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伯璿曾經在黑豹旗飆130速球,技驚四座。圖/胡伯璿提供
人物特寫

素人投手飆出130速球 高雄大學胡伯璿挑戰公開組

高雄大學胡伯璿,目前是棒球校隊一員,守備位置投手,彰化人。與一般選手不同的是,胡伯璿並非從小即是科班球員,現在大二的他,甚至兩年前都還在社團球隊打球。國中時,在社區球隊打了三年,畢業之後考上彰化高中,並參加同樣屬於社團性質的校隊,但是高中畢業之後,他卻考上甲組的高雄大學校隊。

一次偶然的機會,胡伯璿在電視上看到中華職棒總冠軍賽,當年兄弟象拿下總冠軍,球員們興高采烈地拋起教練,在那當下,胡伯璿心裡滿是感動,這份感動也開啟了他的棒球之路。

進入國中之前,胡伯璿起初原本心屬科班,但無奈受限於家人,他們認為小孩要好好念書,但是對棒球情有獨鍾的伯璿沒有放棄,升上國中之後,他每天照三餐拜託家人讓他參加一支名為「H2」的社區球隊,最後,在胡伯璿的苦苦哀求下,家人終於妥協。

國中三年都在H2打球的伯璿,升上高中那年,心裡依舊懷著科班夢,不過成績不錯的他,依舊擔心家人不允許,因此再三思考之後,他決定前往彰化高中就讀,那裡不僅有棒球隊,也有認識的學長,雖然球隊僅是社團性質,不過對於想打球的他,這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升上高中後,胡伯璿心裡已經沒有挑戰甲組的念頭,一來是認為自己已經過了追夢的年紀,再加上課業壓力等等,他漸漸地覺得自己沒機會了,但其實伯璿內心還是懷抱著甲組夢,加上升上高中後,課業成績表現得不盡理想,若依靠學科成績,擔心上不了國立大學,因此他決定為了自己,放手一搏。

為了準備考甲組球隊,伯璿那陣子常常沒有參加學校晚自習,都在操場跑步,早上上課之前也會找學弟出來丟球,然後會拍自己投球的影片請教練幫忙分析,期間更是三天兩頭的從彰化跑到苗栗麻煩教練指導他投球。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最終胡伯璿如願以償的考上屬於公開組的高雄大學。

談到甲乙組訓練方式的差異,胡伯璿表示,其實差距最大的地方是「質量」。以往在高中社團,大多都只能自己亂練;進入到高雄大學之後,第一個月還算能跟得上訓練,不過之後身體漸漸地出現狀況,阿基里斯腱發炎、側腹疼痛等等。至於「量」的部分,以往社團球隊一週只需練一到兩天,現在則是系統化訓練,訓練量也差距不小。

 

 

今年暑假,胡伯璿將於到華盛頓的棒球訓練中心Driveline Baseball深造,為的就是提升自己的球技。談到未來夢想,胡伯璿表示,最終還是希望挑戰從小到大的目標-打職棒。

胡伯璿也提到,非科班出生跟科班出生的選手,都有著相同的目標,但是很多人都會給社團選手扣上一個追夢人的帽子,但對他來說,他覺得追逐目標是更合適的形容詞。胡伯璿還說道:「平常想要的很多,但是確立的目標卻沒幾個,當你確立目標之後,所付出的努力,那才是價值的所在。」

其實,胡伯璿的經歷又何嘗不是大部分臺灣小孩的縮影,心裡有著夢想,但是迫於家人的要求之下,只能選擇讀書一途,不能選擇自己想走的路,久而久之,便與自己的夢想漸行漸遠。

胡伯璿是極其特殊的例子,最終靠著自己對棒球堅定不移的毅力,仍然步上通往目標的道路,但不是所有孩子們都能像他如此幸運,也值得思考現今社會上教育氛圍,是否限制了孩子們的發展。

