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光科大劉佳沅。攝/張庭毓
人物特寫

屢錯過UBA一級舞台不喪志 劉佳沅有音樂夢

僑光科大劉佳沅,國中曾是田徑隊的一員,在朋友慫恿下一起報考了青年高中,誤打誤撞的開啟HBL生涯。蹲了一年板凳後,第二年終於正式登錄在十二人名單中,可惜在十二強複賽前夕的一次友誼賽中,踩到隊友的腳造成腳踝扭傷,劉佳沅坦言自己當時「身心」都不在狀況內,身體狀態不理想可以預期,心情是真的很低落,而那年青年高中也在複賽止步、無緣八強。 到了高三理應是大放異彩的一年,但他卻與當時的教練徐國宏意見分歧、產生衝突,賭氣離開球隊,劉佳沅不好意思的說:「現在想起來當然可惜,不過後來有跟教練講開,現在還是有保持聯繫!」 高中畢業後原本預計就讀世新大學,可他卻怕打不到球、上場時間遭壓縮,在開學前臨陣逃跑,選擇加入醒吾科大,卻又在聯賽前一個月遭逢右腳踝大扭,比賽報銷。在渴望舞台的心情下,劉佳沅在青年學長邀請下到剛升上一級的明道大學練球「剛好我也想換個環境,練了幾次球後教練也蠻喜歡我的,就轉學過去了。」遺憾的是,明道在108學年度聯賽掉級後,球隊因學校不怎麼支持,還有教練、隊友相繼離開後解散,為了一圓心中的籃球夢,透過好友介紹轉學至僑光科大。 看著自己高中同期的隊友健行科大劉彥廷,及學長高師王偉丞在公開一級的出色表現,難免會心癢癢的,不過劉佳沅表示,不羨慕不怪誰,如果當初堅持下去,也可能有那樣的機會,談到兩度與一級舞台擦身而過,劉佳沅說:「會在什麼時候受傷也不是你能控制的,只能去接受它。」而身處僑光科大的他,表現也不落人後,球隊已經跨預賽和複賽階段拿下13連勝,其中的關鍵就是球隊向心力強大,且團隊氣氛融洽,有機會挑戰升上甲一。 除了籃球,擁有一半阿美族血統的劉佳沅還擁有一副好歌喉,國小五年級就開始學習吉他的他,近期有空還會去街頭或者餐廳、酒吧駐唱,他笑說:「在家裡唱久了還是會需要一個表演的舞臺,就選擇跑出去了!」接下來會繼續進修吉他進階課程,並努力學習作詞作曲。 提及未來,對於音樂情有獨鍾的劉佳沅也明確展現出往這領域發展的企圖心,同時感謝家人從小到大一路以來,都能夠全力支持任何他想做的事。劉佳沅回顧過去這幾年的學生籃球時光,笑著如此說: 「你不需要很厲害才能開始,但你需要開始才會很厲害。這句話對我來說,不管是做音樂還是打球都蠻重要的!」

龍華科大陳威銘,從不後悔繼續留在隊上的這個決定。攝/張庭毓
人物特寫

陳威銘抱憾結束龍華生涯 「再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留下!」

「再一次,我還是會選擇留下來!」龍華科技大學球員陳威銘,回憶起大學到研究所這7年以來在球隊的日子,毫不猶豫地如此說道。 109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一般男子組北二區分區排名賽,龍華科大於(1)日在淡江大學紹謨體育館進行首場賽事,可惜球隊沒有把平常的水準發揮出來,最終以65:91不敵文化大學。教練邵暐浩在賽後哽咽地提到:「感謝陳威銘相信教練,犧牲自己繼續留在團隊上,對不起他,我能做的,只有把沒能給他的東西,努力的給學弟,繼續把陳威銘的精神傳下去。」 大一才開始接受正規訓練的陳威銘,在球隊前三年都是坐板凳,直到第四年才正式成為隊上主力之一。除了球隊一週練習兩次的時間之外,陳威銘自己還會額外花時間去做投籃練習和重量訓練,教練邵暐浩更特別讚許他:「每天早上練投,重量做得最認真,把自己當一個職業球員一樣。」 回首籃球路上的點點滴滴,陳威銘說:「不管怎麼樣,努力就對了!」並且感謝以前的系隊教練沈志龍,感謝教練從大一就看好他,並帶著他到處打比賽增加經驗,直到現在也都會來看他比賽,給予指點和鼓勵。也感謝以前的帶隊教練王志弘,教這麼多的個人動作。更感謝邵暐浩教練在手感很差時,仍然願意相信他,不只關心球技也很關心大家的心情,謝謝教練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在球隊身上。 球隊對陳威銘來說已經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更是第二個家,即便前一陣子陳威銘和教練及學弟們,因為調度問題和場上的溝通誤會產生了一點隔閡感,所幸後來大家都有在大專盃前把心結解開,感情也越來越好。而邵暐浩教練的到來,更讓這支曾經面臨解散的球隊重建成功,尤其是在粉絲團經營與行銷的部分,除了是乙組中少見的之外,也讓球員們產生一種被在乎以及重視的感覺。 提到最後一年所留下的遺憾,陳威銘說:「自己真的還不夠強,沒有把最好的樣子發揮出來帶著學弟們一起拿下勝利,希望學弟們在接下來的日子可以更努力,不要等到來不及了才懊悔。」談到未來規劃,陳威銘表示接下來會先去當兵,之後應該會往工程師方向前進。

