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蕭晨嵐(左)在全大運大顯身手,兩度參賽共摘下一金一銀。圖/蕭晨嵐提供
人物特寫

戰敗經驗中成長 「左撇子劍客」蕭晨嵐挑戰自我

「擊劍使我的心理素質更加成熟,在比賽中只要一沒耐心,就算劍術再好,都可能被翻轉。」國立政治大學的蕭晨嵐回顧兩年的擊劍生涯,認為自己從中有許多成長,而今(110)年的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般女生組銳劍個人金牌戰的失利,更替她上了一課。 尋求衛冕的蕭晨嵐,一路挺進金牌戰,對決銘傳大學上官子娟。雙方戰到第三回合,蕭晨嵐以13:11領先對手,眼看再下兩城就能衛冕金牌,此時蕭晨嵐出手突然變得急躁讓對手縮小差距,正規時間結束14:14進入1分鐘Lucky Point 環節。加時1分鐘,蕭晨嵐握有Lucky Point 優勢,最後因求勝心切,自己跳出場失分,將金牌拱手讓人,鎩羽而歸。 「今年的賽事內容不像去年高潮迭起,而是一直保持領先狀態,心態也變得比較鬆懈。當下只覺得差一步就贏了,想趕快結束比賽的心也讓出手變得倉促。」 蕭晨嵐在109年全大運以黑馬之姿奪下金牌,且幾乎場場都是逆轉勝,展現自己居於劣勢時強韌的心理素質。今年二度挑戰全大運,背負衛冕金牌壓力,淘汰賽中一路順遂,皆以大比分差獲勝並挺進決賽,卻在最後一刻敗給自己。「我在領先時心態太自大了,導致吞下敗仗。但我自己清楚我的劍術、身體狀態比去年更好,這次輸在心理素質,這場敗仗也讓我知道自己缺乏什麼。」 蕭晨嵐的擊劍之路雖不算長,但已創下許多輝煌的戰績,其中同為政大的學長黃立言功不可沒。「自從我進入擊劍隊後,他就一直拉拔我,他是我的啟蒙兼指導教練。」蕭晨嵐坦言自己訓練時常常想偷懶,但黃立言會不斷關心她的訓練進度,甚至就算已在臺中就業,還是每個週末從臺中上來臺北陪蕭晨嵐打劍。 「其實我有一陣子擊劍陷入低潮,2019全國排名賽慘遭滑鐵盧,循環賽一場都沒贏就回家了,那時黃立言去當兵,沒人陪我練劍,平時的訓練又沒辦法看到成果,讓我開始迷惘。」然而在當兵的黃立言得知蕭晨嵐的狀態,便藉由訊息給予鼓勵,放假時也空出時間陪蕭晨嵐打劍,漸漸地將她的狀態調整回來。「他不太會說讓我當頭棒喝的話,但他一直在我身邊,就是因為他這麼用心地熱愛這項運動,我也會被他鼓勵到,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 身為一名左撇子劍手,蕭晨嵐擁有別於他人的優勢。因右手持劍的選手相對多,若她們不常與左撇子選手對打,便沒辦法用肌肉記憶應對左撇子選手,世界排名中前段班的選手也有多數為左撇子。憑著左手持劍優勢及日漸進步的劍術,許多前輩建議蕭晨嵐轉戰公開組,甚至挑戰國手。 「目前想往公開組邁進,明年會是我認真打劍的最後一年,我想把目標放得更遠,去挑戰自己。」蕭晨嵐有志往公開組拼戰,而國手方面她則希望順其自然。就讀法律系的她,未來想進入法律領域,她表示,目前臺灣的體育生態沒辦法供給選手足夠的資源,大部分擊劍國手平常都有自己的副業,因此要不要參與選拔的變數很大。而現今臺灣的擊劍俱樂部及協會發展愈來愈興盛,各個年齡層的劍手都能找到對手打劍,因此不必擔心沒有劍打。「反正只要黃立言還在,我就會繼續打劍。」蕭晨嵐笑著說。

