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于庭在大四迎來UBA菜鳥年,與隊友過關斬將打進小巨蛋。攝/李慈恩

黃于庭在大四迎來UBA菜鳥年,與隊友過關斬將打進小巨蛋。攝/李慈恩

人物特寫

籃球

菜鳥年直闖小巨蛋 政大副隊長黃于庭無懼擁抱所愛

瀏覽次數

140

「那個當下我才意識到,我好像還是需要,一個我真正熱愛的東西,來充滿我的生活,我覺得我好像離不開籃球,看到曾經熱愛的事物再次出現在眼前,讓我想重回籃球的懷抱。」這段真情告白,是黃于庭在大一下學期加入國立政治大學女籃校隊的契機。

從小培養的運動神經

愛運動的爸爸與伯父、臺南老家旁的籃球場,自有記憶以來,籃球默默在黃于庭心中栽下種子,國小先後加入巧固球及拔河校隊,培養一定的運動神經。真正到高中才加入籃球校隊,卻在某次練習中,因為對熱身與收操的不以為意,落地時造成右膝的半月板與前十字韌帶撕裂,沒有尋求他人幫助,黃于庭透過骨科電療與時間自癒,慢慢以護膝取代拐杖,感知身體狀況,逐步增強訓練強度。

人生第一次受大傷,這一摔,黃于庭花了兩年時間才重新站起身,比起生理的痛,心理的檻更難克服,嘗試做某些動作時,反射性地害怕再次受傷。高三確定錄取政大那年,實在想最後一次體驗籃球帶來的純粹快樂,黃于庭與昔日隊友組隊,將畢業盃籃球賽作為自己的畢業禮物。同時,因為過去在籃球投注的心力與回報不成正比,得不到成就感,黃于庭暗自決定大學再也不碰籃球。

無法抗拒的悸動渴望

北漂大學生活,在環境與人際適應上遭遇瓶頸,就在下學期的某天,黃于庭在校內瞧見政大校女籃招新資訊,忍不住搜尋粉專,映入眼簾的比賽戰報、球員介紹、球隊資訊等貼文,熟悉的專有名詞讓一股暖流湧上心頭,「感觸很深,覺得天呀!我怎麼會說出再也不碰籃球這種蠢話。」

碰巧在四月份休賽季入隊,黃于庭有充足時間適應球隊風格及文化,卻也在備戰期發現自己的身體素質和大家差很多,以往的兇狠球風,也因為受傷,在衝進禁區前多了一份猶豫,儘管力不從心,黃于庭換位思考,「現在有很多楷模能夠效仿,向他們學習,能讓我有所成長。」然而老天和她開了一個大玩笑,110學年度交出UBA報名表之後,黃于庭因為肌力不足、缺乏放鬆,在訓練中受傷,腰、腳踝、肩膀的傷勢不斷,接連錯過兩年UBA,儘管挫敗卻也成為刻骨銘心的人生經驗。

「在這裡,有一群和我一樣,追逐那顆球跑的人,我們都有一顆單純真誠的心。」找不到自身定位,卻又不想讓生活脫離球隊,黃于庭轉任球經,協助處理行政庶務的同時,也不忘維持基本體能,隊長莊詠婷發現她龜毛並注重細節的個性,在大四時邀請黃于庭成為副隊長,「當時覺得自己很幸運,之後常相聚聊球隊的事,甚至更多交心的聊天,當我為球隊做的更多,貢獻伴隨著成就感,讓我對球隊有更強的認同感。」

儘管興奮又緊張,黃于庭在小巨蛋的聚光燈下放開來打。攝/李慈恩

儘管興奮又緊張,黃于庭在小巨蛋的聚光燈下放開來打。攝/李慈恩

 

飽經風霜的甜美果實

112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大四的黃于庭終於迎來UBA菜鳥年,抱持著感恩惜福的心態貫徹開心打球的原則,與球隊過關斬將打進小巨蛋,與110學年度冠軍戰相同組合,對上宿敵臺中科大,黃于庭也一度站上賽場,「當下我真的很興奮,但也超緊張,完全無法把視線放到球場之外,感覺有很多人在看我,我不是很厲害的球員,有點沒自信,不過我告訴自己放開來打就對了,畢竟人生能來小巨蛋打幾場球!」最終政大校女籃在小巨蛋拿下了一般組亞軍,而其中,黃于庭也盡了一份力。

籃球生涯一路坎坷,黃于庭的父母看著女兒不斷受傷、挫敗,相當不支持她繼續打下去,只希望女兒平安、專心課業,「他們無法理解籃球對我有多重要,主要是我真的不想放棄。」一路上對自己精神喊話,直接迎擊、正向思考的個性可以對付壞情緒,就這麼走到了今天。儘管大學攻讀教育學系,黃于庭帶著紀錄台的經驗,開始練習吹裁判,未來也想從事相關職業,以不同的角色保持自身與籃球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