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在UVL或是TVL的賽場,陳朝璽認為重要的是珍惜在場上的一分一秒。照片提供/Volley Photos
人物特寫

國北陳朝璽「離鄉闖蕩,鴻『舉』必有期」

從小因運動能力極佳而結緣排球的陳朝璽,在國中時即擔任舉球員,並與隊友創下建國國中在乙級聯賽的冠軍歷史,本來想在此為排球生涯劃上句點,但因聯賽表現亮眼,意外收到內湖高工教練的邀請,進而踏上甲級排球之路。 挑戰北漂後的新生活 為了挑戰更高的舞台,陳朝璽毅然決然支身離鄉,從桃園上來台北就讀內湖高工,大學則進入國北教大。而甲組和乙組最大的差別在於技術與心態。練習時,陳朝璽發現隊友的動作都相當扎實,且更能夠專注地投入長時間的訓練中,與當時的自己有著明顯的差距,讓剛加入球隊的他飽受打擊,也意識到甲組競爭激烈的事實:最終能上場比賽的球員,並不是練習次數最多、最認真的人,而是當下表現較佳且更有機會為球隊得分的人,也就是結果遠重於過程。 雖然不適應北漂後的新生活,但幸好有家人的支持與關心,使他得以快速振作,並學會了如何消化情緒與壓力,保持樂觀的態度繼續前進。 孕育獨有的舉球風格 高中時陳朝璽面臨了「舉球」與「攻擊」的二度轉換,起初認為是教練願意給他機會,使他得以肩負場上的不同職位,但在經歷位置轉換的過程中,他發現原來其他球員的角色定位比自己更明確且有更穩定的表現,才能在固定的位置上持續為球隊效力。也因此,無論是擔任舉球或攻擊手,在比賽中表現較不穩定時,陳朝璽會與隊友產生比較心態,甚至懷疑自己並不適合現在的位置。 然而陳朝璽明白要勝任好一個位置並不容易,需要時間還有不懈的努力,才能達成最終的目標,既然這已是他排球生涯的必經之路,就去接受,並把該做的任務盡力做到最好。雖然陳朝璽後悔無法專一地在同一個位置進行訓練,但也因為他在高中前兩年擔任過球隊的攻擊手,使他再回到舉球時更能做出意料之外的攻擊,成功將兩個位置的經驗融合後,孕育出陳朝璽能攻能舉的獨有風格。 拼盡全力,證明自己 升上大學來到國北後,因為隊友都是來自各高中球隊的好手,而且幾乎皆是企業排球聯賽TVL—Conti的固定班底,所以隊內競爭會較國高中時期更激烈、殘酷,而剛加入球隊的陳朝璽在舉球上的表現並不穩定,未能受到林顯丞教練的青睞,故第一年並未被登入企排的名單當中,因此讓他在訓練時的態度變得消極許多,甚至有放棄打排球的想法。 幸虧球隊的大學長吳信賢很關注陳朝璽的狀態,並即時給他一記當頭棒喝,嚴肅地說:「我知道你很難受,但繼續擺爛並不會改變什麼,如果你不去踏出第一步,就永遠只能在原地,你要想辦法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給教練看!」後來陳朝璽花了一段時間消化,明白自己必須重新站起來,努力去學習增進個人技術,並和自己喊話:「大學就只有四年,不拼白不拼啊!」 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一年後,陳朝璽證明了自己,除了登入TVL的名單外,也在UVL展露頭角,和陣中的學長們一同進步、勇奪佳績,在109學年度收下國北在大專排球聯賽的校史首冠。 轉眼間來到加入球隊的第三年,陳朝璽現在已是國北陣中讓人倚賴的學長,亦是球隊的主力舉球員,而他在學弟郭柏毅的身上看見自己過去的影子,並效仿學長們的方式,幫助他調整心態,在挫敗中找回迷失的自己。 陳朝璽的排球哲學 現在的陳朝璽不論是在大專或是職業的賽場上,皆已是陣中不可或缺、眾所周知的舉球好手,他認為不論在哪,只要心理狀態良好,能自在地應對場上的任何狀況,就是現在他該做的事,而更重要的則是享受並珍惜在場上的一分一秒,因為他將在一年後從兩個聯賽中畢業。 雖然排球將在陳朝璽的人生中暫時吿一個段落,但對他來說,「排球」不僅是陪伴他升學的一項工具,「打排球」更讓他學會了如何抗壓、與人相處,並在未來的職場上也能受益無窮。

