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體大徐婕。徐婕提供
人物特寫

國體微笑防護員 徐婕的籃球之路

107學年度富邦人壽UBA一般女子組火熱開打,去年拿下季軍的國立體育大學女籃,今年捲土重來在第一階段預賽雖以2勝1敗佔居分組第二,全隊上下依然鬥志高昂,渴望在明年三月複賽一舉搶下挺進全國決賽門票!其中,大四後衛徐婕除了身份是球員外,更是國體運動員身後強大的後盾。

今年大四的徐婕,因為國小五年級時跟同學一起打籃球,國小畢業後報考民族國中籃球隊,開啟她的籃球與防護員之路。雖徐婕接受籃球正規的訓練時間只有國中的日子,後因升學緣故選擇就讀了長庚科技大學護理系,不過熱愛籃球的她還是無法割捨對籃球的喜愛,毅然決然的轉學到國立體大運動保健學系。在國中聯賽時,徐婕因為受傷給當時場邊的防護員治療,就此也埋下了她走向防護員之路的因子。

徐婕表示,國中時期,籃球是拼命的練習追求成績,在長庚時則是以球會友,而在國體的籃球生活,徐婕說:「在國體打球比起成績,更在意注重的是團隊的默契及氛圍!」由於徐婕目前在課業上會與訓練有所牴觸,使得她更珍惜和隊友一起訓練、比賽的時光。

徐婕是國體運保系的學生,今年也開始進行許多防護實習的課程,徐婕說:「自己成為防護員後,更加著重在訓練後的放鬆及伸展!」在團隊中最大的改變是當有傷害發生時,徐婕可以適時的給予隊友評估及衛教。不僅如此,徐婕也會隨其他校隊進行場邊的防護實習工作及校外比賽防護工作,對她而言都是一次又一次寶貴經驗的累積。

 

 

徐婕說:「籃球就像是我的生命,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棄打籃球!」為此特別感謝國中時期的兩位恩師,何倫柱老師與許秀勉老師,因為自己在國小時期並沒有籃球基礎,從國中才重新開始學習,在兩位老師的教導下不僅是在籃球技術層面上的進步,更讓徐婕明白籃球基本功的重要性!如同地基要打得穩房子才會蓋的好。然在成為防護員的過程中,感謝國體運保系陳雅琳老師,剛到國體運保系時的徐婕,因是從護理系變成運動傷害防護,有很多不懂之處,謝謝雅琳老師細心的教導與協助她解決很多遇到的問題,她最為感激。

最後,徐婕表示,希望自己能開心地享受每一場球賽,保持自己愛籃球的初衷,也期許今年能替球隊奪下好的成績!一步一步完成自己內心的目標,照顧的選手都能再度以健康的狀態重新回場。

臺東大學棒球隊。攝/許喬茵
人物特寫

東大棒球 多元發展放眼未來

國立臺東大學棒球隊成軍至今五年,成績越打越亮眼,預賽以三勝二敗的成績晉級,這次目標希望能夠打進全國四強,讓大家看見在資源有限的後山,也有許多具有潛力的明日之星。東大棒球積極招募各地具有潛在未來性的人才,也希望有更多資源,讓花東地區的球員能夠回家打球。現在不僅有越來越多臺東在地的球員留在家鄉發展,臺東與眾不同的球風,也吸引西部的球員加入。

其中來自苗栗的賴宇桓,高中就選擇來到臺東,就讀東大附屬體中,大學也將東大當作第一志願。賴宇桓說:「在某次比賽時,看到臺東的球隊有別於其他地方,會以唱歌喊聲代替責罵聲,團隊的氣氛非常融洽。」這樣的的球風深深吸引著賴宇桓,讓他毅然決然地來到臺東。

 

 

成軍五年的東大球隊,在資源有限,甚至是沒有自己球場的狀態,在總教練高克武、教練王信民用心的帶領下穩定發展,成績也越來越亮眼,培養出職棒選手,更與綺麗珊瑚棒球隊合作,讓球員畢業後也能夠選擇進到業餘球隊打球,多一條出路。

