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祐菘在場上總是大聲喊聲,充滿自信。攝/黃子晏

張祐菘在場上總是大聲喊聲,充滿自信。攝/黃子晏

人物特寫

網球

保持前三名的努力 張祐菘自我實現的軟網路

瀏覽次數

920

場上霸氣十足、氣勢凜然,場下待人親切、彬彬有禮,現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的張祐菘,五月初攜手兄長張祐瑄在111全大運軟網抱回男雙及隊史睽違已久的男團金牌,今年入選杭州亞運國手的他,生涯走過不少跌宕波折,但他將每一個考驗化為成長的養分,面對挑戰從不輕易言懼。

虎父無犬子 從小踏入軟網世界

父親張貴棋曾是軟網選手,在耳濡目染之下,張祐菘和哥哥自小和軟網結緣,父親在場上總是十分嚴厲,讓小小年紀的他備感壓力,國小畢業時一度萌生放棄的念頭,沒想到爸爸得知此事後並無反對,只對他說「自己選擇好就好」但才短短一週,張祐菘便自願回球場報到,他笑說:「實在太無聊了,只好回來繼續打。」

遇上貴人提拔 走出落選低潮

國中畢業後,張祐菘全家從新竹搬至臺中,並進入興大附農就讀,在教練蔡和岑和林鼎鈞的指導下,心理和技術層面都有所提升。2018年,高二的他參與雅加達亞運選拔失利,心情十分鬱悶,看著同齡的好手陳郁勳成功入選代表隊,讓他開始懷疑自己:「為什麼他可以,我卻做不到?」感到人生無望、心灰意冷的他,不願擔任陪練員觸景傷情,想離開國訓中心,但在此時他碰上兩個貴人拉了他一把,將他從深淵救出。

目前於臺灣體大任教的莊艷惠教授,當時在了解張祐菘的心理狀態後,告訴他:「你不是他,不需要去跟別人比較,如果你和自己比,每天都能保持前三名的認真和付出,那一定可以站上頒獎台。」長年擔任亞運代表隊運動心理師的莊教授還和張祐菘立下約定:「希望能跟你一起去杭州亞運。」被深深激勵到的他,從那時開始便將這個承諾銘記在心,無論是隔年選上世錦賽國手、或是今年入選亞運代表隊,張祐菘都不忘告訴老師,他兌現了「自我實現」的約定。

那時除了心理層面的輔導,國訓中心的教練賴立煌也給了他很多的幫助,當時他力勸張祐菘留下來,透過每天聊天,傳承自身的經驗和技術,讓他儘管是擔任陪練員的角色,依然在集訓期間收穫良多。為了答謝教練當時的付出,張祐菘在訓練之餘,也應邀前往教練目前任教的學校和選手們分享自身經驗,將這份正能量的循環傳遞下去。

 

張祐菘與恩師莊艷惠教授。圖/張祐菘提供

張祐菘與恩師莊艷惠教授。圖/張祐菘提供

 

用實力證明自己 入選成人國手圓父親的夢

揮別亞運選拔的低潮,2019年張祐菘迎來生涯重要的轉折,先是108全中運團體賽中,宛如今年111全大運男團金牌戰的翻版,在落後一點的情況下,背水一戰扛下第二點單打,擊敗已有亞運國手資歷的陳郁勳,率領興大附農最終逆轉奪金。這場比賽對張祐菘來說非常重要,「前一年我救火失敗,一年後終於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這一勝不僅向老師證明他的努力,同時也用好表現告訴大家,儘管對方是亞運國手,他也有足以抗衡的實力。

緊接而來的世錦賽選拔,賽前抱著「我是要去選上的」的決心,張祐菘卻意外掉入敗部,接下來的每場比賽都不能輸,但他並不害怕,抱著每一場都是最後一場的心情奮戰,連續贏下7場比賽,拿下最後一張國手門票。在場邊觀戰的父親立刻衝上場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並且流下感動的眼淚,張祐菘表示爸爸將自己的夢想寄託在孩子身上,第一次看他如此激動,當下的場面非常令人動容。後來他接連選上亞錦賽和亞運國手,父親卻再也沒有過多表示,讓他笑說:「怎麼可以差那麼多!」

為拚佳績太努力 大賽前遭遇嚴重傷勢

然而,選上國手僅是挑戰的開始,當時為了備戰全運會和世錦賽,張祐菘絲毫不給自己喘息的空間,每週訓練7天不休息,持續練了一個月,卻在全運會前兩天傳來嚴重扭傷的噩耗,連走路都無法走,但他不願服輸,憑藉頑強的意志力出戰團體賽,幾乎只靠單腳的力量,為團隊贏下好幾場勝利。不過受到傷勢影響,隨後登場的世錦賽雖獲男團銅牌,但單打賽事僅在八強止步。有了這次經驗,張祐菘領悟到健康的重要,「有健康的身體才有機會去享受比賽」後續的訓練內容也做了大幅度的調整。

全力備戰亞運單打 對延期樂觀其成

有趣的是,連同杭州亞運在內,連續三場國際賽選拔張祐菘皆以單打身分入選,加上去年在110全運會斬獲男單金牌,讓人誤以為他一路以來都專攻單打,對此他也表示意外,笑說:「從小都練雙打居多,結果雙打從來沒選上。」即將肩負亞運國手的責任,讓過往較不重視單打訓練的他,逐漸有了想提升單打實力的決心,因此面對杭州亞運延期,他樂觀其成,認為自己有了更多時間備戰。

和哥哥正式拆夥 兄弟情永遠不散

這次選上亞運代表隊,對張祐菘來說固然開心,但同時卻也是他和手足分道揚鑣的開始,和哥哥張祐瑄僅相差一歲,在軟網賽場上從小就是雙打搭檔,但因張祐瑄另有生涯規劃,在全大運前兩人便決定拆夥,各自和新夥伴練球,沒想到全大運時兄弟檔「臨時合體」出征雙打,反倒得心應手,一舉拿下睽違兩年的金牌,對此張祐菘透露「以前搭檔很久,無形中有不能輸的壓力,現在都沒有了,打起來反而很歡樂。」雖然以金牌劃下完美句點,但張祐菘說:「心中有個小遺憾,就是沒能帶他(哥哥)選上代表隊,儘管未來不再是場上搭檔,但我們還是兄弟,我一定會支持他的決定。」

鎖定亞運舞台 盼在歷史留名

「我有一個白板,我會把今年的目標寫在上面,去年寫了全運會金牌、全大運金牌、亞運金牌。」已經達成前兩個目標的張祐菘,現在全心瞄準延期一年的亞運盛會,對自己要求甚高的他,期許未來能在國際賽中打出名堂,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