個性正向樂天的王瑋傑,十分珍惜握起球拍的時刻。圖/北極熊羽球提供
人物特寫

場上場下都有夢 王瑋傑羽魚共譜新篇章

「就像漫畫一樣,總期待會有一個好結局,不要被腰斬吧!」王瑋傑用這句話概括他和羽球的多年情份。 盼有Happy Ending 證明「10年」的重量 出生於馬來西亞,王瑋傑幼時和家人遷回台灣定居,隨後加入高市民權羽球校隊,接著銜接高市三民國中再進入高雄中學,一路皆是傳統羽球名校的一份子,而大學他藉由對養殖產業的高度興趣,以特殊選材的方式進入國立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學系。雖轉換跑道,跳脫了舒適圈,不再是拿著球拍練三餐,王瑋傑心中仍然對羽球抱有一絲拚勁與渴望,於是他替自己設下了全大運公開組個人八強與排名賽升上甲組的目標,希望為那近10年的羽球人生寫下一個完美的句號。 「好想一輩子都打羽球!」 回想過去一路以羽球為重心的求學階段,王瑋傑說:「國小就像誤打誤撞,國中開始設定目標,高中就是拚全力往上衝擊更好的選手。」跟許多人一樣,國小投入運動是為了鍛鍊體力,他也因而牽起了與羽球的淵源。王瑋傑在國小即展現天賦,受到教練賞識青睞,並與國中搭檔王文宏一同拿下全國國中盃男雙第三名,之後便毅然決然進入更多菁英好手齊聚的高雄中學,追求更高層級的自我證明。「但高中競爭更激烈了,大家都在比努力的,我就只好多練一點。」笑稱自己在實力堅強的雄中學長面前還只是「菜雞」的王瑋傑,高二時喜收2018中國惠州邀請賽男雙銅牌的里程碑,「畢竟在這之前,我已經很久沒成績了。」他表示這座獎項給足了不少信心與成就感,也終於在高三時選上一軍,站上頒獎台與對隊友迎接更高榮耀。 在養殖場也要保持運動員精神 升上大學,王瑋傑從賽場轉身踏入魚類世界,那是他從小耳濡目染的場域,「我家有魚塭,也有經營一家餐廳,這個科系所學是我未來的職業嚮往。」王瑋傑將過去持續精進球技的那份精神延伸至目前正努力鑽研的養殖技術,他亦打趣地將水產實作喻為羽球比賽,無論是在場上征戰還是踏入塭內抓魚,就算寒流低溫來襲,還是要咬著牙換上短褲才能上場,「每次都是一個驗收成果的機會,這跟打球想進步的感覺是一樣的,學會了一個技術,我就會想再往更厲害的方向前進。」 畢業將至,就算處於打一場少一場的倒數階段,王瑋傑骨子裡不變的還是那股朝著目標不停前進學習的熱忱,祝福他在大學「球」「學」的最後一哩路,能順利繳出一張自己滿意的漂亮成績單!