李芊僾的自律與堅持,是他持續進步的關鍵。圖/李芊僾提供。
人物特寫

不再是一步之遙的距離 李芊僾圓夢踏上一級舞台

180公分的身高,剪著一頭率性的短髮,踩著靈活的中鋒腳步,在場上很難不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他是李芊僾。總是與公開一級賽場差距一步之遙的他,如今乘著不服輸、自律的個性,將在下一個賽季帶領國立清華大學,踏上公開一級的賽場,他穩重地說道:「終於一圓從小的夢想了。」 一切的起點都源自於對籃球的熱愛 小學低年級的他是跆拳道社的一份子,練習跆拳道時,總會看到籃球社在場上奔馳的樣子,升上中年級後他便選擇加入籃球社,當時的他認為「籃球看起來很好玩」,因為這個單純的理由,籃球成為陪伴李芊僾一路成長的「最佳戰友」。 回憶起成長的日子,他說道:「籃球是做許多事情的出發點。」國小、國中時為了打籃球,會先想辦法把書讀好,才能讓家人放心地讓他打籃球;高中、大學時為了打籃球,犧牲跟朋友娛樂的時間,並學習控制飲食、睡眠習慣,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很簡單的原因——喜歡打籃球。他說:「籃球讓我變得自律,也了解到為了籃球,我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犧牲掉一般人擁有的休閒時間。」 總與公開一級賽場差距「一步之遙」的他 愛球成痴的他也曾想過加入甲組球隊,國中畢業時曾考取北一女中籃球隊,但由於從未受過專業訓練,落榜也是件意料之中的事情。就讀台中家商時,曾經有甲組球隊找過他,但在眾多考量因素之下,他婉拒了球隊的邀約。高中畢業時,他藉由四校聯招的考試,進入國立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就讀,當時的中正大學為公開二級的球隊,於是他又再度地與公開一級賽場錯過了。 「籃球場上最大的挫折就是,一再地與公開一級賽場錯過。」即便他知道進入公開一級賽場,是超乎自己水準的期望,但在過程中他依然竭盡所能的準備,可惜最後還是無法達到自己期盼的結果。因為這個挫折,他更想努力地證明自己的能力,證明自己即使不在公開一級球隊,在場上的表現也不會輸給,在公開一級賽場上發光發熱的球員。 打破外界質疑的聲浪證明自己 在中正大學政治系讀到大三上學期結束,他開始思索自己的未來,加上經歷了球隊眾多的起伏,心中略感疲憊的他,決定轉學到清華大學體育系就讀,殊不知因為這個決定,他完成了進入公開一級賽場的夢想。 109學年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二級的賽場上,清大僅有1名老班底,包括李芊僾在內的其他成員都是新生、轉學生或一般組球員。憑藉著隊上團結一心,他們大殺四方地拿下公開二級冠軍,準備在下一個賽季中進軍公開一級賽場,是一群不可忽視的生力軍。 對李芊僾來說,這一切彷彿作夢般,終於達成了一路打球最大的目標。然而他說:「進到公開一級的賽場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可以跟隊友們一起完成這個賽季的比賽。」在他眼中,他看到的是這一整年來,隊友們付出的汗水,以及教練、老師的大力支持,拿下公開二級組冠軍的那場比賽,他一心只想著要呈現一場好的球賽,給支持清華女籃的所有人。 平常心面對來勢洶洶的公開一級賽場 暑假過後的他即將升上大四,成為球隊最年長的球員,「希望能以平常心面對,就算碰到再強大的對手,在場上也會盡力地把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他平穩地說道。 李芊僾的心中多了份沉穩、少了份急躁,隨著學生籃球生涯漸漸走向終點,他更明白自己在場上能扮演的角色,也早已不需要向眾人證明自己——他已經向「自己」證明過,他是個有辦法踏上公開一級賽場的球員。 環境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律的心態與努力的過程 他想給所有和他一樣,懷抱籃球夢、自小不是受專業訓練的球員一些鼓勵:「有沒有站上公開一級的舞台,並不會影響到對於籃球的熱愛。每個階段都有各自的任務需要達成,最重要的是要自律地完成每個階段的任務,努力的過程才是最重要的。」 一路走來,就算不是在專業的環境下訓練,李芊僾依舊抱持著自律的心態、一百分的努力在面對籃球生涯。「即便知道籃球只是個興趣,我也願意投入很多時間。」在籃球場上的他,始終抱持著堅定的態度,也因為這樣,他在球場上總是散發著光芒。 最後一年的學生籃球生涯即將來臨,李芊僾總算踏上了一級舞台,一圓小時候的夢想,他的故事也鼓勵更多熱愛籃球的人,「即便是興趣,你也可以選擇很努力。」

