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張磨大成。攝/游峻懿
人物特寫

日籍洋助人 張磨大成率逢甲闖進全國賽

簡潔有力的揮棒,迅雷不及掩耳的跑壘速度,努力不懈的奮戰精神,在球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盡全力拚搏,他,是逢甲大學棒球隊的張磨大成。

張磨大成是日本人,大學來到臺灣念書,目前就讀航太系四年級。他從國小便加入棒球隊,一路打到高中。國小的時候一個禮拜至少練習四天,高中的時候一個禮拜甚至練習六天,這也讓他奠定了良好的棒球基礎。

逢甲大學在今年的大專盃表現不俗,預賽階段以三勝零負,以全勝之姿晉級,之後的排名賽更是挾帶著四勝零負的戰績獲得了中區第一名,其中張磨大成打擊表現亮眼,其中一場更是敲出三分的場內全壘打。

談到平常是如何練習打擊的,張磨大成表示隊上最近添購了一臺發球機,不僅有變化球與直球兩種模式,甚至還有分左投跟右投。

通常擔任開路先鋒的他也表示,從小就因為腳程比較快,所以大多是擔任一、二棒的打擊,這也讓他對自己的腳程頗有信心。

提到臺灣與日本的場地差異,張磨大成靦腆地說道,其實他們高中本身的球場甚至比這次比賽的場地還好,而且還有夜間照明設備,因此他們常常都會練習到晚上九點。

除了大學生的身分之外,張磨大成也有在社區的少棒隊擔任教練一職,他提到,跟日本的球隊比起來,臺灣的練習量偏少,家長比較注重課業,所以小朋友們一個禮拜只會練習一次,跟日本往往練習四天以上相比,有著截然不同的差異。

提到兩地棒球文化最大的差異,張磨大成說賽後敬禮是他覺得差最多的地方,在日本,比賽結束後大家只會簡單的脫帽敬禮,但是在臺灣會一一地謝謝對手、場地、裁判、紀錄台、觀眾等等,讓他十分訝異。

日後的複賽,逢甲大學將在三月四日以及三月六日在社子島球場分別對上中山醫大以及嘉藥大學,爭奪全國決賽的門票。

暨南大學廖袀濠。圖/廖袀濠提供
人物特寫

霸氣外號「一八七」 盼帶領暨南創造奇蹟

「想把握這一年的陣容,以自己最顛峰的狀況幫助球隊,不要再受傷,已經因傷錯過很多的比賽。」這是來自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的廖袀濠對自己的期許,就讀觀光休閒與餐旅管理學系的他,是暨南大學籃球校隊的一員,提到今年對於大專聯賽的目標,他說:「以全員到齊的陣容往全國賽晉級。」

有著與臺灣人相似的臉孔,說著一口流利的國語,其實廖袀濠並不是臺灣人,而是來自馬來西亞。外號「一八七」的他,其實身高已經長到一百八十八公分,擁有身高優勢,卻也同時擁有後衛般的靈活腳步,能裡能外,靠著多變的進攻手段,常常讓對手在防守上吃不消。

大學打中鋒的廖袀濠,其實在高中是打後衛,憑藉著出色的外線能力,單場曾經最多拿到29分,其中更是包含了8顆的三分球。到了大學,因為自己是隊上身高最高的,所以改打中鋒,談及當初是如何適應的,廖袀濠表示,只能硬著頭皮,改變打法。

上大學後,廖袀濠陸續地加入籃球校隊以及系隊,在系隊方面,更是帶領球隊拿下一次系際盃以及兩次管院盃的冠軍。

因緣際會下,廖袀濠在球場上結識了校隊的學長,對方因為賞識他的球技,邀請他加入校隊,「當下覺得可以試試,加入之後便想要更進一步。」大一時就加入球隊的他,便一路打到了大三。

「校隊必須為主,因為要對學校負責任,練球是為學校的榮耀以及自己更大的舞台。」同時加入校隊與系隊的廖袀濠,在練球方面選擇以校隊為主,而他也很感謝系隊隊友的體諒,讓他能夠在球場上無後顧之憂。

暨南大學前一次晉級全國賽,已經要追溯到102學年度,當年全隊將士用命,一舉奪得了殿軍,連當時校方的報導也說這是暨大籃球奇蹟。近幾年,雖然也有幾次晉級到複賽,卻也都止步於此,我們也期待廖袀濠能夠在今年,帶領著球隊闖進四強,重返榮耀。

