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大黎昕陽在球桌上目光堅定,散發光芒。攝/李心妤
人物特寫

七年國手經歷後「掉隊」 北市大黎昕陽重新來過

「我還是會繼續打!」桌球混雙好手北市大學黎昕陽堅定地說。111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於今(11)日進行桌球賽場最終戰,北市大黎昕陽/李婉瑄直落三(11:5、11:6、11:9)拿下兩人合作首面金牌。 黎昕陽有過七年的國手經歷,更在107年兩次青少年國手排名賽中登上王座,然而他在今年度的國手選拔賽落馬,也是繼108年來,第二次「掉隊」於國手名單外。 「今年沒有選上國手,對我來說打擊蠻大的。」憶起當時黎昕陽依舊難掩失落,他在第一輪決選時,從原本的領先優勢到最後輸了三分敗下陣來,後面又相繼輸給北市大隊友楊子儀、13歲小將郭冠宏。他表示,當時真的太想要國手門票了,「越接近勝利,就越壓不住情緒」,導致失誤節節攀升,最終與正選資格擦肩而過。 前年是黎昕陽成人國手「初體驗」,但實際上107、108年二度挑戰資格失利的他,曾經想要提前結束桌球生涯:「當時覺得同期的選手都選上了,我怎麼還沒選上?」但隨後他轉念決心要放手一搏,調整心態後的他,在109年第一輪選拔賽中,便靠著堅強的實力當選。 黎昕陽於高一時便選上18歲青少年國手,高三時期的他更是18歲青少年國手排名賽的第一名,而前一年的首名寶座是由「小林同學」林昀儒拿下。看到同期選手近年在國際場上發光發熱,他並不會因此覺得忌妒或感到失落,反倒補充:「我從昀儒身上學習到許多東西,他真的是位很努力、自律的選手,能走到現在的成績有他的道理。」 黎昕陽以積極的態度去面對同期選手的崛起,並不忘精進自己的技術,未來他會更加強體能,由於近年來世界桌協多次修改桌球的尺寸,球變得更大也更重,非常需要倚靠身體的能力打出高質量的回球,再加上國手選拔賽需要對戰六輪,因此備足體能是他接下來的首要目標。 經歷著桌球路上的起伏,他想特別感謝父母的栽培與陪伴:「很謝謝他們!現在所擁有的成績以及生活上的一切,都是他們的功勞。」他的爸爸黎天生是桌球教練、媽媽黃月芬也是桌球愛好者,啟蒙了他和弟弟黎昕祐的興趣,一頭栽進桌球的世界裡。家人們十分關注兩兄弟的比賽,更會陪伴他們檢討球賽內容。 「我還是會繼續打!」黎昕陽的口吻沉著、目光堅定,沉澱後的他將帶著眾人期盼的目光重新來過,繼續追尋他的國手夢。