臺大男足前鋒長澤重宇。攝/隆棋芳
人物特寫

一級賽場的菜鳥 「初學者代表」長澤重宇

106學年度拿下UFA大專足球聯賽公開二級男子組冠軍後,國立臺灣大學以全員皆為一般生之姿闖入公開一級殿堂,這支球隊球員組成相當多元且豐富,其中一位便是揮別陪伴自己成長點滴的日本後,18歲時來臺求學的長澤重宇。

「我一開始就有訂一個目標,就算我是初學者也可以踢臺灣一級的比賽!」長澤從國中開始接受了六年的日本正規籃球訓練,卻在來臺灣後決定轉換跑道,他說:「在臺灣打籃球大多都在室外,但是那種手感我真的很不習慣!溝通跟戰術上的想法也不太一樣。」反而足球不管在什麼國家都在室外進行,再加上先前在日本就一直將足球視為一種興趣在培養,所以他決定在大一下加入系足,大二下便進入校隊,認真算起來球齡其實僅有一年半,卻能夠在一級賽場上奔馳,他自信幽默地說自己是初學者代表,可以作為一個目標給大家信心。

不過他看似一步登天的背後,其實也有過力不從心的時候。高中時專攻籃球的長澤練球認真,技術層面也不比隊友遜色,不過卻在重要的比賽前被教練以身高不夠高為由,奪走了登錄比賽的資格,而取代他的更是一個高中才開始接觸籃球的新手,這樣的挫折曾讓他難以忍受,不過長澤卻也以此為契機,每週更額外與社會人士對練累積經驗,雖然因此「花了一堆錢」,但他說:「我想那時候放棄了會後悔一輩子吧。」後來也順利奪回先發,他坦言,有了那次經驗後自己的精神層面變得更為成熟。

在球隊中長澤的球齡算是最短的,對於能夠加入球隊,甚至進入30人名單他覺得滿是幸運及感激,雖過去在日本足球僅僅是生活中與朋友的共同興趣,不過來到臺灣後足球所扮演的角色卻顛倒過來,變成認識朋友的媒介,除了僑生、系所同學以外,朋友幾乎是透過踢球認識,對於進入大學後才開始適應全然不同環境的他,足球無形中成了重要的支持力量。

來到臺灣後,長澤也明顯感受到臺日的差異,他認為灣人相較起來很喜歡運動,不過卻也大多僅停滯在興趣階段,他提到以足球為例,日本從小就有專業的培養隊,整個培養的系統更緊密而不間斷,且上面更是有職業隊,相較起來發展更好更有機會;在教學上日本的風格也較為細緻,什麼樣的情況適合用右腳還是左腳都相當注重。而另一項較大的不同則是在足球的盛行程度,在校園中受到關注的不外乎是籃排球,反觀自己在練球時如果不小心將球踢出運動場外,還會被責罵。

先前曾有限制外籍生人數的規定被提出,若真正被實施則將勢必對外籍生佔球員數量約略一半的臺大而言是一項挑戰,不過長澤則是另有看法,他認為在這樣的規定限制下,對臺灣的足球環境來說並不是好事,若參賽的人數、隊伍快速下降的話,對整體的發展並不會有什麼幫助,應該先從制度、從環境開始改,最後才會是這樣的規定限制,就如今年的一級戰場竄出了巴西軍團南華大學,打破了過往的四校稱霸也不嘗是壞事。

不過因一級隊伍間傳統強權與他校的實力鴻溝明顯,臺大仍在考慮要繼續征戰一級,亦或是自行降至二級,下學年度能否在一級戰場上看見長澤重宇仍是未知,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足球將作為一個個連結他自己與他人的存在,持續創造各種可能。

阿巴西強勢登場,世新最強新秀。攝/李宜儒
人物特寫

世新實力新秀 阿巴西強勢登場

107學年度勇奪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男二級冠軍世新大學,隊上匯聚來自各地好手,其中最亮眼的球員非大一菜鳥阿巴西(Mohammad al Bachir gadiaga)莫屬。