臺體大一左投楊淳弼。圖/楊淳弼提供
人物特寫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楊淳弼的棒球哲學

「打者打擊出去,三壘手A-Rod接到後傳給Cano,再傳向一壘,Double Play!王建民又是一個漂亮的伸卡球,讓打者擊出雙殺打!」十多年前的半夜,打開電視,看著洋基的比賽,一顆又一顆沉重的伸卡球讓打者招架不住,連早餐店阿嬤都可以背出來的先發打序,勝投當天股票紅通通,漲停錢包滿滿,每天和家人聊天的話題,始終離不開「王建民」這三個字,而這個世代成長的小孩,與棒球的第一個連結,大多都是「王建民」,或許對於臺體大大一左投楊淳弼也是如此。

「純樸彰化孩子,王建民旋風的棒球世代」
半夜客廳亮亮的,爸爸不在床上,應該又是去看王建民了,這是楊淳弼小時候常碰到的事情,也就是從這時候,他與「棒球」產生了邂逅,楊淳弼說道:「小時候爸爸晚上都會偷偷爬起來看王建民,怎麼覺得爸爸晚上都不見,他跟我說是『棒球』,然後就快叫我去睡覺。」

彰化出生的楊淳弼,棒球對於他來說,基本功紮實起步是從小五參加社區的少棒隊,打打球、流流汗,享受單純又快樂的棒球,他說:「小二開始和爸爸看王建民,會一起在家門口丟球,但南鎮國小沒有棒球隊,之後就去打社區少棒。」

「初試啼聲,彰藝高中青少棒隊」
玩了兩年的社區棒球,楊淳弼開始認真思考「打棒球」這條路,便與在小學當體育老師的爸爸「促膝長談」,楊淳弼笑著說:「父母覺得玩玩就好,沒太認真想,但在小五時表現得不錯,到了小六和父母說想去彰藝打棒球。」
楊淳弼體能不算好,國小升國中必須考進體育班,在小五升小六的暑假,爸爸叫楊淳弼早上5、6點起床晨操跑步,「爸爸把寶特瓶裡裝沙子再加水,拿來訓練手和腳的力量,各方面都很要求。」最終楊淳弼如願考上彰藝棒球隊。

加入校隊後,面對的另一項考驗就是「讀書」,楊淳弼的爸爸認為,未來還沒確定是否要走棒球,讀書和打球必須要「兼顧」,楊淳弼也「輸人不輸陣」,國一考了3次全校第一名(包含普通班),他表示:「當時因為還不知道未來要不要繼續走棒球,所以讀書真的要顧好,但到了國二時因為比賽變得比較多,成績慢慢掉下來,但還是有全校前10名過。」

左撇子的楊淳弼,有先天上的優勢,但畢竟小學不是科班出生、底子不夠,教練便建議他從外野起步,楊淳弼表示:「東山國小(彰化)一週練5天,教練希望以當投手為主,但當時臂力不夠、球速不快,就先去外野開始。」而到國三時,楊淳弼到澎湖參加菊島盃,也順利拿到冠軍,對於他來說,是極重要的里程碑。

「離鄉背井南高雄,三民高中開眼界」

國中畢業後,楊淳弼當時與洪晨恩教練(前亞特蘭大勇士隊小聯盟投手)討論許久,選擇加入高雄三民高中青棒隊,他表示:「自己覺得要換環境,人都一樣、環境都一樣,嘗試去外縣市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練希望在三民的3年都以投手做為調整,高二時,楊淳弼入選玉山盃高雄市代表隊,對於他來說,是極大肯定,他表示:「高二時表現不錯,但高苑有像鄧愷威(現為雙城隊小聯盟選手)這些明星選手,想說自己怎麼會有這個機會。」楊淳弼平常心盡力表現,在選拔賽時,面對高苑先發4局只失1分,好表現便讓他入選代表隊。談到自己入選的優勢,楊淳弼表示:「那時候還算實力還不錯的左投,球速可以飆到143、144,加上控球也不差,平常心盡力去表現,沒有給自己很大壓力,控球到位,就被高苑教練看上。」

隔年高三再度入選玉山盃,經過這兩年大比賽的磨練,楊淳弼表示:「玉山盃都是各縣市的精英,面對他們投的不差,回三民之後變得很有自信,既然整個縣市組起來都可以丟贏,拆散後丟起來就得心應手。」