翁瑋阡穿上國立體大球衣出賽。圖/翁瑋阡提供
人物特寫

教練我想打棒球 木球國手翁瑋阡的棒球夢

「其實我小時候就超想打棒球的,只是一直都沒機會」,就讀國立體育大學的翁瑋阡與棒球的緣分,這一錯身就是好幾年。她現為木球、棒球雙棲選手,曾代表中華隊拿過木球世界盃韓國濟州島混雙第一,而她一直到大學才終於一圓棒球夢。「哇!我終於可以打棒球了,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第一次買下自己手套時那份悸動還深深的放在她心底。 「打棒球是一種憧憬吧!」翁瑋阡直言自己喜歡棒球的原因就是看了「棒球大聯盟」這部動畫,深深地被主角茂野吾郎的熱血影響著,又剛好一次的校外教學抽中了棒球,促成她喜歡棒球的機緣。 大學剛踏入棒球界的翁瑋阡,一點底子都沒有,她說:「剛開始練習真的很辛苦,但透過學姊耐心地指導,漸漸地我看到自己的成長,那種開心很難去形容。」她從小就接觸木球,每天要在木球上重複好幾次的揮桿動作,或許是這樣,讓她在剛接觸棒球時,也能不厭其煩的練習著,「用木球的精神去學習棒球, 練習是不會騙人的,自己不足就多去加強自己,調整心態、能力,每一道都是新的開始。」 「個人運動跟團體運動真的差距很多,木球一個失誤並不會造成太大損失,但在團隊項目中,所做的每個判斷都可能影響勝負,打棒球也讓我感受到所謂的團隊合作。」另外,因為木球的揮桿動作影響了她慣用的右邊打擊姿勢,於是她開始挑戰用左打,「沒辦法,每次揮棒都往下揮,打不到球,揮木球的動作已經變成身體記憶的一部份了,而且每次打完棒球再去打木球,就變成木球也打不好,所以就要想辦法來解決這個令我困擾的問題。」因為喜歡,翁瑋阡付出全部的努力,忍受各種挫折。 「大場面固然緊張,但若沒好好展現自己實力就下場,很討厭。」翁瑋阡很珍惜上場的每個時刻。她在國體才練習一年,但因為隊內沒有太多人選,她便擔當起隊長一職,「喜歡跟一群擁有共同理念的人,一起練習一起進步的感覺,或許走的慢,但跟她們一起,就會走得很開心,雖然偶而意見會分歧,但贏球一起笑,輸球也一起承擔。」帶領團隊也讓她在處理事情能力上有所成長,自信變多了! 「在這條路上幫過我的每個人,教練、學姐、學妹,有她們的支持與鼓勵,讓我渡過許多艱難的時刻,謝謝大家當我最好的依靠 。」她感性地謝謝她在棒球路上遇到的每一個人。

