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大學黃茗璿與他的俄羅斯籍教練安德烈。攝/張庭毓

政治大學黃茗璿與他的俄羅斯籍教練安德烈。攝/張庭毓

人物特寫

擊劍

全大運一般男銳劍銅牌 政大黃茗璿與擊劍的不解之緣

瀏覽次數

1306

在擊劍運動裡,劍的握把主要分為槍式及法式,多數人使用的是槍式,而通常會選擇法式的,也具備了一定的能力。112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擊劍,一般男子組銳劍賽事中,出現了一位少數人會使用的法式握把選手,他是黃茗璿,來自國立政治大學,在今年全大運一般男子銳劍的比賽裡,勇闖四強奪得銅牌。

與前兩屆全大運相比,去年止步於八強,第一年在複賽就淘汰。黃茗璿說:「失敗帶給我的比贏的多!」稱此句話就像擊劍這一兩年來左右的縮影,歷經大大小小比賽的輸贏,讓他成長了許多。

因緣際會開啟擊劍大門

目前大三的黃茗璿分享,大一剛認識的新同學們找他一起去體驗擊劍社課程,結果最後他們沒有留下來,反倒他選擇續留在社團,「國高中打籃球時感覺自己沒有天份,但在練習擊劍的過程中獲得了成就感!」也因此讓他一待就是三年。

政大的傳統 法式握把

常見的擊劍握把是槍式,然而政大有個特殊的傳統為法式握把。法式控劍需有較大的力量,通常拿法把的選手已具備一定的程度,此種握把憑藉靈活與較長的攻擊距離點,佔有一些戰術上的優勢。黃茗璿指出,法把對手指掌控的練習較有幫助,剛開始學習擊劍時就拿法把,雖中途有嘗試拿其他種握把,仍因習慣問題,回到法式握把的懷抱。

政大黃茗璿第三度參加全大運,斬獲銅牌。攝/張庭毓

政大黃茗璿第三度參加全大運,斬獲銅牌。攝/張庭毓

 

熬過膝傷 全大運初嚐奪牌滋味

相較於前兩屆的全大運,黃茗璿在今年備戰過程中調整了不少,不只參加更多比賽累積跟不同人對打的經驗與心態,練習頻率也拉高至一週四天,在參與學校社團課程之外,還會去上俄羅斯籍教練安德烈的個別課,並額外進健身房鍛鍊,加強心肺能力、協調性與爆發力。他笑著說:「好勝心驅使,想要一直進步,讓我除了校隊訓練以外,也會找教練加強!」

不過備賽過程並不如預想的順利,全大運於五月登場,黃茗璿在三月時膝蓋受傷,中間有約莫一個多月的時間需要休息,也因此打斷了訓練計畫與節奏,令他倍感煎熬,「發生當下其實滿慌的,後續有持續治療,才有慢慢好轉。」

三度參加全大運,總算在銳劍一般男子組取得一面銅牌,黃茗璿說:「當下心情覺得一半可惜,一半覺得好像至少有達到心中的最低標準。」憶起四強賽惜敗後來的金牌得主,他表示是自己參賽經驗太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原本是領先的,後來對手開始比較主動積極一直被得分,腦袋空白愣住了。」

就讀的學系 有助於提升語言能力

黃茗璿就讀於創新國際學院學士班,因系上超過一半都是外國人,舉凡上課、做作業、交報告和聊天等,皆有許多與他們接觸的機會,這也讓他的英文能力提升不少,同時有助於擊劍方面,與俄籍教練安德烈交流,「剛開始需要時間習慣教練解釋的用詞跟語法結構,隨著時間增長,現在溝通層面基本上沒有什麼困難與問題了。」

將赴法國交換 期盼開拓眼界

已確定在下學期前往法國巴黎交換的黃茗璿表示,因法國是擊劍運動中風氣最為盛行也較為厲害的國家,期待能到當地開拓眼界、多探索自己喜歡什麼,同時學習法文,「這一年除了擊劍以外,其他時間主要都在學法文,以及看一些當地的旅遊影片,準備之後去踩點!」練劍和學語言都是黃茗璿有興趣的事,他說:「我知道要努力的目標在哪,有感覺在前進的話就不會覺得累!」雖然今年全大運心中有憾,黃茗璿也給自己設立目標,預計交換期滿回國後繼續拚戰,放眼兩年一次的全國運動會,以及一年四次的全國排名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