「待人很好對籃球的熱忱也很值得效仿,他常常會去觀察職業選手的技巧並加以琢磨。」同屆隊友這樣形容著他。阿巴西是位從日本出生的塞內加爾人,對日本印象不多,三歲就跟著父親回到塞內加爾,八歲便來到台灣,就此定居下來,然而在台灣的文化薰陶之下,阿巴西也算是一名台灣囝仔。

國中原本踢跆拳道的阿巴西,某次和朋友一起在看籃球比賽時,被場上團結合作的氣氛深深吸引到,有別於跆拳道的獨自奮鬥,隊友間的協力互助更讓他感到嚮往,於是開啟了籃球之路。

初上泰山高中的他,憑著優異的身體素質和扎實的基本功訓練,雖然是一名籃球素人,升上高年級也因受傷和超齡因素,沒有太多的上場機會,阿巴西不因此而灰心,反而更努力持續精進,放眼未來,準備在UBA大展身手。

回憶起高中的點點滴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事莫過於第一次灌籃,「灌籃就是帥啊!」阿巴西毫不猶豫得說道。對於籃球的執著他也不會輸任何人,身為家中的老大,有5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而且5個弟弟也都在打籃球,因此他更需要堅持下去,不斷進步做一個好榜樣。

目前除了持續精進籃球實力之外,阿巴西對未來早已有了規劃,目標放在中國籃球體系,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夠前往大陸發展。而阿巴西也將在108學年度UBA男一級戰場正式亮相,屆時歡迎球迷朋友進場為這位明日之星和世新大學加油。

劉惠茹本季被任命為臺師隊長。圖/劉惠茹提供
人物特寫

精靈後衛揮別傷痛 臺師劉惠茹築夢踏實

107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一級女子組奪下殿軍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本季傷癒復出的劉惠茹,一肩扛起隊長職責並帶領師大重返臺北小巨蛋!場上的劉惠茹,身材條件並不是最為突出的,憑著不服輸的精神與意志力,透過溝通和隊友並肩作戰,聯手打出屬於她們的團隊戰役。

今年大四的劉惠茹,畢業於臺北市立南湖高中,在國小四年級時因較為好動,被體育老師詢問是否有興趣加入籃球隊,因而開啟她的籃球之路,一路從苗栗大同國小、明仁國中、南湖高中到臺灣師大。國中時期並非甲組出身的的劉惠茹,國三那年對她來說是大起大落的一年,儘管當時明仁國中是乙組的球隊,她憑藉著勤奮苦練,成功獲取U16國手資格。無奈在第一場比賽中她就以十字韌帶受傷收場,在還沒有透過任何升學管道錄取學校的情況下,當時南湖高中的鄭維宜教練不離不棄的收她入隊,是她至今仍非常感謝的恩師。

大三時因開季前的一次練習賽,賽中不慎傷到左腳十字韌帶的劉惠茹,歷經漫長的復健過程,在本季開打前,劉惠茹重新回到球場上與隊友一同訓練,同時也獲知被隊友選為球隊隊長。劉惠茹坦言並沒有想太多,主要目標還是將球隊重新帶回四強,訓練及生活上就會對學妹們要求較為嚴苛。剛開始劉惠茹與隊友間的磨合上也遇到撞牆期,劉惠茹笑說:「她們都覺得我很莫名其妙,常常生氣!」也正因劉惠茹的嚴苛,師大女籃在本季得以有亮眼的表現。

歷經兩次十字韌帶受傷的劉蕙茹,她說:「這是籃球給我的考驗!」走在籃球這條路上,面對很多不一樣的困難及挑戰,如何一一面對及突破,劉惠茹相信籃球會帶她找到答案!今年確定從師大畢業的劉蕙茹,畢業後將繼續攻讀師大體育系研究所,放眼挑戰更高層級的WSBL。

劉惠茹說:「不求最突出,能平安健康的一直在球場上,才是最重要的!」她也鼓勵學妹們,明年一定要再重返小巨蛋,把失去的討回來!
 

