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宜正在110學年度UVL公開一級預賽擁有好表現。圖/蕭宜正提供
人物特寫

面面俱到 蕭宜正的排球成長之路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交大校區男子排球隊在109學年度UVL公開二級奪下冠軍,今年甫重返公開一級,預賽便與傳統名校彰化師大打了一場五局大戰,各界認為此次陣容非常完整,可望衝擊決賽。交大男排這兩年加入了一位大賽經驗豐富的球員,率領球隊一步一步邁向隊史最佳成績,他就是就讀百川學士學位學程二年級的蕭宜正。 跳脫框架 勇敢冒險 國小時因為運動神經好開啟了蕭宜正的排球生涯,畢業後順勢進入北安國中就讀。身處JHVL強權球隊,面對聯賽的壓力,每天總是投入大量時間練球,排球等於是生活的全部,三年下來,這讓蕭宜正思考著究竟這是不是未來想走的路。考慮到職業球員的壽命問題,以及大學若繼續就讀體育相關科系,畢業後教職的取得也有一定難度,因此蕭宜正進入內湖高工後雙管齊下,除了練球,也利用空閒時間補習,希望能跟上學業進度外,更替自己在選擇大學時增添更多可能。 高中三年下來,蕭宜正成功入選U18、U19與U20培訓隊,並在高三成為內工隊長擔起球隊重任,最終成功以體育專長錄取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的百川學士學位學程,主修電機,即將踏上與過去捷然不同的旅程。 球,學之間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於2018年成立百川學士學位學程,以特殊選才的方式招收不同領域的佼佼者,而百川學程中第一位以體育專長入學即是蕭宜正。進入交大後,電機相關的課程本就艱澀,比起其他同學,需要付出更多心力來完成作業和準備考試。 雖然重心轉移到學業上,蕭宜正仍會參與球隊的練習,交大男排皆由非體育相關科系的球員組成,相對而言蕭宜正無論是在球齡或經驗上都豐富許多,「我是場上的教練,他們是我場下的教練」蕭宜正認為人與人之間很多時候都是互相的,練球時他可以給予技巧、細節上的建議,而在學業上遇到問題則可以請教隊友們,讓他在球隊中既有付出也有收穫。 精彩篇幅 未完待續 提到接下來大學的目標,蕭宜正希望能更精進學業,未來朝著申請碩士班努力,另一邊則是期待自己能與球隊繼續在公開一級闖蕩,拿下決賽門票。也許學業和排球之間的平衡是蕭宜正持續要努力的課題,但他早已開拓出一條嶄新的道路,替自己完成許多不可能,期待他這個賽季接下來的表現,為交大男排寫下更多新紀錄。