台美混血的林正安是場上難以忽視的存在。攝/簡少彤
人物特寫

負傷上場的不屈韌性 混血戰神林正安的籃球之路

111富邦人壽大專籃球聯賽一般男子組北區D組預賽中有抹混血身影穿梭球場,犀利快速的球風能夠讓他切入禁區,對對手造成威脅。當比賽陷入膠著時,更能夠穩定軍心指揮全場。在第一階段預賽中,四場賽事場均17分,對華梵大學的比賽中更是二分球十投九中,獲得全場最高25分6抄截4助攻的優異數據。他就是來自天主教輔仁大學財經法律系的台美混血戰神──林正安。 從排球開始的籃球之路 在一次和同學打籃球的過程中,體育老師發現了林正安優秀的運動天賦。面對老師的邀請,儘管心裡喜愛的是籃球,但無奈學校沒有籃球校隊,因此林正安加入了排球隊。輾轉到國中才開始接受正規籃球訓練。高中逐漸展現在籃球上的天賦和野心。三年級以隊長身分帶領球隊獲得隊史新猷南區八強。進入輔大後,第一年便站穩先發。看似順利的籃球之路卻有個莫大的隱患,過度練球造成的三頭肌腱末端鈣化。雖對一般生活沒什麼影響,但對於運動員來說,這有極高可能會影響球場發揮。 籃球是天性 縱使受傷也無法放棄 「平時練習和上場比賽前我都會吃止痛藥。如果不吃,只要一做出手動作就會痛,這樣會影響到投籃準度。」國中練球時因過度使用肩關節而造成的傷害,被醫生告知需要長時間復健,在復健期間恐不能打籃球。面對選擇,林正安選擇與傷痛並存。放棄籃球從不在他的選項中。 大學就讀財法系,儘管面對繁重的課業,球隊一周三天的練習他仍堅持全勤。他表示,打籃球就像他的「天性」,即使課業繁忙,練習前還要吃止痛藥,但他無論如何一定會排除萬難去打球。 There’s no such thing as“can’t”. 「我覺得我是隊伍裡最想贏球的人,相信隊友,相信自己,就沒有不可能的事。」 在林正安記憶中,父親一直告訴他面對困難時不要畏懼挑戰,只要有心沒有做不到的事。備賽階段時,輔大在短短三個月換了三個教練,隊伍與戰術適應困難。但他謹記父親的話,平時練習時輔佐隊長管理秩序;比賽時在關鍵時刻以自身表現帶動隊伍的士氣。甚至在預賽時帶領球隊擊敗分組第一的東吳大學。 「相信」是關鍵 勇於刻劃夢想藍圖 在打籃球的一路上,林正安特別感謝自己的家人。父母從他國中開始,幾乎每場比賽都會到場加油。父母的支持成了他最有力的後盾。他笑稱,到了大學校隊沒有爸媽觀賽的風氣,讓他不得不「禁止」父母到場。也提到國、高中時的籃球教練們,因為他們的相信和指導,才有了現在的他。 縱使有傷,林正安犀利球風與寬闊視野仍讓他成為隊伍裡的重要關鍵。輔大在預賽中以末席勉強擠進複賽,但每場比賽均略輸十分內,更有擊敗分組第一、去年打進全國決賽的東吳大學的好表現。在球隊的磨合越發完整後,他自信的表示:「因為我相信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要再穩定一些,全國決賽並非只是一場夢。」 受傷澆不熄野心,憑藉著對籃球的熱愛,林正安的籃球校隊生涯已經進入第八個年頭。但他深知自己的不足,並期許自己能越打越好,幫助球隊獲得勝利。籃球之路才剛啟程,而目標劍指全國。