曾國烜為臺灣少數的跳繩大專運動員,目前已代表臺灣征戰多國。圖/曾國烜提供
人物特寫

開創跳繩新世紀 男「繩」曾國烜從未想過放棄

「快點!阿國要比賽了!」當他要踏上比賽場時,你能聽到兩側的觀眾席蠢蠢欲動,小朋友拉著彼此想擠到最前排欣賞;教練們放下手邊工作想看看這次又有什麼新花樣;家長無不拿出手機錄影,回家勉勵自己的孩子希望能成為下一個他。而他,是就讀臺北市立大學的曾國烜,也是臺灣碩果僅存的大專跳繩運動員。 國小三年級時,媽媽要曾國烜選擇一個社團加入,剛好哥哥的同學是跳繩隊的隊員,他便抱持著試試看的態度加入了跳繩隊。剛接觸到跳繩的曾國烜對於一切都感到新鮮有趣,也漸漸喜歡上跳繩這項運動。到了四年級,他開始有代表學校比賽的機會,因為他接觸的早,鮮少有同樣水準的同齡同學,大多是跟著學長姐一同比賽與競爭,比其他同學較早累積實戰經驗的曾國烜也在五年級後稱霸整個臺北市。 直升上弘道國中沒多久,學校的跳繩隊獲選入臺北市青少年民俗訪問團,曾國烜開始接觸到舞蹈、武術、體操等融入於表演中的元素,同時在公演前還有為期20多天的集訓期,這段日子隊員須全數住在學校不能回家,家人亦不可探望,對於曾國烜與他的家人來說,是第一次長時間的分離,待公演結束,他還記得媽媽對他說:「你這麼一個小朋友,儘管這一路來有很多人幫助你,但我知道接下來一定很辛苦,你自己若選擇堅持,我會支持你,只是我會覺得很捨不得。」 有了家人的支持,曾國烜帶著跳繩繼續前行,在高中時他接觸到來自香港的跳繩國際賽制與技術,儘管是同樣的項目,但對當時的曾國烜而言卻像是截然不同的世界,他又好像變回小學三年級那個剛接觸跳繩的孩子,對於一切都抱持著好奇心充斥熱情。他開始調整自己的動作編排,將挑戰性較高的動作替換為穩定成功的招式,降低自己的失誤率,提升自己無論於表演或是比賽時的穩定度,最後終於在107年全民運動會拿下冠軍。 跳繩運動在臺灣並不如國外來的風行,儘管政府將之列為民俗體育,在體育課時也都會學習,但眾人對跳繩的印象大多停留於多迴旋,對於花式動作鮮少接觸,這使曾國烜推行跳繩的過程相當艱辛,甚至因為臺灣賽制與國際賽制的不同,導致許多年長的裁判並未接觸來自國外的新穎技術而有了「看不懂」現在年輕選手動作的情況。有時已經拿出了最厲害的招式,但觀眾因不理解、沒接觸認為只是雕蟲小技的狀況也屢見不鮮讓他有些灰心。儘管如此,曾國烜還是想不斷的去突破,除了到各學校、運動中心進行推廣活動,也將自己所學傳授給更多的學生,企圖讓更多人能夠從事跳繩運動、了解跳繩運動。「其實我國小的時候,就想要成為跳繩教練了!」抱持著這份想像,曾國烜完成了幼時的憧憬,甚至因為跳繩而去了許多國家,為自己開拓更遼闊的視野。 曾國烜國小的啟蒙教練楊尊全教練雖已高齡80歲,但他長期指導跳繩至今的智慧與經驗對於身為菜鳥教練的曾國烜也仍然受用,甚至看見恩師年屆耄耋仍投身於跳繩教育,讓他更有了堅持與努力的目標。來自澳門的Jacky教練是曾國烜大學後才與其他同好請來的跳繩老師,Jacky教練帶來了澳門的專業跳繩訓練方式,引導他們如何去思考一個跳繩動作的執行,自己去體驗、思考該如何完成這個動作,給予他們全新的跳繩思維。「跳繩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道理。」 從小跳繩跳到大的曾國烜,可說是與跳繩一同長大,對於他而言,因為跳繩才讓他有了與他人不同的人生經歷及體會,跳繩陪伴他度過許多困惑、迷惘的日子;也帶領他到過許多不同的國家、登上不同的舞台,但至此曾國烜並不滿足,好強的他除了想再次拿下全民運冠軍外,也希望未來能夠在臺灣跳繩史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一個角色,帶領臺灣未來的選手一同進軍世界於國際立足,證明臺灣的跳繩實力也證明跳繩是一項有趣且變化萬千的運動項目。 「我要跳到我不能跳為止,我要跳到我真的沒有能力參與比賽或是完全跟不上時代時我才甘願退出,就算我的競爭力不再充沛,我也要拿起跳繩跳到最後。」