國北教大公開二級籃球校隊。圖/籃球部落 DA VILLAGE提供
人物特寫

蛻變中的成長 國北男籃絕處逢生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在去年109學年度大專排球聯賽公開一級賽事中勇奪校史首冠後,使國北盛行排球的風氣烙印人心,但國北除了排球以外,還有許多盛行的運動。在國北的球場上少不了清脆的運球聲以及球鞋在籃球場上的摩擦聲,有一群連年拼進大專籃球聯賽複賽的球員們等著被大家看見。 從無到有,一路以來逐波而上的國北公開二級男子籃球隊近年來面對層層關卡,士氣今非昔比。由於國北腹地小,球場數量不多,籃球、排球、羽球、合球隊的訓練空間甚至是使用同一個室內場進行練習,在資源上的取得與一般組並無明顯的差別,再加上室內場並不是正規的籃球場地,總體來說並沒有良好的練習環境。此外今年球隊面臨先發主力學長們的畢業,以及教練的更動,雪上加霜的他們仍找到一線生機,並抓住最後的席次,在110學年度大專籃球聯賽公開男二級北二區分區排名賽以分組第六進入複賽。 角色轉換,承接大任 在106學年度擔任隊長一職的唐偉傑,三年後角色轉換,從球員變成教練。由於去年國北教練康昭翔到國小服務後,就將球隊交接給唐偉傑,認為國北球員的平均身材較為矮小,在禁區較無優勢,因此會特別要求轉換快攻的速度和團隊進攻。唐偉傑的專業為個人技術指導,面對團體的執教方式會如何調整,教練唐偉傑表示:「先將團隊設定好大方向後,再把個人較細膩的部分加入到團隊訓練中。」 成績不是太大的重點,而是能帶走什麼 缺乏練習時間和經驗不足,成了今年最大的勁敵,因為疫情和開學後有體育表演會的緣故,練習量大幅減少,加上三四年級球員因畢業和準備教程而離開球隊,使得球隊裡低年級球員佔多數,故相比以前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談及球隊的目標,認為以目前球隊的狀況,成績已經不是重點,而是找出適合國北的球隊風氣,和球員能在吸收後運用到未來要做的事情上更為重要。 換血後,球員的變化 去年大專聯賽複賽中表現出色的陳冠宇,與大學長們合力奪下兩場勝利,而今年面臨學長們的畢業,原本單打獨鬥的他,認知到不能單靠與學長的搭配取分,而要多跟新的學弟培養默契,即使大一菜鳥的經驗少,容易發生失誤,但大二學弟進步的幅度很大,亦可以做組合,也希望身為大三學長的自己打球能更成熟,扛起做學長的責任。 面對考驗不畏懼,學習當一個好的隊長 「在學校裡球隊是我的全部」游景宇憑著這一句話扛下了隊長的職責。面對換血難題、球隊人數減少,今年擔任隊長的游景宇表示:「高年級球員只剩我和冠宇,而低年級的球員必須在經驗缺乏的情況下扛起責任,所以我不會以嚴格的方式去盯學弟,反而是以朋友的角度去協調整個團隊。」不論是在場上或場下設法拉近彼此的距離,培養出團隊默契,打造一個大家庭的模式去管理球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大專聯賽開賽前夕,唐偉傑教練因為個人規劃投入於職業隊擔任全職教練後,無法抽身兼顧學校球隊,故將球隊交給國北大學長錢彥豪以及楊孟翰,認為他們在帶團隊和提振球隊精神上做的比自己出色,也很放心球隊由他們來接手。 跌宕起伏,絕處逢生 五年前,國北從原先的一勝難求,到組成一支完整的球隊後,迎來了大專聯賽的首勝,再到第一次晉級後,乘風破浪,連續三年晉級複賽。而今年遇到換血季以及更換教練的空窗期,使球員們群龍無首,但兩位大學長回歸接管後,讓團隊更有凝聚力,球員們也在一場場的比賽中找回原來的自信,即使身在有宏國德霖科技大學和國立臺灣科技大學所在的死亡之組,仍再下一城,搭上了今年複賽的末班車。 找出屬於球隊的文化風氣 過去康昭翔教練以開放的打法,讓球員自己決定,解決在場上遇到的問題。兵傳子弟,輪到唐偉傑教練執掌時,提供球員許多觀念和學術性專業,要求明確、目的性強。接著面對問題的接踵而來,球隊停滯不前,甚至出現怠懈的風氣,在球賽開打前,整體像一個系隊而非校隊,後來錢彥豪和楊孟翰教練帶領球隊勇闖分區排名賽,勉勵學弟們助長了團隊意識,並培養球員的態度和整頓球隊的氛圍,使球隊在未來能塑造出獨有的文化和風氣。 最後隊長游景宇強調:「相信隊友也相信自己,只要夠努力,就算路再艱難,我們也不怕退縮。」

