比賽中也呈現出來的,比賽中所發生的,也能從生活中檢討與反省,而這些更養成楊勇緯的自律,他秉持著享受當下的精神,把握每一次的訓練的全心投入及比賽的全力以赴,讓他一步一步擁有今日的成就,除了絕對的努力,他更是還有顆不服輸的心。

●柔道─與家人最深的鏈結

家人是楊勇緯在柔道之路上最強大的支柱及後盾,從小不論是大大小小的賽事,只要是在國內,父母一定會到場幫楊勇緯加油,在每次要出國比賽前,楊勇緯說:「爸媽在目送我啟程出發前,都會跟我比二頭肌的手勢,我就明白他們是在幫我加油。」最後,楊勇緯最為感謝的人是他的哥哥楊俊霆,在柔道項目中陪練員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楊勇緯說:「很感謝我的哥哥成為我的陪練員,默默地付出且幫助我。」哥哥楊俊霆是屬於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但最大希望還想讓弟弟站上頒獎台,他選擇放下身段並陪著弟弟一同度過每一個時刻。

楊勇緯把每次的挫敗當作是下一次成長的養分,他正用自己的方式讓世界看見台灣柔道,往夢想追去的人,追逐夢想可貴的是有人與你一起分享這個夢想!我們一起為排灣勇士楊勇緯加油,摔不死那就再來吧!

文化大學戴宜庭。圖/戴宜庭提供
人物特寫

戴宜庭「保持信念」 做自己能做的

來自女籃強權臺南永仁高中的戴宜庭,曾入選過U16亞青國手,現為中國文化大學女籃的隊長,於107、108學年度UBA賽事蟬聯籃板后,本學年度將是她出戰學生籃球的最後一年,去年的挫敗使戴宜庭更加堅定,她將一步一步帶領文化女籃,重返小巨蛋。

目前研二的戴宜庭,國小時期其實是打手球的,在畢業之際,父親希望她升上國中能轉換跑道去打籃球,戴宜庭笑說:「既然都是球類運動也沒有想太多,做就對了!」當時在父親主動與新北市海山國中的姜憶蓮教練聯繫下,戴宜庭進入海山開啟他的籃球之路,接受正規的籃球訓練。由於是不同領域出身,起初接受籃球訓練讓她吃足苦頭,也因為規則上的不同,戴宜庭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適應籃球這項運動。

國中畢業後戴宜庭毅然決然至台南永仁高中就讀,不畏懼獨自離家,在永仁展開嶄新籃球生涯的戴宜庭,沒有對新環境的不適應,反而很快地融入永仁團隊,戴宜庭說:「國小時期的手球訓練的艱辛,是提前幫助她適應當時在永仁的生活的一大助力。」戴宜庭感激地說:「高中時期時超傑教練及劉娉娉師母在她的生活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也很謝謝他們!」她表示自己其實是屬於較為缺乏自信的人,回憶時教練曾對她說過「妳就是射手!上場就是不畏懼的果斷出手。」也很感謝當時的隊友陳薇安對她的鼓勵,能有永仁六金釵的封號是整個團隊的努力。

戴宜庭的座右銘是網球名將費德勒曾說過的:「只要你相信,你就能走下去。」而戴宜庭也確實貫徹,保持信念,並一直鼓勵自己不論是在球場上,或是待人處事上持續前進,今夏過後戴宜庭也將從文大畢業,回憶起從大學時期至碩班六年的UBA時光,最難以忘懷的還是去年度文化的落敗,戴宜庭說:「從哪裡跌倒就從那再站起來!」訪問尾聲,戴宜庭堅定地說:「努力打好每一場球,一步一步穩紮穩打替球隊帶回勝利是目前最重要的,也要把握當下,並且珍惜場上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