「再度向上,臺灣體大」
經過三年三民磨練之後,楊淳弼大學選擇回到中臺灣,加入「臺灣體大」,他表示:「高二入選玉山盃時,就有被宗毅老師(臺體大教練)看到,三民的老師有建議我來唸,其實國三時就有開始規劃,高中讀三民,好好表現,入選高雄代表隊,銜接臺體,離彰化也近,加上臺中交通也很方便。」

楊淳弼表示,來到臺體後,設備、機器都相較於高中先進,對於訓練上有許多幫助,特別是有情蒐高科技的設備,能夠測試球的轉速、進壘點,大大提升訓練的效率和品質。

而大一的楊淳弼首度考驗是梅花旗四強賽時,面對臺北市大的比賽,當時1、2壘有人,教練派他上去救援,突如其來的連續兩次四壞球保送,一個人都沒解決,就直接被換下來。楊淳弼談及:「前一場對長榮丟的還不錯,教練叫我上去救援,牛棚時平常心丟,出手點有到味,上場時突然覺得太緊張,給自己又太大壓力,肌肉緊繃,找不到出手點,就爆掉了。」

楊淳弼表示,大一教練和學長給予他很多期望,有時候也擔心自己壓力太大,怕投保送、投不好,怕下一次教練就不會再用自己,「這是心理問題,不是技術上的問題了,擔心在大學沒有舞台,怕職棒、成棒不會看到我,沒辦法靠棒球過生活,投起來就綁手綁腳。」

而對於如何改善心理問題,楊淳弼表示:「會去找耀文賢拜(前旅美投手,現為臺體投手教練)、宗毅老師,或是職棒選手回來,柏佑賢拜等等,他們說,站上去投手丘代表我們肯定你,讓你放輕鬆去表現,享受比賽。」而楊淳弼也做了些調整,像是進入牛棚時,會將調整成進入比賽的模式,冥想打者站在打擊區,並計算好球數、模擬比賽,或是睡覺前,閉上眼睛想壘上有跑者,丟球該如何應對打者,類似的意象訓練。

「展望未來,盼一路健康」
談到未來目標,楊淳弼簡單的說:「健健康康就好。」棒球選手最怕碰到傷痛,短休幾天,長則休一年。他也很感謝家人一路上對於他在棒球都非常的支持。

「吃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天分很重要,有些人在怎麼努力,都沒辦法贏過很有天分的人。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或許楊淳弼不是天分資質最好的那一位,也或許不是機會最好的,但從每天的基本功做起,努力不懈,便是他通往成功的不二法門。

臺灣女子棒球近年屢獲佳績,張甄芸為國內少數從事棒球的女性球員。圖/張甄芸提供
人物特寫

巾幗不讓鬚眉 張甄芸盼圓國手夢

「棒球是臺灣的國球。」這句話在我們生活聽過許多次,而身為球迷的我們,平常看的中職、日職,甚至是MLB大聯盟,都是以男性為主流的。2018年8月底於美國佛州維耶拉舉行的「第八屆世界盃女子棒球賽」,中華女棒爆冷接連擊敗地主美國、多明尼加、加拿大,雖在冠軍戰不敵日本,但依舊拿下我國女棒歷史最佳成績的「亞軍」,讓平時關注度不高的女子棒球,短時間獲得許多關注。

俗話說:「巾幗不讓鬚眉。」位於臺中的中山醫學大學棒球隊,有位留著長髮、站上投手丘投球的女生球員,她是張甄芸,每次的比賽中,總是被球員和觀眾注目的「嬌」點。

就讀於中山醫學大學應用外國語言學系二年級的張甄芸,平時除了在校棒之外,目前也是臺中向日葵女子棒球隊的副隊長,球隊週末於興大附農棒球場練習,而向日葵女棒隊的教練,顏良吉,同時也是興大附農青棒隊教練,張甄芸表示:「接下副隊長後,也是對自己的成長,除了隊友間的相處外,和教練的溝通也很重要。」

以投手定位的張甄芸,也嘗試內外野不同位置,她表示:「目前均速大概100公里上下,控球算是我比較優勢的地方。」

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一般組中區預賽,中山醫大先是以2勝1敗晉級全國賽,中區排名賽只拿下1勝3敗,今天3月4、5日將於臺北社子島球場進行一般組全國總決賽,分別對上逢甲大學以及嘉藥大學。