總教練高克武說:「在球隊的帶領上,最重視八字箴言『棒球倫理,球場禮儀』,要求球員要重視禮貌守時守份,最好一個球員的本份。」此外,東大提供多元化的發展,不僅在運動技能上,學業亦同,提供教育學程、戶外活動、健身等豐富的課程,同時也加強語言能力,提供交換生機會,每年也會到日本成蹊大學進行移地訓練交流,提升球員們的競爭力。

球隊隊長同時也是打擊率最高的林雨力表示,東大提供非常多的資源,不論是獎學金、出國機會、專業領域學習、甚至會提供一對一的課業輔導,讓畢業後的路,能有更多的選擇。已經大四的林雨力未來會參加職棒選秀,若沒有選上,也會先至業餘球隊繼續打球,延續棒球這條路。

臺東球員外流相當嚴重,東大棒球球隊當中,先發投手黃威及攻擊主力李聖裕都是臺東在地的球員,黃威說:「能留在家鄉的土地上打球,是一件很幸福快樂的事。」李聖裕也表示,留在臺東打球,能夠節省下許多花費,學習到的東西也不會比外地少。

東大棒球多元且具未來性的發展,提供球員有更寬闊多方的出路,未來能在不同的舞台上發光發熱。希望能夠透過這樣的方式吸引到更多優秀球員前來就讀,也能獲得更多的外界的矚目及資源,使後山臺東能夠展現無限的潛力。
 

中央當家前鋒張至寬。中央大學提供
人物特寫

中央巨塔張至寬 離鄉背井圓籃球夢

107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公開男子組二級,國立中央大學暌違三年的時間,今年度成功打進複賽。在預賽時,球隊展現有別以往的態度及企圖心,團隊間氣氛融洽。其中隊上的先發前鋒,有著全隊最高195公分的張至寬,畢業於高雄HBL強權-高苑工商,更曾在HBL舞台上拿下第四名的成績。張至寬為了籃球,從宜蘭離家至距離400公里的高雄,展開一段築夢之旅。

 

 

張至寬的父親為花蓮高中第一屆HBL成員,現擔任北成國小的籃球隊教練,母親也是籃球員出身,身為球二代的張至寬,遺傳身高的優勢,有著195公分優秀的身材條件,然雖出身於球員世家,張至寬卻是在高中才開始接觸正規的籃球訓練。

張至寬國小時,原本是學校游泳校隊,籃球僅是玩票性質,張至寬說:「游泳是一個人在游,沒有團體合作的感覺,練起來很無力,相較下,反而很享受在打籃球時氛圍。」國中開始,他對籃球越打越感興趣,但家中希望他能以課業為重,不希望他也踏上運動員這條路。直到升高中前,確定了自己真的喜愛籃球的心,和家中慎重討論過後,接受田本玉教練的邀請,抱著冒險的心情,隻身前往高苑工商圓自己的籃球夢。

離開宜蘭,獨自繞過半個台灣到了高雄。張至寬表示,在高苑的日子,凡事都要學習自己來,自己面對可能沒有球打的挫折,也只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努力;當別人放假時,球隊依舊要練球,加上回家的路程遙遠,都要等到長假才能夠返家。

離開了高中階段,張至寬選擇了中央大學就讀,雖課業較繁忙,練球時間也減少許多,但他很珍惜能夠培養不同領域能力的機會。張至寬表示,雖然在未來希望優先從事就讀科系的工作,籃球依然會是他的最愛,一定會一直打下去。

一路走來,原本不支持他走籃球路的父親,感受到他對於籃球的熱愛,從HBL到現在UBA,時常在至寬比賽時到場邊支持,紀錄比賽。自身為教練的父親,在賽後也會和他一同討論,並給予球技上的建議,成為張至寬籃球路上最重要的後盾。

