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大鄭德維將轉戰世新大學。攝/陳柏翰

北市大鄭德維將轉戰世新大學。攝/陳柏翰

人物特寫

籃球

再給我一次機會 鄭德維重拾書本續戰UBA

瀏覽次數

207

SSU特派員 陳柏翰

臺北 報導

「籃球是我生命中的貴人,帶給我許多回憶,也教會了我人生態度。」鄭德維說道。曾經是個為了升學而努力唸書的普通高中生,因一顆半路殺出的籃球,改變了他的人生,他是鄭德維,一位從書本中走出來的球員。

• 曾經的「屏中魔獸」

「高中時的名氣我看很淡,這只是個過程,做好自己最重要。」屏中五虎是HBL102學年度最令人津津樂道的話題,當年的屏中以黑馬之姿,一舉從資格賽殺進冠軍決賽,鄭德維就是當中五虎的一員,也風光拿下該年度籃板王,加上自身又是屏中升學班學生,文武雙全的表現,令當時的媒體也為他冠上一個「金頭腦」的封號。

「我曾想過自己能跟一般大學生一樣玩社團、參與系學會。」鄭德維笑說。HBL結束後,當時的他沒被一切的榮耀沖昏頭,而是思考未來的路該如何走,家人期盼鄭德維能夠穩定往籃球路發展,而他自己卻希望能與高中一樣,打球讀書同時兼顧,但在與家人多次討論後,鄭德維決定專心往籃球路發展,選擇了李逸驊(原名李雲光)教練領軍的臺北市立大學。

• 大學之路 一路波折

大學成了北市大新鮮人,但接下來的籃球路卻沒有想像中順遂,除了面臨轉型的問題,傷痛始終伴隨著鄭德維大學四年,菜鳥球季,鄭德維因腳傷缺席了大半個賽季,大二時球隊升上公開一級,正想在公開一舞台大展身手時,手指又因練球斷掉,只能借助鋼板撐完賽季。

而大四這年,北市大擁有七名畢業生,此時的他心想:「該是我們拼四強的時候了吧。」不料又於聯賽開打前,在打練習賽時肩膀脫臼受傷。

「大學這四年我比別人認真,比別人花更多時間在自主訓練,為甚麼每次受傷的都是我,為甚麼那麼不公平。」肩膀受傷後,鄭德維問了問自己,大學四年自己到底做了些甚麼,對自己很失望,想為球隊出一份力,但卻只能坐在板凳席上喊聲。

「上帝如此對待你,可能是希望你用不同的方式來幫助球隊。」鄭德維說,雖然對自己很失望,但也很快就收拾情緒,在預賽階段身兼助理教練幫助球隊前進,而北市大也在預賽4連敗後拉起一波7連勝,最終順利進入八強,鄭德維也笑說:「說不定當時球隊因為我沒打才能造就這波連勝,所以很多事情都很難說。」

• 對於教練 心中滿是歉意

八強複賽最後一役,北市大以76:66擊退臺師大,奪下第六名也是近10來最佳成績,不過鄭德維該場比賽卻犯滿離場。「走下場時,眼淚在眼眶打轉,我試著用微笑來掩蓋想哭的情緒,心中想著四年就這樣結束了。」

雖奪下大專聯賽第六名,但鄭德維心中滿是自責,自認對不起教頭李逸驊,在球隊拍完大合照後,鄭德維向李教練說:「教練抱歉,這四年我沒有好好幫助球隊。」語畢,鄭德維情緒瞬間湧出,眼淚早已流滿面。

「高三還沒打出名堂前,光哥就已對我們感興趣並釋出很大的誠意。」對鄭德維而言,李逸驊教練不僅僅是教練,更像是爸爸,私下與球員相處完全無隔閡。

在李教練嚴厲的籃球訓練外,鄭德維也在教練身上學到許多課業之外的做人處事之道,尤其是邏輯思考的訓練,李教練常會在事情決策時,讓球員轉換角色去思考為何教練會去做這些決定,「先學會待人,再學如何處事,這是我這四年在光哥身上學到的」鄭德維說道。

• 重拾書本 下一站 世新大學廣電所

自北市大畢業後,鄭德維並沒往當初規劃的職業之路邁進,反而繼續往研究所發展,他也回歸一般生身分去考取世新大學廣電研究所,鄭德維坦言,在北市大四年除了打球外,系上的課程與自己興趣並不相符,深知自己不是走教職的料,加上過去四年個人成績並不出色,並開始規劃其他出路。

「用最後這一兩年的時間,去嘗試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即便大學是籃球專項生,鄭德維仍舊對自己喜愛的電影製作過程相當感興趣,在UBA結束後,開始研究考取碩班的相關資訊,也在畢業前將自己的多益成績突破800分,與師長交換意見後,毅然決然的選擇報考世新廣電。

而在備考那段時間,鄭德維坦言相當辛苦,自己雖然對拍影片有興趣,不過也只能算是半路出家,經許多朋友的協助與指導,好不容易才能完成屬於自己的作品。

「除了往自己的興趣發展外,我想再給自己一次好好打球的機會。」鄭德維表示,過去四年自己在球技上辜負很多人對他的期待,所以考上研究所,算是給自己再一次機會去展現自我,而在碩班的新目標,他簡單直說:「目標只有一個,幫助球隊重返公開一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