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

江越強再續籃球夢 北商大「越戰越強」

HBL勁旅基隆商工,曾在100學年度拿下隊史最佳第三名,103年度再闖八強,也在該年,打出了「基商歐尼爾」王柏智以及103年HBL助攻王「越戰越強」的江越強。

在結束HBL八強的風光旅程畢業後,好隊友王柏智選擇就讀UBA公開一級的傳統強權國立體育大學,而江越強則不再繼續挑戰公開一級的舞台,選擇就讀公開二級的國立臺北商業大學,江越強說:「不要把重心放在打球,當時其實是想跳脫籃球,多一點時間看看自己還能做什麼。」而今,三年後的江越強帶領著北商大,征戰公開二級,也在今年,順利以分區第三,僅輸給醒吾、政大,進入32強全國複賽。

江越強籃球路的歷程,要從國中開始說起,國小打手球的他,因緣際會下加入了麗山國中乙組籃球隊,當時的劉軍希、鍾積慶教練成為了江越強的啟蒙教練,江越強:「我很感謝劉教練他們的教導,他們1到5號位都教,讓我的籃球基本技巧奠定很好的基礎。」不因當時的身高、身材設限,江越強帶著良好的基礎以及觀念進入了基隆商工,在高三長到188公分,成為球隊的主力控球與隊長,帶領球隊進軍八強,而基商「越戰越強」更成為當時著名的口號與魔法。

「越強」這樣特別的名字,常常被拿來當作新聞標題的亮點,而江越強表示,這是阿公幫他取的,身為家中的獨子,除了爸爸以外,家人從小就不支持他走籃球路,希望他能好好念書,雖然家人不完全支持,但江越強仍背負著阿公的期許,在籃球場上打出自己的一片天。而在高三HBL打進12強後,年邁的阿公因病住院,江越強:「我還記得很清楚,詹教練上課到一半叫我回家的時候,我就在心裡做好準備了。」那一陣子因阿公病情危急,江越強更常常進出醫院,還因此從基隆搬回台北,只為了留更多時間陪伴在阿公身邊。

在12強前夕阿公的離世,整個球隊都認為他不會回來打球了,但江越強的樂觀堅強讓他在12強賽更奮勇向前,最後一場關鍵戰役,江越強帶領球隊以91:77擊敗宜蘭高中,拿下晉級八強門票後,隔天趕回台北參加阿公的頭七,回憶起往事,江越強說:「當時其實沒有想太多,雖然會難過但就盡力去打,唯一感到遺憾的是好不容易進八強可以上電視給阿公看,但他卻看不到了。」

時間回到2018年,現在就讀北商大三年級的江越強,再度成為球隊領袖,甚至在球員與教練之間扮演溝通橋樑,江越強:「有溝通、有參與,才代表真的有心想讓球隊更好。」 聊到未來生涯規劃的選擇,江越強不敢把話說滿,如果可以,希望能將自己的經歷在未來回饋母校麗山國中,他也笑著表示,北商讀到現在,沒有一科被當掉!而近期的目標則是帶領球隊把聯賽打好,在32強全國複賽拿下全勝,更期待明年能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享受原本應踏上的公開一級的舞台。

人物特寫

13年的排球人生 吳宜純轉系摸索興趣

「我是個想比較多的人吧!」從國小二年級,即加入學校的排球隊,一路打到大學,現今大三的吳宜純是銘傳大學女子排球校隊的一員,練習排球也有13年了。國小二年級時剛好體育老師是排球隊的教練,所以被詢問是否想加入排球隊,之後就加入了。分別就讀鶯歌國小、鶯歌國中,都是學校的排球隊,因為鶯歌的高中沒有排球隊,所以到外縣市就讀南湖高中。

就讀南湖高中時,在高三時被賦予隊長的職務,吳宜純表示,那個時候壓力挺大的,從球員的身分轉換成隊長,有點不適應,且隊長需要勝任許多事情,像是管理球員、照顧球員、以身作則等。加上本來打球的位置又挺重的,也發生了蠻多的事情,球員離開等,所以給自己的壓力挺大。後來則是教練覺得自己這樣不太行,所以職務變成副隊長,又要打球又要當隊長可能一夕之間的壓力太多,所以負荷不了,也在擔任隊長時得到啟發。