2018年6月於臺北新生公園舉辦的「全國女子棒球錦標賽」,同時也是2018世界盃女子棒球賽的選拔賽,張甄芸代表臺中向日葵女棒隊出賽,最終以打擊率8成89拿下打擊獎,非科班出生的她無緣首度穿上國手戰袍,她表示:「那時候覺得有點可惜,19年還有亞錦賽,再拚一次就可以了。」

2018年10月,在高雄舉辦的「臺灣國際女子棒球邀請賽」,向日葵女棒接連擊敗各區強隊,奪下冠軍,對於全隊來說,是極重要的里程碑,張甄芸表示:「這個獎盃對於球隊是很大的助益。」

張甄芸將目標放眼在今年6月底、7月初的國手選拔賽,盼一圓國手夢,她表示:「穿上國手戰袍,算是一個夢想。」

在關注性不高的女子棒球,這一群默默打拼的選手們,持續用她們手中的棒子,揮出每一顆紮實的球,也要向大家宣告:「女生也可以打棒球!」
 

王膺鵬接下臺體隊長,將帶領球隊拚UBL冠軍。圖/王膺鵬提供
人物特寫

展翅高飛的人生哲學 臺體鐵捕王膺鵬

「這一球揮棒落空,再見三振!文化大學贏了,這是文化大學第十次稱霸大專棒球聯賽!」2018年2月11日,天母棒球場,UBL大專棒球聯賽冠軍戰,兩支傳統棒球強隊正面對決,臺體大最終以10比4不敵文化,臺體球員在休息室看著文化慶祝吶喊,盼能旗鼓重來。

時隔不到一年,臺體大在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12月預賽以5勝1敗1和,分組第二晉級複賽,而陣中老大哥鐵捕隊長王膺鵬說道:「球隊目前氣氛很棒,三月的複賽,機會要把握住。」

今年大四擔任臺體大隊長的王膺鵬,有位赫赫有名的叔叔,不是別人,就是目前中華職棒的看板球星、人稱「火星恰」的「彭政閔」。談到當初會接觸棒球,除了叔叔之外,就是爸爸和哥哥王膺峰,是影響最深的人,「小時候和家人去球場看叔叔打球,看到全場球迷都在為叔叔加油,當下就想說未來也想要這個樣子,就朝著叔叔的目標前進。」王膺鵬談及叔叔對他的影響,「當時哥哥身材比較胖,就先去打棒球了,看他打的時候,有個衝動,求爸爸讓我去打,但外婆反對,覺得哥哥去打就好了,希望我留下來讀書,但我最後還是堅持我的想法去打球。」

南臺灣高雄夏日炎熱,忠孝國中畢業後,王膺鵬決定選擇北上來到穀保家商打球,他表示:「北上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目標,也因為哥哥一樣在穀保,有人陪伴,但這裡壓力大,各地菁英聚集在一起,一開始太想表現,身體就有受傷。另外加上離鄉背井,爸爸捨不得,一個月只回來一次,雖然家裡會不捨,但還是讓我們堅持下去。」

而原本是內野底的王膺鵬,到了高三時卻決定改練成捕手,「以前國中有練過捕手,教練說隊上缺捕手,加上林家正(目前就讀美國亞利桑納州立大學)去美國。」王膺鵬也在高三時接下隊長職務,但身為棒球強權的穀保卻在這一年各大盃賽表現不順,「高一、二時和學長一起拿了3、4個冠軍,但換我們這屆帶隊時,主委盃、金龍盃這些比賽都沒拿冠軍,也和教練還有隊員做很多溝通,都還是沒辦法。」

俗話「皇天不負苦心人」,2014年第二屆黑豹旗,穀保於冠軍戰中擊敗桃園農工拿下睽違已久的冠軍,而王膺鵬也獲得大會的最佳捕手獎,他表示:「拿下冠軍那時蠻難忘了,有一種『我們終於辦到了』的感覺。」

高中畢業後,選擇來到也缺乏捕手的臺體大就讀,也到大四時接任隊長,一路上的棒球生涯,經歷許多風風雨雨,「印象有一次打擊斷棒一個滾地球,想說一定是出局就慢慢跑,結果剛好被校長(林華韋)看到,馬上就被罵了一頓校長罵,也算是學到教訓,之後會告訴學弟,什麼時候對手出現失誤也不知道,如果一個機會又沒了,對球隊都是個損失。」