臺師大一般組男排。照片提供/翻轉排球volleycube
人物特寫

從壓力中尋找突破 臺師大一般組男排力求最完美的團隊整合

臺灣師範大學歷年各校隊成績顯赫,從排球、籃球到各單項運動無一不培養出許多頂尖選手,而除了一級球隊之外,從籃球到排球、從男生到女生,都另有一般組的球隊同樣積極的訓練,他們對於運動的熱情,不會因層級而有所改變。今天要介紹的這支球隊就是臺師大一般組男排,這群球員連年征戰大小盃賽,同樣值得大家的關注與支持。 相對於有運動背景的學生,臺師大一般組男排的球員許多都是進入大學校隊之後,方才接受正規訓練。此外,在個性及整體的氣質上顯得溫和許多,這也是教練黃以恆一開始接觸這支球隊時,最初也最深的印象。 在球員大多溫和且年輕的團隊中,正副隊長及學長們的存在就顯得格外重要,談及今年的隊長沈子龢,教練黃以恆讚譽有加,由於要培養球員訓練的自主性,因此訓練菜單大多交由球員先自行安排,再由教練評估,隊長在其中需要擔負許多溝通及訓練的重任,並且帶著副隊長昂君義一起成長、接手許多事情,非常稱職的扮演一位隊長的角色。而學長們則是扮演穩定軍心的角色,如目前就讀碩二的石佳興,就在本次的大專盃比賽表現地相當沉穩,另外包括許多一起協助訓練的學長,都是幫助團隊成長的重要人物。 對於比賽的要求,連年征戰大專聯賽都無法晉級複賽,無疑是臺師大一般組男排重要的課題。對他們來說,上下學期各有一個大比賽,上學期以大專聯賽作為目標,下學期則是木鐸盃。從比賽的結果來看,凸顯出年輕球隊經驗不足的問題,更顯現出球員心態穩定的重要性。 展望未來的比賽,教練黃以恆期許,球員能多對外參加比賽磨練、累積經驗,突破心理的障礙,增加自我的抗壓性,將會有更突破的表現。隊長沈子龢則是相信透過團隊的磨合,將會有更好的默契應付將來的挑戰。下學期正副隊長也將正式交棒給現任副隊長昂君義以及來自香港的何重希接任,目標不僅是在下學期的木鐸盃取得好成績,更要在明年的大專聯賽突破瓶頸,順利前進複賽。

國立臺東大學當家控衛胡興。圖/臺東大學籃球隊提供
人物特寫

穩扎穩打 布農勇士胡興在後山找到自我定位

「籃球之於我的意義是—當我在慌張的時候,想到籃球,我就會變得冷靜。」110年大專籃球聯賽公開男二級預賽,國立臺東大學接連拿下勝利,挺進複賽。場上有一名控球穩定、善於切入破壞對手防線的球員,他是胡興,來自臺東縣海端鄉海端村。 相比一般高中,胡興選擇就讀國立臺東高中體育班,加入號稱「沒有明天」之稱的臺東高中籃球隊。「因為在東中可以更精進籃球技巧、挑戰更高強度的訓練,我想試看看自己可以到什麼程度。」胡興說道。然而,高強度的訓練讓初來乍到的他無法適應,教練嚴格地要求也讓他吃足苦頭。更因訓練造成膝蓋半月板受傷和腳踝慣性扭傷讓他陷入低潮。排山倒海的壓力之下,他仍堅強面對,且表示這是每個球員一定會經歷的過程,端看自己怎麼克服和調適。運動傷害必定是每個運動員最不想碰到的課題,深怕影響運動生涯,身體素質無法恢復最佳狀態等等。「但我後來發現,那些傷害,造就了我不同的心態,讓我面對問題可以更堅強,從中去學、去改變,不會像以前一樣脆弱。」胡興堅定地說。受傷後,胡興積極地提升肌肉強度,考量自身身高弱勢,他轉而精進體能、速度、投籃等技巧,從其他方面補足自己,讓自己有更強大的武器去應戰。 談到印象最深刻的回憶,胡興笑稱:「一定是移地訓練!」為了提升球隊強度,教練常常安排和甲組球隊進行友誼賽,對手高大的身材和飛快的移動速度讓他上場時瞻前顧後,「可是為什麼要害怕?我們都是人啊、都是高中生,他們只是比我高、跨的第一步比我大而已,我們只是比較矮,也不一定比較慢。所以為什麼要害怕?」經過反思後,他決定拋開包袱勇敢面對。胡興坦言東部球員的體能和身材條件都沒有西部球員那麼佔優勢,一開始大家可能會小看我們,但藉由速度和團隊絕佳的默契,讓我們即便在身材上處於劣勢也能稱霸球場。他也說道,臺東的經費沒有很多,在不足的情況下,教練會運用自己的人脈讓他們有地方住,不足的部分也會由教練自行支出,即使資源沒有西部充足,胡興反而抱持著感謝的心態面對每一個挑戰。 升大學時,胡興考量到未來出路,選擇留在臺東並就讀國立臺東大學體育學系。加入臺東大學籃球隊後,相比高中的制式化訓練,大學活潑、自由度很高的訓練模式讓他花了一段時間適應。因為有在東中球隊的經驗,讓他在大專的比賽游刃有餘,他說到:「很緊張的時候想到以前都扛下來了,放輕鬆好好發揮就好。」一聯想到籃球,大多數人總會想到「跳很高」、「投很準」的球員,進而習慣地從數據觀察球員的準度或是分數。慣性的比較讓胡興動了更改打法的念頭,「但這樣子反而會讓自己迷失,做不到基礎的動作。」經過心態的調整,現階段他的目標是做好自己在場上的本分,讓隊友得分、幫助團隊得勝。 面對下個階段的準備,胡興表示寒假期間有針對團隊配合做調整。「溝通很重要,有想法講出來,再和隊友一起磨合,才能幫助團隊變得更好。」此外,今年教練團新增兩名助理教練,不僅在個人動作、團隊配合和體能皆有系統化的訓練和調整,當球員心理狀態不好時也會給予鼓勵和安慰。 大學過半,胡興期許自己穩固學業,在球隊盡全力地打完賽季,不留下遺憾。而對於同樣來自東部、熱愛籃球的學弟學妹,他鼓勵大家如果非常喜歡就可以去嘗試看看,但一定要兼顧課業,未來才能有更多條路可以選擇。

