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宇勉勵隊友們莫忘初衷。攝/張宸
人物特寫

成為更好的自己 「政大打擊教科書」陳彥宇

「棒球像是一見鍾情的情人,從她身上學習不放棄的態度,並且成為更好的自己。」 目前就讀於國立政治大學教育系三年級的陳彥宇,過去在國中時曾短暫的就讀重慶國中體育班,回想起國中在甲組棒球隊的日子,不論打擊、守備,甚至是體能上的訓練,一刻不得馬虎。但陳彥宇常常覺得球技不如其他隊友,在體力與心力的耗弱之下,能夠繼續支撐他的是對於棒球最真實的喜歡。而轉回普通班後,陳彥宇有一陣子沒有再拿起球棒,也許是熱情被消磨了,對棒球這項運動感到不再那麼重要。 不過上了大學,陳彥宇重新找回對於棒球的熱情,提起勇氣加入系隊並且在大二下學期加入校隊 ,「比起在甲組球隊時,現在的我是真的享受棒球,也更喜歡棒球,沒有甚麼特別的,就是習慣了這樣的喜歡。」一般組的棒球隊並非將打球視為「志業」,而是一種「興趣」,在訓練量的方面也相差甚遠,但陳彥宇卻更願意挪出時間與隊友們練習、相處,一起討論有關於棒球的大小事,隊友甚至給了他「打擊教科書」的稱號。同時他更持續用不同的方式在為棒球付出心力。 陳彥宇在社群平台上創立小小的粉絲團,想與喜歡棒球的男孩、女孩交流。平常會放上關於打擊技巧、訓練的相關影片,或是抒發自己對於棒球的想法,在一來一往的交流下,也得到了不少回饋。而嘗試作為「導播」與「主播」,是陳彥宇去年在全國大專院校軟式棒球聯賽時所擔任的角色,為了讓觀眾更清楚比賽的進行狀況,他可是下了不少功夫,除了賽前功課要做足,臨場反應更是不容小覷,這對他來說,也是一次非常珍貴的學習經驗。 「從孩子們的身上,我再次看到小時候打棒球的那份初衷。」去年暑假陳彥宇參加了服務營,到臺東縣鸞山國小服務。教導小朋友們打棒球,比起輸贏,更吸引陳彥宇的是,對於小朋友而言打棒球是一件單純且快樂的事,也因為見到孩子們學會更多樣的技能,而感到格外的滿足。 陳彥宇的棒球生涯中最深刻的一場賽事,是在去年的秋季聯賽,他笑說:「打到球時發現飛的蠻遠,就拼命往前跑,原本教練示意我停在三壘,但沒仔細看,便繼續往本壘跑了!」陳彥宇難掩心中的興奮,那是一支罕見的場內全壘打,更是自己一次難得的紀錄,他幾乎是趴倒在本壘板上得分的。而這記成功打擊也讓陳彥宇一改以往在打擊區上畏畏縮縮的樣子,拿出自信更瀟灑地揮棒展現實力。 107學年度大專棒球聯賽的複賽即將在三月展開,陳彥宇勉勵隊友,在遇到低潮或挫折時莫忘初衷,保持著對棒球的喜歡與追求進步的態度,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同時也期許球隊的每個人能夠變得更強,在複賽一起打下更好的成績!

