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蕭晨嵐(左)在全大運大顯身手,兩度參賽共摘下一金一銀。圖/蕭晨嵐提供

政大蕭晨嵐(左)在全大運大顯身手,兩度參賽共摘下一金一銀。圖/蕭晨嵐提供

人物特寫

擊劍

戰敗經驗中成長 「左撇子劍客」蕭晨嵐挑戰自我

瀏覽次數

990

「擊劍使我的心理素質更加成熟,在比賽中只要一沒耐心,就算劍術再好,都可能被翻轉。」國立政治大學的蕭晨嵐回顧兩年的擊劍生涯,認為自己從中有許多成長,而今(110)年的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般女生組銳劍個人金牌戰的失利,更替她上了一課。

尋求衛冕的蕭晨嵐,一路挺進金牌戰,對決銘傳大學上官子娟。雙方戰到第三回合,蕭晨嵐以13:11領先對手,眼看再下兩城就能衛冕金牌,此時蕭晨嵐出手突然變得急躁讓對手縮小差距,正規時間結束14:14進入1分鐘Lucky Point 環節。加時1分鐘,蕭晨嵐握有Lucky Point 優勢,最後因求勝心切,自己跳出場失分,將金牌拱手讓人,鎩羽而歸。

「今年的賽事內容不像去年高潮迭起,而是一直保持領先狀態,心態也變得比較鬆懈。當下只覺得差一步就贏了,想趕快結束比賽的心也讓出手變得倉促。」

蕭晨嵐在109年全大運以黑馬之姿奪下金牌,且幾乎場場都是逆轉勝,展現自己居於劣勢時強韌的心理素質。今年二度挑戰全大運,背負衛冕金牌壓力,淘汰賽中一路順遂,皆以大比分差獲勝並挺進決賽,卻在最後一刻敗給自己。「我在領先時心態太自大了,導致吞下敗仗。但我自己清楚我的劍術、身體狀態比去年更好,這次輸在心理素質,這場敗仗也讓我知道自己缺乏什麼。」

蕭晨嵐的擊劍之路雖不算長,但已創下許多輝煌的戰績,其中同為政大的學長黃立言功不可沒。「自從我進入擊劍隊後,他就一直拉拔我,他是我的啟蒙兼指導教練。」蕭晨嵐坦言自己訓練時常常想偷懶,但黃立言會不斷關心她的訓練進度,甚至就算已在臺中就業,還是每個週末從臺中上來臺北陪蕭晨嵐打劍。

「其實我有一陣子擊劍陷入低潮,2019全國排名賽慘遭滑鐵盧,循環賽一場都沒贏就回家了,那時黃立言去當兵,沒人陪我練劍,平時的訓練又沒辦法看到成果,讓我開始迷惘。」然而在當兵的黃立言得知蕭晨嵐的狀態,便藉由訊息給予鼓勵,放假時也空出時間陪蕭晨嵐打劍,漸漸地將她的狀態調整回來。「他不太會說讓我當頭棒喝的話,但他一直在我身邊,就是因為他這麼用心地熱愛這項運動,我也會被他鼓勵到,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

黃立言學長為蕭晨嵐的恩師,在劍術及心態上拉拔蕭晨嵐成長。圖/蕭晨嵐提供

黃立言學長為蕭晨嵐的恩師,在劍術及心態上拉拔蕭晨嵐成長。圖/蕭晨嵐提供

身為一名左撇子劍手,蕭晨嵐擁有別於他人的優勢。因右手持劍的選手相對多,若她們不常與左撇子選手對打,便沒辦法用肌肉記憶應對左撇子選手,世界排名中前段班的選手也有多數為左撇子。憑著左手持劍優勢及日漸進步的劍術,許多前輩建議蕭晨嵐轉戰公開組,甚至挑戰國手。

「目前想往公開組邁進,明年會是我認真打劍的最後一年,我想把目標放得更遠,去挑戰自己。」蕭晨嵐有志往公開組拼戰,而國手方面她則希望順其自然。就讀法律系的她,未來想進入法律領域,她表示,目前臺灣的體育生態沒辦法供給選手足夠的資源,大部分擊劍國手平常都有自己的副業,因此要不要參與選拔的變數很大。而現今臺灣的擊劍俱樂部及協會發展愈來愈興盛,各個年齡層的劍手都能找到對手打劍,因此不必擔心沒有劍打。「反正只要黃立言還在,我就會繼續打劍。」蕭晨嵐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