家人與隊友的支持,成為國體夏若堯拚連霸路上的最佳助力。攝/李心妤
人物特寫

家人支持、隊友陪伴 國體夏若堯越挫越勇的四連霸

「我是太陽的孩子!」國立體育大學夏若堯開朗地說。她今(10)日剛拿到111年全國大專校院運動會一般女生組鉛球項目四連霸,並以11公尺19打破生涯全大運個人最佳紀錄,家人們的支持是她勇往直前的動力,良好的訓練環境讓她不斷突破自我,在最後一年的全大運舞台她享受發揮。 她曾參加八屆的全大運,賽前在本項目已累計3金1銀2銅,對鉛球的執著和熱愛不言可喻,今年在主場拿下四連霸,對她來說更是意義非凡。 面對今天炎熱的天氣,她絲毫不受影響:「我是太陽的孩子,在澎湖長大!」國小時參加校內的壘球擲遠比賽拿下第二名,一舉被教練相中,回憶當時她笑道:「加入田徑隊早上就可以在旁邊練習,不用升旗。」這是她踏入鉛球世界的初心,想不到成為一路陪伴她成長的最佳夥伴。 大學就讀明新科技大學的她,在一次熱身時膝蓋內轉前十字韌帶斷裂,經歷了一年的恢復才重新回到場上,但比賽的狀況每況愈下,大三起在全大運開始奪牌才讓她找回自信,更觸發她想前往更高層級、接受專業訓練的想法。 「我在國體重新學會推鉛球!」她很享受在國體的訓練環境,更感謝公開組隊友給予她的指點,今天比賽中場外的隊友也高聲為她喊聲,她笑說:「這是隊上的傳統!大家都會到場互相幫彼此加油。」 家人們的支持,也是她在鉛球場上拚搏的動力。「爸爸是刀子嘴豆腐心」,她特別說道,選擇到國體念碩士時,爸爸老是唸她「快把論文寫完」,但心裡也默默關心女兒的表現,前年全大運結束時,更主動詢問:「成績呢?」令她會心一笑,了解到爸爸的愛「無聲而濃烈」。 媽媽對她的支持更展現在實際行動中,前年還特地從澎湖飛到高雄看她的全大運比賽,由於平時從事保母工作,很少能到場看女兒比賽,那次親自到場支持讓她覺得很感動,對她來說是很很珍貴的回憶。「媽媽像小粉絲一樣,不停拿著手機幫我錄影!」喜悅之情表露無遺。 媽媽今天有特別關注她的決賽,「聽說她一直在拍電視上的我」,她笑著說。她感謝雙親一路支持:「謝謝他們的鼓勵,給了我滿滿的關注。」而在國體運動保健學系擔任系主任的阿姨蔡錦雀是另個溫暖陪伴,在唸碩士班時經常受到她的照顧,更親自帶自己到國體田徑隊練習。有著家人們的愛與支持,讓夏若堯能在鉛球場上盡情揮灑。 今年可能是她在全大運舞台的最後一年,「想到即將要離開這裡還蠻捨不得的!」她未來想從事與電競產業的工作,也期許在這條路上愈挫愈勇的自己,能帶著在場上學到的精神,正向面對所有挑戰。

國體大陳澤元四強戰演出逆轉,興奮地脫下面罩大聲吶喊。攝/張博涵
人物特寫

擊劍偏執狂陳澤元身兼三職 全大運賽場邊打劍邊執教

「我一直很固執地在做我喜歡的事。」國立體大陳澤元今(9)於111年全大運公開男生組擊劍鈍劍個人賽大殺四方,決賽先後擊敗國體大學弟郭均祐與北市大學黃子傑摘金。目前將重心放在擊劍教學和推廣的他說:「今天很享受比賽,在打劍時找到開心的感覺。」 陳澤元今在四強戰逆轉自家學弟、上屆銅牌郭均祐,以15:14驚險晉級。金牌戰對上北市大黃子傑,他多次閃過對手刺擊並全程握有領先,終以15:10獲勝。然而他在奪金瞬間還沒來得及慶祝,就立即跳上隔壁劍道的教練席指導臺灣大學一般組選手,將身分由選手切換為教練。   陳澤元在國內外已累積豐富的教學經驗,但他始終認為教學並非易事,「我當選手只需要為自己負責,但在帶校隊的時候責任會很重,因為這攸關他們的校譽,還有看著選手和自己付出這麼多心力,會特別希望能有好的結果。」而他除擔任臺大擊劍隊教練,也在兩年前創辦「繁星擊劍學院」,同步輔導學員的課業與劍術。 清晨訓練、下午教劍、晚上又當CEO,陳澤元天天行程滿檔卻樂此不疲,「雖然辛苦但我也覺得很好玩,在工作、教課、練習的時候都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事實上礙於時間安排,陳澤元原先打算在兩年前創業後全心投入工作,但他始終放不下手上那把劍,「我一直不想承認退役這件事情,因為我覺得我還可以打。」 他補充,以往看著學長持續打比賽,都會感到開心,因為能有機會跟那些優秀的前輩交流,「我現在是希望能夠撐到後面的人把我打下來,我當然不想輸,但這樣就代表臺灣的擊劍變得更強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在前人的努力下,臺灣擊劍人口與整體實力顯著成長,陳澤元相當樂見自己的學弟及學生們表現得愈來愈突出,例如已在國際間嶄露頭角的陳致傑,以及國內奪牌常客郭均祐、岳哲豪、謝承晏等。未來他也將持續貫徹自身理念,努力為年輕選手創造更多學習機會。