除了提到高中在擔任隊長時的壓力,還有高中打球相較於國小、國中打球,多了一點「競技」的感覺。高中為了體保生的名額競爭,以前雖然說練球很累,也是會有壓力,但就是教練的期望,但是沒有這個競爭體保生名額的壓力。

談到高中畢業後選擇銘傳的球隊,吳宜純說:「其實考慮了很多,我原本可以去師大,可是覺得自己是一個想比較多的人,所以會往後想,會想說進入體育對於我後面有沒有幫助,就是說進師大可能就是當教練或是往球員這方面,然後可能沒有要往這條路走,所以就依刪減法,可能國立的話又要看開課的課程,那開課的課程可能又是與體育比較相關,但是私立的話就比較專長類的,所以最後選擇了銘傳。」

從小到大打過的位置其實蠻多,吳宜純現在則是擔任攻擊手的位置,因為打球的位置是由教練安排,為了因應球員的需求,可能進來打的位置不是你原本考進來的位置,銘傳的球隊是如此。

銘傳女子排球隊游能揚教練提到,吳宜純在隊上的表現很好,是我們球隊的得分重心。

本來就讀新聞系的她,在公布下學年度的轉系名單時,順利地從新聞系降轉至同樣也是傳播學院的新媒體暨傳播管理學系,談及為何轉系,吳宜純提到在剛入學時因為想讀的科系被選走了,所以只好選擇新聞系,但其實傳播也是自己的選擇,到後來覺得想換個環境,因為確定自己以後沒有要往新聞方面這條路,所以進而轉系。但轉系的時候也想很多,但父母也支持,就只要不後悔都可以接受。對於未來則是還在摸索當中,最近也是有找到興趣,像是攝影跟剪片,還不確定是不是往這方面走,所以想藉由其他機會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

每一個階段打比賽都有不一樣的感觸。吳宜純提到國小的時候比較不懂,所以打球會有心情比較沮喪的時候;到了國中,因為已經熟悉排球,打比賽會比較有團結的感覺;到了高中,就是比較競技,競爭的心態不只是與對手的競爭,還有上場的競爭;到了大學就是比較沒有打球的壓力,因為是以課業為主,因為是公開二級球隊,壓力比較沒有公開一級球隊那麼大,比較能夠輕鬆打球的心態也是在大學開始,覺得在大學也才比較有時間摸索自己其他的興趣。

  

提到未來希望球隊與自己,吳宜純表示我們都希望表現好一點,盡量達到自己的期望,盡自己的所能,大家一起努力,不要讓大四的學姐有遺憾,因為如果沒有要繼續打球了話,可能也就是學姐球員生涯的最後一年了。

人物特寫

醫生曾判死刑 廖展毅靠毅力攫住希望

「醫生原本建議我不要再打球,那時候就找了好幾家復健科,就有一個醫生跟我說,如果好好的做訓練,還是可以打,最後我就只聽那一位醫生的話。」那時候大一才剛開學,椎間盤突出只是坐著都會痛,國立臺北大學的廖展毅直言那陣子真的很挫折。

從小學就接觸籃球的廖展毅,一直到了高中的時候才慢慢的培養出了熱忱,而真正認識五打五的正規籃球,則是要到了大學。「高中的時候去外面補習,明明下課只有10分鐘,但還是跟同學拿著球到旁邊的球場打了半小時才回去。」而這樣的他在大一下的時候因緣際會加入了北大男籃校隊,在一般組的賽場上奮鬥著,被問到籃球對自己的意義時,他直言:「就是想要找到一點樂趣,喜歡跟大家一起做一件事,加入校隊也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強!」

身高188公分的他,作為全隊最高的球員,談到對於自己的期許相當的明確,那就是希望明年可以為球隊做更多的事,可以扛起更多的責任。事實上北大在這個學年度面臨到了相當嚴重的斷層,上一屆比賽登錄的15個人,現在只剩下了3人,而且都是大四生以及研究生。但幸運的是在去年的招生相當順利,那時時逢下學期,球隊一口氣招收了很多球員,而那些球員現在正值大二,廖展毅也是其中一員,面對這樣的情形他表示,新加入的球員其實身體素質還有強度都還沒辦法習慣這個層級,在今年的比賽球隊會比較注重培養、學習,明年希望可以進全國!