中央教練劉峻利表示,張至寬有不錯的外線及單打能力,身材條件也十分優秀,若能再增加體重及增強肌力,相信能夠表現得更加優秀。期許他能展現更高的企圖心,與隊友一同打好每一場球,在複賽時全力拚戰。
 

臺灣師大廖苡任。攝/王盈筑
人物特寫

臺師微笑舉球員 廖苡任浴火重生

107學年度UVL公開女子組一級火熱開打,去年拿下亞軍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女排,在今年第一階段預賽以全勝坐收,能看出誓言重返后座企圖心,其中,陣中大四舉球員廖苡任在年初發生左膝十字韌帶斷裂,在歷經9個月休養過後,本季強勢回歸,對她而言沒有什麼是比能再度重回球場開心的事了!

今年大四的廖苡任,畢業於新北的華僑高中,當時為三峽國小排球隊教練的廖智裕老師,正是廖苡任的父親,也因著父親是國小排球教練,開啟了廖苡任的排球之路。與排球共生的日子,一路從三峽國小、鶯歌國中、華僑高中走到了現今的台灣師大。

在年初的一場賽事中,廖苡任不慎在起跳攔網的過程中受傷,她說:「當下知道自己是膝蓋受傷了,直到檢查過後才知道是左膝十字韌帶斷掉了!到開完刀膝蓋不能動的時候,才真的去面對自己受傷這件事。」手術過後,沒有讓悲傷停止腳步的廖苡任,更積極為重回球場上做準備,廖苡任說:「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棄!」

在長達9個月漫長的復健過程當中,廖苡任將自己歸零從頭開始,在肌力的復健上以及排球基本動作都要反覆的重新練習,這樣持續了半年,她才從重新回到球場跟著球隊訓練。廖苡任說:「除了家人是她強大的後盾外,她很感謝一路陪伴照顧她的防護員蕭星雲及體能訓練師高培鈞。」廖苡任表示,體能訓練師不只是在訓練課表上給予的協助,更是她在心理重建上的心靈導師!因此,現在重回場上的她,已經完全走出陰霾不再畏懼。

廖苡任說:「打排球就像是不斷再挑戰一樣!」歷經過嚴重運動傷害的她,也不斷再挑戰自己!現在面對任何事情都更加豁達坦然。廖苡任表示,現在的她比以前的自己在各方面上都更加進步了!家人沒有給她太大的壓力,只希望她能開開心心的打球!但廖苡任說「除了健康開心的打球外,希望今年可以替球隊奪下好的成績外,更希望自己能夠一圓國手夢披上國家隊的戰袍!」

北市大鄭德維將轉戰世新大學。攝/陳柏翰
人物特寫

再給我一次機會 鄭德維重拾書本續戰UBA

「籃球是我生命中的貴人,帶給我許多回憶,也教會了我人生態度。」鄭德維說道。曾經是個為了升學而努力唸書的普通高中生,因一顆半路殺出的籃球,改變了他的人生,他是鄭德維,一位從書本中走出來的球員。

• 曾經的「屏中魔獸」

「高中時的名氣我看很淡,這只是個過程,做好自己最重要。」屏中五虎是HBL102學年度最令人津津樂道的話題,當年的屏中以黑馬之姿,一舉從資格賽殺進冠軍決賽,鄭德維就是當中五虎的一員,也風光拿下該年度籃板王,加上自身又是屏中升學班學生,文武雙全的表現,令當時的媒體也為他冠上一個「金頭腦」的封號。

「我曾想過自己能跟一般大學生一樣玩社團、參與系學會。」鄭德維笑說。HBL結束後,當時的他沒被一切的榮耀沖昏頭,而是思考未來的路該如何走,家人期盼鄭德維能夠穩定往籃球路發展,而他自己卻希望能與高中一樣,打球讀書同時兼顧,但在與家人多次討論後,鄭德維決定專心往籃球路發展,選擇了李逸驊(原名李雲光)教練領軍的臺北市立大學。