北市大林暐傑收穫公開男生組射擊10公尺空氣手槍個人賽和團體賽銀牌。攝/張博涵
人物特寫

10公尺空氣手槍決賽高潮迭起 全大運「元老」林暐傑憶初心

「射擊唯一困難的點就在你需要拿捏好每個細節,板機、姿勢、身體狀況、心理狀況等,很多都必須是協調的,才能打出一發你要的10分。」北市大學林暐傑今(8)在公西射擊基地展開個人第七度全大運旅程,於射擊男子組10公尺空氣手槍決賽表現沈穩,雖最後遭臺北商大李祐呈驚奇逆轉,仍繳出總分236.9收下銀牌。 本屆此項決賽高潮迭起,第一槍開出後,北市大林暐傑便一路居於計分排行之首,頻頻打出10分以上佳績,至比賽結束前還握有1.1分領先優勢。豈料對手北商大李祐呈在最後一發射出10.9滿分,一舉逆轉戰局,場邊觀眾也驚呼連連。 「因為分差不小,我先看我的成績,想說打9.6分還OK,結果看了螢幕,怎麼第二名?」面對最終賽果,林暐傑笑著表示,對手打出滿分他也只好認了。而他自105年全大運首次納入射擊便參賽至今,卻多次與個人單項金牌擦肩而過,「這次在靶上有拿金牌的慾望,只能下屆再拼拼看。」   林暐傑言談流露盡是對射擊運動的熱忱,「會在靶場打了幾百發,才發現時間過了兩個小時,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很紓壓,像是進到精神時光屋。」林暐傑小時候對刀、槍等武器感興趣,而他父親正好為警專教授,於是將他引薦給有射擊專業的警專教官吳耀家,後來漸漸打出心得。 然而,從一個喜歡把玩BB槍、玩具槍的男孩,到成為國內頂尖射擊好手,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以前沒有想說要打好就能打得很好,但現在是太想打好,要很努力、很努力才可能打得好」。林暐傑坦言,現在站上靶場的動機已不像以往一樣單純,背負的東西也愈來愈多了。 即便經歷十幾年選手生涯,林暐傑至今仍在調適面對此運動的心態,也希望藉由培養其他興趣,避免自己過度在意場上表現,「有接觸其他運動,像是潛水,在玩這些東西都是有興趣的,就像當初射擊一樣,再回來練習就比較不會因為打不好而太過糾結。」 身為全大運射擊「元老」,林暐傑也以自身經歷鼓勵初次踏入全大運的新秀們,「其實不用一直想著對手是經驗比較豐富的人,雖然一定會緊張,但不要在還沒上靶就覺得自己沒有經驗。」而林暐傑現為成都世大運培訓選手,也放眼杭州亞運,盼能發揮自身實力,取得代表權。