周琦雅為天主教輔仁大學一般組排球隊長。圖/周琦雅提供
人物特寫

從未離開過 輔大隊長周琦雅的排球路

「我原本大學只想要再打一年的球!」天主教輔仁大學一般組女排的隊長周琦雅笑著說道,原本設定大學只要加入球隊一年,但一晃眼,她在隊上的日子也進入第三年,雖好幾度想離開排球卻還是一路堅持到現在,而說到真正讓她愛上排球的原因,要回溯到國中時被球隊的喊聲所吸引,才開啟了她至今為止的排球路。 周琦雅從國小開始打排球,但那時她總是愛練不練的,因為本身也有學爵士鼓,所以在升國中時曾經猶豫要選擇音樂班還是體育班,後來跟隨雙胞胎弟弟到體育班就讀。談到真正開始熱愛排球的原因,她提到是在國中時,「當時沒有站在場邊看學姊練球,但是在場外光聽聲音,就可以感覺到整個團隊的力量,讓人想要融入這個團隊,體驗看看那種大家一起很累的感覺。」她後來靠著排球升上高中,原本打算高中畢業後要卸下球衣,在大學選社團時原本想繼續打鼓,但最後還是選擇加入排球隊。 周琦雅在大一就加入球隊,不過和以往不同的是,身邊的隊友不再是專長生,大家幾乎都是熱愛排球或是喜歡打球的一般生,在球場上的經驗有落差,她偶爾在場上想提醒隊友該注意什麼,但身為剛進去的學妹,也不好意思出太多聲音。她笑說:「我當初真的花了很久的時間去調適,國中時大家打球很緊繃,高中時就是快樂打球,大學就好像兩者的綜合,雖然大家都是因為打球很快樂才加入,不過比賽時大家會變得很積極,但我又很怕太嚴厲會讓大家失去喜歡排球的初衷。」後來,她逐漸找到兩者間的平衡,讓大家在開心打球之餘也能保有對比賽的欲望,也會適時的給予隊友建議,將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大家。在大一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後,原以為自己頂多接任副隊長,沒想到老師卻宣布她是下一任的隊長,在驚訝之餘伴隨來的不是太多的高興,她開始思考自己可以為球隊做些什麼,不過她也笑著說道:「雖然原本真的很想打完大一就退隊去做其他事情,但都當隊長了總不能這樣退出吧。」 回顧自己第一年當隊長的表現,周琦雅認為自己有帶著隊上每個人都開始有企圖心,因為她會不斷地提醒隊友們要去找到自己的目標,當大家為了想達成目標去努力,就會積極的想要有好表現。談到今年是第二年當隊長,她的目標是希望能增進球隊每個人之間的交流,除了快樂打球之外, 可以藉由互相提醒或給予建議,讓彼此的球技表現的更細膩,「最重要的是能成為彼此的支柱,像是在低潮的時候,能有個人陪著一起找到出口就會覺得很溫暖。」她也期許自己可以更有能力撐起球隊,讓大家在場上能盡情發揮,就算失誤了也沒關係,還有她作為大家的後盾,讓球隊在必要時能拿下關鍵的一分,「這是我想進步的最大動力和目標!」   而周琦雅提到,很感謝隊友們包容她許多,不管是脾氣還是個性,熟悉大家後,她也磨掉了自己的稜角,整個人變得開朗許多,「覺得隊友們都是很善良的人,完全可以付出真心的對待彼此,相處沒有負擔,也沒有不能說的事情。」她也特別感謝同屆的隊友們,大家不只是隊友還是好朋友,也成為了她生活重心的一部份,從大一到現在一路扶持著她,體貼的照顧她每個情緒,「『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的我』,這句話我能夠深深的體會。」 回顧國中時的自己,她特別感謝國中時教練的教導,接受了那時充滿瑕疵的她,在她最叛逆差點走歪、不想好好當學生的時候把她拉回正軌,教練教會她的不只有球技,更讓她體悟到很多做人處事的道理,「國中三年自己彷彿從內到外被改造了一遍,因為有他、有這個球隊,我現在才能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她也接受教練的提議考取教練證,目前在母校積穗國中排球隊擔任助理教練,希望可以回饋給球隊。提到回母校擔任助教的原因她說:「回到積穗就想像當初教練照顧我一樣照顧學弟妹,給予他們各個方面的幫助,與其說是助教的角色,更想和他們當朋友,會去聽他們的想法、了解他們的行為,無論是好壞對錯,在我面前他們不必當個一百分的孩子,只希望自己能盡最大的力量,讓他們成為更好的人,不要誤入迷途。」 大專排球聯賽復賽即將在四月初登場,談到下個階段的目標,周琦雅表示,希望大家可以把平常在學校練的東西發揮出來,大家在場上的連結性可以更強,除了求穩以外,能做更多的突破。如果順利闖進決賽,希望可以建立起大家的信心跟企圖心,進到八強。球隊和去年相比陣容上沒有太大的變動,期望周琦雅今年可以和隊友攜手突破去年第13名,爭取更好的成績。