李玟儀參加2022 Australia New Zeeland cup的滑雪照。 照片提供/李玟儀
人物特寫

臺灣高山滑雪第一女將李玟儀 大談圓夢心境盼不留遺憾

目前就讀國北教大二年級的李玟儀是近三十年來臺灣首位取得奧運滑雪項目門票的女運動員,今年年初代表臺灣征戰北京冬奧後一炮而紅,她為臺灣寫下新歷史,也為自己立下里程碑。 看不到車尾燈的低潮期 對於四歲即開始接觸滑雪的李玟儀來說,滑雪已是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在國二時她奠定了當滑雪運動員的志向,並以進軍奧運為目標,想挑戰更難、更刺激的運動層級,雖然父母怕他太辛苦並不鼓勵,但支持她所做的每一個決定。然而人生第一場——紐西蘭常規賽,就讓她的信心大打折扣,也頓時明白「雖然在台灣成績很好,但一出去就是連對方的車尾燈都看不到。」 一念間的選擇 考上了憧憬已久的新店高中後,李玟儀曾想過放棄當滑雪選手,希望能好好地投入高中生活後再去完成夢想,但因父親的一句話使她轉變了念頭,李玟儀的父親李永德說:「我可以支持你,但如果你在高中時就挑戰當選手,我相信你會有一個很不一樣的高中生活。」這句話鼓舞了她,並成為她心底最堅強的後盾,即使遇到低谷,也能快速重振旗鼓、奮力前行。 不是孤軍奮鬥,而是並肩而行 爭取冬奧資格的征途並不孤單,除了最支持自己的父母外,李玟儀還有同為臺灣Alpine好手的大學長何秉睿一起旅外奮戰,以及成為選手後的另一個大家庭FIS CAMP,都是她移地長征時最安心的夥伴,尤其是FIS訓練營,承載了所有的痛苦和蛻變,並陪伴她走過爭取冬奧資格的重要時期。 圓夢後心境的變化 經歷2021一整年的移地賺點之旅後,終於在隔年實現進奧的夢想,回顧比賽跌倒的當下,李玟儀哭笑不得的說:「真的是有始有終,人生的第一場比賽就是在過旗門時摔倒而無法完賽,不料在最後一場比賽幾乎完美複製,但摔完的當下就知道自己不能失格,一定要順利完賽。」堅持不懈的決心,讓她在僅限的機會裡,創造出臺灣在滑雪記錄上的無限價值。比賽後她體悟到,不管是這個世界看她的眼光,亦或是她看這個世界的方式好像都變了,而令她感到高興的是,這次的成果是大家一起有目共睹的,而不只是她一人獨享的成就。 同一場比賽,知名滑雪巨星Mikaela Shiffrin與李玟儀同樣面臨摔倒的困境卻做出截然不同的選擇,因而被媒體拿來比較,李玟儀的運動家精神備受肯定,但站在同為選手的角度,李玟儀很能理解Shiffrin的選擇:「對於一線選手而言成績是最重要的,就算只是一點失誤,該趟的成績就沒用處。」並說道:「她的目標是頂端,而我只是志在參加,盡力創造佳績,我爬上去可以受到掌聲,但她爬上去也會收到掌聲嗎?我想並不是。世人對我們的期待並不同,自然背負的東西也會不一樣。」 捨不得我的青春有遺憾 李玟儀在2018年設定的目標就是「四年後要闖進奧運」,等北京冬奧比完後即退役、回歸校園生活,但因捨不得自己花了大把的青春在滑雪征途,卻帶著遺憾的心情離別「滑雪運動員」的身份,所以她決定再戰2026米蘭冬奧,期盼能體驗一場高朋滿座的奧運賽會,並再創臺灣滑雪記錄的歷史佳績。李玟儀接下來將會到美國靜湖參加世大運、至法國參加世錦賽,並到各國的常規賽爭取更好的點數,最後她也自信滿滿地對自己喊話:「我有信心可以再次拚進奧運,玟儀,下一屆再摔就沒有理由了!」