• 大學之路 一路波折

大學成了北市大新鮮人,但接下來的籃球路卻沒有想像中順遂,除了面臨轉型的問題,傷痛始終伴隨著鄭德維大學四年,菜鳥球季,鄭德維因腳傷缺席了大半個賽季,大二時球隊升上公開一級,正想在公開一舞台大展身手時,手指又因練球斷掉,只能借助鋼板撐完賽季。

而大四這年,北市大擁有七名畢業生,此時的他心想:「該是我們拼四強的時候了吧。」不料又於聯賽開打前,在打練習賽時肩膀脫臼受傷。

「大學這四年我比別人認真,比別人花更多時間在自主訓練,為甚麼每次受傷的都是我,為甚麼那麼不公平。」肩膀受傷後,鄭德維問了問自己,大學四年自己到底做了些甚麼,對自己很失望,想為球隊出一份力,但卻只能坐在板凳席上喊聲。

「上帝如此對待你,可能是希望你用不同的方式來幫助球隊。」鄭德維說,雖然對自己很失望,但也很快就收拾情緒,在預賽階段身兼助理教練幫助球隊前進,而北市大也在預賽4連敗後拉起一波7連勝,最終順利進入八強,鄭德維也笑說:「說不定當時球隊因為我沒打才能造就這波連勝,所以很多事情都很難說。」

• 對於教練 心中滿是歉意

八強複賽最後一役,北市大以76:66擊退臺師大,奪下第六名也是近10來最佳成績,不過鄭德維該場比賽卻犯滿離場。「走下場時,眼淚在眼眶打轉,我試著用微笑來掩蓋想哭的情緒,心中想著四年就這樣結束了。」

雖奪下大專聯賽第六名,但鄭德維心中滿是自責,自認對不起教頭李逸驊,在球隊拍完大合照後,鄭德維向李教練說:「教練抱歉,這四年我沒有好好幫助球隊。」語畢,鄭德維情緒瞬間湧出,眼淚早已流滿面。

「高三還沒打出名堂前,光哥就已對我們感興趣並釋出很大的誠意。」對鄭德維而言,李逸驊教練不僅僅是教練,更像是爸爸,私下與球員相處完全無隔閡。

在李教練嚴厲的籃球訓練外,鄭德維也在教練身上學到許多課業之外的做人處事之道,尤其是邏輯思考的訓練,李教練常會在事情決策時,讓球員轉換角色去思考為何教練會去做這些決定,「先學會待人,再學如何處事,這是我這四年在光哥身上學到的」鄭德維說道。

• 重拾書本 下一站 世新大學廣電所

自北市大畢業後,鄭德維並沒往當初規劃的職業之路邁進,反而繼續往研究所發展,他也回歸一般生身分去考取世新大學廣電研究所,鄭德維坦言,在北市大四年除了打球外,系上的課程與自己興趣並不相符,深知自己不是走教職的料,加上過去四年個人成績並不出色,並開始規劃其他出路。

「用最後這一兩年的時間,去嘗試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即便大學是籃球專項生,鄭德維仍舊對自己喜愛的電影製作過程相當感興趣,在UBA結束後,開始研究考取碩班的相關資訊,也在畢業前將自己的多益成績突破800分,與師長交換意見後,毅然決然的選擇報考世新廣電。

而在備考那段時間,鄭德維坦言相當辛苦,自己雖然對拍影片有興趣,不過也只能算是半路出家,經許多朋友的協助與指導,好不容易才能完成屬於自己的作品。

「除了往自己的興趣發展外,我想再給自己一次好好打球的機會。」鄭德維表示,過去四年自己在球技上辜負很多人對他的期待,所以考上研究所,算是給自己再一次機會去展現自我,而在碩班的新目標,他簡單直說:「目標只有一個,幫助球隊重返公開一級。」