逢甲張磨大成。攝/游峻懿
人物特寫

日籍洋助人 張磨大成率逢甲闖進全國賽

簡潔有力的揮棒,迅雷不及掩耳的跑壘速度,努力不懈的奮戰精神,在球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盡全力拚搏,他,是逢甲大學棒球隊的張磨大成。 張磨大成是日本人,大學來到臺灣念書,目前就讀航太系四年級。他從國小便加入棒球隊,一路打到高中。國小的時候一個禮拜至少練習四天,高中的時候一個禮拜甚至練習六天,這也讓他奠定了良好的棒球基礎。 逢甲大學在今年的大專盃表現不俗,預賽階段以三勝零負,以全勝之姿晉級,之後的排名賽更是挾帶著四勝零負的戰績獲得了中區第一名,其中張磨大成打擊表現亮眼,其中一場更是敲出三分的場內全壘打。 談到平常是如何練習打擊的,張磨大成表示隊上最近添購了一臺發球機,不僅有變化球與直球兩種模式,甚至還有分左投跟右投。 通常擔任開路先鋒的他也表示,從小就因為腳程比較快,所以大多是擔任一、二棒的打擊,這也讓他對自己的腳程頗有信心。 提到臺灣與日本的場地差異,張磨大成靦腆地說道,其實他們高中本身的球場甚至比這次比賽的場地還好,而且還有夜間照明設備,因此他們常常都會練習到晚上九點。 除了大學生的身分之外,張磨大成也有在社區的少棒隊擔任教練一職,他提到,跟日本的球隊比起來,臺灣的練習量偏少,家長比較注重課業,所以小朋友們一個禮拜只會練習一次,跟日本往往練習四天以上相比,有著截然不同的差異。 提到兩地棒球文化最大的差異,張磨大成說賽後敬禮是他覺得差最多的地方,在日本,比賽結束後大家只會簡單的脫帽敬禮,但是在臺灣會一一地謝謝對手、場地、裁判、紀錄台、觀眾等等,讓他十分訝異。 日後的複賽,逢甲大學將在三月四日以及三月六日在社子島球場分別對上中山醫大以及嘉藥大學,爭奪全國決賽的門票。

臺體大一左投楊淳弼。圖/楊淳弼提供
人物特寫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楊淳弼的棒球哲學