其實廖展毅的籃球之路並不順遂,大一上剛加入系隊的時候因為椎間盤突出,醫生曾經告訴他不能再打球,但他不願意放走一絲希望,休息了半年不斷地做復健做訓練,回到系隊後練球時間從半小時、一小時、兩小時再到四小時,慢慢地找回狀況,甚至在歸隊兩個月後,選擇加入了校隊,他說:「也是因為好勝心,想要在系隊裡爭取更多的上場機會,所以想在校隊裡讓自己變得更強。」不過同時參加系隊以及校隊,對自己的時間運用來說,其實是比較緊迫,但即使如此,他表示仍希望都可以兼顧,自己雖然對課業成績不會特別的追求,但還是會花費心思讓自己維持在一定的程度,算是找到了平衡點。

在預賽中雖然北大一勝四敗以分組第四晉級複賽,並不是令人滿意的成績,但廖展毅將眼光放遠,期許自己可以在往後的比賽吸收更多學習更多,替球隊完成更多夢想!

人物特寫

整合與提升 輔仁大學總教練葉志仙

「這個投手你們有遇過嗎?過來仔細看。」對選手的提醒厚實地在休息室內迴盪,聲音的主人是大專棒球傳統勁旅的指導者,輔仁大學棒球隊總教練葉志仙。

近年來,輔大棒球隊諸多前所未有的挑戰接踵而來,上屆大專聯賽,由於學校支援世大運足球賽事,硬生生地壓迫到了練習的場地,首次面臨跌出公開一級的險境,此外,從去年開始,冠名多年的企業也決定終止贊助。

對於無法預期的現實,葉志仙總教練說道:「沒有贊助的話,選手願不願意來?因為我們學費大概是所有體育系裡面最貴的;再來就是很多學校有招生問題,會大量招棒球選手,並給主力選手有一些學雜費上面的優惠。我們沒有招生的壓力,現在球隊的重點就是質的問題。」

葉志仙總教練坦言選手在經驗上稍嫌不足,並道:「選手在進到大學前,彼此都很熟悉,都知道對方的實力,因此信心會比較弱一點;在整個陣容上,較大的困境就是投手群,投手的表現無法那麼地全面,所以要繼續加油,需要更多的訓練。」

注意對手也是一項不可遺漏的細節,「因為下一棒打者在上場前必須要去熟悉投手的投球,不能到了打擊區才在熟悉,要先備戰,在旁邊就要研究對方投手的球路、特質特性、控球好不好,第一個球習慣投什麼球。」葉志仙總教練如此談到。

對於陣中有捕手潘柏全及內野手黃柏豪兩位選手,兩位都曾先後前往美國參加獨立聯盟的比賽,葉志仙總教練則提出他的看法:「對個人而言,當然是很好的經驗,透過不同的環境訓練,對成長是有幫助,但對團隊來講,因為棒球是團隊運動,還是要跟大家一起訓練,才有團隊戰力。」

葉志仙總教練帶領母校球隊已十餘年,在這之前亦曾多次擔任國家隊總教練,被問到率領國家隊與大學球隊的差異,則答道: 「當然就是選手個人能力的問題,因為國手在整體上經驗較豐富,所以主要在做整合,但在一般學校的隊伍,或是個別的隊伍,除了團隊要整合,也要帶幫助選手將技術提升。」

這兩項工作在資源較國家隊少的狀況下就顯得格外重要,當吳和諺、周德賢兩位教練在一、三壘擔任跑壘指導員時,身為總教練的葉志仙除了要盯住場上的動靜,並不時地提醒選手,還得顧及接下來的投手調度,輪到守備則隨時留意投手的用球量與牛棚準備狀況。如本次大專聯賽第二場預賽,先發投手張佑丞在最後一局遇上亂流,當下葉志仙總教練喊了暫停後,仍把投手留在場上,最後由張佑丞飆出一記漂亮地三振,幫助球隊拿下首勝。

