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昶亨到日本就讀福岡第一高校。圖/陳昶亨提供

陳昶亨到日本就讀福岡第一高校。圖/陳昶亨提供

人物特寫

棒球

日本「野球」新觀念 陳昶亨的留學路上不只是棒球

瀏覽次數

2442

就讀桃園棒球名校新明國中時,因為經常與日本學校進行比賽,加上甲子園熱潮,當時年僅15歲、即將畢業的陳昶亨心裡想著:「會不會去那邊的發展會比較好一點?」如果在日本讀高中,可以較快適應環境,將來有機會進入日職,也不會被列為外籍球員。「但其實說真的,國中畢業,也不可能想很多,剛好有這個機會就去試。」陳昶亨說。

畢業後,陳昶亨並沒有馬上到日本高中打球,而是在新竹成德高中讀了半年後才展開他的日本留學生涯,就讀的是棒球好手陽岱鋼、張奕的母校—福岡第一高校。來到異國,首先要克服的就是語言障礙,陳昶亨在出國前完全沒有學過日文,前半年都處於完全聽不懂的狀態,但這也不全然是件壞事,他解釋:「因為教練罵你,你聽不懂反而就不會那麼在意,只想著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平常學校上課,老師也都是日本人,陳昶亨只能靠自己努力,從最基本的日文開始學起、練習會話,到現在,他的日文能力已經有日文檢定N1的程度。

日本與台灣球隊訓練選手的方式相差甚遠,在日本進行土法煉鋼式的訓練,而且很重視禮儀,陳昶亨提到,日本球隊會把訓練時間拉很長,不太有效率,感覺每天都在做同樣的事,加上休息時間很少,幾乎沒有周休二日,久了會覺得很累、很厭煩。陳昶亨表示,身為一個日本的棒球留學生,在心理建設方面要很強大,有些選手到了日本,發覺學不到東西,球技還一直退步,加上語言不通造成的心理壓力,種種因素下,導致他們沒有動力繼續向前,就會萌生放棄的念頭。

陳昶亨本身也一直都有後悔的感覺,不過他說:「都去了,要回台灣也來不及,就只能繼續前進。我還算可以適應,所以就繼續撐下去,不想讓人家看不起。但其實球隊也是很靠實力說話,你的能力比他們好,他們就不太會欺負你。」

身為旅日學生棒球員,陳昶亨分析,台灣青少棒選手在國中畢業後到日本打球,從技術層面看來,其實是比較吃香的,台灣選手從國中就開始被灌輸許多棒球知識,因此在觀念上會比較清楚,日本則是到國中為止仍然以課業為重,到高中開始才會學到更細節的技術。訓練方面,也是台灣略勝一籌,台灣會用較科學的訓練方式並且吸收不同國家的觀念,日本則比較保守,大多遵循前輩的方式,一代接一代,因此較難有進步的空間。

而陳昶亨認為,日本的做法讓他懂得自己去安排時間,可以很清楚知道該做的事、需要改進的地方,他說:「大部分還是要靠自己去改變,台灣的教練會告訴你要做的事,但就會變得太制式化。」

日本高中棒球的最高殿堂—甲子園,是許多留日球員最嚮往的地方,陳昶亨當然也不例外,然而,福岡第一高校所在的地區就有多達133支隊伍要搶一張甲子園門票,其競爭力遠遠大過於台灣青棒,福岡第一雖也曾三度進軍甲子園,可惜陳昶亨在高中三年期間皆未能如願到達最高殿堂,他表示,高一、高二時自己得失心比較重,會很在意比賽結果,也感到失落、難過,但到了高三反而沒那麼在意。因為球隊數量多,加上單淘汰的賽制,並不是說實力好就一定會晉級,運氣或其他因素都會影響比賽的勝負,陳昶亨說:「其實也不會感到遺憾,因為大家都盡力了,就當作是很好的經驗吧。」

儘管沒能進軍甲子園,陳昶亨表示沒有遺憾

儘管沒能進軍甲子園,陳昶亨表示沒有遺憾 。圖/陳昶亨提供

陳昶亨也提到,在日本,多數青棒球員會把打棒球這件事當作人生的一個過程,並非像台灣高中選手會將棒球當成是未來的職業目標。日本棒球的競爭力很強,教練會評估選手的狀況,選手們也大概明白自己的實力到哪,如果不算特別突出,可能高中畢業後就選擇不繼續打球了。

若是如此,他們會開始去多方發展、找個一技之長,讓自己以後有比較好的出路,陳昶亨說:「他們大部分不會想著要靠打球維生,可能會想打職棒,但這只是他們的夢想,而不是人生的目標。」

因此,陳昶亨在福岡第一高校期間,平常除了練球,學業也是很重要的一環。陳昶亨也說道,雖然球隊還是與普通班有所區隔,但為了方便管理,上課時間和普通班是一樣的,通常上課到下午3點半,放學後要練球到晚上8、9點。接近考試的日子,球員們練完球、吃完飯後就開始唸書,一路讀到半夜3、4點,隔天再早起考試,有時大家會聚在吃飯的餐廳一起讀書,陳昶亨說:「大部分的球員都滿在意成績的,有些甚至可以拚到校排前一、二名。

高校時期一年只放十天假,也就代表陳昶亨一年只會在台灣待不到十天,且由於日本是過國曆新年,春節團圓時刻他也總是缺席,但還好在日本還算適應,他開玩笑地說:「回家反而覺得不太自在。」也因為家裡支持且經濟狀況允許,加上有大學對他釋出不錯的條件,陳昶亨從福岡第一高校畢業後,選擇繼續留在日本就讀日本經濟大學攻讀經濟系。

陳昶亨不想侷限在棒球圈,他相信,能夠拿到國外大學的文憑,不管將來是在日本或是回台灣,就算沒有繼續走棒球路,至少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他說道:「如果之後沒辦法順利進入日本職棒,我會想回台灣,但可能就不打球了,而是往其他方面試試看,趁現在還年輕、還有機會發展別的事情就多學一點。」

去年到現在因為疫情,陳昶亨目前還未能回到日本,只能透過遠距教學上課,而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閒著,還是會回母校新明國中和學弟一起練球,並維持每天重訓。上個月他也為拖了好久的手傷進行手術,雖然疫情延緩之日遙遙無期,卻正好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好好休養。在不久的將來,陳昶亨也許會跟隨學長的腳步,在日職的球場上大展身手,或者在別的領域發光發熱,無論如何,這幾年留日的經驗都會成為養分,促使他繼續朝未來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