「打者打擊出去,三壘手A-Rod接到後傳給Cano,再傳向一壘,Double Play!王建民又是一個漂亮的伸卡球,讓打者擊出雙殺打!」十多年前的半夜,打開電視,看著洋基的比賽,一顆又一顆沉重的伸卡球讓打者招架不住,連早餐店阿嬤都可以背出來的先發打序,勝投當天股票紅通通,漲停錢包滿滿,每天和家人聊天的話題,始終離不開「王建民」這三個字,而這個世代成長的小孩,與棒球的第一個連結,大多都是「王建民」,或許對於臺體大大一左投楊淳弼也是如此。 「純樸彰化孩子,王建民旋風的棒球世代」 半夜客廳亮亮的,爸爸不在床上,應該又是去看王建民了,這是楊淳弼小時候常碰到的事情,也就是從這時候,他與「棒球」產生了邂逅,楊淳弼說道:「小時候爸爸晚上都會偷偷爬起來看王建民,怎麼覺得爸爸晚上都不見,他跟我說是『棒球』,然後就快叫我去睡覺。」 彰化出生的楊淳弼,棒球對於他來說,基本功紮實起步是從小五參加社區的少棒隊,打打球、流流汗,享受單純又快樂的棒球,他說:「小二開始和爸爸看王建民,會一起在家門口丟球,但南鎮國小沒有棒球隊,之後就去打社區少棒。」 「初試啼聲,彰藝高中青少棒隊」 玩了兩年的社區棒球,楊淳弼開始認真思考「打棒球」這條路,便與在小學當體育老師的爸爸「促膝長談」,楊淳弼笑著說:「父母覺得玩玩就好,沒太認真想,但在小五時表現得不錯,到了小六和父母說想去彰藝打棒球。」楊淳弼體能不算好,國小升國中必須考進體育班,在小五升小六的暑假,爸爸叫楊淳弼早上5、6點起床晨操跑步,「爸爸把寶特瓶裡裝沙子再加水,拿來訓練手和腳的力量,各方面都很要求。」最終楊淳弼如願考上彰藝棒球隊。 加入校隊後,面對的另一項考驗就是「讀書」,楊淳弼的爸爸認為,未來還沒確定是否要走棒球,讀書和打球必須要「兼顧」,楊淳弼也「輸人不輸陣」,國一考了3次全校第一名(包含普通班),他表示:「當時因為還不知道未來要不要繼續走棒球,所以讀書真的要顧好,但到了國二時因為比賽變得比較多,成績慢慢掉下來,但還是有全校前10名過。」 左撇子的楊淳弼,有先天上的優勢,但畢竟小學不是科班出生、底子不夠,教練便建議他從外野起步,楊淳弼表示:「東山國小(彰化)一週練5天,教練希望以當投手為主,但當時臂力不夠、球速不快,就先去外野開始。」而到國三時,楊淳弼到澎湖參加菊島盃,也順利拿到冠軍,對於他來說,是極重要的里程碑。 「離鄉背井南高雄,三民高中開眼界」 國中畢業後,楊淳弼當時與洪晨恩教練(前亞特蘭大勇士隊小聯盟投手)討論許久,選擇加入高雄三民高中青棒隊,他表示:「自己覺得要換環境,人都一樣、環境都一樣,嘗試去外縣市看看外面的世界。」 教練希望在三民的3年都以投手做為調整,高二時,楊淳弼入選玉山盃高雄市代表隊,對於他來說,是極大肯定,他表示:「高二時表現不錯,但高苑有像鄧愷威(現為雙城隊小聯盟選手)這些明星選手,想說自己怎麼會有這個機會。」楊淳弼平常心盡力表現,在選拔賽時,面對高苑先發4局只失1分,好表現便讓他入選代表隊。談到自己入選的優勢,楊淳弼表示:「那時候還算實力還不錯的左投,球速可以飆到143、144,加上控球也不差,平常心盡力去表現,沒有給自己很大壓力,控球到位,就被高苑教練看上。」 隔年高三再度入選玉山盃,經過這兩年大比賽的磨練,楊淳弼表示:「玉山盃都是各縣市的精英,面對他們投的不差,回三民之後變得很有自信,既然整個縣市組起來都可以丟贏,拆散後丟起來就得心應手。」 「再度向上,臺灣體大」 經過三年三民磨練之後,楊淳弼大學選擇回到中臺灣,加入「臺灣體大」,他表示:「高二入選玉山盃時,就有被宗毅老師(臺體大教練)看到,三民的老師有建議我來唸,其實國三時就有開始規劃,高中讀三民,好好表現,入選高雄代表隊,銜接臺體,離彰化也近,加上臺中交通也很方便。」 楊淳弼表示,來到臺體後,設備、機器都相較於高中先進,對於訓練上有許多幫助,特別是有情蒐高科技的設備,能夠測試球的轉速、進壘點,大大提升訓練的效率和品質。 而大一的楊淳弼首度考驗是梅花旗四強賽時,面對臺北市大的比賽,當時1、2壘有人,教練派他上去救援,突如其來的連續兩次四壞球保送,一個人都沒解決,就直接被換下來。楊淳弼談及:「前一場對長榮丟的還不錯,教練叫我上去救援,牛棚時平常心丟,出手點有到味,上場時突然覺得太緊張,給自己又太大壓力,肌肉緊繃,找不到出手點,就爆掉了。」 楊淳弼表示,大一教練和學長給予他很多期望,有時候也擔心自己壓力太大,怕投保送、投不好,怕下一次教練就不會再用自己,「這是心理問題,不是技術上的問題了,擔心在大學沒有舞台,怕職棒、成棒不會看到我,沒辦法靠棒球過生活,投起來就綁手綁腳。」 而對於如何改善心理問題,楊淳弼表示:「會去找耀文賢拜(前旅美投手,現為臺體投手教練)、宗毅老師,或是職棒選手回來,柏佑賢拜等等,他們說,站上去投手丘代表我們肯定你,讓你放輕鬆去表現,享受比賽。」而楊淳弼也做了些調整,像是進入牛棚時,會將調整成進入比賽的模式,冥想打者站在打擊區,並計算好球數、模擬比賽,或是睡覺前,閉上眼睛想壘上有跑者,丟球該如何應對打者,類似的意象訓練。 「展望未來,盼一路健康」 談到未來目標,楊淳弼簡單的說:「健健康康就好。」棒球選手最怕碰到傷痛,短休幾天,長則休一年。他也很感謝家人一路上對於他在棒球都非常的支持。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天分很重要,有些人在怎麼努力,都沒辦法贏過很有天分的人。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或許楊淳弼不是天分資質最好的那一位,也或許不是機會最好的,但從每天的基本功做起,努力不懈,便是他通往成功的不二法門。