臺大女棒主力選手林庭瑋。攝/劉修竹
人物特寫

「除了棒球都不是真愛」 追愛少女林庭瑋的野球人生

復興實中強投女棒選手林庭瑋,有在關心學生棒球的人對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她就是曾在黑豹旗創下首位女投手單場投滿135球、12K紀錄的超強女高中生。經過五年的成長蛻變,如今林庭瑋已是臺灣大學的主力球員,109學年度更率領球隊勇奪大專棒球聯賽季軍殊榮,如此亮眼的成績讓人難以聯想,她是個身上有大小傷勢,課業又相當繁忙的醫學系學生。 冒雨進行的熱血棒球賽 開啟林庭瑋棒球路 回想起小學五年級時,林庭瑋被表哥帶去看獅象大戰,不料當天下起了雨。下著雨的比賽,對球員及觀眾來說都是既悶熱又不舒適的體驗,但也因為這樣的場景,深深吸引住第一次進場看球的林庭瑋,「看選手們冒著雨打球就覺得很熱血,也很好奇這個運動多好玩讓大家願意冒雨奮鬥。」 受職棒比賽的熱血氛圍感染,林庭瑋對棒球的興趣像是開關被打開一樣,開始假日拉著爸爸玩傳接球、整晚拿樂樂棒球丟牆壁、甚至冒著打壞家具的風險在家裡揮棒都成林庭瑋的日常。一路到了小學六年級寒假,林庭瑋想要更進一步體驗棒球,於是報名參加職棒球隊的冬令營,這一參加就是連續四年。「參加營隊可以學到棒球技巧,又能交到同樣喜歡棒球的好朋友,每次參加都覺得自己更接近棒球了。」 棒球在哪 林庭瑋就在哪 經過棒球營的美好體驗,林庭瑋已深深陷入棒球的魅力裡,適逢國三要選校升學,面對直升復興實中或外考他校的選擇時,她心底早已打定主意,「哪裡有棒球隊就去哪裡。」  復興實中曾有社團性質棒球隊,但後來因人員不足而遺憾倒社。就在林庭瑋考慮要外考時,一位熱愛棒球的公民老師給她復辦棒球社的想法,她二話不說找上其他夥伴,將棒球社重新創立起來。有了自己的球隊,加上願意一同奮戰的隊友陸續加入,林庭瑋帶領隊伍開始積極訓練,在復社後首次參加黑豹旗就奪得首勝,個人方面更創下首位女投手單場投滿135球且繳出12K的驚人數據。回憶起在復興實中的時光,林庭瑋笑著表示,「高中最美好的回憶就是棒球社。」 唯有棒球在手 才是林庭瑋喜歡的生活 「棒球就是真愛,讀書的時候桌上要擺一顆棒球心情會比較好,受傷的時候也會拼命復建,生活裡不能沒有棒球。」 林庭瑋高中畢業後,成功考取第一志願國立臺灣大學,並加入期盼已久的臺大女子棒球隊。進入臺大女棒後林庭瑋很快地就成為隊上的主力,更在大二時榮膺隊長一職,不過看似順遂的棒球路,背後付出的努力反倒令人難以想像。林庭瑋平時課業繁重,為了兼顧球隊與課業,一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已成日常,除此之外,先天性椎間盤突出問題也讓她吃盡苦頭,一次的滑壘訓練讓她腰部一度痛到無法入眠,醫生甚至建議她五年內都不要再運動,但即便睡不飽又常常需要跑復健科她也都甘之如飴,說什麼都不願放棄摯生最愛的棒球。 每個好選手背後 都有一群好隊友 如果說林庭瑋對棒球的愛像是盾牌,助她抵擋課業及傷痛的摧殘,那她的隊友們就是枴杖,在她有需要時穩穩地撐起她。「集訓的時候大家會一起住在集訓室,有很多時間說話,也有很多溫馨的時刻,像是一起在冬至煮湯圓、煮火鍋,還有一起熬夜讀書。」透過練球時的相處及大賽前的集訓,臺大女棒隊員們情同手足,不論場上亦或是場下,大家總會互相扶持,每當有人陷入低潮時,隊員們會各司其職,用自己擅長、熟悉的方式相互鼓勵,幫助隊友再站起來。 放眼未來  盼有棒球一路相伴    從一手重建起球隊,到登板黑豹旗帶領球隊拿下勝投,並持續帶領臺大征戰各大賽場,林庭瑋的求學生涯因棒球而燦爛。身為過來人,林庭瑋期盼所有愛打棒球的女孩,能夠勇敢加入球隊甚至創辦球隊,「能和一群支持自己的隊友一起享受棒球是很寶貴的事情,即使剛起步時困難重重,但克服困難達成目標後,會得到一群家人般的隊友。」對於未來,林庭瑋以當上醫生為主要目標,但依舊希望在追求目標時能有棒球以及身旁的隊友相伴。