 

葉志仙總教練說:「接下來沒有比他更好的選手,沒有更換的理由,比賽不是按照公式,而是看狀況;只剩下一局,再加上事先有跟他溝通過,選手認為自己沒問題,就讓他把比賽投完。」

輔大棒球隊目前雖以低年級選手為主力,戰績尚未表現出來,但葉志仙總教練依然認為選手都相當有潛力,只要再多增長經驗,絕對會有更亮眼的表現。

「我希望每一個選手都能提升各方面的能力,選手到我們學校來,當然就有機會。」葉志仙教練堅定地說道。

人物特寫

中正研究所蔡金廷 課業籃球一把抓

今(106)學年度富邦人壽UBA大專籃球聯賽一般組中正大學展現拚進全國決賽賽的決心,除了換帥由現任陽明工商籃球隊教練的陳嘉元接手帶兵之外,也在陣容上補進許多即戰力,其中一名就是目前就讀通訊工程研究所一年級的蔡金廷。首度征戰大專聯賽的蔡金廷預賽五場,就有四場得分上雙,除了手感火燙之外,防守方面也是中正相當倚重的中鋒。在戰力全面升級後以全勝之姿晉級的中正大學,將把握距離複賽所剩不多的時間持續調整,期盼能在今年打出校史最佳成績。

大學和研究所都就讀中正大學的蔡金廷,在大一大二期間就有嘗試跟著校隊練球,可惜當時體力無法兼顧課業及練球,始終未能參與大專聯賽。雖然沒有正式參與校隊,但是他仍參加系隊並和其他中正大學籃球同好組織社會聯隊參與地方籃球聯賽。直到升上研究所後,在許多好友邀請下,並衡量研所壓力後,直到11月大專聯賽報名截止前才下定決心加入校隊,除了期盼透過更專業的訓練及比賽增進球技之外,更希望能在校隊證明自己實力。

蔡金廷擁有身高188公分的優勢,在籃球場上無往不利。預賽時無論在進攻或防守上都讓隊友相當安心,但是面對接下來強度更高的複賽,蔡金廷偏精瘦的身材可能會處於劣勢,他表示只能增進自己的速度,用速度去和對方爭取時間。

直到國中才第一次打籃球,蔡金廷靠著上網看影片以及苦練一路將喜好鑽研成專長。「每一次跟別人打球都是在上課,每一位球友都是我的老師。」回想起這條籃球路,蔡金廷不服輸的個性讓他越挫越勇,也讓他以球會友將籃球融入自己的生命中。未來出社會後他也希望能就繼續和這群朋友征戰社會聯賽,持續保有對籃球及運動的熱情。

研所課業繁重,讓蔡金廷時常需要在讀書和練球中作出抉擇。但是他仍然堅持著和中正校隊一起奮戰,就像那年15歲和同學從天亮一起練球練到天黑的自己。期盼複賽能再次見證蔡金廷與中正大學的好表現。

聽奧國手郭峻成。攝/林家希
人物特寫

跨越聽力障礙 聽奧國手郭峻成挑戰一般組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我,我能做的就只有把每件事做好。」天生左耳聽力缺損,臺北市立大學郭峻成並不怨天尤人,反勇於克服障礙,除了自小加入一般籃球隊,近年他更入選中華隊,參與聽障奧運。因為勇敢、因為不服輸,他走上一條與眾不同的籃球路。

「籃球是我的精神寄託。」國小起加入籃球隊,郭峻成心中有著對籃球的熱愛,但因為聽力問題,他遇到不少困難,如比賽中聽不到教練跟隊友的提醒,只能一直往球員席看,郭峻成說:「我不知道那麼做對不對,加上我比較沒自信,有時侯會猶豫,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個讓別人安心的人。」

一路以來,郭峻成的家人非常支持他。聽障男籃在板橋培訓,高中時家住嘉義的郭峻成得北上訓練,他坦言曾想放棄,不只因為交通考慮,也因為家人。他說:「媽媽上班7天只休1天,但那天她都跑來看我,我不想成為她的負擔。」