2022年6月《LAVA|Xtrail 福隆站》短程 23.4公里示範賽,楊子慶獲得第四名。攝/lava鐵人公司王武楠
人物特寫

洄瀾的勇者 東華大學楊子慶

2022 LAVA Xtrail 福隆站於今年 6 月初登場,為全台第一場 Road to Off-road 公路越野鐵人賽,來自東華大學的楊子慶,在眾多選手中脫穎而出,首次參賽就拿下第四名的好成績,亮眼表現有目共睹。 楊子慶國小三年級時,加入了學校的游泳校隊,他說:「游泳是一個既刺激又有競技的運動,在這項運動收穫很多。」那時泳隊教練發現一場專門給小鐵人的錦標賽,便鼓勵楊子慶參加,但當時他對於陌生領域極為排斥,好在爸媽的鼓勵下,他最終跨出舒適圈,勇於嘗試。第一次參加比賽雖然沒拿到很好的名次,卻獲得了很大的成就感,也開始對鐵人三項產生濃厚興趣。 國中時,在一次比賽過程中,楊子慶不幸摔斷了鎖骨,他的情緒變得非常負面,感覺目標還有生活機能都掉到谷底,對自己有很大的不信任感,覺得自己可能沒有辦法在這條路上走下去。但也因為遇到許多良師益友、貴人的幫助,讓他慢慢重拾信心,重新訂下目標,繼續努力訓練。 在訓練過程中,楊子慶說:「最容易遇到成績上無法突破的瓶頸,排解的方式就是換個想法、角度,試著不要給自己那麽多壓力,反而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他表示,可能身心放鬆了,訓練反而變成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進而讓效果有所提升。他也提到,這項運動很強調自身要求,隨著年齡逐漸增長、心靈逐漸成熟,除了可以專注在訓練上,也能夠不斷透過與自己的心理對話,去思考很多事情。 在鐵人三項的一路上,楊子慶要感激無數的人,除了爸爸媽媽的栽培及陪伴,也特別感謝教練、一起訓練的隊友們,給予許多支持跟協助。還有贊助廠商在比賽時提供很好的裝備,讓他在賽場上有更好的表現,也讓他能更堅定的走下去,發揮自己的才能。 今年度的賽季即將到了尾聲,楊子慶對這一年度的表現,給出不錯的成績,現階段,他希望兼顧好課業、訓練,以及比賽,對於未來,他希望披上國家隊戰袍,到國外出征比賽,一步一步朝著自己的目標及夢想邁進。

大四的簡廷驌今年扛下隊長的職責。照片提供/簡廷驌
人物特寫

平凡中帶點不平凡 擁抱紅線球的港都囝仔-簡廷驌

「我想當的並不是一個好的球員 而是一位有價值的球員」 109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公開二級頒獎典禮,高雄大學的大二外野手簡廷驌榮獲打擊獎第三名,這座獎項意味著獲得肯定,但他的臉上卻毫無一絲喜悅,因為最終無法用自己的表現帶領球隊如願重返公開一級,就不是一名「有價值」的球員。現在已經大四、綽號「阿驌」的他平靜地說著。 誤打誤撞愛棒球 竟成中華小國手 與棒球的緣分也很奇妙,簡廷驌在小學四升五的暑假,因為一次中暑,父母決定將他送進復興國小少棒隊,順便強身健體,沒想到一打就停不下來,六年級甚至當選IBA世界軟式棒球錦標賽國手,並獲得最佳九人-外野手獎。畢業後也順利加入高雄名校五福國中,並在國三時,受到忠孝國中倪國展總教練的青睞選進聯隊,代表高雄市出征華南金控青少棒錦標賽,可惜在冠軍賽遭到陳柏毓(現MLB匹茲堡海盜)領軍的桃園市逆襲,與國手資格擦身而過,當時簡廷驌擔任中外野手,其左右兩邊的搭檔分別為劉貴元(現中信兄弟)與羅暐捷(現統一獅)。 陷入挫折與懷疑的循環 國中畢業後,簡廷驌選擇離開高雄,加入歷史悠久的傳統名門-屏東縣美和高中。然而,也許是初次離鄉背井、或是美和更緊湊的訓練強度,對他的生、心理來說,都產生了不少負擔, 也開始出現挫折,加上同儕間的激烈競爭,使他高中三年並沒有留下太多顯赫的成績單,也因為如此,高中畢業後,他選擇報考非名校的高雄大學棒球隊。     高大一朗 擅玩小球 升上大學後,簡廷驌很快地重新證明自己,從大一的大專盃開始就站穩外野的一席先發。打擊上,他是典型的「小、快、靈」選手,有如他的偶像「鈴木一朗」一般,身材與力量並不出色,但球棒控制、腳程及戰術執行能力佳;守備上,或許沒有強大的臂力,但出色的速度讓他擁有廣大的守備範圍,並具備防守中外野的能力。只是高大近年晉級之路上總缺臨門一腳,在去年公開二級決賽中一場攸關晉級的關鍵戰役,對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儘管高大在前段就突破今年於中職選秀上獲味全龍第三指名的強投吳君奕,但在比賽後段牛棚失守,最終只能抱憾看著對手灑水慶祝,放眼新賽季捲土重來。 扛起責任帶領高大 再度挑戰公開一 今年,大四的簡廷驌被教練團賦予兩個新的任務,第一個是接下隊長、負責帶領球隊前進;第二個則是改變攻擊模式,過往簡廷驌的攻擊模式偏向助攻及確實擊球,今年教練們希望他加強重訓、增加擊球的威力與破壞性,而他也不負眾望在先前的隊內練習賽掃出生涯首轟。迎來大學的最後一個賽季,他的目標仍舊是帶領高大重返公開一,並加強自己的力量與打擊表現,成為一名有價值的選手! 要向壓力挑戰,更要向自己挑戰! 簡廷驌也預計在畢業後投入明年中華職棒選秀與業餘隊測試,但他同時也深感體育圈競爭激烈,近年慢慢接觸室內設計相關的知識與能力,希望能做為第二專長,只是在簡廷驌心中最渴望的,當然還是繼續擁抱手中那顆紅線球,打出屬於自己的名堂!