今年即將卸下大學戰袍畢業,國內棒球最高殿堂:中華職棒(CPBL),或許就是王膺鵬下一個目標,「畢業後先去選秀看看,畢竟是自己小時候的夢想。」

對於棒球對他的影響,王膺鵬笑著表示:「棒球有很多品德教育、尊重、倫理道德,雖然我課業比較差,但做人處事上,抗壓性會比較好,很多東西都是學長他們傳承下來的。」如他自己所秉持的態度,「苦練,不一定能成功;不練,一定沒辦法成功。」最後半年的大學生涯,王膺鵬持續在本壘引導著隊友們,以及奮力守住每顆球,邁向屬於他下一個里程碑。
 

世新大一新生李威廷。攝/楊智伃
人物特寫

籃球夢不熄 世新李威廷:「不想再留任何遺憾」

107學年度富邦人壽大專籃球聯賽世新大學從二級重新出發,除了備受矚目的洋將阿巴西、就讀廣電碩士班的鄭德維,從泰山剛升上大一的小菜鳥楊皓喆、李威廷也成為世新的後場即戰力,尤其在第一階段的預賽世新以全勝捍衛主場,這幾人的貢獻功不可沒,其中李威廷更是受吳昆典教練欽點,數一數二認真、積極的球員。

其實只要看過一場世新的比賽就可以發現,李威廷在球場上的拼勁十分搶眼,雖看似有點格格不入,然而卻能在用盡全力衝刺的李威廷身上看見,那專屬於「菜鳥」的執著與熱忱,對此李威廷解釋說:「我不想再留任何遺憾。」

是什麼遺憾造就現在的李威廷?故事要從國中開始說起,李威廷原本只是因為興趣而開始打籃球,誰知道就這樣被楊台義教練挖掘,藉著李漢昇學長的引薦,跟著好友陳俊男一起北漂到泰山高中想要完成HBL的夢想。跟好友蹲了一年的板凳,在第二年終於穿上屬於自己的HBL球衣,但因為緊張、因為表現不如預期,在拿到球衣那年,反而是最有壓力最低潮的一年,所幸好友陳俊男仍在身邊互相激勵,讓他們決心再好好打完高中的最後一年HBL。

而他的遺憾就留在了那年八強的最後一場「雙山」大戰,攸關晉級資格的關鍵戰役,泰山一度領先至19分的情況下,在最後硬生生的被南山逆轉至延長,而當時李威廷在延長賽倒數11秒時,掌握了泰山的最後關鍵一擊,也就是那一次的失手成為了李威廷心裡最大的痛,泰山成為當年HBL最大遺珠,李威廷也抱著不甘心從泰山畢業,結束了高中籃球生涯。

「現在每一次輸球都會想到那一場球。」李威廷苦笑著說,回憶起當時全隊都在哭,唯獨李威廷沒哭,或許是因為不甘心所以沒有眼淚,但也或許是因為那份倔強與好強,讓他重新燃起對籃球的積極與渴望「我不想要再放棄了」李威廷說。

早在畢業前就決定就讀世新大學,原本嚮往著公開一級的戰場,但隨著世新的降級,球隊也再次詢問威廷就讀的意願,然李威廷說:「一年級的菜鳥打二級是適應大學層級的一個好方法。」他也很感謝世新吳昆典教練在「菜鳥期」就給他許多上場磨練的機會。就這樣,李威廷帶著滿腔的熱血征戰UBA,也慢慢地藉由比賽與練習調整自己的進攻節奏和碰撞強度,不再永遠都是滿頭熱的「衝衝衝」。

升上大學後,有更多時間可以做安排的李威廷也沒閒著,沒課沒練球時,不是重訓就是打工,把時間塞得滿滿的就是為了在各方面都做到最好,很多人都會問李威廷說:「為什麼?為什麼要練球練得這麼累、把自己搞得這麼辛苦?」李威廷則是堅定的說:「因為這是我從以前到現在的夢想,還沒有達成我不想放棄。」

這份夢想參雜著遺憾,李威廷嚮往的勝利、嚮往的籃球夢、嚮往的小巨蛋,抱著這些夢想與不甘,繼續拼戰大專聯賽的舞台,即便還需要點時間和歷練,即便離夢想還有些距離,但李威廷有自信的說:「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對於籃球的熱情永遠不會熄滅。」

