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妤婕參加全國競技操錦標賽平衡木項目。圖/莊妤婕提供

莊妤婕參加全國競技操錦標賽平衡木項目。圖/莊妤婕提供

人物特寫

體操

受過再大的傷 我依然要綻放 莊妤婕的體操路

瀏覽次數

790

就讀於國立臺灣體育大學的莊妤婕,從3歲練競技體操至今已經18年了。曾在110年度全國競技體操錦標賽個人全能獲得銅牌,全大運競技體操個人全能競賽上獲得109年度第5名和110年度第5名。會接觸到競技體操是因為當初有教練到幼稚園裡選才,透過柔軟度和拉單槓的測試,從中選出適合的人選。因此,在許多人還在享受幼稚園的盪鞦韆,妤婕已經開始在平衡木上訓練。

競技體操是一項考驗身體與心理的運動,莊妤婕表示訓練過程中時常需要克服心理的恐懼,以及對新動作的陌生和不安,也會害怕沒有受到教練的保護而受傷。當時因為有夥伴的陪伴,一起吃苦失敗,再一起爬起來,於是有了繼續堅持下去的勇氣。然而高三時,莊妤婕在賽前練習時因為不熟悉新練的動作,在高槓上因為手滑飛了出去,身體右側著地導致右肩受傷,這一次的插曲對於她來說影響極大,莊妤婕覺得自己恢復不了,也不想再從頭努力。

莊妤婕在平衡木項目獲得銅牌。圖/莊妤婕提供

莊妤婕在平衡木項目獲得銅牌。圖/莊妤婕提供

受傷的期間成了莊妤婕的低潮期,內心總是不斷地想逃避體操,但由於家人及教練的勸說,莊妤婕依舊是休息兩個月後就重返賽場,一直到四個月後肩膀一直有快脫臼的感覺,才到大醫院就診,發現是肩盂唇破裂,於是就開刀治療。雖然她的肩膀無大礙了,但在完成體操動作上還是比以往無力些。上大學後,一開始並沒有教練也沒有場地可練習,莊妤婕有些迷茫,心想走一步算一步,後來場地準備好了,學校也找到教練,於是莊妤婕依舊默默的每天去練習。她表示:「想放棄過超級多次,但因為覺得體操已經融入自己生活,突然沒了體操就會覺得空虛,覺得自己很矛盾,心裡一直不想去,但又沒辦法不去。」

體操和莊妤婕的關係十分奇妙,她認為體操很具挑戰性,從基本開始一點一點累積,會慢慢感受到成就感,同時也會覺得身上的傷不算甚麼,因為是自己成長的象徵。在體操隊中,莊妤婕也遇到一群共患難的夥伴,有他們在旁邊格外地有安全感。莊妤婕提到某次和夥伴們難忘的經驗,在一次的移地訓練中,睡前隊上沒有收手機被教練發現,隔天全隊晨操受罰,原本想全隊一起去和教練道歉,沒想到被罵得更慘,雖然哭著走回房間,但隔天大家依舊一起乖乖接受處罰。

「受過再大的傷,我依然要綻放。」體操這條路走得辛苦,不論是面對新動作的挑戰、受傷後恢復的漫漫長路還是對於自己的沒自信。即使迷茫,但莊妤婕依然鼓起勇氣繼續走,或許暫時看不清彼岸的風景,但路途中的收穫依舊滿滿。團隊的扶持、和教練的溝通、環境造就的抗壓性和一點一滴慢慢磨出的意志力,這些都是莊妤婕自己一路走來獨一無二的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