國北教大體育學系王均予(中)在街頭健身上努力,而他精采豐富的故事仍未完待續。圖/王均予提供
人物特寫

力與美的綻放 王均予的斜槓人生

在國北教大的操場或健身房裡,總會有一個身影,拉著單槓、訓練肌肉,揮灑青春的汗水。 「街頭健身」源於東歐等地,是不利用健身房器材,靠自身重量作為阻力,並且在公園或公共設施就能進行體能鍛鍊的一種運動,展現肌肉線條的張力以及維持完美身形。「No pain ,no gain.」是王均予自幼以來的座右銘,時刻保持努力才能成功。目前就讀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的他在街頭健身這條路上奮鬥,曾多次踏上台北小巨蛋的殿堂,並且積極參與各項活動,期望能讓更多人開始關注這項不分男女、不分地點、保持健康體態的新興運動。 生命的曙光 接觸街頭健身的起源 從小懷有體育夢的王均予,因受環境影響直到大學才正式踏上體育之路。國北教大體育學系最重要的三項指標:「團結、守時、禮貌」,也深深影響了王均予在做人處事上的態度,更因此結交諸多好友、累積人脈。甫踏入體育系這個圈子,看到學長姐在國北教大的體育表演會演出之後,被街頭健身的力與美所吸引,開始接觸街頭健身這項運動。王均予認為街頭健身起步並不難,而重要的是持之以恆的練習,一旦鬆懈下來前面的努力都會付之一炬。提及街頭健身對他的意義,王均予笑稱:「街頭健身就像我生命中的一道曙光,讓我重新找回自信。」 他也多次在教育部體育署所主辦的「SUPER STAR國民體育日—體育表演會」於台北小巨蛋演出,2019年時更以負責人的身分將來自街頭的運動帶進大眾視野。面對萬人注視下的表演,王均予則說:「體育系最重視團結一心,大家在準備期間非常積極練習,所以演出時沒有因為緊張失常。表演完成度很好,自己也很有成就感。」而身兼重任的他也坦言,在編排動作上確實是一大考驗,因為自己並沒有太多經驗就要帶領30個人以上的團隊進行一場盛大的演出。但非常有責任感的他遇到困難也絕不退縮,翻閱許多過往資料,積極請教師長、前輩,最終完美呈現。 談到對於街頭健身最難忘的時刻,王均予藏不住臉上得意的笑容,就是他引以為傲的招牌——「龍旗(Dragon flag)」。他這個動作對國北教大而言,可說是在舞台上成功展現出來的第一人!當初練習時下了極大的苦功,而最終也沒有辜負自己的努力,對此他感到相當自豪。在大四的體表會時,為了致敬中國達人秀冠軍——尹中華的演出,將自己的招牌動作加以改良,如此高難度且精湛的表演獲得全場滿堂彩。 因緣際會下的炙熱 從「鈴」出發 在好友鄭湧蒼與曹名君的推波助瀾下,王均予接觸到了完全不熟悉的運動——扯鈴,從無到有、從懵懂到精煉。扯鈴訓練到的是自身的協調性和節奏感,剛好都是他自認較為不足的部份,與街頭健身訓練到的核心部位不同,因此他結合兩項運動的訓練,將身體肌群發揮至極。在扯鈴的招式上,王均予不斷超越自己,從直立鈴、雙鈴到現在挑戰三鈴,一路過關斬將,突破自我極限。加入扯鈴隊之後,參加教育部體育署「110學年度全國各地學校民俗體育競賽扯鈴大專組競速個人 個人拋鈴跳繩競速賽男子組」獲得特優的殊榮。 因緣際會下接觸的扯鈴,他也沒想到會如此熱愛,更考取扯鈴及單槓兩個項目街頭藝人證,在高競爭力的體育界擁有兩個專長的獨特優勢,對於自己的未來勇於嘗試,不畫地自限。今年的他再次受邀「SUPER STAR國民體育日—體育表演會」演出,想將扯鈴及街頭健身的元素做結合,打破過去一貫的演出模式,期望今年能碰撞出多元、令人耳目一新的火花。 文武雙全 樣樣具備 除了在運動上頗有成績,王均予還雙主修自然科學教育學系,在學業上也絲毫不倦怠,對於不同領域的知識求知若渴。雖已經是大五生,但王均予還不急著邁入職場,他更想鑽研學術以及體育領域的奧秘,近期也剛結束碩士班的考試;他非常享受教授小朋友的過程,在大學期間到多所國小擔任扯鈴教師,因此未來也不排斥修習小學教程。論及課業與運動之間的平衡,秉持勤勉向學的精神,他都會提早到學校看書,將健身和扯鈴當作下課後的消遣,努力兼顧兩者。各方面都有涉略的他,成為不折不扣的斜槓青年。 放眼未來 堅持到底 在台灣,「街頭健身」沒有被大眾廣泛認識,王均予則提到以學生的視角來看,台灣對於街頭健身的推廣相對國外並不普及,且沒有正規比賽能吸引學生相互切磋學習,而街頭健身卻是最方便也是最簡易的訓練運動,因此王均予期許自己在未來能夠為街頭健身付諸心力,培育更多優秀好手並將這項運動發揚光大,讓更多人加入他的行列。 「街頭健身這項運動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份,我會繼續堅持下去,直到最後一刻。」