臺灣體大乙組棒球隊,由一群非科班熱愛棒球的學生組成。圖/單正廷提供
人物特寫

態度野球 「不一樣的」臺體棒球隊

「安打!安打!全壘打!」幾十年前,老臺中棒球場還是興農牛隊主場時,假日總會湧入4、5千位觀眾觀賞球賽,為喜愛的球員吶喊加油,而臺中球場在年久失修下,草皮、設備跟不上鄰近的洲際棒球場,職棒不再使用,現在轉換為是業餘成棒、三級棒球的比賽場地。

而位於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校內的臺中棒球場,這裡運育出許多大家耳熟能詳的職棒好手,像是增菘瑋、許基宏、王維中、呂彥青、施子謙、王正棠等等,身為臺灣國內的棒球傳統強隊,第一印象應該就是從小打球到大的體保生,而在這裡,有著一群同樣是穿上「臺灣體大」球衣的棒球隊。

他們是臺灣體大「乙組」棒球隊,由45位來自臺體體育系、運健系、運管系、運傳系、休閒系所組成,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愛棒球」,隊長涂秉辰表示:「有些人高中打過軟式、鋁棒組,有些打過黑豹旗,大家都因為喜愛棒球、喜愛運動而來到這裡。」

這裡,你看不到像公開組球員一支接著一支的全壘打,也沒有可以狂飆140、150公里球速的火球男,平日中午,一週三到四次的練習,在臺體俗稱的「鳥籠」室內打擊場,打擊、守備、投球,學長帶著學弟一起訓練打拼,但除了男生外,也有幾位女球員參與練習,副隊長單正廷表示:「大家平時練習有遇到什麼困難,學長們都不吝嗇將自己的經驗傳承給學弟妹們。」

擔任臺體教練近20年的王琦正教練,近幾年褪下在公開組的職位,開始專注在乙組棒球隊的執教,他提到:「這些小朋友技巧比不上甲組是很正常的,但面對每次練習『態度』的展現是必須的,每一次打擊、守備、投球,基本功紮實做好,不要放棄每顆球,這種精神不管是在棒球,未來到了職場工作也是一樣適用的。」

王琦正教練表示:「陣中投手以顏嘉良、陳琨霖、秦緯成這三位投手是比較主力,隊上也不乏有素質好的選手,到了比賽就是看平時練習的紮實度,練得多,比賽就不怕緊張,後盾比較多。」

2018年11月底, 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一般組中區預賽開打,臺體乙棒在東海大學棒球場力拼晉級全國複賽,王琦正教練提到:「比賽就是平常心,球員拿出平時練習去拚,不要放棄,輸贏是其次,『態度』拿出來就好。」但在頭2日臺體接連輸給中興大學和雲林科大,頓時失去爭奪複賽門票,雖在第三場擊敗嶺東科大拿下唯一一勝,但連續2年止步於預賽。

而預計一月底開打的人言盃,是臺體乙棒下個重要盃賽,一週五日的寒訓,每一位球員持續用他們熱愛棒球的心,將棒球人的「態度」,落實在他們每一個生活中。
 

中正卓恩安。照片提供/卓恩安。
人物特寫

揮別坎坷排球路 中正卓恩安:我還有明星夢

107學年度UVL公開女二級國立中正大學以兩勝一負的成績晉級複賽,但在第一場比賽就折損陣中攻擊手鄒佳芝,膝蓋韌帶斷裂本學年提前報銷,也為中正留下隱憂,至今替補人選仍未定案。「枋寮一二三」雖然斷了連線,中正隊長卓恩安淡定看待一切,她表示,球隊目標始終如一「進軍公開一」,對別人來說可能只是口號,但這卻是她最後實踐夢想的機會。

卓恩安目前就讀國立中正大學運動競技系三年級,有著內斂的性格,場上話不多,多以行動來帶動隊友,她笑說:「激動吶喊那不是我的個性,我喜歡用拚勁來鼓勵隊友,這會比激情還來得實際。」而在比賽的過程中,喜歡用吊球來攻擊得分,面露淡定的神情,卻是每支球隊不得不防的人物。

從國中開始就一直是球隊重要的舉球員,卓恩安笑說:「沒辦法,身材沒優勢,而且教練覺得我適合舉球,就一直練到現在。」舉球看似只是球隊的綠葉,實際上卻是球隊攻勢流暢的核心人物,如果舉球員失誤了,攻擊手會無法好好接球發動進攻,卓恩安表示,舉球員的心理素質要很堅強,所以她有時候會因為想太多導致狀況不好,而這也是她目前需面對的課題。