開南大學吳承諭。
人物特寫

不只是個富二代! 開南吳承諭走出自己的旅外夢

若你在搜尋欄打出「吳承諭」,映入眼簾的是吳承諭父親的家族事業以及當初欲買下誠泰職棒隊的新聞。從小就被冠上「公子哥」、「富二代」等名號,但其實目前就讀開南大學效力於棒球隊的吳承諭並沒有特權,也像其他棒球選手一樣每天頂著烈日在紅土場上企圖用努力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說實在的我不是一個很有天賦的選手。」小五才開始打球的吳承諭,在國中國小時期表現並不突出,高中也並未就讀傳統強權名校,更曾在國中時期一度思考放棄棒球這條路。好險在高一玉山盃遇見伯樂,穀保家商的周宗志教練,讓他有機會加入新北聯隊。在高手雲集的穀保球隊裡,吳承諭無論在球速或體能上都大幅進步,最重要的是穿上穀保球衣讓他備感榮譽,也讓他越投越有自信。

屬於吳承諭的棒球路,並不像外界所認為的一路順遂。2015年18U世界青棒錦標賽,中華隊只拿下差強人意的第七名,首次中國手的他體會到國際好手的震撼教育。受挫但不氣餒,同年夏天僅高中畢業的吳承諭獨自飛往澳洲,參與澳洲職棒的訓練。並在難得的機會下,加入澳洲職棒隊參與了一個球季,甚至入選澳職明星賽洋將隊。「澳職裡面我是年齡最小的,大家都把我當弟弟在照顧。」談及澳洲給自己的成長,吳承諭提到澳職選手很多都有美國小聯盟等級,配球上觀念上都能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回到臺灣後,吳承諭跟著開南大學郭李建夫教練練球,「郭李教練很信任我!」從世大運、亞錦賽、爆米花到亞運培訓隊,開啟吳承諭一連串國手生涯,最感謝的人無非就是郭李教練。即便打開ptt,打開新聞連結,無論自己表現多好,下面的留言常看見「靠爸的」、「有富爸爸真好」類似言論,對吳承諭而言這些甩不掉的標籤永遠黏在背上。然而那幾個數不清日子剃著平頭,在高溫下練球,無數圈的操場也確實是吳承諭一路咬牙走過來的辛苦。

場上霸氣的丟出速球,一轉眼場下是吳承諭無所畏懼的笑容,像是小飛俠彼得潘住在他的永無島(Neverland),吳承諭有一座棒球的永無島。在那裡不談放棄、更不談家族事業,只談對棒球的熱愛和堅持。曾經練到家人心疼,曾經一度放下棒球,彼得潘故事裡的「一次宏大的冒險」(an awfully big adventure)也是吳承諭的冒險,經過大學及國際賽的歷練,嘿!小飛俠吳承諭下次你要帶我們飛往哪裡冒險呢?

臺灣體大籃球隊。
人物特寫

主力陣容換血 臺體盼重返一級戰場

清脆運球聲以及隊友間的吶喊聲圍繞著臺北體育館,時間回朔到今年2月11日四樓下午一點鐘,106學年度UBA大專籃球聯賽,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對上義守大學,記分板上的時間理直氣壯地倒數,3、2、1、0,比賽結束,最終比數73比93,臺體大以20分的分差落敗,1勝14敗的成績結束今年球季。或許覺得這和兩年前有些相似,但殘酷的現實告訴著我們:「輸了就必須花更多時間去拚回來。」

「光榮的過去 黑馬擊敗強敵勇奪首冠」

面對下屆降級至公開二級的臺體男籃,學校籃球場上牆壁高高掛著「101學年度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男一級冠軍」的旗幟,回顧5年前的冠軍賽,全體隊職員一同衝向場中喝采擁抱的畫面卻是歷歷在目。

