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本的櫻花少女児玉楓。攝/楊智伃

來自日本的櫻花少女児玉楓。攝/楊智伃

人物特寫

籃球

「楓」迴路轉 櫻花少女児玉楓的籃球夢

瀏覽次數

1936

SSU特派員 楊智伃

臺北 報導

自103學年起文化大學女子籃球隊已在UBA公開女一級接連拿下四座后冠,此學年度第二階段預賽結束,文化女籃更拿下了跨季的第60連勝,雖文化今年仍以第五座冠軍金盃為目標,但卻不如往年那般輕鬆愜意,在「世大運班底」文化連霸主力陳薇安、黃鈴娟、黃柔甄、羅蘋相繼前往WSBL後,文化女籃陷入一陣「球員荒」,雖仍有徐玉蓮、戴宜庭等人坐鎮,然「菜味」十足的「新文化」仍在開季時不被看好衛冕,此時一個生疏的面孔在文化陣中異軍突起,總是巧妙的穿針引線掌控文化進攻節奏、優異的三分手感、在場上拼勁十足的嬌小身影以及特別的姓氏,讓人難以忽視,她就是今年鄭慧芸教練口中的「寶」—児玉楓,遠從日本來臺追逐籃球夢的櫻花少女。

場均得分13.1分近三成三分球命中率。攝/楊智伃

場均得分13.1分近三成三分球命中率。攝/楊智伃

児(ㄦˊ)玉是她的姓氏,楓則是她的名,原在日本奈良天理大學就讀中文系的児玉,自去年9月開始在文化大學展開為期一學期的交換生活,從原本只是來唸書的交換計畫,變成挑戰UBA的舞台,甚至已確定下學期轉學至文化,繼續在臺灣延續籃球夢,對於人生方向大幅度的轉變,児玉楓自己也直呼:「不敢相信!」

児玉籃球的啟蒙者,就是她的母親,母親為日籍華僑,也曾是日本高中甲子園的籃球選手,自幼受母親影響,國小二年級便開始接受籃球訓練,高中就讀兵庫縣當地排名第一的女籃—尼崎市立尼崎高等學校,也曾在高三時打入日本高中夏季聯賽IH賽(Inter High)的全國16強,10年的日式籃球訓練,讓児玉楓在觀念與球技上有完整的根基,也讓她一躍成為文化今年的驚喜包、即戰力,而母親從小的中文教育,也讓她在語言的溝通上沒有太大的困難。

家人的支持一直是児玉楓打籃球的動力,母親開啟了她的籃球路,父親則是最支持她打球的人,児玉楓說:「爸爸最喜歡看我打球。」其實児玉的父親早在她高二時逝世,那時正是她準備要出發Winter Cup(冬季盃)前一天,突如其然的噩耗,卻沒有讓她因悲傷放棄那年的賽事,反而只要想到父親一直以來的支持,児玉堅強地說:「我不能哭,我要打球。」也是這份動力,堅持著児玉楓喜愛籃球的心。

時光回到2018年的暑假,來文化打球其實完全不在她的人生計畫中,在天理大學交換生的面試後,原本計畫去北京師範大學的児玉被分配到了臺灣的文化大學,在確定交換後藉由母親的人脈資源,有甲子園教練介紹她臺灣的籃球教練,她也因此先來到陽明盃擔任翻譯,而後加入文化女籃征戰UBA。

児玉的加入對文化來說實在是「撿到了一塊寶」,不只因她的籃球根基,更多的是因為她的拼勁與態度,除了跟著文化的基本訓練,週末還會到天母的日僑學校練球,平日早上6點半再跟著文化一般組男籃晨操,每天更追著教練與隊友問:「怎麼樣才能變得更好?」児玉表示,跟著大隊國泰女籃練球時,發現了太多的不足,沒有比她們有天賦,必須要加倍努力才行,或許是日本教育的影響,児玉對於自我要求一絲不苟、對於進步的認真執著得嚇人,卻也讓人不經欽佩,文化教頭鄭慧芸教練提到児玉楓時,充滿感動與讚嘆:「有這麼好的球員當然要留下來。」

確定轉學後,文化不再擔心児玉楓的「期間限定」,児玉楓也興奮地表示,非常期待能有機會跟著球隊進軍小巨蛋,而將目標放長放遠,児玉楓希望自己能在未來站上WSBL的舞台,但她也謙虛害羞的補充,自己仍需加強切入的技巧、開發更多的進攻武器,在身體對抗上也需要再練得強壯一些。

「楓」迴路轉的籃球路,讓児玉楓一直抱著滿滿的感恩,在半年前從沒想像自己能繼續打球,而今靠著貴人們的幫助讓她能跨海「南漂」來到臺灣延續籃球夢,期待將來児玉楓能繼續帶著這份日式獨有的認真執著,在臺灣女籃落地生根,為球迷帶來更多的驚喜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