輔大徐宏宜有個僧侶的特別身份。攝/徐暐喆
人物特寫

柔道僧侶徐宏宜 結合宗教和柔道的獨特見解

本屆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柔道一般組戰場上,不難注意到一位留著俐落平頭的選手,特殊的髮型、場上應對有道的舉止均有如寺廟的僧侶,他是輔仁大學宗教學系三年級的徐宏宜,平常除了上課和學習最喜歡的柔道之外,空閒時間還會去寺院參與佛事,是個不折不扣的斜槓青年。 談到起初接觸柔道的機緣,徐宏宜表示,國中時本想學跆拳道,但教練認為身材太矮小,才改而投入柔道訓練,在還沒接觸宗教前,總覺得柔道是個蠻力取勝的運動,沒想到這運動講求的內涵,以及對柔道的領悟、理解是永無止境的,讓他「一試成主顧」、越練越有心得和樂趣,一學就是七年,如今也還在一般組的賽場活躍。 「柔道的精神不是用蠻力摔贏對手,而是在較量中達到心靈和一的狀態、享受比賽。」徐宏宜對於柔道有一套自己獨特的見解,因此,即便他在本屆第五量級賽事敗部落敗、無緣獎牌,但對於柔道的熱忱又再次得到提升和新的體會學習,還是給予自己肯定的答案。   談起宗教和學習柔道相互的影響,徐宏宜分析:「兩者一動一靜,我也是人,比賽難免會有情緒,但宗教、禪學帶給我的安定感,是比賽裡很重要的一部分。」他提到除了落後的心境調適,在領先時,依然有助讓自己沉住氣,不將太多的情緒放在場上。 至於平時在上課、訓練、佛事間怎麼拿捏分配,徐宏宜的答案也很特別,他認為自己不是在三者之間求取均衡比例,因早晚都要處理佛事,自然而然會壓縮到其他的時間,並非在每天規律的作息顧及三者就好,而是在能力範圍能做到好的事,才叫做取得平衡。 針對全大運的目標和表現,徐宏宜也表示,自己的目標是升段,很可惜今年無法達成自己的預設,不過他也珍惜幾戰下來的經驗增值,轉念「當作一種修行」,過程即便痛苦,但為了嘗到甜美果實一切都值得,期許明年會更好,回去再加強鍛鍊身心,以新的週期與自己較量、再次迎來與對手的對決。