101學年度UBA大專籃球聯賽,身穿黑底紅白條紋球衣的臺體大在新莊體育館一路過關斬將,先在四強賽以84比71「爆冷」擊敗強敵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到冠軍賽時,更靠著「三劍客」吳志祥、蔣淯安、呂奇旻合力攻下54分、25籃板的成績,以67比62擊敗文化大學,由老教練麥財振率隊拿下隊史唯一一座總冠軍。

「主力球員畢業 需有球員頂替上來」

今年賽季結束後,臺體大主力球員即將畢業,包括隊長王朝陞、謝智帆、林于竣、沈宗和,以及本屆UBA以場均20.2分拿下「得分王」的張耕淯。面對戰力流失、新生招募的不確定,隊長王朝陞提到:「今年先發主力畢業過後,勢必球隊戰力會受到大大影響,學弟們要更加認真訓練頂替上來。」

相較於其他公開一級學校的球隊,臺體大男籃隊球員大多數由HBL乙組和少數甲組組成,在面對更高強度的球隊顯得特別吃緊。前公賣金龍男籃射手、現任臺體大男籃教練劉繼舉表示:「球隊近年在資源、戰績不佳情況下,不容易招到HBL前段學校的球員。」

前幾個月已完成新生招募的臺體大,希望能夠補強球隊需要的陣容,劉繼舉教練提到,「耕淯、朝陞、宗和他們這幾年都著球隊一起成長,但球隊這兩三年招生不盡理想,他們畢業之後勢必學弟要來承接他們的擔子。那這次的招生相較於往年是不錯的,希望有大一的即戰力可以當替補,讓二、三年級可以有更多的人可以搭配。」

劉繼舉教練強調臺體大的運動員都應秉持著『駱駝精神』去做努力,「我們的球員到外地比賽,體能、態度、拚盡,這是我們最大的收點。缺點的部分,球隊在收才方面還是缺乏高個子的選手,那我們特別用體力、速度去彌補高度不足這項罩門。」

另外,本屆臺體大一年級的鍾凱聖表現出色,高中畢業於青年高中的他在第一年就備受教練重用,整季15場出賽(10場先發),場均可獲得 6.3分、2.2助攻,在下屆UBA勢必會是球隊重要的戰力,鍾凱聖表示:「學長畢業之後,自己責任會變得更大,希望可以讓球隊打的點可以更多。」

「盼加入4、5號球員 增加禁區威脅」

在公開一級戰場動輒190公分以上的中鋒比比皆是,而全隊平均身高僅182.2公分的臺體大在缺乏高個球員的情況下,希望未來能夠做足補強,以完成籃板和禁區的威脅。另外在缺少五號位的情況,陣中身高最高的是191公分、今年場均可搶下9.9籃板(排行第五)的大三球員李謨汎。

教練劉繼舉表示:「這幾年鋒線和空位比較完整,在高個子的位置相對缺乏,有高個子在禁區的籃板搶奪,以前對外圍射手的安定感非常大,他們會比較勇於出手。」

「校方資源有限 球員須更努力」

臺體大男籃在校方經費較少以及缺少企業贊助情況下,球員往往必須在各方面更獨立的打理自己生活,有的也到外面打工貼補自己所需,隊長王朝陞表示:「球隊是真的很辛苦,每個球員還是要在現有環境將自身該做的做好,跑步、重訓、戰術,每個環節都不能馬虎。」

「目標前四 重回公開一級」

距離下屆UBA的訓練期間,臺體大希望透過與中部縣市的大學進行友誼賽,以及7月底的中洲杯、9月底的中區籃球聯賽,將新的陣容作出更有效的磨合,劉繼舉教練提到:「暑假會讓一部分球員去到中國移訓,希望能藉此增加他們身體的強度和與不同球隊對抗的經驗,有助於下屆UBA可以拿到更好的成績。要重新拼回一級的賽場是有機會,主要還是要看換血過後球員的心態和訓練。」

劉繼舉教練表示:「明年的目標很清楚,就是『重返公開一級』,但這過程會很辛苦,因為公開二級也不好打,還是要將自己的訓練做好,才有本錢和別人打,我們的經驗和質不比別人差,有心就可以做到。」

