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體大足球隊隊長陳柏諭。攝/大專體總

臺灣體大足球隊隊長陳柏諭。攝/大專體總

人物特寫

足球

英雄來自實力 臺灣體大「射手」陳柏諭的足球路

瀏覽次數

612

110年UFA大專足球聯賽冠軍賽,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與銘傳大學激戰至延長加時仍僵持在0比0,眼看就要進入PK,臺體大隊長陳柏諭卻在最後第120分鐘踢進決殺球,帶領臺體大奪得冠軍金盃,並拿下金靴獎,陳柏諭也瞬間成為媒體的焦點。

擁有絕佳射門嗅覺的陳柏諭,經常成為關鍵時刻的英雄,談到自己的「英雄命」,陳柏諭說:「運氣多少有,但重點還是在實力。」身為隊上的「射手」,只要遇到關鍵比賽,陳柏諭都會成為對手嚴防的對象,雖然對此感到有些厭煩,畢竟射門的機會變少了,他仍舊拼到最後一刻,幸好結果是美好的。

好動性格、鄰居發掘 成踢球契機

小時候就讀傳統足球強校佳里國小的陳柏諭,在鄰居的邀請下也加入了足球隊,陳柏諭說:「我那時候小學二年級,鄰居是足球俱樂部的會長,他就問我要不要去踢球。其實我自己也不愛讀書,因為比較好動、坐不住,就去運動,結果就這樣踢了十幾年。」

陳柏諭從小在踢球的路上就獲得許多成就感,身為傳統強校的一員,佳里國小在全國賽事中幾乎都能踢進冠亞軍,加上自身突出的進攻能力與射門嗅覺,讓陳柏諭順利被選入U12國家隊,之後也陸續加入U19以及近期的杭州亞運培訓隊。

國家隊「板凳」常客 卻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身為國家隊常客,陳柏諭卻因為經驗太少,多半時候仍是板凳球員,雖然沒有下場,到國家隊仍有所收穫,陳柏諭表示,除了高強度的訓練讓他進步神速,更在國外感受到兩、三萬人的球場氛圍。他說道:「我們去印尼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誇張,我跟你隔個十公尺,我在這邊喊,你會聽不到我說話。我覺得算好玩吧!是不一樣的經驗,出去嘗試國外的文化,也看到他們的水準。」

經歷轉學十字路 最後一年只想為大家拼一張教練證

看似順遂的足球路上,陳柏諭其實也曾遭遇到瓶頸,大二那年,因為受不了臺體的學長學弟制,他曾想過要轉學到臺北市立大學,但後來考量到物價、環境,陳柏諭最終沒有踏上北漂之路,他提到:「北體說實在真的很強,他們三連霸,而我自己其實也不想要沒有挑戰性,那時候就覺得都已經大二了,不要再去想轉學什麼的,就留下來吧!好好讀完這四年。待到最後我只覺得,大學生涯就剩最後一年,就拼拼看大專聯賽的冠軍。」

冠軍賽當天,臺體足球隊從熱身、喊聲到正式上場,都可以看出他們團結一致的精神,陳柏諭上任隊長後努力拉近學長、學弟間的距離,他說:「我覺得團隊運動的成員不應該有隔閡,畢竟是要11個人才能完成一場比賽,感情不可以這麼差。」

陳柏諭從大一到大三,臺體大都有機會進到冠亞軍,可是就差那臨門一腳,由於進入到大專聯賽前二名,能夠拿到教練證的資格,陳柏諭希望能在最後一年,幫同學、學弟拼到教練證,他表示:「我們已經錯失三次拿到教練證的機會,隊上有些人要從事教職,要為他們拼一個教練證。當然一進冠亞軍後你就不會想要拿第二名,機會都在那邊了為什麼不去拿?」

陳柏諭踢進決殺球,帶領台體奪下睽違六屆的冠軍金盃。攝/大專體總

陳柏諭踢進決殺球,帶領台體奪下睽違六屆的冠軍金盃。攝/大專體總

有所犧牲 卻收穫更多的足球路

在足球這條路上,陳柏諭認為自己確實付出了很多,不但犧牲許多假日,當別人在室內吹冷氣時,他卻是在太陽底下汗流浹背,但也因為足球,他去到各個亞洲、歐洲國家。另外,在品德上也有所收穫,陳柏諭說:「因為足球圈都滿注重品德教育的,像是紀律,國中生通常比較叛逆,但我因為有球隊的約束,放學後都在練球,所以不會學壞。」

喜歡模仿 但做自己就夠酷了

休息的片刻,陳柏諭也沒有閒著,他常在吃飯的時候配上足球影片,他表示自己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會看網路上的射門影片,看國外的選手怎麼踢,去思考每個時機能夠怎麼做,練習的時候就嘗試模仿看看。

雖然喜歡模仿,陳柏諭卻沒有特定的偶像,他說:「沒有想特別成為誰,成為我自己,自己就夠酷了!我有人家學不來的東西,我覺得自己滿特別的,有足球這方面的天份。我就覺得我可以,也從來沒想過我不踢球要幹嘛。」

「人家都說要找一技之長,我的一技之長就是踢球,那就把踢球這件事情做好!」今年將從臺體大畢業的陳柏諭表示,國小、國中、高中沒有想得太多,現在則面臨到就業的問題,發現自己的專長就是踢球,不如就把這件事做好,看能不能進到像台電那樣的企甲球隊,養活自己,也為將來卸下球衣後的生涯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