文化大學203公分的大一巨投林振瑋。圖/球球提供
人物特寫

球星舅舅一路相助 203公分巨投林振瑋的旅外夢

身高203公分、球速最快可達150公里的文化大學一年級巨投林振瑋,不僅在隊伍中顯得鶴立雞群,他的背景也不容小覷。身為郭泓志的姪子,林振瑋受到舅舅影響,加上自己對棒球充滿興趣,於是從國小就加入校隊,國中、高中也跟隨郭泓志的腳步,陸續就讀建興國中、傳統棒球名校南英商工。然而,他在三級棒球時期並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高一球速不到120公里,高三時雖能投到140公里,但體力、續航力都不夠,未能扛下陣中王牌投手的位置。 來到注重重量訓練的文化大學,林振瑋除了平日球隊4到5小時的練習與重訓之外,假日有時也會待在學校自主訓練,隊上體能教練、舅舅郭泓志也為林振偉安排好菜單,一次兩份課表按表操練,林振偉不喊累,他表示,這些課表要為了提升肌耐力,並且減少受傷發生的風險,自己當初會選擇就讀文化也是想增強肌力,為挑戰下一個階段做好準備。 這些努力讓他短時間內有大幅度的進步,109學年度梅花旗冠軍賽,教練特別安排他上場先發,本場比賽也成為林振瑋到目前為止的棒球路上最印象深刻的一場,他說:「一開始其實很緊張,還好後來隊友們打擊火力支援,後面投起來就比較輕鬆,這也是升上大學後第一個賽事,又剛好在冠軍賽先發,感覺很不一樣。」最終文化大學在林振偉的好投帶領下,以7:0擊敗臺灣體大,奪下梅花旗二連霸。林振瑋主投4.2局無失分,只被敲出1支安打,本場更飆出生涯最快球速150公里,優異的表現讓這位大一菜鳥拿下大會最有價值球員獎。 文化大學長久以來在大專棒球佔有一席之地,更培養出多位職棒好手,包含目前效力於紅襪隊的旅外好手劉致榮,林振瑋興奮說道:「想跟他一樣挑戰大聯盟!」以旅外為目標的林振瑋,在練習之餘,也會去網路上看些國外影集、聽英文歌來學習英文。技術方面,林振偉認為最需要加強的就是控球,因此在投球時都會特別注意動作的控制,「舅舅告訴我,在場上不要害怕,盡量拿出最好的表現。」林振瑋說,已經吸引國內外球探關注的他,也許在不遠的將來,也將踏上舅舅曾經的舞台,希望能將他的心意傳承下去,在大聯盟的投手丘上發光發熱。

目前就讀天主教輔仁大學二年級的江權修,是跆拳道隊的好手。圖/江權修提供
人物特寫

無法成為頂尖也絕不放棄 江權修的跆拳道之路

「我知道我在這個項目無法成為最頂尖的選手,但我還是很喜歡跆拳道!」他是目前就讀天主教輔仁大學體育學系競技組二年級跆拳道隊的江權修,身高188公分,在賽場上有著絕對的身高優勢,然而,剛開始接觸跆拳道的契機竟然是因為國小時太矮小被同學欺負。 談到小學開始接觸跆拳道的原因,江權修笑著說:「因為小時候太矮總是被欺負,回家跟媽媽說想練跆拳道,隔天媽媽就帶著我去家裡附近的道館,也就此開始了我的跆拳道之路。」雖是誤打誤撞開始練跆拳道,不過他可說是一接觸就愛上,也一路靠著跆拳道升學。高中時,他就讀跆拳道強校萬芳高中,高一曾參加世界青少年跆拳道錦標賽國手選拔,獲得前八名的好成績,可惜在複選落敗,無緣晉級決選,不過那次的選拔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升大學時,江權修認為自己在跆拳道裡無法成為最頂尖的選手,曾經猶豫要不要卸下選手的身分,選擇其他科系就讀,但思考許久,他想不到自己還有什麼比跆拳道更熱愛的事物,因此選擇為了跆拳道繼續努力,並期許自己在大學如果有機會參加全大運,要取得前三名的成績。 談到選擇輔大的原因,江權修說道:「比起去人才濟濟的學校,不如選擇其他讓自己有更多空間發揮的地方,而且我也很喜歡輔大的教練團隊。」他在大一時取得參加全大運的資格,這應證了他的決定沒有錯,且順利在第一年全大運達成目標,拿到第二量級第三名,不過他謙虛的說:「要不是因為籤運好,也沒辦法順利達成自己的目標,不過拿到第三名也沒有太多的高興,因為得到更多的是深刻體會到跟頂尖選手的差距。」 回顧跆拳道生涯影響自己最深的人,江權修第一個想到的是道館的啟蒙教練,他表示,小時候教練教的大多是技術,漸漸長大後,他從教練身上學到的是越來越多待人處事的道理,不論遇到任何困難,教練都會給予建議,幫助他解決問題。當初在猶豫是否要轉換跑道時,江權修也因為教練一句話:「如果連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都堅持不了,那你大概之後做什麼事情也只是三分鐘熱度」,才讓他下定決心大學繼續練跆拳道。此外,他也很感謝家人一路上支持他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得到一些成績也讓家人覺得很欣慰。 江權修未來希望可以成為專任教練,將自己所學回饋給後輩,他說:「很開心上了大學後,除了練習和上課之餘多了很多自己的時間,讓我可以有其他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課餘時間,他在教練的防身術課上擔任助教,或是回道館指導學弟妹們,一邊累積經驗為自己做準備,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回饋給教練們,感謝他們一路以來的栽培。對於即將迎來第二年的全大運,江權修表示,因為在第一年就達到自己的目標,所以目前還沒設定好目標,「但我在努力的同時,那些頂尖的人也一樣在努力,所以我也會繼續的努力下去!」