北商前鋒李定謀。圖/臺北商業大學男子籃球隊提供
人物特寫

無懼失敗 李定謀將率北商再出發

2021年3月26日,109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公開二級決賽,國立臺灣大學出戰國立臺北商業大學一役,落後三分的北商終場前2.2秒在三分線外出手未果,正式宣告臺大奪下公開一級門票,霎時北商體育館被臺大的歡呼聲填滿,北商雖為地主卻只能目送對手欣喜若狂在場中慶祝。當時在關鍵階段執行最後一擊失手的,是北商大二前鋒──李定謀。 國中踏上籃球路 遇上生涯貴人 李定謀從小愛打籃球,小六時參加林永川教練籌辦的永和國小訓練營,在林教練的鼓勵下報考信義國中籃球隊,憑著174公分的身高入選,開啟籃球之路。但沒接觸過正規訓練的他,不堪負荷龐大的訓練量,常常練到抽筋,一度萌生放棄的念頭,幸好在信義國中碰上賴信宏教練,李定謀說:「教練一直告訴我,我的條件跟天賦是可以繼續往上打的,要對自己有信心!」在恩師的耐心指導下,他最終適應了球隊生活,也越打越有心得。 挺過傷勢 二連霸後留遺憾 而後,李定謀跟隨學長的腳步考上松山高中,成為「綠色神盾」的一員,高一時在場邊見證松山的第五座冠軍,將升高二時,他力拚成為正選名單,卻在松山自辦的松山盃首戰,就發生腳踝骨裂的噩耗,開刀後需要休養3個月。這個傷不僅是他生涯最嚴重的傷勢,也讓他錯過球隊去日本和西班牙的移地訓練,為此李定謀難過許久,但他靠著按部就班的復健,僅花2個月就恢復正常訓練,碰巧球隊也出現其他傷兵,最終如願以償地在高二就拿到屬於自己的球衣,站上HBL舞台。 106學年,松山在各界普遍不看好的情況下,先在四強戰強勢逆轉東山高中,又在冠軍戰以70:60擊敗曾在8強賽慘輸32分的能仁家商,拿下二連霸,初次踏上小巨蛋的李定謀雖未獲得太多上場時間,但也收穫不少面對大場合的經驗。然而,高中最後一年,力求三連霸的松山無緣4強,在8強就鎩羽而歸,「實在差強人意,辜負大家的期望很抱歉。」已成為球隊學長的李定謀很自責,但經歷了三年的磨練,他不僅學習到團隊合作,也讓自己的心理素質變得更加堅強。 選擇北商 首年遇震撼教育 帶著遺憾結束高中生涯,李定謀大學選擇了臺北商大,「不太可能一輩子都打籃球來賺錢,總得學個技能。」從國中以來一路就讀籃球名校的他,這時選了不一樣的路。在108學年度大專籃球聯賽,續留公開一級的北商面對多名主力球員離隊,甫上大一的李定謀獲得大量上場機會,同時立刻感受到高中和大學的強度差異,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適應,而北商最終也在戰力短缺下苦吞15敗,排名敬陪末座,遭降到公開二級。 關鍵一敗 當作難得經驗 109學年度北商在公開二級捲土重來,帶著13勝1敗的氣勢闖進16強,最終卻在8晉4關鍵之戰敗給臺大,眼睜睜地看著對手拿下睽違21年的公開一級門票,成為鎂光燈的焦點。談及此役,李定謀不甘心地說:「多少會失望,畢竟臺大全隊都是一般生,但這也代表我們準備的不夠充分。」雖然結局不盡理想,但他不感到氣餒,反而正面看待這次的失敗,「很多人是第一次打到這種『贏者晉級、輸者淘汰』的大場面,整個體育館都擠滿了人,所以不管對我還是對我的隊友來說,這次都是很棒的經驗。」李定謀樂觀說道。 化被動為主動 成為學長責任更大 北商多年來皆由體育老師兼任教練,平常給予球員很大的空間,比賽時往往交由主力球員討論戰術和走位,因此球員除了需要在場上確實執行戰術外,場下也得絞盡腦汁研擬策略,這對習慣接收指令的李定謀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但他在轉換角色的過程中努力吸收養分,拋開以前被動的觀念,嘗試主動出擊,鞭策自己成為獨當一面的球員。 下個賽季即將升上大三,李定謀肩負著成為學長的重責大任,首要目標依然是「重返公開一級」,他也希望自己能幫助團隊在默契和戰術上變得更好,同時協助新生快速融入球隊,更重要的是,他會把過去兩年累積的經驗轉換成進步的動力,忘記這次的失敗,率領北商在下個球季重新出發。