卓恩安憶起接觸排球的過程,最初是以升學的名義加入高雄市立旗山國中體育班,沒想到原本只是為了讀書的她,排球卻漸漸打出興趣,面對之後的高中升學,經過幾番掙扎最終決定續投排球懷抱,加入HVL甲組屏東縣立枋寮高中,直到大學也利用繁星計畫進入國立中正大學。

卓恩安升學之路看似順遂,但排球之路卻很坎坷

國中決賽在雙敗淘汰制下失利。升上高中甲組舞台後,高一並沒有登錄在正式12人名單中,高二雖站上先發但球隊卻在複賽止步,相隔幾月後,卓恩安的膝蓋又嚴重受傷,直到高三比賽後段才正式復出,沒想到在決賽第一場就輸給華僑高中,最後四強夢碎。高中三年球隊的成績始終在第五名至第七名間游走,卓恩安苦笑:「心理層面不夠好,關鍵球賽才會不停跌跤。」

由於是體保生身份,卓恩安大一無法參與一般組的比賽,等同排球生涯又空白一年,直到大二中正改報公開二級才又重回排球場上,跌跌撞撞的排球人生,讓她現在格外珍惜每一場球賽,今年是卓恩安最後能站上公開一舞台的機會,也因為晉級公開一四強才有轉播機會,她笑說:「我想上電視,想體驗看看明星球員的滋味。」

中正女排在重整的草創初期,學校今年才開始招收排球項目體保生,但排球也還未成一個專長項目,所以只要有球員受傷,每走一步都相當艱辛,幸好教練何承訓用心訓練,球員們再次看到躋身前段列強的曙光。卓恩安表示,未來球隊也希望能招收更多實力堅強的球員,讓中正女排能更加茁壯,成為一支具有競爭力的球隊。


 

賽場上的盧永峻。攝/黃佩瑄
人物特寫

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盧永峻的足球哲學

107學年度UFA大專足球聯賽一般男子組預賽,輔仁大學以全勝之姿拿下複賽門票,陣中就讀大三、來自澳門的盧永峻,已有八年踢球資歷,進入校隊後也很快就站穩先發,但他追求足球夢想的過程,卻不是如此順遂。

2006年的世界盃足球賽,為盧永峻開啟了一條尋夢路,他說:「那時看著電視,就覺得足球好帥、看起來很好玩。」當時才八歲的盧永峻,至此喜歡上足球,開始接觸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國小時懵懵懂懂,他看到哪個球員比較帥、盤帶比較厲害就喜歡上了,他說:「我會關注的球隊就是阿森納足球俱樂部,看比賽時會特別注意球員的技術,比賽結束後再去看不同的評論、了解他們的戰術。」

長期接觸足球賽事,讓盧永峻萌生了想自己下場踢球的渴望,幸運的是,他就讀的學校擁有全澳門最大的足球場,盧永峻說:「我們國小可以直升初中和高中,加上足球體系發展得很不錯,所以國小參加完足球興趣班後,國二那年就跑去校隊了。」進入校隊後,盧永峻從頭學起,投入非常多心力與時間在足球上,也因為隊上總教練是國家代表隊的高層,因此整個校隊還能到代表隊中受訓,兩方激盪下,他的球技不斷進步。

高中畢業後,盧永峻選擇離開家鄉來到輔大,並再次加入足球校隊。「足球」對盧永峻而言,已成為生活中的一部份,沒有足球的日子特別難熬,他說:「做其他事情時腦中都是足球,我還是覺得踢球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

有了先前踢球的資歷,盧永峻順利通過甄選,成為十八人正選名單的其中一人,從大一就扛起先發的位置,現在更是球隊的主力球員之一。在賽場上總有穩定輸出的盧永峻,很難看得出來他高中時曾經有過一段低潮期,他說:「那時有一陣子一直當候補,上場的時間很少,就覺得自己實力是不是很差,大概有一年的時間沒有先發,在場邊坐板凳很無趣,常常覺得自己是不是很廢。」