臺灣女子棒球近年屢獲佳績,張甄芸為國內少數從事棒球的女性球員。圖/張甄芸提供
人物特寫

巾幗不讓鬚眉 張甄芸盼圓國手夢

「棒球是臺灣的國球。」這句話在我們生活聽過許多次,而身為球迷的我們,平常看的中職、日職,甚至是MLB大聯盟,都是以男性為主流的。2018年8月底於美國佛州維耶拉舉行的「第八屆世界盃女子棒球賽」,中華女棒爆冷接連擊敗地主美國、多明尼加、加拿大,雖在冠軍戰不敵日本,但依舊拿下我國女棒歷史最佳成績的「亞軍」,讓平時關注度不高的女子棒球,短時間獲得許多關注。 俗話說:「巾幗不讓鬚眉。」位於臺中的中山醫學大學棒球隊,有位留著長髮、站上投手丘投球的女生球員,她是張甄芸,每次的比賽中,總是被球員和觀眾注目的「嬌」點。 就讀於中山醫學大學應用外國語言學系二年級的張甄芸,平時除了在校棒之外,目前也是臺中向日葵女子棒球隊的副隊長,球隊週末於興大附農棒球場練習,而向日葵女棒隊的教練,顏良吉,同時也是興大附農青棒隊教練,張甄芸表示:「接下副隊長後,也是對自己的成長,除了隊友間的相處外,和教練的溝通也很重要。」 以投手定位的張甄芸,也嘗試內外野不同位置,她表示:「目前均速大概100公里上下,控球算是我比較優勢的地方。」 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一般組中區預賽,中山醫大先是以2勝1敗晉級全國賽,中區排名賽只拿下1勝3敗,今天3月4、5日將於臺北社子島球場進行一般組全國總決賽,分別對上逢甲大學以及嘉藥大學。 2018年6月於臺北新生公園舉辦的「全國女子棒球錦標賽」,同時也是2018世界盃女子棒球賽的選拔賽,張甄芸代表臺中向日葵女棒隊出賽,最終以打擊率8成89拿下打擊獎,非科班出生的她無緣首度穿上國手戰袍,她表示:「那時候覺得有點可惜,19年還有亞錦賽,再拚一次就可以了。」 2018年10月,在高雄舉辦的「臺灣國際女子棒球邀請賽」,向日葵女棒接連擊敗各區強隊,奪下冠軍,對於全隊來說,是極重要的里程碑,張甄芸表示:「這個獎盃對於球隊是很大的助益。」 張甄芸將目標放眼在今年6月底、7月初的國手選拔賽,盼一圓國手夢,她表示:「穿上國手戰袍,算是一個夢想。」 在關注性不高的女子棒球,這一群默默打拼的選手們,持續用她們手中的棒子,揮出每一顆紮實的球,也要向大家宣告:「女生也可以打棒球!」