于大為男雙首戰。攝/黃靖玟.JPG
人物特寫

輔大醫學生于大為拚戰九屆 靠網球磨出堅韌

連續參與九屆全大運的于大為,小二開始接觸網球,從此與網球結下不解之緣,雖然喜愛網球,但也並未放棄學習,中興大學畢業以後,繼續攻讀輔仁大學醫學系,因此成了全大運「常客」。 于大為過去都參加團體賽,本屆轉項至一般男子雙打,和他搭檔的是耕莘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醫師陳正文,兩人於去年陳正文就讀輔大在學專班時認識,今年全大運是第一次搭檔。   「于陳配」首輪就展現極好配合默契,輕鬆擊敗對手,賽後提及兩人首次搭配,陳正文則笑說:「我的年紀都能當大為的爸爸了,還能一起配全大運雙打真好。」 于大為是裁判們指名最特別、印象最深刻的選手,他的搭檔陳正文也頻頻誇他真的很強,因為工作忙碌極少有時間可以練球,更多時候是靠著從小打球的習慣及手感來應戰,對此,于大為則酷酷地說:「穩穩地打,就行。」 鮮為人知的是,于大為曾在12歲那年衝上青少年組全國排名第一,達成了自己的里程碑,但也差點因為一場突發性的腦炎不能再打網球,談及這些經歷,于大為依舊維持一貫淡定:「我能腦子正常的活過來已經很感恩。」 回憶起國小刻苦的訓練,于大為帶著些許無奈笑容說道:「對一個國小生而言,你覺得體能訓練應該跑幾圈操場?」「30圈!」現在回想,還是會因為被操得兇而害怕網球,即使心想就此逃離,身體卻很誠實,罷工兩週後又回到球場繼續練習。 而後重考數年終於如願進入醫學系,備考期間身心靈都超載的情況下,親朋好友的質疑一度壓得于大為喘不過氣,憶及不被看好的過往,于大為也僅表示,「痛苦都是比較出來的,我已經相對幸運了。」累的時候,就回想以前國小訓練,或是場上比賽不輕言放棄的自己,再艱苦都挺過去了,讀書想休息還可以停下腳步調整,「有什麼困難的」。正是運動和求學路上峰迴路轉的種種,造就了他無比堅韌的性格。 靠著對網球的熱愛和堅持,于大為才能一直走到現在,輾轉來到了第20個年頭,回顧9年全大運之旅,自己從熱血沸騰的網球少年到逐漸有更多事情佔據生活,平常碰球機會不多,賽前賽期才能好好練球、享受自己最愛的運動,這次也是因疫情爭取到傷勢恢復時間,才能安心出賽,他語帶惋惜表示,「明年就是參加全大運的第10年,也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參加了。」 雖然大學唸了10年,但于大為對未來還有很多憧憬,想遵循志向從醫,退休後自己開咖啡廳,不變的是,網球會一直是長伴生活的休閒娛樂,在未來也計畫投入推動基層網球發展,希望跟他一樣從小就在網球薰陶下成長的球員,能夠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

世新洋將伊波卡。攝/黃晨瑋
人物特寫

奈及利亞籍高塔—世新伊波卡

109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男一級的第三階段,世新大學陣容中迎來一位身高直逼兩米的新面孔,他是來自奈及利亞的伊波卡(Eboka Ifeanyi)。 儘管因疫情隔離影響,伊波卡錯過了第一和第二階段的預賽賽事,但他靠著優異的身體素質和自身的努力,迅速適應並融入球隊和隊友中。自預賽第三階段到冠軍戰共計13場比賽,他為世新大學貢獻了153分、場均11.8分的不俗表現。 伊波卡出生於奈及利亞聯邦共合國的西部大城—拉哥斯(Lagos),在他11歲時,因緣際會透過別人的介紹,第一次接觸到籃球這項運動並深深愛上,從此他便將籃球當作自己生活的重心,日以繼夜地琢磨訓練,等到回過神來,伊波卡已著迷於籃球數年時間,並在15歲時還獲得代表國家出賽的機會,儼然已將自身實力提升至水準之上。 為了提高上場時間和曝光率,伊波卡在大學階段決定來到臺灣繼續他的籃球生涯。提及這個決定時,他非常感激媽媽的理解和來臺後給予他幫助的所有人。伊波卡認為人生就是要不斷的挑戰,籃球之路亦是如此,不管是用走的,還是用爬的,都要確保自己在正確的道路上持續邁進。對於臺灣的籃球風格,伊波卡坦言初來乍到時非常不適應,相較於奈及利亞的球風,臺灣的比賽節奏非常快,進攻必須配合隊友快速推進,防守更是需要防範對手的快攻。 「球場上想要有哈登(James Harden)的球技,球場外則想要有詹姆士(Lebron James)的生活態度」,這是伊波卡對自己的期許。在他的籃球生涯中,經歷了許多難忘的瞬間,他說道:「When I see myself improving in the game is a big moment for me.」對伊波卡來說,發現自己進步的瞬間勝過一切,表示他更加接近自己的目標了。 對於未來規劃,伊波卡表示還未有過多的想法,目前就是日復一日地精進自己,將自己準備好後,自然會有機會出現。