那段難熬的日子,曾讓盧永峻懷疑過自己的能力,不過他並沒有一直自怨自艾,而是思考自己的問題在哪,也發現自己最缺乏的是「自信」。找到問題後,盧永峻開始改變心態,以往的他想太多,踢起來常綁手綁腳,之後他學會放膽去踢,結果越踢越好,他說:「最大的成長是比以前更勇敢了,就算技術層面不比對手厲害,但勇氣夠了還是有機會贏下來。」

追夢的路途不簡單,一次次的跌倒,反而讓盧永峻越挫越勇。大一有次比賽被敵隊踩了一腳,盧永峻表示,當時他的腳背已經痛到不行,還是硬著頭皮把剩下幾場踢完,但代價就是之後一個月生不如死的推拿治療。

如果盧永峻沒有隱瞞自己受傷的事實,他可以不用那麼痛苦,甚至一度恐懼自己無法再踢球,不過也因為挺過傷痛,讓他可以堅定地說:「逞強嗎?其實沒有,我就是想踢,如果時間倒轉,我還是會選擇踢下去。足球是影響我人生的一大哲學,如果足球踢得好,我覺得我的人生就會好。」不論未來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盧永峻將會秉持這貫徹生命的信念,踢出自己的足球夢。

臺灣體大(富邦公牛)棒球隊林郁祐。圖/林郁祐提供
人物特寫

抓準機會向前走 臺體林郁祐棒球之路不放手

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公開男一級8強已出爐,去年拿下亞軍的臺灣體大棒球隊,在今年第一階段以5勝1敗1和的成績,於B組第二晉級複賽。而在10月,臺體在擁有「UBL前哨戰」的梅花旗大學棒球錦標賽擊敗南華奪得隊史第二冠,進入大專聯賽後,臺體氣勢依舊不減,持續以「進四強、爭冠軍」的目標來拼鬥。

而臺體陣中,有位逐漸躍起的黑馬,甫以6成92高打擊率,獲得梅花旗打擊獎的林郁祐。

目前大三的林郁祐,高中畢業於近年彰化棒球強權彰化藝術高中,國小三年級時在爸爸的建議下,為棒球轉學至彰化東山國小少棒隊,而到了大學階段,因為想當爸爸學弟,選擇來到臺體。

打了11年的球,林郁祐以「愛棒球、守護爸媽期盼」為核心,遇到表現欠佳時,他的首選不是當下一直苦練,而是選擇冷靜自己、看看自己,或是觀看隊友或大聯盟選手的打擊影片找技巧,隔天練習再抓手感,他說:「都打不好了,一直執著只會讓情況更糟,不如以正向方式去找問題,重整自己等候機會,而不是機會等我。」

面對高中橫跨到大學階段,比賽強度與訓練方式是不能比較的,林郁祐開始質疑自己無法適應大學的訓練,在大一時經過一整年磨合、嘗試,加上恰逢當時參加MLB訓練營才調適過來,他表示:「棒球這條路,竟然走下去了,就不該有放棄的念頭,要學會對自己負責。」

以往林郁祐打擊狀態較無明顯亮點,來到大二時的大專聯賽,對戰大同四強賽中,比賽一路僵持到九局0比0平手,此時他頂住壓力,揮出一支再見安打!這支安打成為林郁祐的棒球人生另一個轉捩點,教練給予穩定的先發機會,同時帶順了他一整年的打擊手感,同年以6成92優異打擊率拿下梅花旗打擊獎,他笑說:「隔了好久,距離上一次拿個人獎已是小學時期,給自己很大的肯定,而且在大學時間也不多,希望藉此更靠近國手夢一點,來彌補高三明明很接近卻意外失常的遺憾。」

一路走來,家人的到場,成為林郁祐的「定心丸」,他表示:「國小剛打棒球的前幾場比賽,怕尷尬,怕自己打不好被他們看到,有點不想他們來;不過到高中、大學,爸媽的陪伴反成自己的助力,得名時能一起共享喜悅,當我打不好時,爸爸會藉由自己錄的影,提點哪裡該改進;但其實他是田徑出生的,沒打過棒球,技巧都靠問朋友或看網路影片。」

在與教練討論未來性後,林郁祐從原本只守一壘決定加練三壘守備,減少自己若往更高階層被取代的機率,現階段的他,目標是幫助球隊拿到大專聯賽冠軍,並且將自己的打擊手感調整到最佳狀態;未來林郁祐以挑戰職棒、打業餘為核心努力,他認為,不管未來落腳於哪裡,自己都要永保熱忱,不忘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