周冠霖(左下二)高中曾入選桌球國手高雄市代表 。攝/黃明達
人物特寫

桌球國手轉換跑道 化身物理治療師立願幫助更多人

就讀慈濟大學的桌球好手周冠霖,來自高雄福城高中桌球隊 ,在中學時期曾入選109年第二次青少年桌球國手高雄市代表,超齡表現相當驚人。 周冠霖就讀的國小剛好有桌球隊,身為學校老師的媽媽就送他去打球,但到了中學階段,便開始遇到挫折,他說:「桌球是一個比較偏技術類的運動,技術含量比體能上負荷大很多,光對技術上的理解就要花很多時間。」而為了擠進甲組名單,在比賽或技術方面,常讓他懷疑自己的能力,也是他最想放棄的時候。 認知到桌球圈的競爭激烈,在中學畢業後,周冠霖選擇桌球體保的方式,進入慈濟大學物理治療學系就讀,他說:「當初會來是認知自己到了一定的階段,可能突破不了,於是想要轉往別的方向,因此選擇繼續升學,而非繼續打球。」但畢竟運動仍是本行,為了培養可以與其結合的第二專長,周冠霖選擇了物理治療學系,希望學成之後,可以回饋到更多的體育選手身上。 物理治療學系課業壓力繁重,加上大四要準備國考,在時間分配上,周冠霖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他舉例,自己之前看過林書豪的一段採訪,他給出的答案是:他會先做完功課,再去練球。他將這套方法運用到自己身上,周冠霖說:「先把系上課業比重調高一點,設定在70%,其他的活動設定30%,就像林書豪講的,應該先完成自身份內的工作,再去享受那另外30%,是最好的分配比例。」   在大學階段,周冠霖除了學業兼顧桌球,在閒暇之餘也喜歡打棒球,他表示,自己高中練球後,會和同學丟棒球,一方面除了紓解壓力,也是培養多元運動的一種方式。除此之外,畫畫也難不倒他,有在關注中華職棒的他,時常透過紙筆素描球員奮戰的畫面,將球員的神情表現的栩栩如生。被問到激勵自己的一句話,他毫不猶豫的回答:「苦練決勝負。」將職棒球隊中信兄弟的精神完美的詮釋在他生活中。