輔大田徑一般組郭兆庭。圖/郭兆庭提供
人物特寫

要做就做到最好 郭兆庭永不放棄的田徑路

「要做就做到最好,不然我就不要了。」目前就讀輔仁大學四年級的郭兆庭一度將田徑視如噩夢,令她厭倦不已,當初轉身離開時,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回到場上。如今,她靠著毅力及不輸人的好勝心再次踏上賽道,找回田徑在她生命中的意義。 郭兆庭從國小四年級時開始接觸田徑,國中雖就讀普通班,但她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課後仍不辭辛苦與體育班一起練習,「我覺得田徑這個運動是百分之百操之在己的,你付出多少就會回報你多少。」 然而,隨著隊友們對田徑感到倦怠,郭兆庭對田徑的熱情也逐漸被消磨,疲於練習,國中畢業決定離開田徑。 大學時,熟識的學長與教練相繼上門詢問郭兆庭有沒有意願參加全大運,她發覺自己似乎還有站上頒獎台的可能,決定參賽。雖然心裡排斥練習,但好勝心強的她,不敢不做準備就上場,靠著自主訓練在107學年全大運跳遠項目拿到銅牌,隔年收穫三級跳遠銅牌及400公尺銀牌。 「那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還可以跑,我以為成績會退步很多,沒想到反而進步了,也讓我找回以往的自信。」與昔日隊友相遇的喜悅、賽場上熱血的歡呼聲,讓她賽後下定決心重返田徑。 郭兆庭今年開始跟著校隊一起練習,身為隊上唯一的一般組選手,教練將她與他人一視同仁,給予她相同嚴苛的課表,大家也十分照顧她,讓以往總是自己孤軍奮戰的她,多了許多力量,成績因此有了突破性的成長。 三月登場的大專田徑錦標賽,郭兆庭拿下400公尺及800公尺雙金的好成績,400公尺成績甚至只差0.05秒就可以突破全大運大會紀錄。已準備要大展身手,送給自己一個漂亮的成績單當畢業禮物的郭兆庭,怎料今年全大運受疫情影響延賽,令她沮喪不已。 回首一路走來的自己,郭兆庭感謝自己選擇了這條不歸路,雖然過程偶爾食之無味,但讓她成長許多、認識了可貴的戰友,「因為田徑讓我對自己更有自信,也帶給我很多很難忘的回憶」,縱使未來將卸下選手身份,郭兆庭會繼續帶著場上永不放棄的精神,在人生的賽場上堅持下去。

孫晨淯多次代表台灣出國比賽。圖/孫晨淯提供
人物特寫

對未來永不設限 孫晨淯與羽球並肩奮鬥

入選過亞青U17羽球國手,從小念體育班的孫晨淯,卻不是典型的甲組球員,大學沒有念體育系,而是選擇用體育績優的管道進入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就讀。 孫晨淯國小、國中都是體育班,除了平常在學校跟著球隊練習,課外也會另外找教練訓練,幾年下來,長期練球的疲勞加上身材侷限發展,讓他一度想放棄羽球。升高中時,學業成績優異的他也考慮回到一般的升學管道,就在這個時候,他的高中教練前來招生並提到許多國立大學有提供體育績優的名額,孫晨淯認為既然自己已經花這麼多時間打羽球,如果未來能藉此進入更好的學校也是一個不錯的選項,因此他最後決定就讀高雄市立新莊高中的體育班,練球和讀書繼續並行。 升高二的暑假,孫晨淯獲選亞青U17羽球國手,代表台灣出戰2016亞洲青少年U17&U15羽球錦標賽。透過這次比賽他看到很多同齡但實力更堅強的選手,讓孫晨淯了解到自己的不足,回台灣後練球比以前認真許多,在心理和實力層面都有很大的突破。 到了大學,孫晨淯如願進入交大,成為羽球隊的「體資生」。交大的體育風氣非常盛行,加上每年與清大交手的梅竹賽更是全校矚目的焦點,校隊練習量大,體資生的角色就如同球隊的助理教練,需要幫助一般生球員練球、擬定戰術等。然而這卻是與孫晨淯想像中不同,本來以為上大學就不太需要練球,現在卻要努力將學業球隊都兼顧好,雖然很辛苦,但孫晨淯也從中學到很多。讀書方面學習善用時間,另一方面,這幾年角色的轉換,孫晨淯現在打羽球的重心偏向訓練球隊的一般生,讓他學會快速觀察對手習慣球路接著擬定策略,能夠更主動地解讀比賽。 也許是體資生的訓練讓他增進對比賽的掌握度,在109年全大運公開男子組羽球單打摘下銅牌,這對孫晨淯是一個很大的鼓勵,在每一個人生的交叉口,也許終點不同,但羽球始終都伴隨在孫晨淯身邊,給予他前進的力量。