來往兩地多少不便,但郭峻成的家人仍然希望他能堅持下去。高中畢業後,郭峻成通過聽障特考,考上父母親的母校—前身為臺北體院的北市大,成為運動健康學系的新生。而他也持續參與聽障男籃,以中華隊的身分參與了日本冠軍盃和2017年土耳其聽障奧運。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出國,參加國際賽學到很多,可以看到不一樣的世界。」郭峻成提到,聽障男籃裡除了一位同輩,其餘都是年紀稍大的前輩,剛開始不太習慣該如何相處,幸好隨著時間找到共處模式,他笑說:「我在裡面聽力算好的,但還是容易有小誤會,不過整體氣氛還是很好,希望有更多年輕人願意加入。」

「我不敢想像也很難想像,不能打球我還能幹嘛?」郭峻成說,因為籃球,他擁有更多難能可貴的經歷,也因為籃球,他認識很多好的學長與教練。在北市大一般組男籃,大一的郭峻成就有不少上場機會,但他坦言,自己有時會跟不上隊友,不過學長與教練都體諒他的情形,適時提醒之餘也常跟他討論。

脫下球衣,郭峻成也想和一般學生一樣享受大學生活,他說:「我希望自己可以多方嘗試,更重要的是在這四年學好如何跟別人溝通。」

人物特寫

神隊友加持 成熊翊廷前進動力

來自文化女排的熊翊廷,是高中才接觸排球的一般生,起初對排球的認識僅有「打了手會痛」的印象,後來逐漸掌握要領後才享受在其中;除了一般生以外,文化女排亦有體保生的加入,尤其是球星陳怡如及隊長王昱蓉,兩人戰力極高,但熊翊廷談到隊上的神隊友,沒有過度的依賴,反而多了一分增強實力的動力。

熊翊廷進入文化大學後加入排球校隊,但賽季亦是校內期中考期,蠟燭兩頭燒的情況下,時間管理是她第一個學會的課題;另一方面則有腳踝舊傷持續困擾著,場上基本的動作就會帶來疼痛,許多動作都因此受到限制,因此她學會觀察球隊所需轉換打法,並在其餘不足之處多下苦工。

熊翊廷:「 排球是團體的,不是個人的。」

有在關注排球的觀眾對陳怡如這個名字絕對不陌生,因選擇文化大學博士班繼續進修,進而在本季加入文化女排,熊翊廷面對如此明星級的隊友,直呼學姊陳怡如實力強大!但她認為即使林怡如的加入為文化打了一劑強心針,仍不能單靠神隊友,還是必須增加自身實力,不拖累她口中的怡如姐。



就讀碩士班的王昱蓉則和熊翊廷相差三屆,但兩人的好感情不受此影響,從高中聯賽強權中山工商畢業的她,實力不在話下,身為隊上得分王,不吝傳授功力給隊友,加上兩人時常相互討論球技,一路帶給熊翊廷許多成長。

即便陣容堅強,但本季預賽文化打的跌跌撞撞,籤運不佳的情況下場場都是硬仗,球隊本身則有慢熱以及被逆轉時的信心維持等問題,所幸最終仍是驚險晉級,而談到今年目標,熊翊廷不諱言:「爭取四強!」。

而對於球隊選擇參加公開二級而非一般組,她認為兩個級別確實有實力差,選擇挑戰較高強度的公開二級,和與神隊友並肩作戰有異曲同工之妙,更能發現不足的地方,並針對不足之處,再持續的前進。

人物特寫

排球素人東海 挑戰公開二八強

106學年度UVL大專排球聯賽預賽甫圓滿落幕,東海大學男子排球隊以分組第三之姿,再戰下學期複賽賽程,最高殿堂的決賽近在咫尺,誓言搶下隊上公開二級前八強,揮別去年預賽就遭淘汰的遺憾,強大的企圖心不容小覷。