鄭宇容為國立體大一般組校女籃隊長。攝/陳桂文
人物特寫

以街頭籃球起家 燃燒心裡籃球火的女孩鄭宇容

「第四節一分之差的比賽,罰球第一球沒進,我的手抖到不行,但我知道我必須冷靜下來」,第二顆罰球穩穩罰中,趁著這股氣勢,休閒產業經營學系拿下全國大專系際盃二連霸,而投進這關鍵一分的,就是隊長鄭宇容。 鄭宇容,目前就讀國立體育大學休閒產業經營學系碩士班,就讀大學前,完全沒有受過正規的籃球訓練,她的籃球之路開始的懵懵懂懂,「加入校隊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夢想跟一個憧憬!」她對籃球最初認識,是在國小五年級的課後綜合球類班,之後便開始在街頭籃球的江湖上走跳。 「我的單打能力幾乎都是在街頭籃球練出來的,等場地的時候,就是我練運球的時間。」國中開始,鄭宇容下課天天往公園球場跑,跟社會組的哥哥、姊姊們挑三對三籃球,她漸漸地迷上籃球,也漸漸離不開這項運動。 街頭籃球的歷練,開闊了她的傳球視野,儘管沒受過正規訓練,但助攻卻是她幫助球隊最大的武器,「我知道該怎麼幫助隊友得分,也很喜歡這種感覺。」儘管如此,鄭宇容笑著說道:「剛上大學時,根本沒有跑位觀念,上了場就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緊張死了」,她非常感謝校隊學姊們在場上或場下的提點,「大二那年的大專盃,學姊傳球給我,我在中距離投射得分,學姊開心地吶喊,喊得比她自己得分還高興,那畫面還烙印在我腦海中」。 當上學姊並成為團隊領導的鄭宇容,談到籃球給她的收穫,她說:「其實從團隊籃球中,我得到是溝通能力」,她漸漸成長,會站在對方角度去看事情,而不是強加自己的觀點在對方的身上,身為學姊,她也放下好勝心,不被情緒及得失心帶著走,「誰都不喜歡輸球,但我想,我該做的是去激勵隊友!」 愛屋及烏的她,也開始學習籃球相關的工作,紀錄臺、裁判、教練、辦比賽樣樣來,「那時候覺得紀錄臺很酷,也想把籃球相關知識的都吸收並學習完,也精進自己,讓自己增加經驗值」,一直有在接觸小朋友籃球營隊的她,也申請了青年發展署的經費,到澎湖去執行她「夢踐籃球」的計畫,並獲得教育部青年發展署的幸福公益獎,「那時候沒想那麼多,純粹想帶給資源沒那麼多的小朋友一些不一樣的體驗,那時候也有很多人幫助我們,讓我們可以順利完成計畫」。 回到學生籃球,碩一的她,邊練球邊兼顧課業, 今年將會是她倒數第二年的大專籃球聯賽,「大二那年學姊帶著我們打進全國第三,該換我們了,去年在八強止步,今年我們目標直指全國四強。」 滿分100分,她說她愛籃球200分,「我不是為了冠軍獎盃而打籃球,我是因為喜歡一起流汗、打鬧的隊友,因為他們讓我更愛籃球」,她的聲音裡充滿對籃球的熱愛,她也表示,未來不管是以什麼形式,她都肯定會繼續在籃球的道路上努力。