王膺鵬接下臺體隊長,將帶領球隊拚UBL冠軍。圖/王膺鵬提供
人物特寫

展翅高飛的人生哲學 臺體鐵捕王膺鵬

「這一球揮棒落空,再見三振!文化大學贏了,這是文化大學第十次稱霸大專棒球聯賽!」2018年2月11日,天母棒球場,UBL大專棒球聯賽冠軍戰,兩支傳統棒球強隊正面對決,臺體大最終以10比4不敵文化,臺體球員在休息室看著文化慶祝吶喊,盼能旗鼓重來。 時隔不到一年,臺體大在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12月預賽以5勝1敗1和,分組第二晉級複賽,而陣中老大哥鐵捕隊長王膺鵬說道:「球隊目前氣氛很棒,三月的複賽,機會要把握住。」 今年大四擔任臺體大隊長的王膺鵬,有位赫赫有名的叔叔,不是別人,就是目前中華職棒的看板球星、人稱「火星恰」的「彭政閔」。談到當初會接觸棒球,除了叔叔之外,就是爸爸和哥哥王膺峰,是影響最深的人,「小時候和家人去球場看叔叔打球,看到全場球迷都在為叔叔加油,當下就想說未來也想要這個樣子,就朝著叔叔的目標前進。」王膺鵬談及叔叔對他的影響,「當時哥哥身材比較胖,就先去打棒球了,看他打的時候,有個衝動,求爸爸讓我去打,但外婆反對,覺得哥哥去打就好了,希望我留下來讀書,但我最後還是堅持我的想法去打球。」 南臺灣高雄夏日炎熱,忠孝國中畢業後,王膺鵬決定選擇北上來到穀保家商打球,他表示:「北上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目標,也因為哥哥一樣在穀保,有人陪伴,但這裡壓力大,各地菁英聚集在一起,一開始太想表現,身體就有受傷。另外加上離鄉背井,爸爸捨不得,一個月只回來一次,雖然家裡會不捨,但還是讓我們堅持下去。」 而原本是內野底的王膺鵬,到了高三時卻決定改練成捕手,「以前國中有練過捕手,教練說隊上缺捕手,加上林家正(目前就讀美國亞利桑納州立大學)去美國。」王膺鵬也在高三時接下隊長職務,但身為棒球強權的穀保卻在這一年各大盃賽表現不順,「高一、二時和學長一起拿了3、4個冠軍,但換我們這屆帶隊時,主委盃、金龍盃這些比賽都沒拿冠軍,也和教練還有隊員做很多溝通,都還是沒辦法。」 俗話「皇天不負苦心人」,2014年第二屆黑豹旗,穀保於冠軍戰中擊敗桃園農工拿下睽違已久的冠軍,而王膺鵬也獲得大會的最佳捕手獎,他表示:「拿下冠軍那時蠻難忘了,有一種『我們終於辦到了』的感覺。」 高中畢業後,選擇來到也缺乏捕手的臺體大就讀,也到大四時接任隊長,一路上的棒球生涯,經歷許多風風雨雨,「印象有一次打擊斷棒一個滾地球,想說一定是出局就慢慢跑,結果剛好被校長(林華韋)看到,馬上就被罵了一頓校長罵,也算是學到教訓,之後會告訴學弟,什麼時候對手出現失誤也不知道,如果一個機會又沒了,對球隊都是個損失。」 今年即將卸下大學戰袍畢業,國內棒球最高殿堂:中華職棒(CPBL),或許就是王膺鵬下一個目標,「畢業後先去選秀看看,畢竟是自己小時候的夢想。」 對於棒球對他的影響,王膺鵬笑著表示:「棒球有很多品德教育、尊重、倫理道德,雖然我課業比較差,但做人處事上,抗壓性會比較好,很多東西都是學長他們傳承下來的。」如他自己所秉持的態度,「苦練,不一定能成功;不練,一定沒辦法成功。」最後半年的大學生涯,王膺鵬持續在本壘引導著隊友們,以及奮力守住每顆球,邁向屬於他下一個里程碑。

臺灣體大乙組棒球隊,由一群非科班熱愛棒球的學生組成。圖/單正廷提供
人物特寫

態度野球 「不一樣的」臺體棒球隊

「安打!安打!全壘打!」幾十年前,老臺中棒球場還是興農牛隊主場時,假日總會湧入4、5千位觀眾觀賞球賽,為喜愛的球員吶喊加油,而臺中球場在年久失修下,草皮、設備跟不上鄰近的洲際棒球場,職棒不再使用,現在轉換為是業餘成棒、三級棒球的比賽場地。 而位於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校內的臺中棒球場,這裡運育出許多大家耳熟能詳的職棒好手,像是增菘瑋、許基宏、王維中、呂彥青、施子謙、王正棠等等,身為臺灣國內的棒球傳統強隊,第一印象應該就是從小打球到大的體保生,而在這裡,有著一群同樣是穿上「臺灣體大」球衣的棒球隊。 他們是臺灣體大「乙組」棒球隊,由45位來自臺體體育系、運健系、運管系、運傳系、休閒系所組成,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愛棒球」,隊長涂秉辰表示:「有些人高中打過軟式、鋁棒組,有些打過黑豹旗,大家都因為喜愛棒球、喜愛運動而來到這裡。」 這裡,你看不到像公開組球員一支接著一支的全壘打,也沒有可以狂飆140、150公里球速的火球男,平日中午,一週三到四次的練習,在臺體俗稱的「鳥籠」室內打擊場,打擊、守備、投球,學長帶著學弟一起訓練打拼,但除了男生外,也有幾位女球員參與練習,副隊長單正廷表示:「大家平時練習有遇到什麼困難,學長們都不吝嗇將自己的經驗傳承給學弟妹們。」 擔任臺體教練近20年的王琦正教練,近幾年褪下在公開組的職位,開始專注在乙組棒球隊的執教,他提到:「這些小朋友技巧比不上甲組是很正常的,但面對每次練習『態度』的展現是必須的,每一次打擊、守備、投球,基本功紮實做好,不要放棄每顆球,這種精神不管是在棒球,未來到了職場工作也是一樣適用的。」 王琦正教練表示:「陣中投手以顏嘉良、陳琨霖、秦緯成這三位投手是比較主力,隊上也不乏有素質好的選手,到了比賽就是看平時練習的紮實度,練得多,比賽就不怕緊張,後盾比較多。」 2018年11月底, 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一般組中區預賽開打,臺體乙棒在東海大學棒球場力拼晉級全國複賽,王琦正教練提到:「比賽就是平常心,球員拿出平時練習去拚,不要放棄,輸贏是其次,『態度』拿出來就好。」但在頭2日臺體接連輸給中興大學和雲林科大,頓時失去爭奪複賽門票,雖在第三場擊敗嶺東科大拿下唯一一勝,但連續2年止步於預賽。 而預計一月底開打的人言盃,是臺體乙棒下個重要盃賽,一週五日的寒訓,每一位球員持續用他們熱愛棒球的心,將棒球人的「態度」,落實在他們每一個生活中。