趙德宜面對對手毫不畏懼,奮力為球隊貢獻。攝/高霈妤
人物特寫

熱愛籃球的心不減 趙德宜勇敢追求籃球夢

從小就熱愛運動的趙德宜,尤其特愛籃球,但在大學之前的求學階段,因學校都沒有籃球隊,所以一直沒有機會能夠體驗球隊生活。但她始終勤奮自主練球,訓練和籃球之間的默契,從未放棄加入球隊的夢想,最終大學考上慈濟大學,並如願加入籃球隊,自此,趙德宜不再是一個人練球。 就讀慈濟大學英美語系三年級的趙德宜,國中時,即便教室和球場的距離很遠,但熱愛籃球的她為了投籃和運球,就算只有短短的下課十分鐘,依然跑去球場打球。儘管籃球並不是女生容易上手的運動,但趙德宜靠著勤奮不斷的自主練習並持續進步,讓她越打越有心得。 在大學以前都沒有機會能夠加入球隊,但趙德宜從未放棄這個夢想,她在高中苦練運球和非慣用手的練習,假日只要逮到機會就會去球場打球,到了大學,終於如願加入慈濟大學籃球隊,剛開始球隊練習時要求的基本動作,都因為高中的自主練習,讓自己的球感變得更好,因而增加了許多自信心。 趙德宜提到自己是個沒有自信的人,常常有能力可以得分,卻因為沒自信放棄許多大好機會,有幾次遇到低潮,教練從沒放棄她,更給她信心及鼓勵,告訴她是有能力且有責任要扛下的,趙德宜也很感謝教練總是這麼有耐心的指導,讓她在場上能夠為球隊做出貢獻。 109學年UBA大專籃球聯賽,慈濟大學在一般組預賽對上強敵佛光大學,平時都是以助攻的方式幫助球隊的趙德宜,這場比賽頻頻得分,拿下17分的高分,「那場比賽是我打過這麼多比賽以來,得最多分的一次!」最後這場趙德宜的個人里程碑之戰,慈濟大學也以66:56擊敗對手。 除了得分紀錄外,這次大專聯賽令趙德宜印象最深刻的比賽,莫過於對上致理科大,那是她們這次大專聯賽的最後一場比賽,連續打了六天,體力已經耗盡,比賽當天大家幾乎是沒力的狀態,但趙德宜與隊友並未放棄,透過團隊合作接連得分,在比賽過程中,疲累的趙德宜也不斷對自己喊話「要撐下去,最後一場要打到最後一刻,完成這個比賽!」加上家人到場支持,讓她更有動力,最終慈濟也獲得勝利,用最完美的方式為球隊與自己,在這次的大專聯賽畫下句點。 回顧本學年大專聯賽,雖然差一點就能夠進入複賽,止步預賽,不過對於第二次打大專聯賽的趙德宜來說,跟上學年相比,今年即便輸球,比分也比以前更接近,這次聯賽也讓整個球隊更加團結,趙德宜說:「因為大專聯賽是在開學後不久就開打,剛進來的大一學妹對於環境等任何方面都很陌生,但經過這一連串的比賽,球隊變得更有向心力!」 因為球隊教練也是裁判的關係,教練也很鼓勵大家去考證照,有時假日有比賽,趙德宜也負責紀錄台的工作,甚至是在校內比賽擔任裁判增加經驗,她和球隊隊友也相約去考裁判證照,她認為能夠學一些不同的事物,相對也能有所成長,用不同的角度去喜愛籃球。 「籃球對我來說曾經是生命。」但越接近出社會,趙德宜更清楚什麼事情應該要擺第一,她說:「現在籃球對我來說比較像是朋友,一個不會離開妳的朋友,妳需要它的時候它會在,妳在做其他事情時它也不會離開妳。」