30年歷史的東海男排全由一般生組成,每年卻以越戰越強的團隊精神衝擊以體保生為主體的公開二級領域,打出「先天不良,後天不失調」的口號,苦練基本功,並且注重團隊合作,盼望能在高強度層級下闖出一片天。

「教練與隊員齊心,其利斷金」,教練由同是東海男排畢業的大學長宋穎盈擔下重任,最特別的是教練會與隊員們一同跑操場練體能,教練宋穎盈強調:「要製造與隊員一起成長的氛圍,衝向目標絕非一個人的事情。」上下一條心的態度是東海男排的秘密武器。

去(105)年當家舉球員吳宏元畢業,面臨無人承接舉球重任的困境,教練宋穎盈毅然決然讓楊尚旻由主攻手轉戰舉球員,已披上東海男排戰袍五年的老大哥楊尚旻,對於球場經驗與狀況相對敏銳,訓練僅僅不到半年,楊尚旻就替東海男排舉上了大專聯賽複賽之路,是東海男排預賽穩定發揮的關鍵樞紐。另外東海男排的得分之鑰林瑜昇,高中曾是甲組球員,擁有扎實的排球底子,以及排球場上的老道經驗,加上184公分的優良身材,球技自然不再話下,可以說是東海男排的鎮隊之寶。

「123,重團隊,守紀律,永不放棄」東海男排的座右銘深深烙印在每位隊員心中,面對迎面而來的強敵,東海男排背水一戰,力求拿出非凡的團隊精神,全力搶下公開二級前八強寶座。

人物特寫

草根態度打出名堂 他是唐偉傑

「奮力一戰,毫不保留」來自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體育系唐偉傑說,由一般生組成的籃球隊比起其他公開二級球隊格外辛苦,今年闖進久違的排名賽,對他而言意義非凡。

「小時候一群人追著一顆籃球跑,長大後一群人朝著一個夢想追」,2015年暑假唐偉傑入選打出名堂訓練營最佳五人,來自雲林的他走出不平凡的籃球路,從台灣移地北京特訓那一刻開始唐偉傑不再是陌生的名字,而是鄉下熱愛籃球孩子們堅持夢想的標竿。

享受籃球,熱血青春

在高中以前,唐偉傑未將籃球當成未來志向直到進入校隊開啟籃球視野,起初連登入聯賽的資格都沒有,卻沒因此澆熄對籃球的渴望,夜晚球場上總能看見他身影,利用閒暇時間緊抓學長提問,他說:「機會是留給隨時準備好的人」。

在高三面臨課業壓力重、同屆隊友退隊;而他選擇一肩扛起隊長職務,以家人為帶隊核心不但嚴格要求自己場上表現,聯賽裡更以成穩態度引領學弟拿下好成績,帶人帶心謙虛的態度展現領袖風範,成為斗高校園裡的風雲人物。

充滿驚奇

唐偉傑走在籃球路上謹記阿公那段話「做你喜歡的事,把它做到最好」,身為一般生決定報考術科,進入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體育系往更高的籃球殿堂邁進。

但比賽狀況不如預期,身材與身體對抗性皆無法負荷公開組高強度賽事,不斷摸索與改變終究無法上場為球隊效力,這樣的無力感讓他產生放棄籃球轉換跑道的念頭。

打出名堂,換你上場

灰心喪志的日子裡,唐偉傑意外看見打出名堂活動抱持嘗試的心態錄製影片,幸運入選30人,經過訓練後爭取培訓資格。

回憶過往時,他靦腆笑著像做了一場夢,第一次出國、第一次與不同國家球員切磋、接觸不一樣的美式訓練,雖然最終沒能晉級,心理不免失落但仍帶著滿滿收穫回台繼續他的籃球夢。

回饋母校,傳承技術

回台後,籃球這條路唐偉傑心裡多了份感恩,隔年暑假接到母校東明國中成立籃球隊消息對他來說不可思議,經過老師邀約,唐偉傑義不容辭地答應。

決定以Dream Big為理念,以熱血素人球員不忘夢想初衷為核心,在母校舉辦一日籃球訓練營,靜態經驗傳承,動態技術指導,孩子們渴望的眼神積極的態度深深觸動了他,表示未來有機會將延續分享的精神回饋基層籃球。