中正男籃創校史紀錄闖進全國賽。攝/劉宥慈
人物特寫

十年磨一劍 中正飛人張奕翔

107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一般組賽事三月底告一段落,國立中正大學創下許多校史紀錄,先是在預賽階段以第二名拿下複賽門票,進入複賽後,更奪下南區分組第二名闖進全國總決賽。中正大學主力球員大多以應屆畢業生為主,其中擔任鋒線位置的張奕翔表現亮眼,精湛的球技全力以赴的精神深刻的烙印在觀眾的心中。

目前就讀國立中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四年級的張奕翔,大一、大二同時參與籃球、排球雙系隊。升上大三後,想挑戰更高籃球層級的他正逢校隊球員乾旱之時,在校隊成員楊量惇的引薦下加入籃球校隊,成為中正校男籃的一份子。

106學年度UBA預賽階段對上勁敵環球科大時,張奕翔以31分6籃板7抄截的數據為他校隊畫開序幕,奪下此勝更讓中正當階段戰機吃下定心丸,張奕翔當時成為球隊重要戰力,後期至今的賽事場均得分近乎雙位數,視為球隊得分主力。

小時候,張奕翔因母親及姊姊都是運動員的關係,開始接觸壘球、田徑及其他的運動,當時的他未接觸過籃球。國中時期受同儕影響開始與籃球結緣,因此,從小就接觸運動而有豐富體育經驗的張奕翔,國三時,曾因體能及身體素質表現出色被學校教練相中參加乙組聯賽。因為這個契機,張奕翔曾想參加體育班繼續往更高層級的籃球邁進,但因家人反對就讀體育班,便打消此念頭,只好選擇一般高中就讀。

升上高中後的張奕翔,因專心準備應考學測,除了偶爾與同學相約打球,也會報名參加地區鎮長盃三對三的比賽,長期以來對球隊練習引頸期盼的他,直到上了大學加入中正校男籃才開始受正規訓練。

 

加入中正校籃後,談及籃球生活裡最印象深刻的球賽,張奕翔道:「大一時跟系隊參加盃賽,在晉級決賽的關鍵時刻,因個人失誤而輸掉比賽,心裡很內疚。當時的我得失心很重、好勝心也強,對不起即將畢業的學長們,覺得輸一場球彷彿輸掉這一生。但隨著經驗的遞增,球技跟心態也在轉變,現在反倒覺得輸球未必是件壞事,跌倒過才知道怎麼從原地爬起來繼續往前邁進!」

張奕翔談及國中沒有機會走體育之路時,感嘆道:「看到國小同學在一級的球場上發光發熱,不經回想國中時想繼續打球的念頭,也許當初有繼續走下去,繼續發展,也許球技能變得更精進、擁有更耀眼的舞台。」

張奕翔提到:「參加校隊後認識很多實力更強的球員,發覺自己不過只是一粒沙,一山比一山高,實力更強的人多到自己不足掛齒。能跟大家一起練習、進步,甚至邁進全國賽,這些經歷讓大學籃球生活添加許多風采,也擁有許多美好的回憶,體悟到花多少的努力就得到同等的回報。」


 

臺灣師大吳韋華。圖/吳韋華提供
人物特寫

阿美族女孩 臺師吳韋華的蛻變

奪下107學年度UVL大專排球聯賽公開一級女子組冠軍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陣中有一名笑容甜美的阿美族女孩,正是擔綱隊長的吳韋華,且今年臺師重返榮耀,也為她最後的學生球員生涯畫上完美句點。

碩士班二年級的吳韋華,畢業於新北市國立華僑高級中等學校,在小學三年級因緣際會下,陪同學去圖書館,然而身高明顯比同年紀的孩子來得出眾,因此被館內的阿姨詢問是否有意願去打打看排球,便開啟了排球之路。

從鶯歌國小、鶯歌國中、華僑高中走到了現今的臺灣師大,前景看似順遂其實並不盡然,剛成為大學新鮮人的吳韋華比較愛玩,卻因大三時期,家中發生變故改變了她,吳韋華的母親被診斷出罹患癌症,讓吳韋華一度想放棄排球來好好照顧媽媽,她說:「媽媽希望我不要放棄,都堅持這麼久了。」因此,為了不辜負家人的支持與期望,吳韋華沒有選擇放棄,反而更努力的走下去。