臺大女籃碩一後衛葉祐瑜(左),以一般生身份站穩先發。圖/葉祐瑜提供
人物特寫

臺大一般生葉祐瑜 闖公開一級女籃挑戰自我

108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公開女一級,國立臺灣大學闖進六強,寫下隊史新猷。當時,隊上的先發組合,除了有該季助攻后許庭瑜、阻攻后葉依婷,許硯筑、吳瑋茹也都是赫赫有名的HBL球星。然而,名單中還有一個特別的名字,她是葉祐瑜,來自北一女中的一般生。 夢想的萌芽 在高中時,葉祐瑜是「北一籃乙」的一員。北一女除了由體保生組成的甲組校隊,還有這麼一群熱愛籃球的女孩。她們會利用午休時間練習基本動作,偶爾也會跟其他乙組校隊進行友誼賽,唯一使葉祐瑜感到惋惜的,是她們無法參加正式比賽。也正因如此,經由地球科學奧林匹亞競賽保送臺大大氣系的她,決定要加入臺大女籃,一圓高中時期的夢想。 然而,葉祐瑜的球隊之路,並非平步青雲。106學年,臺大靠著李慶雅、康韡䕒等主力的發揮,順利在公開二級奪冠,晉級下年度的公開一級賽事。葉祐瑜當時才大一,只能在場邊做著記錄數據的工作,並觀察著學姊們在場上的一舉一動,鮮少有上場機會。 壓力帶來成長 到了大二賽季,才出現轉機。當時,葉祐瑜被指派為新學年的副隊長,隊長則是來自HBL名校陽明高中的許硯筑。新官上任的她們,擔心球隊剛升上一級無法適應強度,便勤於帶隊練習。身擔重任,對大一球季幾乎沒有上場經驗的葉祐瑜來說,是一大考驗,「我記得那年賽季壓力很大,每場比賽前都很想吐,還有一次真的吐出來。」她坦言,當時對自己很沒信心,甚至希望隊上的比賽都不要被轉播,畏懼觀眾們的批評。 然而,這樣的情況並沒有打倒葉祐瑜。為了跟上體保生隊友們,她努力加強體能,「進攻的組織跟防守的觀念,都需要時間和經驗累積,唯一能跟體保生抗衡的方法就是練體能。」隨著賽季進行,她每個週末都會到操場做自主訓練。練球的過程中,也會主動向許硯筑、許庭瑜⋯⋯等人請教。辛苦建立的基礎,讓她在場上待了更長的時間,做出更多貢獻。賽季結束,臺大順利保級,葉祐瑜也站穩先發,信心不減反增。 四年過去,現在碩一的葉祐瑜,在一級已有49場出賽紀錄,其中只有一場不是先發。儘管生涯的場均得分4.8分,並非特別出色,但她卻找到自己在場上生存的方式。「場上沒有分體保生或一般生!」葉祐瑜強調,「只要站上場,就要專注比賽,大家都是一樣的球員。」這樣的心態,使她能夠與隊友建立良好溝通關係,雙向地交流想法,讓彼此共同成長。 學生運動員的淬煉 「臺大女籃就像一個平台,讓過去沒有機會的一般生,能跟體保生站上同一個舞台。」葉祐瑜認為,臺大女籃在全體保生的公開一級賽場裡,可以視作一個另類的存在,鼓勵著更多學生,有信心去擁抱他們的興趣。她更覺得,這支組成多元的球隊,可以讓大家都變得更好,「場上我們有問題會問體保生,到了場下要是微積分讀不懂,就換我們罩!」 然而,球場和課業終究免不了衝突,要做一個學生運動員,就必須背負相對的壓力。臺大女籃的球員們,除了有各自的課業要應付,同時又必須花時間精進球技,面對一級的高強度賽事。葉祐瑜就讀海洋研究所,出海實習一去就將近十天,都無法練球。也因此,她意識到打球跟課業的衝突難以避免,重點在於時間的安排是否恰當。論及如何兼顧兩者,球隊的教練曾郁嫻影響她很深。 曾郁嫻曾代表臺灣師大在公開一級女籃出賽,大學畢業後轉換跑道,選擇攻讀體育學博士,並致力於研究女性運動相關領域。這樣的經驗,不但可以作為隊上體保生的模範,學著適應多元的大學生活,也讓一般生更深刻了解,籃球與課業能夠同時並行。作為臺大女籃的教練,再適合不過。 由於年齡的限制,明年將是葉祐瑜的最後一個賽季。在未來,籃球將慢慢離開她生活的重心,卻仍舊是她最喜歡的興趣。她也樂於返回母校,與學妹分享經驗,發揮影響力。總括自己的學生籃球生涯,葉祐瑜沒有絲毫後悔:「加入臺大女籃是我最正確的決定。」勇於挑戰,不畫地自限,葉祐瑜在公開一級女籃正寫下獨特的故事。