仲國寧為政大男排替補球員,同時練習欄中和長攻。圖/仲國寧提供
人物特寫

排球場上的快樂與挫折 政大福將仲國寧的排球故事

108學年度UVL大專排球聯賽一般男生組決賽階段,政治大學與雲科大在爭奪第五名的關鍵比賽中來到第四局。政大比數漸被對方拉開,面臨落後七分的劣勢。此時政大先發欄中莫少濬在一次落地時扭傷腳踝下場,換上替補球員仲國寧。仲國寧隨即以一記快攻打穿對方攔網,拿下個人在大專聯賽的第一分,並帶動政大士氣,隨後又繳出兩次攔網得分。這場的優異表現使仲國寧被主播稱為「政大福將」,也讓仲國寧化解大學階段對自我定位的迷惘。 高一的班際排球賽讓仲國寧第一次發現排球的樂趣,也因在班際賽表現優異,受到校隊教練賞識,從此踏上了排球之路。到了政大後,看見許多實力優秀的學長,雖開啟了仲國寧的眼界,但也使他看見自己的渺小。「大一以來就滿迷茫的,總是想要好好展現自己,但又會被種種現實因素影響,例如受傷、心理狀況、教練調度等等,導致大學以來的快樂和挫折都來自排球。」 仲國寧表示,自己在政大校隊中卡在尷尬的定位,除了長期居於板凳外,教練希望他能同時練欄中和長攻。位置搖擺不定的情況下使仲國寧產生焦慮與迷惘,深怕自己在一直轉換位置的情況下無法專精,反而一事無成。 「我本來比較喜歡打長攻,因為快攻很吃球質,長攻能有更多個人技巧的展現。而當老師叫我兩個位置都練,甚至以快攻(欄中)為主的時候,心情變得很差,練球也練到沒有目標。」 108年度的UVL決賽似乎解答了仲國寧一直以來的自我懷疑。在爭奪第五名的關鍵比賽中,政大先發欄中因傷下場,由仲國寧替補。「之前都是在拉開一定分差後我才會上場,但那天政大落後,又是這麼重要的比賽,心情非常複雜。」他表示,當下除了緊張外,也有對勝利的渴望,希望能藉由這個機會展現自己。那時政大因連續失分而士氣低迷,仲國寧上場後隨即以快攻打穿對方攔網,激動的情緒表露無遺,也帶動了政大的士氣。 「其實在真正踏上球場前會想很多,會害怕失敗,又覺得這不是我想做的事情。但當真正在替補席熱身,並看著學長們在場上奮戰時,內心只剩一個很明確的聲音,就是我想站在那個場上。無論是以哪個身份,不管教練要我做什麼,我就是要上場比賽!到那個時候就發現自己的心態有蠻大的轉變,之前的執著有稍微釋懷一點,只剩下想和大家並肩作戰的決心。」 除了跟著校隊訓練,就讀民族系的仲國寧也創立系排,讓更多想打球的同學一起接觸排球。仲國寧剛上大一時,政大民族系排已停擺多年,但他認為排球就是團隊運動,一個人開心不起來,何況當屆也有許多想打排球的同學們,便使仲國寧有了創系隊的動機。系排目前運作了兩年多,許多原先沒有排球基礎的成員們愈來愈熟悉這項運動,民族系排也已是政大排球盃賽的八強班底。「我覺得打系隊聯賽很開心,能夠組織大家一起打球,最後打出不錯的成績,是讓我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回首仲國寧的排球路,也許不算順遂,亦沒有太多輝煌的戰果,但排球著實改變他對事物的態度。「之前有一度遇到撞牆期,想放棄打球。但又想到自己的體格、技術、球感等等都沒有別人好,是一個很平凡的人,而我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堅持。如果我連堅持都做不好的話,可能就沒辦法達到任何成就。排球讓我遇到挫折、困境時,知道要怎麼堅持下去。」仲國寧認為自己就像排球少年裡的田中龍之介,沒有特別突出的強項,所以靠著拼勁來和別人匹敵。他特別喜歡田中說過的一句話:「平凡的我啊,還有時間垂頭喪氣嗎?」 排球教會他堅持的力量,使他明白了只要自己喜歡這件事,就算一開始沒辦法做得很好,堅持下去也許能迎來意想不到的結果。