慈濟大學嘎造.夷勾總能在關鍵時刻替球隊建功。攝/謝旻蒨
人物特寫

排球場上的王者 慈濟大學嘎造.夷勾

110學年度UVL大專排球聯賽一般男子組預賽,慈濟大學對上國防醫學院的比賽中,慈濟大學嘎造.夷勾多次的重砲攻擊,以3:2(23:25、28:26、29:27、20:25、15:6)為球隊拿下勝利。活潑開朗的他,在球隊除了擔任開心果外,也是關鍵時刻,給予對手致命一擊的狠角色。每當球隊處於落後狀態,他總是能突破對方防線,大膽進攻替球隊打回追平分。 嘎造.夷勾來自花蓮光復鄉馬太鞍部落,是位熱情的阿美族大男孩,原本國小打籃球,升國中時因學校沒有籃球隊,就轉而接觸排球,逐漸開啟他對排球的興趣。經過一段時間後,嘎造.夷勾在訓練上遇到挫折,導致有放棄的念頭出現,他表示:「那時打的沒有很好,且排球隊為社團性質,沒有人陪打,沒有一個動力在。」之後便毅然決然地拋下排球,跑去騎腳踏車,好幾個月後,才有人找他回去打球,這一回去,就一路打到了畢業。 國中畢業後,嘎造.夷勾選擇高中體育班(排球專項)作為升學管道,卻也因此與家人起了爭執,家人認為,國中打排球是以休閒運動為目的,但高中以排球為專項就不太能接受,畢竟台灣排球運動員的職涯壽命非常短,後續經過一番溝通討論,家人最終決定放手尊重他的選擇。 經他人介紹,嘎造.夷勾來到東方工商,到了一支甲組球隊,訓練和比賽張力比以往更大,他表示:「那時接發球都不太好,李國源教練和學長就會特別『關照』,壓力還蠻大的。」但也因為如此,他非常感謝教練和學長,讓他的球技與日俱進,也在東方工商奠下穩定的基礎。 然而,升高三那年,排球隊停止收人,隊上剩下的6個人必須轉學。嘎造.夷勾被安排轉到基隆商工,剛來到新環境時,他覺得程度有所落差,心態也有點不太一樣,不像以前有高強度的場面、有學長們在場上帶領。因此,他決定要做得更好,以自身過去在甲組的經驗,在場上帶領這些乙組球員,從顧好自己變成顧好整隊,將這份責任背在身上,承擔起經驗傳承的角色。 如今身為慈濟大學校隊男排的重砲,嘎造.夷勾常以一句話激勵自己:「不是因為希望而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有希望。」期許自己能跟最喜歡的球員洪榮發看齊,帶領球隊在場上大放異彩,締造佳績。

慈濟大學章丞儀(中)率隊力拼突破創校紀錄。攝/章宏達
人物特寫

人高志氣也高 慈大章丞儀率隊力拼突破創校紀錄

110學年度UVL大專排球聯賽一般女子組預賽,慈濟大學對上佛光大學的比賽中,慈濟大學章丞儀以強力的發球和攻擊,以3:0(25:9、25:7、25:8)為球隊拿下勝利,大二的她儼然已逐漸站穩先發位置,成為隊上不可或缺的選手。 從小就高別人一顆頭,章丞儀國小時身高就來到168公分,被問到有沒有想過去打籃球?她表示,自己連運球都很有障礙,也不喜歡和人撞來撞去,所以排球對她來說比較適合。國二的時候,被學姊相中的同班同學拉著章丞儀一起去參加排球校隊徵選,因緣際會下, 兩人同時進入校隊,開始接受正規訓練。 經過嚴格的正規訓練後,章丞儀自國三那年開始出賽,當年卻一場比賽都沒贏過,國中的她沒受過什麼挫折,感到非常絕望,覺得自己為什麼付出這麼多努力,卻始終沒有讓球隊有一點起色,更產生「是不是球隊缺我一個也沒差?」的負面想法。 好在有家人的支持,鼓勵章丞儀把練球時間當成固定運動就好,不要放太多壓力,開心打球最重要,加上自身本來就不太喜歡念書,練球可以不用去晚自習,也沒什麼不好。 升上高中後,章丞儀選擇繼續打排球,家人也都非常支持,甚至高三學測前還是讓她持續練球。只要成績不要突然退步得太離譜,參加校隊、營隊、各種活動,家人都會鼓勵她多方面嘗試,章丞儀說:「我覺得能夠擁有這麼開明的爸媽真的幸運!感謝爸爸媽媽這麼支持我打排球,感謝教練肯定我,感謝所有隊友一起努力才有現在的我!」   在排球這條路上,章丞儀非常感謝國高中時期的教練——黃巧妏老師的特別栽培,讓她進入球隊後短短3個月就能上場,甚至和高中的學姊們打社會組比賽,即使那一年都沒有成績,但對她來說,教練的肯定就足夠她一直堅持下去。 如今身為慈濟大學校隊女排的主力選手,章丞儀表示,爸爸的一句話讓她印象很深刻:「做任何事情要『做好』,而不是『做完』」只要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就要把事情做到最好,就像打排球一樣,即使被教練肯定,對於自己的球技還是要不斷的自我要求,不允許自己當溫室小花。記取爸爸愛的叮嚀,章丞儀將帶著家人及隊友的力量,期望能在今年大專盃突破創校紀錄,打進8強。