吳韋華時常調侃自己是名愛偷懶的選手,但接任隊長後,必須以身作則,成為後輩的榜樣,同時也給自己一個重新學習的機會。吳韋華認為學妹們都很出色,也提到學姊經驗較多,應在重要時刻跳出幫助球隊。另外,她也感謝球迷長久以來的支持,並鼓勵學妹們要更勇於面對挑戰,不退縮,將困難當作成長的養分。

吳韋華感性的說:「很感謝家人一路上給予的支持及鼓勵,是家人造就現在的我。」預計今年從臺灣師大畢業的吳韋華,下一步想先完成多年來許下的心願,出國旅行走走看看。最後,吳韋華表示畢業後會繼續打球,若企聯母隊中國人纖需要她,一定義不容辭。

鍾子迪中距離跳投。攝/劉宥慈
人物特寫

嶺東鍾子迪:「籃球象徵我的青春」

嶺東科技大學在107學年度籃球UBA大專籃球聯賽以預賽分組第三名晉級複賽。複賽階段對戰逢甲大學,上半場原領先比分勝券在握,但對手來勢洶洶逆轉局勢,嶺東雖在末節找回節奏,但為時已晚、力不能支,以落敗收場,暫別今年度UBA賽事。

目前就讀嶺東科大資訊管理學系四年級的鍾子迪,是嶺東男子籃球隊前任隊長。國小原是在打棒球的他,國小三年級參加籃球營後開始接觸籃球,談及愛上籃球的原因,他道:「籃球跟人的互動較多,獲得很多的成就感!」

從小個子較小,戰勝身高較高或年紀較大的對手時,得到的成就感及挑戰也更多,籃球對他而言不只是一種運動,也是他生活的態度。

國中時,每一堂課的下課他總是第一個衝到球場,把握每次跟同學打球的機會;高中時,下定決心加入校隊受正規的訓練。鍾子迪的身高僅163公分,以控球後衛來說還是有些矮小,為了彌補身高的劣勢,從過去到現在,每次的晨操、練習都是第一個到球場,就為了比其他球員練習得更跑更多體能來加強自己的實力:「籃球就是我的生活,盡全力做到最好。」

上大學後身材的劣勢更明顯,但在練習方面也明顯感受得出:「我不怕苦練,只怕自己練習得不夠多。付出多少的努力,就得到多少的回報。」

曾經後悔打籃球嗎?他道:「從來沒想過要放棄籃球,練球是我生命中的一個責任,我只想把它做好,當學弟們的榜樣。」

雖然嶺東科大在他最後一年的學生籃球賽事未順利晉級決賽稍感遺憾,但他表示:「即便沒有亮眼的成績,但這些年的努力我不愧對自己。」

鍾子迪表示:「籃球讓我失去很多一般生的娛樂,也因為付出了努力得到很多酸甜苦辣回憶,更填滿了我所有青春的時光,未來再回頭時至少清楚的知道我有為自己熱愛的事情盡全力,充實努力的去追過夢想。」
 

東華隊長劉芳怡,最後一年以學生球員出賽。圖/劉姿儀提供
人物特寫

東華「驚奇隊長」劉芳怡 不服輸所以不認輸

「排球就像月亮,有陰晴圓缺,就像我從不會打球到會,也像是運動員不可能永遠狀態都是最好的,需要隊友一起補足。」被球員們稱為「驚奇隊長」,也是國立東華大學女子排球隊隊長的劉芳怡,從三峽國小、大觀國中、華僑高中到東華大學,14年的排球生涯,讓她深刻感受到,人生沒有完美的,有遺憾的人生,才是人生。

