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聖偉(持球者)為臺大橄欖球隊隊長,帶領球隊團結一心。圖/臺橄校友黃聖凱先生提供

汪聖偉(持球者)為臺大橄欖球隊隊長,帶領球隊團結一心。圖/臺橄校友黃聖凱先生提供

人物特寫

橄欖球

汪聖偉:從籃球到橄欖球 跨越自我的試煉

瀏覽次數

917

高中時期,汪聖偉為了一圓籃球夢,加入彰化高中籃球隊。儘管球隊連三年打進全國八強,但上場機會不多的他,經歷一段迷失自我的低潮。進到國立臺灣大學後,他在一次體育課中遇見橄欖球,從中感受到團隊合作的真諦,重拾對競技運動的熱情。如今汪聖偉是臺大橄欖球隊隊長,過往經歷,讓他更能理解隊員的心理,帶領球隊團結一心。

難以言喻的板凳心聲

「其實我國中是田徑隊隊長,因為真的很喜歡打籃球,所以高中才決定加入籃球隊。」在高一生日前夕,汪聖偉懷抱夢想加入彰中籃球隊。彰中籃球隊隸屬乙組,汪聖偉在校的三年,皆晉級全國八強。除了在104學年拿下冠軍,更培養出如政治大學後衛王振原、臺灣大學後衛許致銓等公開組球員。人才濟濟,使得起步較晚的他,在高中籃球生涯坐足板凳。

汪聖偉回憶,高三時要準備學測,又花了很多時間自主加練,好不容易才獲選為聯賽的正式球員,卻沒有多少上場機會,一度陷入低潮。與身旁的隊友有著好感情,但面臨決定出賽名單之際,彼此卻又轉變為競爭關係。「常常練完球就以上課為由,說要先離開球室,其實路途上流的都不是汗而是淚。」這樣的壓力,讓汪聖偉在心裡漸漸築起城牆,變得孤僻。

影響人生的關鍵人物

不過,也是在這段高中歲月,汪聖偉遇見改變他生命的人。「當時只要有人願意給我一點鼓勵,我就覺得很奢侈。」球隊教練之一蔡宗儒,常常私下花時間激勵汪聖偉,對球員一視同仁的他,不論能力高低,都以相同態度對待,這讓汪聖偉決心為球隊付出。

在高三賽季的最後,全國決賽階段,汪聖偉自認無法在場上幫助球隊,但他沒有自怨自艾,而是轉向在場下用其他方式給予貢獻。當同梯隊友都在場上時,汪聖偉願意在看台上幫忙錄影,在場下奮力為隊友喊聲,發揮無私的團隊精神為高中劃下句點,也為他接續的運動生涯埋下伏筆。

汪聖偉高中時期是彰中籃球隊員,105學年獲全國乙組殿軍。圖/彰中謝佳翰學長提供

汪聖偉高中時期是彰中籃球隊員,105學年獲全國乙組殿軍。圖/彰中謝佳翰學長提供

大學踏入全新戰場

高中畢業,汪聖偉透過學測申請進入臺大園藝系。與此同時,過去的隊友許致銓考取森林系,教練蔡宗儒進入臺大男籃執教,兩人熱情地邀約汪聖偉進入球隊,再續前緣。然而,汪聖偉隱藏內心的情緒,以加入社團為由回絕,「其實我都會偷偷去看他們練球,但真的不願再碰到那些壓力,所以選擇逃避。」

在大一下學期的一堂體育課中,汪聖偉體驗了英式橄欖球運動(Rugby)。他對橄欖球感到不可思議,「我高中過不去的坎,就是認定自己只是角色球員,沒想到這項運動中,所有人都是角色球員。」更令他驚訝的是,教練莊國禎親口邀請他加入校隊。過往在籃球隊的經歷,「被需要」的感覺,是汪聖偉一直缺乏的,因此他毅然決然答應莊國禎,就此踏入橄欖球的世界。

轉換跑道之際,汪聖偉感受到兩項運動極大的不同,「打籃球要進球並不難,但橄欖球要得分卻很艱辛,沒辦法只靠一己之力。」他點出,橄欖球隊中很少有明星球員的存在,因為不管多厲害,對方只要派3個人來擒抱(Tackle),就無法再往前進。相較於籃球,橄欖球隊更注重團隊配合,一次達陣(Try)的關鍵不在於某位球員,而是由許多球員的分工層層堆疊而來。這樣的團隊精神,正是汪聖偉所追求的。

揮別陰霾,薪火相傳

睽違25屆,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於110年復辦橄欖球,汪聖偉卻在首日的第二場比賽,遭逢腳踝傷勢,無法繼續健康出賽。在那刻,汪聖偉彷彿又陷入高中時期,無法上場的陰霾。不過正是高中的那段經歷,讓他這次可以很坦然地面對傷勢,「我信任我的隊友們,我也知道在場下該怎麼幫助球隊,所以就趕快把重心放在下一場球,畢竟比賽還沒結束!」可惜因受國內新冠疫情影響,主辦方於5月14日宣布暫停賽程,臺大橄欖球隊本屆參賽的七人制與十五人制賽事,僅能在前項留下第六名的成績。

經過兩年訓練,大四的汪聖偉在今年當上隊長,他直呼:「壓力很大!」由於臺大橄欖球隊的組成相當龐大,隊上囊括大學部與研究所球員,要協調出適合的練球時間並不簡單。另外,汪聖偉也要負責跟校友會溝通。臺橄校友會涵蓋各年齡層,成員在社會上皆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汪聖偉表示:「臺大橄欖球能屹立不搖75年,OB(畢業校友)的支持是最大因素,因此傳承學長意志是我的重要責任。」

儘管肩負重擔,汪聖偉不忘在訓練之餘,照顧隊員。因為高中的經歷,讓他更能體會球員的心理,對表現相對普通的球員,給予適時的鼓勵與支持。做一位有感染力的人,是他擔任隊長的一大理念。在未來,汪聖偉夢想到偏鄉推廣教育,下個學年將因修習教育學程延畢,也將持續為球隊付出。回首過往,他感慨地說:「很感激曾經感染自己的人們,往後我也會繼續影響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