秉持堅持精神,奮力到最後一刻

大專聯賽將近,唐偉傑利用暑假回母校自主訓練,發現腳有些狀況診斷出疲勞性骨折,「比起疼痛更擔心不能出賽,但這也是運動員必須面對的問題」,偉傑堅定說著。

轉換心態調整節奏,將快速進攻轉為外線射手減少在場上的衝撞,利用更多時間加強球感訓練、積極復健,盼以最短期間恢復最佳狀態,最終幸運的與隊友攜手闖進排名賽,他激昂的表示等這一刻等了4年。

籃球與家人是我一輩子的夢想

唐偉傑語氣堅定而溫柔說著這條路上受到貴人幫助才能走得久看得遠,特別感謝Nike打出名堂負責人Tindy姐,知道他有個夢想「希望阿公親眼看到他在球場上奔馳的樣子」,在Kobe Bryant打出名堂籃球訓練營中,特別安排阿公與家人北上看他打球,回憶那天阿公引以為傲的笑容,將成一輩子追球籃球的動力,採訪中他眼神透露著家人與籃球的重要。

拾起激昂的心情,沈穩的面對未來

「只要你夠努力,就會被看見」,唐偉傑以自身經驗鼓勵非公開組球員。談起畢業後規劃,盼自己除了經營假日籃球俱樂部外,希望結合過去學生時代所學的技術指導校隊,將自己籃球路走得更寬、更廣,對於基層籃球謙虛表示先充實好自己再繼續回饋與推廣。

期待未來唐偉傑能延續草根態度,闖出更多自己的故事,讓更多基層球員被看見。

人物特寫

李興國記取世大運遺憾 望續師大連霸之路

2017年夏天是臺灣男排的國際賽旺季,從5月的亞洲U23排球錦標賽到8月的臺北世大運,目前就讀臺灣師大的李興國接連入選國家隊,其中更在第二屆U23亞洲錦標賽中獲選最佳中間手,唯獨缺席臺北世大運的選手名單中,獲得成人隊的肯定後,卻在學生排球的結尾,無法站上世大運的舞台,無疑是個遺憾。

李興國說:「世大運是2017年臺灣很重要的一場賽事,沒入選失望難免,但相信教練團有戰術上的考量,我需要再加強不足的地方。」對於入選成人隊的肯定,他則表示是因「戰神」王明浚因傷休養,自己才替補進副攻手的位置,並不因此自滿,在經歷世大運的落選之後,更讓他直言「還需要再加強」。

身上阿美族及噶瑪蘭族血統各半的李興國,國小五年級時就已長到170公分,加上活潑好動的個性,便加入明湖國小排球隊,國中就讀明湖國中,高中則進入東方工商,並曾獲得HVL(高中排球聯賽)最佳得分球員的殊榮,高三那年外界更看好東方打進冠軍賽,卻意外在六強時敗給內湖高中,遺憾以第六名坐收。

大學階段加入了公開一級霸主臺師大,因球隊陣容考量,原先主打副攻手的他必須改打快攻手,中間有一段漫長的撞牆期,面對到屢屢和舉球員搭配不上的問題,因和陣中快攻好手劉鴻杰為室友,透過和學長請益及不斷練習,最終才獲得改善。

上季臺師大男排在公開一級完成眾所矚目的十連霸,對於這項霸業李興國多少感受到壓力,但今年晉升大四學長的他轉換心態,以自己的最後一年不留遺憾的想法,期望大學四年來的成績和背號皆能始終如一:以8號球衣拿下冠軍。

本季預賽已戰五場,李興國認為團隊一切還算順利,透過賽後檢討,隔日的比賽大家都更加謹慎,盼能將失誤降至最低;個人部分還能將和舉球員的搭配多加練習,將連霸之路準備的更完善。

在臺師大的任務結束後,李興國計畫將入伍當兵,屆時或許會在企業聯賽中以國訓隊的球衣和大家見面,未來以排球教練為目標的他,還有漫長的排球路要走,而臺師大漫長的連霸之路,也還在繼續。