劉芳怡在國小二年級加入排球隊,曾在中華盃獲選「優秀球員」,在大觀國中的三年都作為先發球員。然而,來到華僑高中後,劉芳怡除了曾為校出征全國中等學校沙灘排球錦標賽外,始終沒登入至高中排球聯賽的12人名單,這沉重的打擊是她在排球這條路上最大的挫折,憶起當時,她苦笑說:「我只是想要一件屬於自己的球衣。」

即便沒能成為12人名單的其中一員,劉芳怡仍是教練倚重的球員,在她高三時一肩扛起帶領學妹的重任,也磨出了耐心。這讓劉芳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選擇到有師資培育的東華大學就讀,劉芳怡認為,這也許都是老天爺的安排,「沒有那重重的一擊,我也不知道自己可做什麼。」

104年大專排球聯賽公開一級是劉芳怡在大一時,首次以舉球員的身分上場,是她印象最深刻的比賽。劉芳怡在國小是主攻手,國、高中練自由球員,就連獨招考試也是以「自由球員」進到東華,但在入學後馬上被指派成為舉球員。在自我要求和學姊的督促下,劉芳怡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時常練到崩潰,尤其是賽後,她聽見觀眾議論紛紛著東華會輸球的原因在於舉球員不夠好,讓她十分氣餒。

到了大三,東華因招收到新的舉球員,讓劉芳怡再次迷失在球場上的,教練告訴她:「明年開始妳不用打舉球了,不過,因為妳是全方位的球員,所以我可能把妳擺在候補。」教練的一席話,讓劉芳怡再次跌落谷底。

不過,劉芳怡的國小教練廖智裕和教練盧桂貞告訴她說:「選手就是教練需要調度你打什麼位子的時候你就打什麼,這是一個選手該有的基本素質,換個角度想就是因為什麼位子都會打教練才會這樣做。」這才讓劉芳怡調整好心態,重新面對挑戰。

大四這年,劉芳怡彌補了隊上主攻手的缺口,也是她學生球員的最後一戰。在這一年中她不只是隊長、學姊,同時也肩負著球隊操練的任務。劉芳怡認為最大的困難在於她不知道該如何拿捏每個角色之間的轉換,「我可能要像教練那樣唸他們,可是我唸完的心情又要轉變很大,我不能轉身就走丟下他們,這樣很沒責任感,有時候心情沉澱完,又要回到學姊的身分去安慰他們。」所以劉芳怡偶爾會留在球員休息室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情,才能繼續面對這個球隊。

「我來到這裡,我想證明自己給他們看,讓他們後悔那時候沒有選我!」在考大學時,劉芳怡並沒有受到太多教練的青睞,但她始終不願低頭認輸。東華的成績一直在公開一級和二級間徘徊,球員算不上是頂尖的,但劉芳怡告訴學妹們:「不管以前怎麼樣,我不想我們被看不起。」這樣的態度和韌性,讓劉芳怡帶領球隊在今年拿下公開二級的亞軍,明年將重返一級榮耀。

「失去的東西都會用另一種形式回來。」這是劉芳怡這幾年來最大的感觸,在上高中前,劉芳怡曾很有自信的告訴家人:「妳女兒會讓你們在電視上看見我!」可惜這一路並不順遂,直到今年的大專排球聯賽,她才有機會透過轉播出現在電視螢幕上。劉芳怡高中沒有獲得室內排球的保送權,卻也因為過去的沙排經驗讓她代表新北市參加全國運動會,此外,透過沙排的磨練,讓她回到室內排球有了更多不同的進攻節奏得以擾亂對手。

大三那年暑假,劉芳怡在教練張義忞的邀請下,成為三峽國小排球隊的助理教練。當劉芳怡決定回到母校簽實習時,教練告訴她,她將會被永久錄用。即便劉芳怡在排球生涯的14年裡,沒有完成冠軍夢,但她也明白人生不可能永遠完美,之後,她將會帶著她的球隊,往冠軍之路繼續邁進。

杜登盛總教練在場邊觀看球員訓練。攝/林楷能
人物特寫

南華季軍幕後推手 教練團功不可沒

「南華季軍到手 未來奪冠有自信」
二十三人大名單中,有十名新進選手在比賽前三個月才抵達台灣,季軍戰前更因課業因素,僅能維持兩小時不到的每日例行訓練。儘管如此,南華大學在季軍戰上下一心,靠著猛烈攻勢以5:3擊敗臺灣體大,隊史首度殺入四強行列便取得第三名佳績。熱情奔放的森巴足球,在107學年度大專足球聯賽勢不可擋!