林忠諺在大專棒球聯賽投出三振,熱血吶喊。攝/李佳蓉
人物特寫

球隊支柱轉換跑道 林忠諺的情蒐下半場

在109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來自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一般組棒球隊的林忠諺,帶領球隊取得第二名好成績,回想當初剛進到球隊的菜鳥,在今年大專賽場上不但穩固游擊的中線守備,同時也是緊要關頭站上投手丘的終結者,早已成為球隊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 棒球隊訓練五年 感受到競爭激烈 「體驗過棒球隊的訓練才知道,棒球圈的競爭激烈,真的不是那麼容易。」雖然林忠諺從小就在福林國小、陽明國中這樣的棒球強權學校訓練,不過升上大學後並未繼續以打棒球為主,反而往棒球情蒐這條路前進。 國小時林忠諺常與爸爸同在電視機前看職棒,便越看越有興趣,於是在國小五年級從麗山國小轉學至福林國小接受正規訓練,也開啟他為期五年的棒球之路。林忠諺小時候只要一聽到練球就滿心期待,每到禮拜六,隊友都想放假好好休息時,唯獨林忠諺興致勃勃地準備練球,他也笑稱自己是不折不扣的「練球狂」。 不同的棒球認知 使自我懷疑萌生 進到陽明高中國中部後,除了練球模式的改變、體能訓練的增加,不再只是像國小開心打球,而是開始認真以職棒作為目標練球。高強度的訓練下,也讓林忠諺開始反思自己未來是否真的適合打球,他說:「國小那種對棒球純粹、輕鬆的熱情,是把球打出去會很興奮,但到了國中比較需要開始認真處理每一球,一有閃失其實壓力會蠻大的,有時候也會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夠格。」 輾轉一般組球隊 心態成長多 大學來到臺體大棒球隊一般組,林忠諺加入球隊第一年就打進大專聯賽決賽,他認為自己十分幸運,在菜鳥階段就可以跟學長們一起打進決賽的舞台,「有時候我都會想著那年打進決賽會不會是我大學唯一被大家看見的機會。」林忠諺表示剛開始加入球隊時,在比賽中往往對於隊友的失誤感到不耐煩,甚至會當場破口大罵。升上大三後,他的心態更成熟,在「換位思考」的部分特別琢磨,不再對隊友亂發脾氣,也變得對自己隊友更有信心,同時也能理解他們的心境。他說:「意識到自己要帶領球隊後,會為隊友多想一點,理解他們也不是故意失誤,多鼓勵他們才是贏球的關鍵。」    轉往情蒐發展 曾為球員更能掌握細節 認知到棒球圈的競爭激烈,林忠諺升上大學後不再專攻棒球,反倒轉往棒球情蒐發展。選擇就讀臺體大的運動資訊與傳播學系後,從新聞上看到黃致豪教授在棒球的Trackman或Rapsodo上開發,受過專業訓練經驗的他,對於情蒐較能掌握場上球員的動作細節,也能夠瞭解球員的心態變化,於是開始鑽研情蒐技術,在不同的三級比賽中,協助球探記錄投手的投球轉速、轉軸與垂直速並剪輯球員動作影片,針對出手點和習慣的小動作加以觀察分析。 林忠諺有時還是會羨慕學長或同屆步入職棒生涯,但他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反倒對自己能夠體驗兩種求學方式感到幸運。他認為自己仍然以自己的方式愛著棒球,依舊對自己喜歡的事物保持認真,林忠諺說:「在一般組打球、做情蒐分析對我來說是快樂的,也讓我覺得我並沒有離開棒球這個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