東吳女籃隊長陳妍伶。照片提供/張曜麟
人物特寫

毫無保留地投入熱情 全力以赴地爭取榮耀 -東吳大學一般組女籃

東吳大學一般組女籃在今年度的大專聯賽預賽階段以五連勝之姿,一舉拿下分組龍頭寶座。回顧近十年東吳女籃的戰績,憑藉出色的團隊默契以及球員辛勤地訓練,連年闖入全國決賽,並數度奪得全國冠軍。透過寒訓備戰下階段賽事期間,深入進到球隊,了解她們對於決賽的目標,並一窺她們的全貌。 東吳女籃雖為一般組球隊,但在校方以及校友的支持下,不僅球員招生穩定,更延續了良好的傳統,每屆球員之間都維繫著良好的關係,畢業的學姊們更時常會回到學校陪同練習。而做為一般生,在訓練之餘,最重要的事情無疑是維持課業,而在忙碌的課業中,仍不間斷地投入訓練,成為女籃球員們的不必言語的默契與堅持。 對於球員的付出與努力,如吳慧芳教練所言:「一定要很熱愛一件事情,才可能花那麼多時間。」因為這份熱愛,讓球員即使課業繁重,也不輕言放棄;因為這份熱愛,凝聚所有女籃的心,使女籃持續茁壯。對於球員的投入,做為陣中大學姐的王泠勻更為感同身受,大學到研究所都是就讀東吳,一路上持續關注著女籃這支隊伍,但礙於其他事務,始終沒有真正加入。大學畢業後,領悟到學生籃球的純粹與可貴,因此在考取研究所後,毅然決然地加入球隊,與學妹共同奮戰,實現一直以來的理想,而她的積極投入亦成為學妹的精神象徵。 回顧預賽階段的表現,廖瑋麗教練直言:「雖然我們是分組第一,但其實每一場比賽都打得蠻接近的。」在膠著的比賽中,不僅顯現年輕球員經驗不足的問題,更需要加強團隊間的磨合與默契。 在球員磨合上,對大一球員鄭鎧涓來說,在過去球隊的經驗,讓她成為球隊重要的即戰力,但與陣中許多接觸正規籃球訓練時間不長的學姊們配合,更需要花更多時間去溝通。而身為隊長的陳妍伶則認為,除了團隊磨合尚未到位,球員們的心態也需要調整,在比賽中常因為沒有打出該有的表現,連帶影響自己的心情,導致表現綁手綁腳。 而東吳女籃的教練團由前台元女籃選手吳慧芳老師為首,加上曾為東吳女籃一員的廖瑋麗教練,今年更加入體能教練,使教練團的陣容更加完整。吳慧芳教練在球隊中扮演決策者的角色,負責制定大方向,對球員們也較為嚴肅;廖瑋麗教練則負責執行面,同時也是球員們的心靈導師,兩位教練合作無間,讓球員能更安心地在場上放手一搏。 備戰下階段的賽事,東吳女籃的團隊目標,不僅止於進入全國決賽,更希望能搶進八強。這個目標對球員來說,不僅凝聚全隊的努力,更成為激勵團隊成長的重要方向。而對於球員的期許,廖瑋麗教練認為,接下來面對的對手,實力都在伯仲之間,期望球員可以拿出企圖心、拚盡全力。相信球員們在吸收預賽階段的經驗之後,經歷團隊的磨合,東吳女籃將展現更加強勢的表現與面貌,全力拚搶團隊的榮耀。