賽後,南華大學杜登盛總教練直呼驚險,認為球員攻擊企圖心強是好事,若能將防守做得更到位,未來無可限量。巴西籍高基諾(Felipe Galdino)教練談到,UFA本身強度夠,看好球員們的潛力,希望球員日後臨場發揮更穩定,將實力完全釋放!南華大學足球隊成立邁入第三年,巴西「如來之子」已能與臺灣球隊抗衡。背後,杜登盛總教練及高基諾教練絕對是兩大功臣。

本學年度面對銘傳、輔大、北市大等強權,南華大學在正規90分鐘終了前還沒有輸過,儼然成為大專足球新勢力。在兩名教練分工配合下,將臺灣、巴西球風大融合,透過實戰演練加上新舊成員磨合到位後,教練們更一致認同「只要將失誤減少,把握進球機會,南華絕對是衝擊冠軍的強力人選!」。

「異鄉奮鬥享受當下  球員同時思考未來」
場景回到南華大學操場上,來自巴西的球員們在場上賣力跑動,熱絡且輕鬆的練球氣氛,讓人很難不將目光望向他們。一旁,高基諾(Galdino)教練賣力指導球員進行訓練。球門另一側,杜登盛總教練靜靜觀察練習情況,沒有太多言語,偶與選手簡單互動。兩人看似個性大相逕庭,講起足球,卻有相同熱情。

受佛光山支持,巴西如來之子們來臺,雖踢著自己最愛的足球,畢竟人生地不熟,起初球員們踢球綁手綁腳。對此,高基諾教練說,自己在隊上的一大優勢,便是能在無語言隔閡狀態下與球員溝通,較能使球員敞開心胸,紓解在異鄉打拼之情。生活方面,校方讓球員集中住宿有效幫助他們融入環境。幾乎24小時的朝夕相處,讓球員們更熟悉彼此,也加速他們融入臺灣的文化。

談及未來球員出路高基諾教練表示,如果這群孩子們願意繼續踢球,也有能力走向職業之路,進而翻轉自己的生命、家庭,甚至別人看待他們的眼光,那他必全力支持。「但在足球外還有很多事值得探索。他們要靜下來思考:『自己未來要做什麼?能做什麼?』我想,這是件比起踢球與否更重要的事。」高基諾教練補充。

「賽事不足球感減  暫時改踢五人制」
話鋒一轉,談到未來球隊規劃,這是最令杜總教練頭痛之處。他指出,現今規劃下,大專足球聯賽告一段落後,等於進入一段賽事空窗期(若球員未參加臺企甲聯賽),球員將面臨無球可踢的窘境。目前球隊只能持續努力,爭取在大專聯賽外有更多比賽機會,「可惜以目前來看還是沒有辦法。」杜總教練說。

讓球員們在休賽期間維持球感的最佳方法就是以賽代訓。杜總教練提到,日後還有大專校院五人制足球錦標賽、全國體育署盃五人制足球錦標賽等賽事,此前球隊皆有參賽紀錄,也盼寫下佳績。之後,南華將直接轉移到五人制賽場上,待108學年度開始後再回歸十一人制比賽。

「本土球員技巧夠  提升場上創造力」
高基諾教練在訪談末段語重心長提到,臺灣必須營造出更健全的足球生態,透過更多的賽事磨練讓球員進步。就他的觀察, 臺灣球員在場上的團隊意識很強,有些球員在個人技巧上絕不亞於外籍球員。「基本上,臺灣選手不用擔心自己實力不足,只需要想著如何提升自己在場上的『創造力(Creativity)』!」

高基諾教練認為,臺灣球員多半自國高中累積多年踢球經歷,但在相同體系下成長,思考模式已稍嫌制式化。「許多時刻對手早已預測到你的下一個動作了!」若球員有意提升自己的競爭力,他建議唯有在場上盡情揮灑自己的創造力,做出更大膽、更出人意表的嘗試,踢出「創意足球」!