臺灣體大(富邦公牛)棒球隊林郁祐。圖/林郁祐提供
人物特寫

抓準機會向前走 臺體林郁祐棒球之路不放手

107學年度UBL大專棒球聯賽公開男一級8強已出爐,去年拿下亞軍的臺灣體大棒球隊,在今年第一階段以5勝1敗1和的成績,於B組第二晉級複賽。而在10月,臺體在擁有「UBL前哨戰」的梅花旗大學棒球錦標賽擊敗南華奪得隊史第二冠,進入大專聯賽後,臺體氣勢依舊不減,持續以「進四強、爭冠軍」的目標來拼鬥。 而臺體陣中,有位逐漸躍起的黑馬,甫以6成92高打擊率,獲得梅花旗打擊獎的林郁祐。 目前大三的林郁祐,高中畢業於近年彰化棒球強權彰化藝術高中,國小三年級時在爸爸的建議下,為棒球轉學至彰化東山國小少棒隊,而到了大學階段,因為想當爸爸學弟,選擇來到臺體。 打了11年的球,林郁祐以「愛棒球、守護爸媽期盼」為核心,遇到表現欠佳時,他的首選不是當下一直苦練,而是選擇冷靜自己、看看自己,或是觀看隊友或大聯盟選手的打擊影片找技巧,隔天練習再抓手感,他說:「都打不好了,一直執著只會讓情況更糟,不如以正向方式去找問題,重整自己等候機會,而不是機會等我。」 面對高中橫跨到大學階段,比賽強度與訓練方式是不能比較的,林郁祐開始質疑自己無法適應大學的訓練,在大一時經過一整年磨合、嘗試,加上恰逢當時參加MLB訓練營才調適過來,他表示:「棒球這條路,竟然走下去了,就不該有放棄的念頭,要學會對自己負責。」 以往林郁祐打擊狀態較無明顯亮點,來到大二時的大專聯賽,對戰大同四強賽中,比賽一路僵持到九局0比0平手,此時他頂住壓力,揮出一支再見安打!這支安打成為林郁祐的棒球人生另一個轉捩點,教練給予穩定的先發機會,同時帶順了他一整年的打擊手感,同年以6成92優異打擊率拿下梅花旗打擊獎,他笑說:「隔了好久,距離上一次拿個人獎已是小學時期,給自己很大的肯定,而且在大學時間也不多,希望藉此更靠近國手夢一點,來彌補高三明明很接近卻意外失常的遺憾。」 一路走來,家人的到場,成為林郁祐的「定心丸」,他表示:「國小剛打棒球的前幾場比賽,怕尷尬,怕自己打不好被他們看到,有點不想他們來;不過到高中、大學,爸媽的陪伴反成自己的助力,得名時能一起共享喜悅,當我打不好時,爸爸會藉由自己錄的影,提點哪裡該改進;但其實他是田徑出生的,沒打過棒球,技巧都靠問朋友或看網路影片。」 在與教練討論未來性後,林郁祐從原本只守一壘決定加練三壘守備,減少自己若往更高階層被取代的機率,現階段的他,目標是幫助球隊拿到大專聯賽冠軍,並且將自己的打擊手感調整到最佳狀態;未來林郁祐以挑戰職棒、打業餘為核心努力,他認為,不管未來落腳於哪裡,自己都要永保熱忱,不忘初衷。