美和科大陳冠宇。攝/許甄玲
人物特寫

享受在投手丘上的感覺 美和科大陳冠宇南飄再續棒球緣

美和科技大學棒球隊一年級的陳冠宇,身材雖然偏瘦,在投手丘上卻顯得威風凜凜。 說起和棒球的淵源,陳冠宇從小就接觸很多運動,其中特別喜歡棒球,雖然在國小時沒有加入棒球隊,卻因熱愛《棒球大聯盟》這部動畫,誤打誤撞開啟了他的棒球之路。國二那年,陳冠宇就讀的淡水國中成立棒球隊,他也順勢成為創隊成員,雖然是社團性質的球隊,陳冠宇在投球方面表現突出,加上又是左投,讓甲組球隊秀峰高中的教練親自上門來詢問升學意願,和家人討論後,陳冠宇決定接受挑戰,加入這支擁有20多年歷史的球隊。 「一開始真的很不習慣,因為必須要去適應球隊的團體生活,進去的第一個禮拜,我就跟我媽說,我待不下去了。」回想剛到球隊的那段日子,陳冠宇說道:「結果最後還是硬撐,撐到後來自己也適應了,不管是團體生活或是衛生習慣。」人際關係方面,因為不是出身於傳統棒球學校,相較於有些原本就是隊友的同學們,陳冠宇幾乎沒有認識的人,他表示,起初其實還滿孤單的,後來有慢慢找到自己的朋友圈,球隊相處上也都很融洽。 第一次在甲組球隊受訓,陳冠宇用「大開眼界」來形容,「高中之後,發現隊友的守備行雲流水,就好像在表演,讓我很驚訝,這也使我越來越喜歡在投手丘上的感覺,隊友給我很大的安全感!」後來,在高二那年,秀峰高中拿下黑豹旗第五名,陳冠宇也被選進富邦盃新北市代表隊。 而棒球生涯中,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在2019年黑豹旗的32強賽,秀峰高中對上育民工家,當時兩隊平手,正處於低潮的他在前一任投手出了狀況後臨危受命,主投最後三局繳出無安打的表現,帶領秀峰高中以6:5順利晉級。陳冠宇說:「其實我當下還滿害怕的,因為那段時間怎麼丟、怎麼被打,那時突然有一股責任感湧上來,還好最後成功守下來。」 高中畢業後,陳冠宇一度考慮要去投志願役,後來還是覺得自己離不開棒球,想要把握最後能繼續打球的時光,評估每間學校給的福利和上場機會,美和科大提供公費,而且訓練扎實、有實力,也會給球員表現的舞台,讓身為新北人的陳冠宇毅然決然「南飄」到屏東延續棒球路,談到在南部的生活,他笑著說:「北部的物價在南部真的可以買到比較多東西,這對我的增肥計畫幫助滿大的!」 今年度大專聯賽,陳冠宇共登板6.2局,投出3次三振,被擊出3支安打,失3分,防禦率4.05。球速是陳冠宇一直無法跨越的難題,考慮到其他種種因素,他之後並沒有打算繼續打球,但他也開玩笑地說:「假如我有一天任督二脈突然被打通,球速大幅進步的話,說不定會考慮往成棒發展。」 棒球路上,陳冠宇最感謝的是他的父母,由於他和弟弟兩人都在打棒球,陳爸、陳媽幾乎出席他們的每場比賽,還買了一台單眼相機來紀錄兩人的成長,他說:「謝謝他們從國中開始的支持,有時候在南部比賽,他們也會盡可能到場,我們需要球具,他們也都盡量來滿足我們。不管將來有沒有要繼續打球,我都很感謝他們支持我的決定。」 大學畢業後,陳冠宇的棒球路也許就將告一段落,但對他來說,棒球不僅僅是一項運動,更讓他學到了待人處事的道理,以及如何更用心、專注在一件事情上。

元智大學徐秉豐,為元智校男籃得分後衛。圖/徐秉豐提供
人物特寫

過程大於輸贏 徐秉豐「再來就好」

就讀元智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四年級的徐秉豐,是元智校男籃的主力球員。 高中就讀國立陽明高中的徐秉豐,起初並未有加入籃球隊的想法,經過許多球隊朋友的說服,也看見他們都相繼在比賽上場,而陽明高中又是舉辦各大高中聯賽的場地,學校對於籃球十分關注。一年後,相較於同年紀的隊友,起步稍顯緩慢的徐秉豐,在高中二年級開始接受正規的籃球訓練。 在105學年度高中乙組聯賽,比賽倒數35秒、與對手差距5分的情況下,徐秉豐一口氣進了7分,與球隊反敗為勝。徐秉豐說:「當時大家都以為要輸了,結果很莫名其妙的逆轉了,大家很看重這場比賽,也是高中最後一個大型賽事,就好像在給我們最後一次機會。」 徐秉豐在高中階段遇到一位亦師亦友的貴人——陽明高中籃球隊教練羅子翔。徐秉豐說:「羅教練對我就像朋友般的存在,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跟他說,他也都用朋友的角度給我建議,不會有上對下的距離感。就像我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在背後支持我。」 甫進入大學階段,徐秉豐大一時期鮮少有上場表現的機會,已經抱著這一年都將在板凳上度過的他,還是配合著校隊的訓練,剛好遇到學長受傷,使他有替補上場的機會。他在大一後期漸漸成為校隊的主力球員,慢慢找回信心,在球場上一展長才。對一般球員急著想發揮自己的能力來說,徐秉豐有著「場場都是先發」的稱號,但他不把先發看的這麼重要,反而覺得若有更好的人選能在場上做最大的發揮,才是球隊存在的意義。 徐秉豐多數時間也扮演著教練與選手間的橋樑,他笑稱:「我走心靈路線。大學大家想法多元,不像高中,教練說什麼就做什麼。籃球是一個重視團隊合作的運動項目,大家比賽都是為了贏球,而不是只是力求上場,教練這個位置也很為難,他安排每個人在那個位置,一定有他的意義,當然也不可能讓每個人都上場,而是要讓上場的人有所發揮。」 今年將繼續攻讀研究所的徐秉豐,大學階段頂著先發的壓力與熱愛籃球的心,問起籃球帶給他最大的魅力,他說:「可以把很多人牽連在一起,大家為了同一個目標去努力吧。」他也說道:「年紀越大,越覺得輸贏不是這麼重要,而是大家滿不滿意這個過程,如果過程大家不愉快,那也沒有必要贏這場球。」在指導學弟上,徐秉豐總是和學弟說:「沒事,再來就好。」他不要求學弟進攻要多厲害,因為每個人程度都不一樣,但他希望大家每一球都能盡力防守,不要為了進攻,節省防守的體力;不要因為一場球打不好,而放棄自己,希望大家都能享受及把握每次上場的機會。 誤打誤撞踏上的籃球路,徐秉豐總是說:「如果有更好的人可以代替我,有更好的發揮在比賽上,那我不是先發也無妨。」他不力求表現,儘管只是替補上場都能看到他沉穩住比賽的風範,以他謙虛的個性及成熟的心態,繼續寫下他的籃球歷程。