「扯鈴小王子」張駿煌用扯鈴創造出自己的故事。攝/許淳婷
人物特寫

「扯鈴小王子」張駿煌 舞出自我扯鈴路

臉蛋白淨俊俏、長腿筆直纖細,就讀臺北市立大學的張駿煌在扯鈴界有許多稱號,最為大家風傳的就是「扯鈴小王子」一說,而說起他與扯鈴的緣分,可要回溯到國小二年級一次的社團活動,從此便開啟了為期至今12年的扯鈴之路。 小二時剛接觸扯鈴的張駿煌深深地被這個變化多端的「玩具」所吸引,在社團結束後,他與其他同樣也想繼續學習扯鈴的同學們找老師增進自己,他學得很快也很有成就感,甚至開始參加比賽。儘管每週三天平日晚上,加上周末整天的訓練辛苦,但他仍然甘之如飴,不斷的想讓自己的技術變得更好、更強。 直到小五時,他迎來了第一次想放棄的念頭,當時的他正在進行三鈴的練習,對於大部分的扯鈴選手而言,三鈴是一個相當大的關卡,對他也是如此。「我怎麼做怎麼試都不見好轉,那個時候我就在想,我真的適合練扯鈴嗎?還是我就當成興趣國小畢業後就不練了。」恰好當時張駿煌認識了其他教練,嘗試別種練習方式後開始慢慢有了起色,同時張駿煌給予自己一個目標--「我要在更大的賽事中拿下成績!」果不其然,在2012年的高雄城市盃扯鈴運動大賽中張駿煌成功拿下第一名,同時也奠定自己在扯鈴比賽中的信心。 在扯鈴圈有人一度稱全臺三位扯鈴技術非常強的國中生為「三巨頭」,張駿煌就是這三巨頭之一。這個稱號令他一方面感到非常高興,但也讓他意識到他與其他選手除了技術並駕齊驅,在風格上如出一轍,他開始思考要如何跳脫框架,找出屬於自己的特色與風格。苦惱的張駿煌做出許多嘗試但都不太適合自己,因而尋求了父母的意見。曾任職於唱片業的媽媽鼓勵他學習街舞,將舞蹈融入扯鈴,與其他選手做出區隔。在學習街舞後,張駿煌不斷嘗試將街舞融入扯鈴之中,但事情哪有那麼簡單?兩個不同項目相互碰撞並不是每次都能獲得亮眼的火花。「我常常就在想,我真的要這麼做嗎?」克服重重挑戰後,張駿煌終於找到自己的定位,也成功用嶄新的風格贏得2017年亞洲盃國際扯鈴錦標賽與107學年度全民運動會的冠軍! 升上大學後的張駿煌,加入了北市大的文化藝術隊,雖在其中找到歸屬感,然而起初他並不適應這樣的團體生活,他不再能任意安排自己的訓練菜單,必須去學習如何與他人一起共事,「以前我都自己一個人練習,但現在到了固定時間會有一群人跟我一起做同一件事情,就會覺得比較沒有哪麼孤單。」有了夥伴的陪伴與砥礪,張駿煌更前往中國達人秀參與競賽,與其他表演藝術者相互競爭、切磋,最後以融入中國元素、加入鼓藝的作品《鼓舞技揚》成為繼2012年宋佳政學長之後首度以扯鈴拿下中國達人秀前三名的扯鈴選手。張駿煌表示,達人秀對他來說,是前進國際的第一步,拿下臺灣所有比賽冠軍之後,他想跟隨扯鈴前輩們的腳步,到世界各大馬戲比賽、雜技比賽闖蕩,用自己的方式讓世界看見自己,也讓扯鈴代替語言傳遞更多的訊息。 許多影響運動員最深的人物或許是該運動員的教練,但對於張駿煌而言,是他最親近的家人。不如其他運動,多數扯鈴選手並不像其他項目一樣進入體育班進行訓練。大學以前,張駿煌一直是自己單獨練習,他的父母就充當了教練,緊盯著他的每一次練習、與他一起腦力激盪比賽套路的編排,對張駿煌而言,父母不只是家人,也是他的諮詢師與朋友,在每一次面對挫折與失敗時給予自己鼓勵;在每一次處於徬徨或渾沌時指引方向。「若沒有他們盯著我繼續練習,我現在可能就是一位很一般的大學生,沒有那麼多精彩的經歷,過著很普通的生活。」張駿煌笑著說道,從他的眼裡可以看出他有多不願屈於平凡,他與父母的羈絆是多麼的深厚。 「我其實一直都有在努力,讓我的表演能夠傳達更多東西給別人,無論是開心、正面的能量,希望我能夠創造一個可以感動別人的表演,可以融入更多舞蹈元素或是各式各樣我沒想過的元素,成為一個獨一無二的扯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