臺東大學棒球隊。攝/許喬茵
人物特寫

東大棒球 多元發展放眼未來

國立臺東大學棒球隊成軍至今五年,成績越打越亮眼,預賽以三勝二敗的成績晉級,這次目標希望能夠打進全國四強,讓大家看見在資源有限的後山,也有許多具有潛力的明日之星。東大棒球積極招募各地具有潛在未來性的人才,也希望有更多資源,讓花東地區的球員能夠回家打球。現在不僅有越來越多臺東在地的球員留在家鄉發展,臺東與眾不同的球風,也吸引西部的球員加入。 其中來自苗栗的賴宇桓,高中就選擇來到臺東,就讀東大附屬體中,大學也將東大當作第一志願。賴宇桓說:「在某次比賽時,看到臺東的球隊有別於其他地方,會以唱歌喊聲代替責罵聲,團隊的氣氛非常融洽。」這樣的的球風深深吸引著賴宇桓,讓他毅然決然地來到臺東。     成軍五年的東大球隊,在資源有限,甚至是沒有自己球場的狀態,在總教練高克武、教練王信民用心的帶領下穩定發展,成績也越來越亮眼,培養出職棒選手,更與綺麗珊瑚棒球隊合作,讓球員畢業後也能夠選擇進到業餘球隊打球,多一條出路。 總教練高克武說:「在球隊的帶領上,最重視八字箴言『棒球倫理,球場禮儀』,要求球員要重視禮貌守時守份,最好一個球員的本份。」此外,東大提供多元化的發展,不僅在運動技能上,學業亦同,提供教育學程、戶外活動、健身等豐富的課程,同時也加強語言能力,提供交換生機會,每年也會到日本成蹊大學進行移地訓練交流,提升球員們的競爭力。 球隊隊長同時也是打擊率最高的林雨力表示,東大提供非常多的資源,不論是獎學金、出國機會、專業領域學習、甚至會提供一對一的課業輔導,讓畢業後的路,能有更多的選擇。已經大四的林雨力未來會參加職棒選秀,若沒有選上,也會先至業餘球隊繼續打球,延續棒球這條路。 臺東球員外流相當嚴重,東大棒球球隊當中,先發投手黃威及攻擊主力李聖裕都是臺東在地的球員,黃威說:「能留在家鄉的土地上打球,是一件很幸福快樂的事。」李聖裕也表示,留在臺東打球,能夠節省下許多花費,學習到的東西也不會比外地少。 東大棒球多元且具未來性的發展,提供球員有更寬闊多方的出路,未來能在不同的舞台上發光發熱。希望能夠透過這樣的方式吸引到更多優秀球員前來就讀,也能獲得更多的外界的矚目及資源,使後山臺東能夠展現無限的潛力。