汪聖偉(持球者)為臺大橄欖球隊隊長,帶領球隊團結一心。圖/臺橄校友黃聖凱先生提供
人物特寫

汪聖偉:從籃球到橄欖球 跨越自我的試煉

高中時期,汪聖偉為了一圓籃球夢,加入彰化高中籃球隊。儘管球隊連三年打進全國八強,但上場機會不多的他,經歷一段迷失自我的低潮。進到國立臺灣大學後,他在一次體育課中遇見橄欖球,從中感受到團隊合作的真諦,重拾對競技運動的熱情。如今汪聖偉是臺大橄欖球隊隊長,過往經歷,讓他更能理解隊員的心理,帶領球隊團結一心。 難以言喻的板凳心聲 「其實我國中是田徑隊隊長,因為真的很喜歡打籃球,所以高中才決定加入籃球隊。」在高一生日前夕,汪聖偉懷抱夢想加入彰中籃球隊。彰中籃球隊隸屬乙組,汪聖偉在校的三年,皆晉級全國八強。除了在104學年拿下冠軍,更培養出如政治大學後衛王振原、臺灣大學後衛許致銓等公開組球員。人才濟濟,使得起步較晚的他,在高中籃球生涯坐足板凳。 汪聖偉回憶,高三時要準備學測,又花了很多時間自主加練,好不容易才獲選為聯賽的正式球員,卻沒有多少上場機會,一度陷入低潮。與身旁的隊友有著好感情,但面臨決定出賽名單之際,彼此卻又轉變為競爭關係。「常常練完球就以上課為由,說要先離開球室,其實路途上流的都不是汗而是淚。」這樣的壓力,讓汪聖偉在心裡漸漸築起城牆,變得孤僻。 影響人生的關鍵人物 不過,也是在這段高中歲月,汪聖偉遇見改變他生命的人。「當時只要有人願意給我一點鼓勵,我就覺得很奢侈。」球隊教練之一蔡宗儒,常常私下花時間激勵汪聖偉,對球員一視同仁的他,不論能力高低,都以相同態度對待,這讓汪聖偉決心為球隊付出。 在高三賽季的最後,全國決賽階段,汪聖偉自認無法在場上幫助球隊,但他沒有自怨自艾,而是轉向在場下用其他方式給予貢獻。當同梯隊友都在場上時,汪聖偉願意在看台上幫忙錄影,在場下奮力為隊友喊聲,發揮無私的團隊精神為高中劃下句點,也為他接續的運動生涯埋下伏筆。 大學踏入全新戰場 高中畢業,汪聖偉透過學測申請進入臺大園藝系。與此同時,過去的隊友許致銓考取森林系,教練蔡宗儒進入臺大男籃執教,兩人熱情地邀約汪聖偉進入球隊,再續前緣。然而,汪聖偉隱藏內心的情緒,以加入社團為由回絕,「其實我都會偷偷去看他們練球,但真的不願再碰到那些壓力,所以選擇逃避。」 在大一下學期的一堂體育課中,汪聖偉體驗了英式橄欖球運動(Rugby)。他對橄欖球感到不可思議,「我高中過不去的坎,就是認定自己只是角色球員,沒想到這項運動中,所有人都是角色球員。」更令他驚訝的是,教練莊國禎親口邀請他加入校隊。過往在籃球隊的經歷,「被需要」的感覺,是汪聖偉一直缺乏的,因此他毅然決然答應莊國禎,就此踏入橄欖球的世界。 轉換跑道之際,汪聖偉感受到兩項運動極大的不同,「打籃球要進球並不難,但橄欖球要得分卻很艱辛,沒辦法只靠一己之力。」他點出,橄欖球隊中很少有明星球員的存在,因為不管多厲害,對方只要派3個人來擒抱(Tackle),就無法再往前進。相較於籃球,橄欖球隊更注重團隊配合,一次達陣(Try)的關鍵不在於某位球員,而是由許多球員的分工層層堆疊而來。這樣的團隊精神,正是汪聖偉所追求的。 揮別陰霾,薪火相傳 睽違25屆,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於110年復辦橄欖球,汪聖偉卻在首日的第二場比賽,遭逢腳踝傷勢,無法繼續健康出賽。在那刻,汪聖偉彷彿又陷入高中時期,無法上場的陰霾。不過正是高中的那段經歷,讓他這次可以很坦然地面對傷勢,「我信任我的隊友們,我也知道在場下該怎麼幫助球隊,所以就趕快把重心放在下一場球,畢竟比賽還沒結束!」可惜因受國內新冠疫情影響,主辦方於5月14日宣布暫停賽程,臺大橄欖球隊本屆參賽的七人制與十五人制賽事,僅能在前項留下第六名的成績。 經過兩年訓練,大四的汪聖偉在今年當上隊長,他直呼:「壓力很大!」由於臺大橄欖球隊的組成相當龐大,隊上囊括大學部與研究所球員,要協調出適合的練球時間並不簡單。另外,汪聖偉也要負責跟校友會溝通。臺橄校友會涵蓋各年齡層,成員在社會上皆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汪聖偉表示:「臺大橄欖球能屹立不搖75年,OB(畢業校友)的支持是最大因素,因此傳承學長意志是我的重要責任。」 儘管肩負重擔,汪聖偉不忘在訓練之餘,照顧隊員。因為高中的經歷,讓他更能體會球員的心理,對表現相對普通的球員,給予適時的鼓勵與支持。做一位有感染力的人,是他擔任隊長的一大理念。在未來,汪聖偉夢想到偏鄉推廣教育,下個學年將因修習教育學程延畢,也將持續為球隊付出。回首過往,他感慨地說:「很感激曾經感染自己的人們,往後我也會繼續影響更多人!」