輔英門將龔振中。圖/龔振中提供
人物特寫

守住身後的那一道門 龔振中不放棄的信念

「這就是我一直在等的東西。」談到足球,龔振中如此下註解。 就讀九德國小時,龔振中因為活潑好動,經常在教室坐不住,他一看到足球隊成立就馬上去徵選,也順利加入球隊。過去曾跟棒球隊的哥哥一起打過棒球,但對於棒球的喜愛不如足球強烈,他從第一次接觸到足球就非常喜歡這項運動,龔振中笑說:「就是一種註定跟足球有緣分的感覺。」 他於小三開始足球生活,因為當時的體型在隊上相對強壯,就被教練指派擔任守門員,「我那時候覺得守門好無趣,站在框框裡面就像小鳥被關在籠子一樣。」直到後來有人可以補上守門員的位置,龔振中才如願「飛」出球門,擔任後衛,就這樣一直練到國小畢業。 沒想到畢業後的暑假,龔振中發生嚴重車禍導致腳的骨頭斷裂,但他當下想的是:「教練我還可以踢球嗎?」復健休養的過程中,黎明國中的王柏旻教練問了一句:「振中,你要不要練守門看看?因為你在復健別人都在練球,等你回到場上,跟其他球員已經差很多了。」從那時開始龔振中就回頭專注練習守門,也因此入選U15、U16,高中順利進入甲組前段班——中山工商。一直到現在,他都很謝謝王教練替他找到另一個方向,如果沒有教練的建議,或許擔任球員的自己不會那麼出眾。 從中山畢業龔振中選擇離開甲組,就讀同樣在高雄的輔英科技大學,引起不少同校家長的好奇與關注,他笑說:「想要試試看從乙組爬上甲組的感覺,想跟著大家一起拚拚看,而且有以前中山的同學一起。」升上大學後唯一不適應的是訓練時間很彈性,不像高中每天早上有晨操、傍晚練習完回宿舍盥洗到十點收手機就寢,龔振中坦言自己已經習慣規律的生活也喜歡大量的訓練,這一年突然覺得好輕鬆,渾身不對勁。輔英第一年成立足球校隊,無論是招生、訓練都相對辛苦,但他還是抱著踢進挑戰組的夢想在努力。 訓練將近十年的時間,對龔振中來說守門員是一個最耀眼的存在,場上只有自已一個人,但需要守住身後的那一道門、守護住大家,最重要的是在場上的聲音要比其他球員更多,在指揮當中用聲音帶起整個球隊氣勢,「即使你們失誤也沒關係,還有我在,你們只要上前去幫忙得分,去拚就好。」 看似順遂的足球路,其實在高一那年帶給龔振中很大的挫折,那一年中山先後在拚晉級八強的正規賽與外卡賽輸球,確定止步。當時龔振中以替補上場,因為自己害怕、膽怯,「我在場上一直想說我輸球的話學長他們就什麼都沒了,都沒有想說我們會贏。」導致沒有守住應當守下的球。比賽過後有一段時間龔振中陷在自責的情緒裡面,經常自己坐在司令台哭,覺得自己很懦弱,但他後來告訴自己:「去想沒有用,不如繼續努力讓自己更好,沒關係我再來。」就把眼淚擦一擦繼續訓練,也讓他在之後的每一次訓練更能夠專注,過去可能用100分的努力,現在以200、300分要求自己。 這樣的精神與家庭教育有很大的關聯,龔振中的父母皆為軍人,從小就常跟他說不要輕易放棄,爸爸曾經說過:「你還年輕,就算失敗也沒關係,還可以重新再來。」父母在背後的支持帶給龔振中很大的安定感,現在的他已經不怕輸球,會隨時提醒自己,壓力來了就扛住,相信龔振中會帶著這份衝勁,繼續面對人生中的每一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