開南大學吳承諭。
人物特寫

不只是個富二代! 開南吳承諭走出自己的旅外夢

若你在搜尋欄打出「吳承諭」,映入眼簾的是吳承諭父親的家族事業以及當初欲買下誠泰職棒隊的新聞。從小就被冠上「公子哥」、「富二代」等名號,但其實目前就讀開南大學效力於棒球隊的吳承諭並沒有特權,也像其他棒球選手一樣每天頂著烈日在紅土場上企圖用努力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說實在的我不是一個很有天賦的選手。」小五才開始打球的吳承諭,在國中國小時期表現並不突出,高中也並未就讀傳統強權名校,更曾在國中時期一度思考放棄棒球這條路。好險在高一玉山盃遇見伯樂,穀保家商的周宗志教練,讓他有機會加入新北聯隊。在高手雲集的穀保球隊裡,吳承諭無論在球速或體能上都大幅進步,最重要的是穿上穀保球衣讓他備感榮譽,也讓他越投越有自信。 屬於吳承諭的棒球路,並不像外界所認為的一路順遂。2015年18U世界青棒錦標賽,中華隊只拿下差強人意的第七名,首次中國手的他體會到國際好手的震撼教育。受挫但不氣餒,同年夏天僅高中畢業的吳承諭獨自飛往澳洲,參與澳洲職棒的訓練。並在難得的機會下,加入澳洲職棒隊參與了一個球季,甚至入選澳職明星賽洋將隊。「澳職裡面我是年齡最小的,大家都把我當弟弟在照顧。」談及澳洲給自己的成長,吳承諭提到澳職選手很多都有美國小聯盟等級,配球上觀念上都能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回到臺灣後,吳承諭跟著開南大學郭李建夫教練練球,「郭李教練很信任我!」從世大運、亞錦賽、爆米花到亞運培訓隊,開啟吳承諭一連串國手生涯,最感謝的人無非就是郭李教練。即便打開ptt,打開新聞連結,無論自己表現多好,下面的留言常看見「靠爸的」、「有富爸爸真好」類似言論,對吳承諭而言這些甩不掉的標籤永遠黏在背上。然而那幾個數不清日子剃著平頭,在高溫下練球,無數圈的操場也確實是吳承諭一路咬牙走過來的辛苦。 場上霸氣的丟出速球,一轉眼場下是吳承諭無所畏懼的笑容,像是小飛俠彼得潘住在他的永無島(Neverland),吳承諭有一座棒球的永無島。在那裡不談放棄、更不談家族事業,只談對棒球的熱愛和堅持。曾經練到家人心疼,曾經一度放下棒球,彼得潘故事裡的「一次宏大的冒險」(an awfully big adventure)也是吳承諭的冒險,經過大學及國際賽的歷練,嘿!小飛俠吳承諭下次你要帶我們飛往哪裡冒險呢?

人物特寫

隊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中科吳柏誼

球場邊唱起每個球員專屬的加油歌,中科棒球隊是一支充滿熱血的球隊,用堅持不放棄的態度打破別人眼裡的不可能,晨操、中午練投、下午練打,課業之餘抓出空擋勤練體能,更積極參與校外賽事增加球隊整體實戰經驗。這就是專屬中科不放棄的精神。 面對場地有限、招募上不被外界看好加上今年大換血,隊長吳柏誼帶隊帶心,106學年度引領著球隊不負眾望再度闖入全國賽,為自己大學最後一戰畫上完美休止符 。 吳柏誼談起大二那年,直言是自己及球隊蛻變最多的一年,更將中科球隊帶往另一個舞台,利用午休時間做體能的訓練,加上練習後一起觀賽討論戰術。回憶最深刻的球賽,坦言首次衝進全國賽對上傳統強隊清華大學心裡難免擔心,僅剩一局一分的落後下持著「凝聚力,足以改變一切」的信念,最終拿下只有「1%的勝利機會」的比賽,更讓他們有信心面對往後的困難。 細數大學球場生活,每一次的過程都將成為值得細細回憶的故事。接下隊長職務培養獨當一面和換位思考的能力,明白往後日子不是一個人打球,而是要如何讓團隊更有向心力,學習多方向思考並在選擇中作取捨。面對各種困難,他選擇「相信隊友」用實際行動去證明,並以身為中科棒球隊為榮。 吳柏誼謝謝教練四年來種種提拔與指導,「不要小看自己的潛力」沒有教練用心的培養就沒有滿滿回憶的大專棒球生活。更鼓勵學弟們秉持堅持態度,「既然選擇了採上壘包就不要輕易放棄」,訓練雖然辛苦,但這些過程都會成為將來勝利的果實。   中科教練讚言吳柏誼是隊上「重要里程碑」,更期勉他能帶著在球隊所學習的團隊精神延續到未來的每一件大小事情上,並說到自己的責任是帶球員看世界,而他們的歷史他們必須自己寫。 懷著遺憾告別學生球員最後一役,眼淚裡藏著滿滿不捨與感動。珍惜每一次在壘包上揮棒的機會盡全力去拼。對於未來學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並保持著熱情與樂觀,將球場上不放棄的精神落實在工作職場上。更希望能利用下班時間參與社會棒球,「將一日棒球員,終身棒球員」的期許增添在生活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