李佳宸有「抿嘴男神」稱號。圖/李佳宸提供
人物特寫

重拾球拍 李佳宸拍出自己的桌球夢

「因為哥哥的背影,讓我愛上桌球」,國立陽明交通大學電信所碩二的李佳宸,他的哥哥是臺灣桌球成人國手李佳陞。 國小時父親為了讓兄弟倆少看電視,帶著他們接觸桌球。枯燥乏味又辛苦的訓練讓李佳宸很快就想逃避,然而當他看見哥哥在球場上展現高昂鬥志並屢屢戰勝對手後,李佳宸決定以哥哥為標竿,先天的天賦加上後天努力練習,李佳宸在國小五年級那年拿下全國少年桌球菁英賽五年級組金牌。升上國中後,父親希望兩兄弟不要走同一條路,哥哥繼續往桌球選手發展,李佳宸則是轉換跑道,回到一般的升學制度,決定將這個夢想放在心中,希望有天可以重新回到球場奮戰。 李佳宸國、高中學業唸的艱辛,下足功夫只為能追上同學,經過六年苦讀考上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現國立高雄科技大學),由於不再有緊迫的升學壓力,李佳宸決定重拾球拍,但學校桌球隊的人數過少,很難一起練球,再加上過去6年缺乏固定訓練,大一的戰績並不理想。大二時持續苦練,球隊聘請教練指導、注入新血,整體練球環境獲得改善,他摘下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般男子組單打銅牌,大四時再贏得一般男子組團體賽銀牌,讓桌球夢再度復活。 「如果說大學時期讓我球技紮實地奠基,研究所時期的訓練對我就是如虎添翼。」,研究所來到交大,交大系統化的訓練加上校友全力支持,桌球隊的游鳳芸教練曾經是奧運國手,有著豐富的大賽經驗,這些資源都讓李佳宸在技術或是心態上都有快速的成長,最終破繭而出,碩一這年成為他桌球生涯的巔峰,除了和球隊達成目標一起拿下109年全大運一般男子組團體賽銀牌外,自己更摘下男子單打的金牌,完成一直以來的夢想。 即將步入職場,這些年在桌球賽場上磨練出的抗壓性與意志力,能讓李佳宸將來面對挑戰時游刃有餘。回首起起伏伏的桌球生涯,李佳宸很感謝每個幫助過他的人,也慶幸自己大學時重回球場,畢業後的他還是會繼續打球,期許未來能夠為桌壇盡一份心力。