交大射箭隊在110年全大運創下佳績。圖/交大射箭隊提供
人物特寫

「享受射箭的樂趣」 交大射箭隊的半甲子哲學

每到下午,國立陽明交通大學交通校區的操場開始聚集人潮,站在司令台上一眼望去,越過跑道,遠處有一群人無論寒流或是盛夏,總是會準時出現,屏除雜念專注地射出每一箭,動靜之間拿捏得宜,這就是交大射箭隊的練習日常。 交大射箭隊已有近三十年歷史,由傅恆霖退休榮譽教授擔任指導教練,當時傅教授除了是交大應數系教授,同時擔任國立體育學院運動技術系射箭專長的兼任教練,因緣際會下成立交大射箭社,並且在穩定成長後從社團轉型為正式的射箭校隊。 目前隊上主要使用反曲弓、複合弓兩個弓種,特別的是大部分隊員都沒有射箭的底子,大學才開始訓練,不過也有些特例,像是大四的隊長薛尚怡在高中時就在運動中心參加射箭的體驗,而大三的柴俊豪則是學測後才稍微接觸射箭,但兩位不約而同都在入學時的社團博覽會被射箭隊的攤位吸引而決定加入。 操場上總是充滿「動之快」的人們,不乏跑步、踢足球,相較之下,場邊射箭隊的「動之靜」顯得獨特。練習場地位於室外,因此會在光線充足的下午進行練習,一是視野較佳,二是能隨時注意到附近走動的民眾。也因為沒有強制規定大家每天都要出席,讓大學部、研究所不同步調的隊員們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練習時間。 「小時候看動畫覺得射箭很帥啊」隊長薛尚怡笑著談她是如何與射箭結緣,與其他隊員一樣,大家都是憑藉「興趣」一頭栽入射箭的世界,透過不斷地練習,交大射箭隊近年收穫許多獎牌,110年全大運一般男生組射箭反曲弓團體對抗賽成功摘金,一般男生、女生組射箭反曲弓個人對抗賽也都有不錯的名次, 奪牌背後的苦練與毅力難以計算,而近期學長的相繼畢業也讓薛尚怡、柴俊豪說道:「前幾年學長們得到了很不錯的成績,希望再來有更多隊員加入, 一起將輝煌的紀錄延續下去!」 「享受射箭的樂趣」是傅教練最常說的一句話,遇到撞牆期最重要的就是不斷地耐心調整,也許拋開成績,射箭即是隊員們在繁忙生活中靜下來的調劑,也是秉持著這個理念,半甲子過去,交大射箭隊在這座風城依然屹立不搖,屆屆相傳,持續堅定地射出每一支箭。

經歷大大小小的盃賽,為球隊主力球員。圖/洪睿謙提供
人物特寫

夢想與現實的抉擇 洪睿謙放眼未來

「即使他有校隊實力,但是他將眼光放在更遠的未來。」身高191公分,就讀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體育系的洪睿謙,他最愛的興趣是打籃球,且球技精湛,擁有UBA選手的資質,但他為了精進學業考取教程,犧牲打球時間,朝著老師夢一步步邁進。 國小為游泳校隊的他,升上國中後,發現只要每到下課時間籃球場總是被人潮包圍,他覺得若能在籃球場上奔馳是一件很帥的事,因而萌生了打籃球的念頭。起初詢問籃球校隊教練時並沒有得到正向的回應,但是他不厭其煩的向教練爭取進入校隊的機會,最終獲得教練認可,正式開啟了他的籃球之路。 貴人相助 成為他前進最大的動力 洪睿謙從鳳山國中再到中山工商,就讀的皆非籃球明星學校,但他跟隨著國中啟蒙教練陳勁翔的腳步學習。加上教練給予他們的觀念是:「人生不是只有籃球,品格甚為重要。」因此他謹記教練教導的觀念,往後的比賽將情緒留在場上,下場後依然做個有修養的人。而家人也不曾為他的課業煩惱,他求學階段懂得自律,高中時曾每日留校到八點參與夜間輔導課程。他也提到:「我不會把所有時間投入在籃球,我會做好時間分配,這也就是家人支持我的原因。」 經歷百場盃賽  打破魔咒征服強敵 從國中到大學,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比賽,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比賽是,去年中區籃球聯賽冠軍賽,面對臺體大甲組球隊,身為一般組球員的他們,雖然當初不被看好,但最終擊敗了對手,拿下中區籃球聯賽冠軍。他說:「我們沒有抱著必勝的心態去打,而是放寬心去面對這場比賽,反而是對手因為有輸不得的壓力,打得綁手綁腳,最終我們成功拿下冠軍。」他也認為從一開始不被看好到最後拿下冠軍, 是他非常難忘的回憶之一。   替未來鋪路 擔任籃球家教增加經驗值 大三開始擔任籃球家教,他希望能將自己所學交付給學生,看著學生從無到有學習,便會覺得自身充滿成就感。現階段從一對一模式帶入往後職場模式,他認為,老師的責任是教導基本觀念,雖然課程枯燥乏味,小孩接受度不高,因此需要花心思設計課程,但也將成為日後進入職場的關鍵。 不侷限於眼前 著眼更遠的未來 如果有機會挑戰職籃,他願意嘗試看看,畢竟老師較無年齡限制,他會選擇先接觸職籃,等待時機轉換跑道。他說:「畢竟籃球是我小時候的夢想,如果有機會,我想體驗看看上電視受注目的感覺。」至於擔任學校老師,只要任教的學校有籃球隊,他願意兼任球隊教練一職。他也期許:「就算沒有機會繼續打球,也希望將這份熱情與經驗傳承給和我一樣熱愛籃球的孩子們。」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田徑選手江英瑋。圖/江英瑋提供
人物特寫