柯筌耀在決賽上演精彩遠程自由球破門戲碼,臺師大順利抱走冠軍金盃。圖/柯筌耀提供
人物特寫

臺師大創歷史寫新頁 柯筌耀懷抱理想勇敢拼

不只想要當教育傳播者的柯筌耀,更想要讓一般生或是甲組球員有不同思維,除了自己所學的外,更重要的是培養多元興趣,發覺更不一樣的自己,即使是體育班的學生,也能像他一樣,未來的路也可以很不同。他期望能翻轉臺灣的教育思維,消除體育班學生與大部分學生既定思維。體育教育傳承者柯筌耀,帶著對足球的熱愛以及初心,在追求夢想的路上勇敢前進,讓體育環境攀上顛峰。

107學年度UFA大專足球聯賽落幕 ,去年在公開男二級拿下第三名的臺灣師大,今年更是突破以往拿下冠軍,明年順利前進公開男一級。在決賽對上中華大學的戰役中,有一位左手帶著亮橘色臂章,球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盡全力拚搏,在第64分鐘以一顆遠程直接自由球射門進球得分,成為賽場上最耀眼的球員,他是臺師大足球校隊隊長柯筌耀。

今年就讀於臺灣師範大學體育與運動科學系碩二的柯筌耀,從小就是足球校隊,就讀黎明國小、黎明國中,一路到惠文高中,「在我有記憶以來,只要一有空閒就會拿著足球往操場跑,剛好大力卜公司在黎明國小有足球栽培計畫,我就很興奮抱著足球去測試加入球隊。」柯筌耀憑著一股衝勁就前去報名,雖然在篩選球員階段不幸落選,但仍不放棄,自告奮勇地向教練推薦並且跟著球隊一同練習,經過長時間訓練,柯筌耀反而比那些更有運動細胞的孩子更有熱忱,順利加入球隊,足球便成為柯筌耀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國中那段期間,我練球完就去補習,假日不是練球就是在讀書。」在升學主義的氛圍下,柯筌耀沒有放棄學業,反而是兩者兼顧,一邊練球一邊讀書,當時大部分的老師都希望他能專心讀書,不要把時間「浪費」在足球上,但柯筌耀沒有想太多,只想要做自己喜歡的事。

「當初的考試委員林昭伶老師看到我基測有不錯的成績(PR75),便說:『你這個成績可以進師大體育系。』」這無意間的一席話,卻扎根於柯筌耀的心中,順利進入惠文高中體育班後,仍然課業球隊兩者兼顧,隨著年紀增長漸漸發現體育教學的魅力,進而想將所學的足球專業知識傳授給向他一樣的孩子,高三職涯規劃後,雖然有入選國家青年隊並參與練習,但仍下定決心成為體育老師,貢獻所學。

在決定成為體育老師後,柯筌耀大學也順利考上臺灣體育運動大學體育系,專心在課業上下功夫,即使臺體大足球校隊趙榮瑞教練熱情邀約,但仍意志堅定,努力增加自己的學術知識,並且順利修習教育學程,在大學生涯中就拿到了教師證書,而心裡的夢想「臺師大體育系」一直迴盪在腦海裡。

進入臺師大體育碩士班後,柯筌耀也發揮自己的足球專長加入足球隊,此時他的視野變得更開闊,在臺師大接觸到不止是本土選手,還有各個國家的球員,對於在未來當老師或者是教練,都是一個很棒的經驗累積,培養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有著這些不同思想衝撞,柯筌耀與隊友們互相配合、了解,球隊氣氛隨之提升,進而在今年拿到最高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