政大蕭晨嵐(左)在全大運大顯身手,兩度參賽共摘下一金一銀。圖/蕭晨嵐提供
人物特寫

戰敗經驗中成長 「左撇子劍客」蕭晨嵐挑戰自我

「擊劍使我的心理素質更加成熟,在比賽中只要一沒耐心,就算劍術再好,都可能被翻轉。」國立政治大學的蕭晨嵐回顧兩年的擊劍生涯,認為自己從中有許多成長,而今(110)年的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般女生組銳劍個人金牌戰的失利,更替她上了一課。 尋求衛冕的蕭晨嵐,一路挺進金牌戰,對決銘傳大學上官子娟。雙方戰到第三回合,蕭晨嵐以13:11領先對手,眼看再下兩城就能衛冕金牌,此時蕭晨嵐出手突然變得急躁讓對手縮小差距,正規時間結束14:14進入1分鐘Lucky Point 環節。加時1分鐘,蕭晨嵐握有Lucky Point 優勢,最後因求勝心切,自己跳出場失分,將金牌拱手讓人,鎩羽而歸。 「今年的賽事內容不像去年高潮迭起,而是一直保持領先狀態,心態也變得比較鬆懈。當下只覺得差一步就贏了,想趕快結束比賽的心也讓出手變得倉促。」 蕭晨嵐在109年全大運以黑馬之姿奪下金牌,且幾乎場場都是逆轉勝,展現自己居於劣勢時強韌的心理素質。今年二度挑戰全大運,背負衛冕金牌壓力,淘汰賽中一路順遂,皆以大比分差獲勝並挺進決賽,卻在最後一刻敗給自己。「我在領先時心態太自大了,導致吞下敗仗。但我自己清楚我的劍術、身體狀態比去年更好,這次輸在心理素質,這場敗仗也讓我知道自己缺乏什麼。」 蕭晨嵐的擊劍之路雖不算長,但已創下許多輝煌的戰績,其中同為政大的學長黃立言功不可沒。「自從我進入擊劍隊後,他就一直拉拔我,他是我的啟蒙兼指導教練。」蕭晨嵐坦言自己訓練時常常想偷懶,但黃立言會不斷關心她的訓練進度,甚至就算已在臺中就業,還是每個週末從臺中上來臺北陪蕭晨嵐打劍。 「其實我有一陣子擊劍陷入低潮,2019全國排名賽慘遭滑鐵盧,循環賽一場都沒贏就回家了,那時黃立言去當兵,沒人陪我練劍,平時的訓練又沒辦法看到成果,讓我開始迷惘。」然而在當兵的黃立言得知蕭晨嵐的狀態,便藉由訊息給予鼓勵,放假時也空出時間陪蕭晨嵐打劍,漸漸地將她的狀態調整回來。「他不太會說讓我當頭棒喝的話,但他一直在我身邊,就是因為他這麼用心地熱愛這項運動,我也會被他鼓勵到,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 身為一名左撇子劍手,蕭晨嵐擁有別於他人的優勢。因右手持劍的選手相對多,若她們不常與左撇子選手對打,便沒辦法用肌肉記憶應對左撇子選手,世界排名中前段班的選手也有多數為左撇子。憑著左手持劍優勢及日漸進步的劍術,許多前輩建議蕭晨嵐轉戰公開組,甚至挑戰國手。 「目前想往公開組邁進,明年會是我認真打劍的最後一年,我想把目標放得更遠,去挑戰自己。」蕭晨嵐有志往公開組拼戰,而國手方面她則希望順其自然。就讀法律系的她,未來想進入法律領域,她表示,目前臺灣的體育生態沒辦法供給選手足夠的資源,大部分擊劍國手平常都有自己的副業,因此要不要參與選拔的變數很大。而現今臺灣的擊劍俱樂部及協會發展愈來愈興盛,各個年齡層的劍手都能找到對手打劍,因此不必擔心沒有劍打。「反正只要黃立言還在,我就會繼續打劍。」蕭晨嵐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