努力伴隨幸運 江英瑋的田徑人生

「雖然經歷過低潮,但我從來沒有想放棄的念頭。」語帶堅定,絲毫沒有遲疑的回答,來自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田徑隊選手-江英瑋。 自小因熱愛跑步而加入學校田徑隊,江英瑋雖在國小階段未受到正規訓練,但於過程中漸漸跑出熱忱。一路練習至國中,因為教練的提點讓他在成績上有了很大的突破,首度站上全中運舞台即獲得1500m第五名與800m第七名的佳績。 爾後,他以體育獨招進入田徑強權三重商工就讀,由於當時體育班尚未成立,因此,他不僅要兼顧一般生的學業本份,還須面對專項的高壓訓練,即使如此,他依然保持著開闊的心態,江英瑋表示:「能在專項訓練外接觸到其他領域的事物是蠻有趣的,除了學習一技之長,我們也會去考相關證照,這些對未來都有很大的幫助。」然而,日復一日的繁忙排程,也曾讓父母勸他重新考慮生涯方向,他說:「家人看了當然是不捨,但他們還是尊重我的想法,支持我去做想做的事。」面對父母的心疼,他決定用表現來證明自己的選擇。 大學至師大就讀,江英瑋說:「當初是希望除了專項以外,自己也能接觸到不一樣的學科領域,師大體育系的資源很廣,有很多不同的組別,所以就有機會去修習不一樣的課程。」步入新環境的他,曾在大一二時嘗試體驗不同事物,例如打工等等,但在親身經歷後,發現會壓縮到練習的時間與心力,導致比賽表現卡關,因此最後決定全心回歸學生運動員的身份,專注於課業與訓練上。 隨著比賽成績慢慢提升,也讓他萌生了繼續讀研究所的念頭,他說:「當時有了想繼續拼的目標,就讀碩班不但能夠維持訓練,也能同時精進自己的學業,畢竟跑步不能跑一輩子,所以希望能藉由讀碩班的過程,累積更多經驗並擴充自己的學術知識。」 在田徑賽場奔馳了十年,至碩二一次突破個人最佳成績,江英瑋論及:「以前在比賽時其實會對自己沒信心,因為比賽只有一次,跑不好沒有重來的機會,但可能經歷過一些迷惘,所以在過程中也慢慢成長,現在比較能消化自己的狀態,也知道如何修正自己。」正因為心態的轉變,才使他初次登上全運會舞台即刷新3000公尺障礙賽與5000公尺長跑的個人紀錄,然而,首次亮相於高層級的競技會場就能有如此亮眼的成績,也要歸功於他平時對訓練的看重,除了既定的移地安排,今年因為備戰全運會還特別加入阿里山的移地訓練,希望能夠更精進自己。 「這是我最放開來跑的一次」談論到全運會,江英瑋坦言過去比賽時常過度緊繃,導致沒有發揮該有的實力。今年全大運賽後教練有與他私下聊過,才讓他拋下心中的擔憂,決定放寬心的享受過程,同時也體悟到所謂「保持平常心」,就是平常訓練有做到該做的,在比賽場上時就無需擔心,發揮該有的水準即可。然而,以同樣的心態迎戰12月的臺北馬,也幫助他突破了個人最佳成績,雖然無緣取得世大運的資格,但他認為也是一次寶貴的經驗,不足的部分會再繼續努力。 回顧江英瑋的田徑生涯,有過國手、全中運金牌經歷的他,絲毫讓人感受不到一點傲氣,謙虛的他說:「人爬得越高,就要越低調。」他認為高峰或低潮都是必然,但無論處在哪個狀態,都是一種成長的體驗,江英瑋論到:「過去的經驗都是在學習,這一切都是為了幫助我成為更好的自己,所以不論失敗或成功我都很珍惜,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付出的努力有被看到。」築夢的路上,除了感謝家人支持與贊助商的資源,他也特別感謝教練林淑惠在訓練及課業上的協助,同時也給他很多空間去調整自己。 「人生就像跑步一樣,必須不停往前邁進,才能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曾經在田徑賽場上失利,一度失去信心的他,轉化這些挫折與經歷成為更好的養分,伴隨著家人、教練與朋友們的支持,慢慢拾回自信向前挑戰。現在的他不再視奪牌為首要,而是期許能突破自我,透過每次的經驗檢視自己的不足並進行修正,跑出屬於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