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種族意識提升,引起大專運動族群多元性發展。圖/Freepik圖庫

近年種族意識提升,引起大專運動族群多元性發展。圖/Freepik圖庫

國際

外電新聞

近年種族意識提升 NCAA美式足球需改變人力組成

瀏覽次數

174

SSU特派員 張旖芝 編譯

到2020年為止,在NCAA第一級別美式足球分區(Division I Football Bowl Subdivision, DI FBS)擔任總教練的非白人人數仍相當少,從2019年的18位至2020年的21位增加三位,但這遠低於非白人美式足球學生運動員的60.6%。相較其中有48.5%的運動員為黑人,掌兵符的13名黑人男子僅佔總教練的10%。

拉丁美裔總教練的人數則有顯著提升,從2019年一位增加到目前五位,包括邁阿密大學(University of Miami)的Manny Diaz、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的Dave Aranda、新墨西哥大學(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Danny Gonzales、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University of Nevada, Las Vegas)的Marcus Arroyo及俄勒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的Mario Cristobal。

只不過讓人洩氣的是,自2006發布第一份DI FBS的報告起,16.2%的非白人美式足球總教練已經是有紀錄以來最高的百分比,只增加2.3個百分點。

2020年秋天,由Gloria Nevarez領導的西海岸聯盟(West Coast Conference)採用以波士頓塞爾提克(Boston Celtics)的傳奇球星與教練Bill Russell命名的「Russell 條款」。而ESPN特約作家Richard Lapchick提議近二十年的改變則是以格蘭布林州立大學(Grambling State University)教練命名的「Eddie Robinson 條款」。這兩項條款都是起源於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NFL)的「Rooney 條款」,該條款是2002年Lapchick與民權律師Johnnie Cochran及Cyrus Mehri前往NFL辦公室後通過的,當時他們表明,如果NFL不僱用更多非白人教練,他們將採取法律行動。

在與世界基督教協會(WCC)合作後,Lapchick一直在跟其他五個聯盟討論採用此一條款。NCAA堅稱他們的會員機構永遠不會批准這樣的條款。Lapchick堅信無論哪一項「R條款」都會驅使積極的變化。

NCAA美式足球聯盟被指出非白人與女性人員比例太低。圖/Freepik圖庫

NCAA美式足球聯盟被指出非白人與女性人員比例太低。圖/Freepik圖庫

前大學教育部部長Arne Duncan現在是Lapchick在大學體育騎士委員會的共同主席,他說:「大學運動必須採用一些有效的規則,務必確保所有主要職位有不同的候選人。就是一直無所作為才造就這項報告中很糟的統計數據,現在是時候改變了!」

如同Bob Dylan在1964年所言:「時代已經改變了。」在George Floyd與Breonna Taylor被殺害後種族意識的覺醒,帶來重大改變的可能性。負責推動族群與文化多元性的NCAA委員會表達支持「Russell 條款」,並建議NCAA理事會在1月13日的會議上審議這項規則。無論怎麼稱呼它們,為了改善大專運動在多元化族群與性別的實際雇用,這些規則規定一級總教練、NCAA總部高階行政職位與體育部門需要開放多元候選人。

四年前,NCAA通過了推動大學體育多元性與性別平等的承諾書,而後871所學校及102個聯盟都進行簽署。但承諾是無法實質保證的,這也導致校園中體育領導者只有17.5%是由非白人擔任,其中女性更只佔22.8%。對比2019年的報告結果,當時只有15%的領導職位是由非白人擔任,而其中只有19%是女性,儘管目前成果相較當時已經有所改善,還有很多需要努力。

現在社會上相關的聲浪,很大一部分是受到今年社會和種族正義運動大幅度飆升的影響。如果這些高等教育機構不積極改變,他們只會繼續陷在過去。長期致力於推動多元化候選人的Sam Sachs最近對ESPN說:「對於那些承諾要做正確事情的學校來說,這應該是無需猶豫的決定和行動。」


新聞來源:https://www.espn.com/college-football/story/_/id/30662206/college-sports-diversify-racial-gender-hiring-pract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