陳儷勻老師數十年如一日,她不但是輔仁大學一般組女排的總教練,更是輔大十多年來排球運動的重要推手。
人物特寫

輔大排球推手 陳儷勻老師與她的夢

輔仁大學中美堂內排球鞋與地板的磨擦聲響,早被夜色壟罩。一面紀錄比分,一面留意校隊選手狀況,陳儷勻老師數十年如一日,她不但是輔仁大學一般組女排的總教練,更是輔大十多年來排球運動的重要推手。

「體育系畢業後留校服務,由學生轉變為老師,因為排球而得到這份工作,所以打從助教開始,就想為我們的學校做點事。」又一次在記錄板上添上一筆後,陳儷勻老師娓娓道出她成立「幸福排球家園」這個夢想的初衷。

「這個平台讓同學能把自己系上所學,運用到自己喜歡的運動上,應美系可以畫出努力的身影、中文系把汗與淚化作文字、廣告系把球隊宣傳出去。畢業了,在工作之餘,想運動沒有伴,或是職場上遇上瓶頸,卻沒有傾訴的對象,都可以回到這個家。」陳儷勻老師說道。

「當我們什麼都沒有的時後,怨天尤人也沒有用,要去改變思維,要去創新。」縱然學校場地不足,陳儷勻老師仍秉持畢業時的想法,從無到有,促成校園排球盃賽、院際盃錦標賽、校友盃、明星賽等大大小小的賽事。並道:「十幾年,在資源有限的情形下,覺得能做的都一定要做,引領學生站上舞台。」

場邊鳴起換場的哨音後,又說:「像是裁判,也是從零開始學,透過實務、課程學習,進一步展現自己,就有機會去考證照,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上百位學生考到裁判執照,這些同學都是一般生喔!」陳儷勻老師藏不住她心中的喜悅。

甲級球員出身的陳儷勻老師,深知競技組與一般生的差異,「一般生技術是一回事,場上反應又是另一回事。」她選擇讓校隊以賽代訓的方式來累積經驗。

「我希望我帶的球隊是讓全校同學,都認為有這支球隊存在的價值,因為有你才會有有我們,透過排球,大家感染彼此。」陳儷勻老師眼神堅定,且散發著溫暖與力道。

「來跟老師一起拍張照。」她向學生們喊道。陳儷勻老師的夢想實現了嗎? 誰也不知道,此刻鏡頭裡只有滿滿的笑,如此而已。

 

人物特寫

達成夢想 永遠不只一種方式 輔大紀豪

「我認爲被教練信任是給自己最大的後盾,當球隊達到了,球員與教練又互相信任,這個效果是1+1=100,往往會創造奇蹟。」輔大紀豪說這是高中教練給他最大的啟發。小學開始練田徑,小六那年代表臺北市參加全國跳高比賽。國中時因為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毅然決然走上籃球路。除了高中闖入HBL甲組16強,大一也以體優生的身分加入輔大公開一級籃球隊,對他來說是另一層級的新挑戰。球隊中有許多耀眼的一級球星,要跟上大家的腳步,勢必要付出加倍努力。越是在這種強度下,越加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也有了努力追趕的決心。

紀豪轉打籃球的動機很簡單,就是熱忱。國小國中常跟朋友到球場切磋球技,當時就讀的國中沒設立籃球隊,就這樣找了有熱忱的教練組起了球隊。國中的籃球路不算順利,家中要求他以功課為主,只有假日才能出去比賽。國中基測成績不理想,卻成為他籃球路上的轉捩點。

高中以體優生的身分考上成功高中,不是打籃球出生的他,沒有受過正統籃球訓練,基本功與學長學弟制,讓他剛進校隊時吃盡苦頭。紀豪表示,高中最深刻的一次訓練是升旗時全隊背著人跑樓梯,當時教練問他們要不要在畢業之前拚一次,每天的勤練、苦撐,總算進了HBL甲組16強。對他來說,或許會想自己如果再更強,能不能走更遠。或許在甲組強權球隊眼中,一支從乙組升上來的球隊不算什麼,卻是他們努力好幾年的成果。與乙組隊友拚搏的過程,他也表示,很感謝當初在他忐忑不安時推他一把的高中隊友,因為有他們,才讓他高中青春不留白。

大學進入輔大公開一級籃球隊,紀豪表示,最大的不同是層級變高,增加了很多以前沒接觸過的訓練,高中戰術是死的,但現在戰術要視場上情況而定,更加靈活。練了一年校隊後,他看到自己的不足,退出了校隊。雖然退出輔大校隊對他而言相當遺憾,但他也藉此找到另一種能實現夢想的方式。將自己回饋給基層籃球,現在的他在永和國小教球。他也表示,看到小朋友開心打球,也找回當初剛接觸籃球的悸動,和當初毅然決然踏上籃球路的初衷。

平常在螢幕上光鮮亮麗打球的球員,其實堅持在這條路上十分辛苦,練球時間就占了大半,兼顧起課業更是困難。身為體優生的他,對這個身分感觸更深,他表示,千萬不要抱著僥倖的態度面對這一切,當條件沒比別人好,又沒付出加倍的訓練,結果往往會令人失望,為了夢想,是要有所犧牲的。

從追著籃球跑到與籃球並肩行。紀豪表示,籃球路上遇到的每位教練、隊友,都是恩師,要學習得太多了,接下來每次的新挑戰,都要像面對練球的精神,全力以赴每件事。

人物特寫

長跑合球籃球三棲 國體莊妤宣告別UBA舞台

身為國體得分主力,莊妤宣從小就是個運動好手,高中以前是在長跑賽道奔馳的田徑選手,上了高中以後被教練找去打合球,也曾代表滬江高中合球隊獲得中正盃合球錦標賽第三名的佳績。大學時期,因為當時國立體大尚未設置合球隊,莊妤宣意外進入籃球校隊,而在大一下學期經學長的邀請,她在國體創立了合球隊。

國體女籃沒有體保生,皆是術科生,但因為賽制的關係,她們必須在公開二級賽場挑戰列強,因此和其他學校比起來相對吃力,對此莊妤宣表示,因為隊友們都很努力,也願意付出時間在球隊上,即使有時候成績不是那麼理想,但她卻很享受比賽過程中和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

在大二那年預賽,莊妤宣於防守過程中意外遭對手撞翻,失去平衡,導致手骨折,所以在場邊坐了整整一年,一度想要放棄,但看到當初一同進入公開二級的好友喻若綺仍在場上拼命,她才又決定回到球場上和大家一起努力。

提到高中起開始接觸的合球,她說:「平常只要練球狀況不佳,就會跑去打合球。」相較於籃球,合球的出手距離較遠,需要使用較大的力氣,三分球準度也能相對提升,她笑道:「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在醒吾科大比賽,意外手感發燙,下起三分雨,就是因為前一天去打了合球。」

大四是莊妤宣籃球生涯的鼎盛時期,因為上場機會變多,她也因此學到要相信隊友,而不是自己一昧往前衝,同時她也擔任隊長,她坦言其實當上隊長給她很大的壓力,什麼都要從頭開始、要學習如何領導、幫助球隊慢慢進步,但在學妹們眼中的莊妤宣很會照顧人,總是默默關心著隊上每一位隊友。

 

即將卸下球員身分、告別UBA舞台的莊妤宣最想感謝學姊謝孟珊,因為國體女籃沒有教練,大部份練球時間都是謝孟珊學姊犧牲個人時間,來幫助她們練習,也常常幫球隊建立信心,讓她們在場上能更放得開。而莊妤宣也提到,今年最可惜的是複賽沒有幫助球隊晉級決賽,她期許學妹們能夠再努力一點,拚取更好的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